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面对玄机问题,云天顶沉默不答。
玄机摇头,也不再多问。
两人一起往山洞内里走去。
果然,未走多远。
便看到前方,灵气汹涌,有异色屏障阻挡两人脚步……但之前刚刚进去的鹿力真人、莫攸等人尽都不见了踪影,显然,他们之前并未受到这阵法阻拦。
可以想见,阵法之内。
此时定然已经杀机汹涌了。
“跳梁小丑,这等雕虫小技也也敢拿来班门弄斧,云天顶,你先入阵,我跟你后面,我们一起入阵一行。”
云天顶道:“你放心,我既答应了你不会离开,就一定不会离开,我虽堕入魔道,但最基本的节操还是在的。”
“当年毫不留情的舍弃自己的女儿,如今又连女儿最在意的人也要夺走……这等全无亲情人性,你跟我谈节操?”
“我虽想要方正,但我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这方正的性命呀,倒不如说我是给他一个天大的造化。”
云天顶跟在他的身边,两人并肩,仿佛前方杀阵如无物一般,就那么悠然的踏足其中。
好像刚刚互相打生打死的并非他们两人一般。
他摊手道:“刚刚我的力量,你见识到了么?事实上,我只不过是御使了这股力量的十之三四罢了,纵然如此,我仍能力压你,若我真将这力量彻底融入我的体内,我最起码也会成为化神修士,成为凌驾于所有修士之上的当世第一人,我要将这股力量送给他,助他成就天下第一人,这不够么?!”
踏入阵法,周遭环境瞬间变了,仍是那漆黑的山洞之内,只是阴风阵阵,周围到处可见阴冷杀机。
但玄机却毫不在意,震惊道:“你……你是看中了他的体质?”
“哈哈哈哈,跟聪明人聊天就是轻松,我说一句,你能想出三句来。”
云天顶笑道:“我同时将任寿等各位宗主的力量尽都抽了出来,这股力量很强大,你可以想象,融入了各大宗门真元功力,而且经过我这段时间的消磨融合,这力量已全无半点攻击性,只要吸收了这股力量,便可以直接一蹴而就,成就化神修士!”
他顿了顿,惋惜道:“我若将这力量彻底纳入体内,自然可成就化神之能,可惜啊,修为越高,出手损耗越大,我若成就化神修士,纵然天下无敌又如何,也只能窝在洞天福地之内再不能外出,更不能与人动手,因为每一次动手,我的修为便会衰落一分,纵然天下无敌之力,若是出手几次便会修为掉落,这修为还有何意义?”
玄机冷冷道:“但方正不同。”
“没错,仙玄之体是不同的,你为什么这么看重他?还不是他体内自有灵气源泉,世人只知吃仙玄之体一块血肉可让自身修为大有裨益,可是他们却不想想,纵然修为再高,不能斩杀敌人的修为又有何意义?”
云天顶大笑道:“从这点来看,傲明坤之流都远不及你玄机来的聪明,你将方正收为蜀山弟子,日后待得他成就无上大道,到时候蜀山自可随之起飞……从这点来说,岂不胜过吃上百块仙玄之体的肉?而你玄机聪明,我云天顶也不傻,我跟你打的是一样的主意,只是我的性子比你急的多,你可以等上百年,我却一年也不想等,我要直接利用仙玄之体造就一个化神修士。”
他眼底闪过狂热之色,道:“与任何化神修士都不同,他会是一个能够在这方衰竭的世界里随意游走,随意战斗而不会有修为掉落之虞的化神修士……这样一个化神修士,足可无敌于天下不是么?若我真能功成,到时候,方正会是我最得力的属下,至多百年,他便可助我覆灭正道邪宗,成就唯一!”
“那你如何让那方正听你号令?”
“我魔道多的是洗脑的法门,这方正如今修为不高,让他听命于我,这太简单了。”
“那跟杀掉方正还有什么意义?”
