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佔諸天
小說推薦霸佔諸天
在经过玉骨丹的治疗之后,许晋体内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剩下的就靠许晋自己再炼化便可以恢复彻底。
“沈楼,你怎么在这里?”不久之后,许晋苏醒了过来,第一眼便看到沈楼,许晋有些难以置信,但在看到陌生的楚恒后,不由得有些发懵:“这位是?”
“许师兄,你总算醒了。”朱凯激动的流出眼泪,同时将楚恒的身份告诉许晋:“他是楚恒,是楚恒救了你。”
“楚恒救了我?”许晋先是一愣,随后满脸的不解的指着楚恒:“可是,你怎么?”
这个人真的是楚恒?
可是,楚恒这么变成这个模样了呢?
“算了,我还是恢复原来的模样吧。”楚恒叹了一口气,随后开始施展易容术,他的骨头开始慢慢变换位置。
在许晋等人骇人的神色之下,楚恒重新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你也知道,我们在灵幻境天里面灭了百剑宗所有人,还杀了皇甫震等人,百剑宗肯定不会轻易罢休,说不定王室也会暗中派出强者。”楚恒变回原来的模样,解释道:“所以,我们便没有跟着队伍一起返回宗门,而是绕路你们霸王宗的方向,再折回青云宗!”
“你们怎么会在半路上遭受伏击?”沈楼也觉得问题很严重:“知道是什么人么?”
“这群人都带着面具,看不到具体模样,做事也极为干脆利落,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可以看出这些人平时都训练有素。”许晋回忆着当时的情况,说道:“最关键的是,这群人明显就是冲着杀我们来的,没有任何留手,出手便是杀招!”
“他们都带着面具,说明这些人不想让你们认出他们的真实身份。做事干脆利落,可以看出训练有素,那就说明这些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势力。”楚恒分析道:“很早便埋伏在这里,等着你们路过,说明这些人对你们的行踪了如指掌,最起码知道你们何时从万妖城出发!”
“你是说,有人出卖我们?”许晋和朱凯异口同声道。
“不一定,说不定有人在万妖城安插了眼线,在盯着你们的行动。”楚恒摇了摇头说道:“而从你们离开万妖城再到这里,也就是一天左右的时间,要么对方很早便有预谋的埋伏在了这附近,要么就是对方在这附近有驻扎的驻点!”
许晋和朱凯还以为有些头绪了,却没想到又变得扑所迷离了起来。
突然之间,楚恒的眼神一缩,因为他想到一种可能暗道一声:“对方可以在半路上伏击霸王宗的队伍,会不会也在半路上伏击青云宗的队伍?”
“许晋,你的伤势差不多了,朱凯身上的伤势本来也不怎么严重。”想到这里,楚恒的面色变得极为凝重,对着许晋和朱凯说道:“我给你们留一些丹药,你们马上出发返回宗门,我们也回宗门。”
“你是说,对方很可能会袭击我们的宗门?”许晋和朱凯面色同时说道。
“有这种可能,但不知道高不高。”楚恒点了点头,随后取出三瓶丹药,两瓶疗伤用的,一瓶恢复体内灵力的:“你们不要大张旗鼓的回去,注意隐蔽你俩的行踪。”
“那好,咱们到时候再联系。”许晋点了点头,同时收起三瓶丹药。
“沈师兄,咱们回宗门!”楚恒的语气变得极为严肃,拉着沈楼冲出地洞。
“你的意思是,对方可能会在袭击完许晋他们,转身攻打霸王宗?”沈楼也听明白了楚恒的分析。
“有这个可能。”楚恒的面色变得极为凝重,毕竟对方半路偷袭了霸王宗的队伍,就有可能偷袭青云宗的队伍:“我现在担心的是,副宗主和五长老他们会不会同样在半路上遭遇伏击?”
