超級魔獸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魔獸工廠
轰隆隆。
天空传来一声接一声的闷响,像是瓷碗被大火烧的裂开那样,阴沉天际出现无数道修长的,犹如蛛网的裂缝。
灼热刺眼的阳光,从那些裂缝里刺出,金灿灿的光线落在地表,瞬间就消灭数以万计的鬼怪。
东海黑蛟妖王暂时放下对朱由校的追击,皱着眉头看着天上数不清的裂缝,很快露出笑脸:“没想到殊死一搏的大明世界,竟然会暂时击败大宁的天道。”
他以东海之主的身份,勾连大宁天道,很快就弄清楚目前状况,眉宇间一丝忧虑完全消失。
这会的大明天道燃烧全部底蕴,仅仅取得蛛网般裂缝的结果,足以证明它快要不行了,最后的反击都是那样的虚弱无力。
黑蛟妖王看着瘫在地上的朱由校,只能被松风道长和燕赤霞拖着走,目光稍稍一顿。
大明世界就像这三个人一样,宁死不屈,反抗到最后。虽然并不如何强大,倒是尤为坚毅,宁愿玉石俱焚也不愿投降。
有些难搞!
黑蛟妖王不是第一次攻略异世界,但只有大明拼死抵抗到最后,仿佛没有投降两个字,铁骨铮铮。
不过实力上的差距,可不是心气能够弥补的,大明最终还是逃脱不了被大宁吞并的结局。
这会儿,黑蛟妖王追杀朱由校的想法弱了许多,看着他们三人逃到千丈之外,不解的摇了摇头:“你们何必还在挣扎?”
“不挣扎,难道束手就擒,任你宰割?”
松风道长好笑的看了黑蛟妖王一眼,翻了白眼说道。
没多久,阴沉天空的裂缝飞速的弥合,金灿灿的阳光消失不见,似乎刚才只是一场幻觉而已。
“嘿嘿,你们大明的天,都快不行了!这里注定成为大宁的一部分。”
黑蛟妖王彻底放下心里的担心,放声大笑。
毕竟刚才大明世界的垂死反击非常凌厉,声势无比的浩大,看起来有着一点反败为胜的机会,搞得他都有些忧虑起来。
如今事实证明,大明败了,最后一丝赢取胜利的几率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让大宁吞并这条路。
朱由校脸色铁青,紧咬牙关没说一个字,不管他再三祈祷,老天爷都没有任何反应,恍如进入深沉睡眠的木头人那样。
松风道长与燕赤霞,不像朱由校那样和老天联系相对紧密,但他们感觉得到脚下大地的最后一点大明气息,正在飞速消散。
大明的天陨落了?
虽然没有一个人说出口,但这样可怕的想法在每一个人脑海里浮现,支撑着他们全力逃跑的动力,彻底没有了。
“停下吧,没用了。”
朱由校努力呼吸,嘴里蹦出几个字,面色无比的悲观。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三人再如何奔跑,又能逃到哪里去?即使一两千丈的距离,对于黑蛟妖王来说不过是一摆尾巴的事情。
“是,陛下。”
松风道长停下脚步,体内法力消耗的只剩下一成不到,就算继续逃亡也跑不了数里。
就让贫道用最后一点法力,争取在黑蛟身上留下一道伤口吧!
松风道长目光紧盯空中的黑蛟妖王,视线始终没有离开,体内稀薄的法力正在快速运转,将经脉里每一分都压榨出来。
燕赤霞苦笑了一下,吐出舌头,看了看血肉模糊的舌尖,刚刚愈合的伤口又一次咬开,痛得龇牙咧嘴。
这一口精血落在左手心上,右手食指快速移动,正在画一枚前所未有复杂的符箓。
“你们三个想拼命?本王老远就闻到了空气里灵气的躁动,很显然你们在准备大威力法术。”
黑蛟骤然停在四五百丈外,利爪之下各有一团松松蓬蓬的云雾,修长威武的身躯蜿蜒如龙。
可恶!
燕赤霞瞪着一双牛眼,惋惜的望着远处的黑蛟,颌下的胡须宛如钢丝那样根根竖起。
虽然他也知道,哪怕消耗全身的精血,大概也无法将黑蛟重创,但现在却是一点可能都没有,心里怎么不沮丧?
唉!
松风道长沉重的叹了一口气,感受到经脉剧痛,极高速度运转的法力已经开始反噬经脉,最多再坚持十几个呼吸。
浑身骨骼碎的差不多的朱由校,犹如烂泥般躺在地上,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只能望着阴沉天色,想要转头怒视黑蛟都十分困难。
然而,下一秒他僵硬苍白的面庞,流露出惊愕,随即轻轻一笑,艰难说道:“看,天上!”
松风道长和燕赤霞,微微抬头,见到乌沉沉的铅云被一股强大力道撕裂,出现一个直径宽达百里的巨洞。
灵气在疯狂躁动,想要安静吸纳灵气释放法术,失败的概率大大增加。
空气里到处都有的阴气变得无序混乱,掀起一阵阵肉眼可见的黑风,一拨接一拨,四处乱窜。
大地轻轻震动起来,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大,像是风急天高的海浪,将地面震得离开一道道口子。
津门城的房屋一片片倒塌,青石板街道的大块石板,不是被掀翻飞出去,就是断裂成数块。
一切如同世界末日来临。
嗯,陛下为何发笑?
松风道长与燕赤霞,俱都感觉到天地仿佛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头上的危机迅速增强,好像站在一座即将崩塌的悬崖之下。
“哈哈,同归,于尽,太好!”
朱由校想要放声大笑,脸色激动的发红,浑身碎掉的骨头刺中肌肉筋膜,发出的刺痛打断了他的话语。
松风道长目光复杂的望着天空与大地,生活了四五十年的世界就要迎来末日,这恐怕是他的最后一眼。
“该死,你们还有这块天地,为什么宁愿自爆也不愿意和平让大宁吞并!”
黑蛟妖王气得眼眶发红,那不是伤感天地的崩溃,而是怒火充盈眼球的表现,大声咆哮。
“我们大明,从没有投降,老天也一样。”
朱由校咬着牙,顶着全身剧痛,看着远处数百丈外的黑蛟,铿锵说道。
万米高空处的隐身白云宫殿,外观和别的白云没有两样,一直都在津门城上方来回移动。
哪怕下方让铅灰色的浓厚阴云遮住,白云宫殿依旧静悄悄的,直到现在。
李修文双眼闪过一道精光,面露喜色的说:“时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