“最起码,人还活着。”
玄机回头看了云天顶一眼,问道:“你这么轻易就答应了我不去蜀山,看来,蜀山之上,你已经安排了后手。”
“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嘛。”
云天顶淡淡笑道:“看来,你对蜀山很有信心。”
“看来,你对你的人很有信心。”
玄机看了云天顶一眼,淡淡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不必多说,我要破阵了,你可以趁机偷袭我或者逃跑,但若是你敢逃跑,我会立即毫不犹豫的突破化神境界。”
“那我就坐这看你辛苦了。”
云天顶摆手,一张座椅出现。
他悠然的坐上去。
“最后一个问题。”
玄机问道。
“什么问题?”
“童龙师兄,如今可还好。”
“他很好,这一点你尽可放心,好歹旧识,放了他不可能,但适当的多多照顾一二倒是无妨的。”
听了云天顶的话,玄机心头却莫名的一沉。
不患寡而患不均,听云天顶这话,分明是在给蜀山上眼药了。
这老家伙……阴损啊。
他不再搭理云天顶,专心将心思放在了阵法之上。
至于蜀山之内的景象。
当年一战,正道邪宗联手几乎将魔道斩杀殆尽,在现在这个灵气稀缺的环境之下,短短几十年的功夫,魔道定然未复元气。
纵然猖獗,但他们的整体实力想要挑战蜀山,几乎就是个玩笑。
玄机也只能选择相信方正等人的实力了,反正无论怎样,绝不能落入对方的节奏,你让我走一二,我偏走三四……不让敌人阴谋得逞就对了。
而且,希望童龙师兄没事吧。
他开始将自身的心神沉入阵法之中,以自身真元寻找阵法脉络节点,好以此来将这阵法破解,眼下,将这云天顶羁留此处,并且保证自己同门师兄弟的安全,这已经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而与此同时。
阵法之内。
却早一片混乱!
失踪多日的众多宗门掌教,已经尽都被救了出来。
很轻松的任务,他们闯入山洞里,便看到了被囚困起来,看起来虚弱不堪的众多掌门。
连带着童龙亦在其中,只是比起任寿等人看来的面色苍白,修为大损,童龙神色却要好的多,除了修为被封,行走略有些不便之外,竟没有半点修为掉落的迹象。
显然,他被放过了。
可此时,他们却顾不得这些……
本来想着尽快搀扶着各宗宗主尽快逃离这地方。
可谁能想象的到,这段时间里与任寿等人朝夕相处,看来同样修为大为掉落的五梅真人,他竟然早已堕入魔道,一切都是他的伪装而已。
眼见即将离开。
他却突施辣手,直接重创距离他最近的五月,而后启动阵法,将众人重新囚禁于此处。
刚刚逃出生天的希望,却在瞬间重新堕入深渊。
任寿等人手脚酸软,面对阵法之内灵气的狂暴冲刷,几乎承受不住。
也就是各宗都有高手到来,护着自己的宗主小心后退……却苦了血刀老祖和无觉公子等人,邪宗争权夺势之念甚重,正道都急于找寻自己的宗主,但邪宗,恐怕不过是应景一下,他们更多的,还是将重心放在了争权夺势之上。
如此一来,无人照料。
只短短片刻功夫,他们几人便已经被阵法灵气接连击中,连连吐血……堂堂炼真修士,却连凝实境的实力都表现不出来,在阵法之内狼狈不堪。
众人已是陷入了生死危局。
“不用担心!”
莫攸实力较强,一边护着童龙,一边高声道:“宗主还在外面,他于阵法一道修为精深,定能很快便救我们出去的,大家不要慌,想办法救醒五月真人,五梅不伤别人,只伤五月,定然是因为他有破阵之能,只要五月真人苏醒,内外夹击之下,定然能很快破阵,我们就安全了。”
众人纷纷点头。
只是看着躺在血泊中气若游丝的五月……
五梅下手极重,想要救醒他,难度之大,不啻于他们这些人破阵而出!
看来,也只能等待外来的救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