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淘寶網
小說推薦星際淘寶網
不是因为那些人知道,李家出事,知道李香儿的父兄不在了,就算把李香儿欺负了,她也没有地方说理去。
那些恶人的身份,李香儿也是知道的,都是同村游手好闲的懒汉,之前有父兄在家,他们遇到李香儿最多也就是这名女子跑了过去,跑到那名老妇人的身边,伸手抱住老妇人,轻声安慰了老妇人几句话,然后和那名中年人争辩着什么。
只是很明显的,这名女子的气势可是比不上对方的,只是争辩了几句就被对方压制了下来。
王超只能听懂几个字词,好像是和钱有关,具体是什么情况,语音还没破解,无法知道详情。
就在这个时候,光脑提示完成了对语音的破解,正在输入语音,等到输入完成,王超也就等于掌握了对方的语音,可以听得懂对方的语音,可以说出对方的语音,可以进行沟通交流。
很快的,王超就听懂了对方的说话。
听了一阵,王超总算是听明白了。
原来那名老妇人是这名女子的母亲,而那名中年男子则是这名女子的舅舅,也就是老妇人的弟弟,中年男子之前给老妇人一家借出了十枚银币,他现在就是来收回银币的。
之所以气势汹汹的来收回银币,也和老妇人一家的遭遇有关系,原来是老妇人的丈夫和儿子出海打渔去了,可是却遇到风暴,到了现在还没回来,多半是出事了。
丈夫和儿子可是他们一家的顶梁柱,两人一去,这个家也就等于完了,借出去的那十枚银币肯定也是没有办法还的了,所以中年人就急匆匆的过来要求还钱。
而实际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来了,之前就来过两次,可的都没有结果,这一次来,他是要弄出一个结果来的。
要说让老妇人还钱,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因为那些钱已经被用掉了。
老妇人没现金,可是却有不动产,他们住的房子和宅地还是能够价值不少钱的,中年人过来就是想要逼迫老妇人把房子卖掉,实际上他已经连买家都带来了,当场就想买交易完成,买家愿意支付十五枚银币,这个价钱倒也公道,并没有故意压价。
十五枚银币完成交易,其中十枚银币用来还账,五枚银币留给老妇人过日子。
就连老妇人今后怎么过日子,中年人都已经为她考虑清楚了。
五枚银币想要买房买地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用来过日子,却能过上不少年,老妇人完全可以把女儿嫁出去,然后住到女婿家里,这样一来也就两全其美了。
老妇人脸色难看,气得浑身发抖,可是因为欠账的缘由,就算气得浑身发抖,却也不能说什么。
王超想了想,走上前来,怕的一声把一块银锭丢到中年男子的面前,淡淡的说道:“这些钱够还账的吗?”
中年男子看见地上的银锭顿时眼前一亮,连连点头说道:“够了够了。”
中年男子连忙弯下腰把地上的银锭捡了起来,这块银锭差不多相当于二十枚银币,他赚大发了,哪里有不同意的道理。
“既然够了,那么此事也就了结,以后不许来找他们的麻烦。”王超再次说道。
中年男子连忙说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说起来,我们也是一家人,要不是我急需用钱,我也不会来为难他们。”
“这些话,在这个时候就不用多说了,拿了钱就快走吧,以后就别来了,别忘了把你的人都带走。”王超冷冷说道,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根本就不敢多呆的。
“是是是,我们马上就走。”中年男人有些害怕,立刻带着人手走了。
原本想要买房的买家,这个时候自然也是待不下去,一言不发也跟着走了。
院子里还余下无六个人,都是老妇人的邻居,是过来看热闹的,也是过来帮衬他们一家的,此时一看事情已经解决,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也就跟着走了。
“多谢这位先生仗义出手,敢问这位先生是?”老妇人先是过来道谢,然后疑惑的问起王超的身份。
王超想了想,说道:“我是路过的外乡人,与李家妹子也算有缘,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王超已经知道,那名女子姓李,至于名字倒是不知道,不过听旁边的人都是称呼其为李家二妹,王超也就叫她李家妹子。
老妇人愣了一下,朝着身边的女儿看去,这时候才发现身边而已的异样,心里顿时一动,难道是为了自己的女儿?
只是一想还真是有这种可能性的,因为她的女儿在周围一带可是首屈一指的大美人,这些人上门说媒的人可是不少,要不是看着女儿年纪还小,也是为了找一户好人家,要不然他们早就把女儿嫁出去了。
李家妹子此时低声对老妇人说道:“妈,咱们进去屋里说,总不能让客人就这样待在外面?”
“对对对,请到屋里坐坐。”老妇人连忙说道。
几人到了屋里,王超朝着房间内看去,房间很普通,也没有什么装饰,就是寻常的木头房子,整个房子里还透着一股浓重的鱼腥味。
从房子的装饰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户人家的家境可是很落魄的。
王超转过头来,朝着李家妹子看去,笑着说道:“之前和你开个玩笑,请别介意。”
王超指的是自己之前假装聋哑的事情。
李家妹子一笑,说道:“我还要多谢你呢,怎么会介意。”
一旁的老妇人则看的很糊涂了,自己的女儿难道还和对方还有别的什么事情。
她朝着王超看去,模样倒是不差,白白净净的,身上的衣服虽然有些怪异,但是看面料和款式倒是不差,显然是出身富贵人家。
出身富贵,模样也端正,要是品行良善,那倒也是女儿的良配,就是不知道他家中的情况了。
作为母亲的,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女儿是婚事。
李家妹子做了介绍,王超这才知道,李家妹子李香儿,李香儿是她的大名,这名字还是她父亲为其取的,就是希望女儿以后都香喷喷的。
不过在他们这种乡下地方,很少有叫人大名的,都是叫小名,因为李香儿在家里排行老二,一般大家都是叫她李家二妹。
老妇人是李香儿的母亲,实际上老妇人的年纪也不大,也就四十多岁,只不过因为常年劳累干活,风吹日晒,所以显得非常苍老。
王超也是了解了事情的经过,知道李香儿的父兄很可能是出海出事了,失去了父兄,李家现在就等于失去了顶梁柱了。
没有父兄,仅仅只有她们两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活下去的。
不仅仅是吃饭的问题,而是没有父兄撑腰,在这种乡下地方,会被人欺负,什么麻烦事情都会找上门来。
李香儿上山草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为什么今天就遇到坏人了,还
调笑几句,绝对不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通过李香儿的叙述,王超也算了了解他们一家子的遭遇了。
王超想了想,就为自己编造了一个身份,说自己是海外花果山人士,这一次是出海行商,没想到遇到暴风雨,海船沉默,只有自己一个人游到岸上活命,因为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危险不危险,所以先前装聋作哑,趁机打探消息,还希望李家二人不要见怪。
李家二人连忙说道:“不怪不怪。”
王超说了一下花果山的趣闻,然后问起了这里是情况。
李家大娘有些累了,坐在旁边笑而不语,李家二妹李香儿却是兴致勃勃的说起了这里的情况。
原来此间名曰周天上国也被称之为周朝,是世间最大的国家,已经立国三百余年。
在周朝四周还有许多国家,不过这些都是小国家,都是周朝的附属国。
他们这里属于周朝南海州百吴府青山县落云村,因为靠着大海,所以落云村也是渔村。
渔村靠海,大海之中有着抓不完的海鱼,似乎生活无忧,可是实际上并非如此。
王超连忙又问起了当前的科技状态,主要是问有没有电力,有没有火药。
火药李香儿是知道的,逢年过节他们都要放爆竹呢,可是什么是电,李香儿就真的不知道了。
王超又问起天上的打雷闪电,李香儿也是懵懂的摇摇头,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打雷闪电。
王超顿时有些明白了,很显然,这个世界有着特殊的力量存在,导致雷电不会产生,而任何电子设备都是依靠电力运转的,没有电力自然也就不能使用电子设备。
王超有些明白为什么自己身上的电子设备都无法使用了。
电子设备无法使用对于王超来说可是一个大麻烦,毕竟他的不少手段都是依靠电子设备来运转的。
王超刚才也已经暗就好像农民种地,看似不缺粮食,可是又有哪个农民家庭是可以吃到饱饭的。
只所以如此,全都是因为纳税的问题。
像他们这样的渔村,需要交纳的税费可是很惊人的,每次出海归来都要交税,抓鱼越多,需要上交的税费也就越多。
他们抓的鱼虽然多,可是能够落到自己手里的也就那么一些而已。
不过还好,官方总是会给他们留下一口饭吃,总算是饿不死人。
王超又问了本地的一些风土人情,对于当地的情况,总算是有些了解了。
周朝现在的情况,实际上有些类似清朝末年,已经建立三百年的周朝可以没落,而周围的国家却是在不断的崛起,尤其是更远一些的海外国家,已经开始派出战舰接触周朝,在十年之前,周朝的海军还和外国海军大战一次,结果却是周朝大败,要不是周朝幅员辽阔,士兵众多,或许早就被人灭国了。
虽然没有别人灭国,可是周朝的虚弱,也是被众多国家知道,连带着周朝的民众也不被人看好,也是被人看不起。
暗试探过,除了电子设备不能使用外,从拉罗大陆带来的不少东西也是不能使用,法术在这个世界似乎也是不好用的。
不过还好,储物戒指还可以使用。
王超也是已经发现,法术装备是可以使用的,但是法术就不太好用了,比如法术卷轴就不好用,几乎是没有什么威力。
了解到了当前的环境之后,王超打算先在这里占据脚跟,然后再做打算。
就在几个人在屋子里商量的时候,院子外突然传来喧闹声。
李家母女俩都是神色一变,李香儿更是惊呼道:“不好是异族海盗上岸了。”
“异族海盗?”王超咦声问道。
李香儿快速解释道:“我们大周虽然也有海盗,但是我们是不会打自己人的,只有其余国家的异族海盗才会上岸劫杀我们,我们快走,等海盗过来,我们想走就走不了了。”
“稍等。”王超说了一句稍等,立刻窜出院子,一出院子猛然跳起,一跳十米高,从高处将整个村子的情况看在眼中。
只看见一群打扮怪异的海盗手持兵器冲进来村子里,嘴里哇哇怪叫,见人就杀,村民们自然不会束手待擒,可是村民哪里是这些手持利刃强盗的对手,只是一会就被杀了十余位村民。
不过好消息也是有的,通过这些海盗杀人的手法,王超完全可以确定,这些海盗虽然手上也有一些功夫,可也是极为稀松,对于这种程度的对手,不管来多少人,自己对上都是轻而易举。
看到这里,王超心中一动,一把单手剑出现在手中。
这把单手剑就是当日在星辉王国宝藏中找到的超级金属武器,真是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这把武器派上用场。
激光剑也是电子武器,在这个世界无法使用,超级金属武器自然也就派上用场。
手持利剑,王超进了房子告诉李家母女一声,然后带着利剑就朝着海盗所在方向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