“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返回宗门!”沈楼的面色也变了。
“你俩先进太初五灵鼎,接下来我要全力赶路。”楚恒说道。
“行!”沈楼和雪球都没有任何的意见,直接被楚恒收进了太初五灵鼎。
楚恒展开幽冥之翼卷起两股强风冲天而起,找准青云宗所在的方向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
在楚恒离开不久后,许晋和朱凯两人同样从地洞里面冲出,展开身法,全力赶回霸王宗。
楚恒担心青冥等人在半路上被伏击,几乎是不眠不休的日夜兼程。
不仅如此,楚恒更是以幽冥之翼和御剑飞行两种方式,幽冥之翼累了就御剑飞行,体内真气没了就再换回幽冥之翼。
在如此赶路之下,原本需要半个多月才能够回到青云宗的楚恒,硬是被提前了六天,在第九天回到了青云宗。
楚恒赶回青云宗的山门的时候,便察觉到了一抹不同寻常,因为青云宗的警戒明显严了许多,各处都增加了巡逻的弟子,甚至还有暗哨,甚至就连护宗大阵都全面开启。
“楚师兄。”当看到楚恒出现在青云宗的山门,负责轮值的弟子立刻认出了楚恒。
“你们怎么认识我?”楚恒有些意外的问道。
“全灭百剑宗,又杀了王室八王子,楚师兄你现在的名号在整个青云宗内都传遍了。”负责轮值的其中弟子说道。
“原来如此,副宗主和五长老他们回来了吗?”楚恒点了点头,随后询问青冥等人。
“回来了。”轮值弟子说道:“不过,发生了一点意外。”
“意外?怎么回事?”楚恒皱眉问道。
“青副宗主他们在回来的半路上遭到了伏击,五长老当场身死,白玉雕也被杀了。”轮值弟子说道:“要不是宗主带人及时赶到,恐怕青副宗主和白师兄也回不来了。”
楚恒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果然也遭受到了伏击。
“对了楚师兄,宗主吩咐,说你回来之后直接去凌天峰找他。”轮值弟子说道。
“我知道了,辛苦你们了。”楚恒点了点头,随后直接冲进了青云宗。
不久后,楚恒将太初五灵鼎里面的沈楼等人放出,让沈楼带着夕颜和雪球回四象峰,他则是在宇文玥的带领下直接赶往凌天峰。
凌天峰乃是青云宗宗主所在的灵峰,宇文玥身为青云宗宗主的弟子,自然也在凌天峰上修炼。
在宇文玥的带领下,楚恒很快便赶到了凌天峰。
楚恒两人没有任何停留,展开最快的速度冲向凌天峰的山顶。
在半个时辰之后,宇文玥带领着楚恒抵达山顶,而在山顶上有一座大殿,正是青云宗宗主居住的地方。
这时候,一个身着银色长袍的年轻男子从大殿之中走出,先是看了一眼宇文玥,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师妹回来了?”
“师兄,师尊呢?”宇文玥点了点头,随后便说道。
“师尊已经知道你们回来了,正在听轩阁等待,跟我来吧。”武侯说道,淡然的看了一眼楚恒,随后率先朝着前面走去。
对于武侯的淡漠,楚恒不以为意,快步跟上武侯的脚步。
宇文玥没有跟上,青云宗主点名要见楚恒,她去不合适。
武侯带领着楚恒进入大殿,几次辗转之后穿过大殿进入一片竹林。
在竹林之中有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小路,一直延伸到竹林深处。
“师尊就在里面,你进去吧。”将楚恒领到这里,武侯便不再深入,淡淡的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去。
楚恒有些不明所以,自己和这个武侯没有见过,更谈不上得罪他,和自己摆个什么臭脸色?
楚恒摇了摇头,沿着青石板路走进竹林,走进竹林才发现,这里的竹子居然和外界的竹子不一样,外界的竹子都是清脆碧绿,但这里的竹叶在尖端却有点发紫。
“这是紫竹!”楚恒有些讶异,想不到在青云宗这里竟然会遇到这么大一片紫竹。
紫竹最大的功效便是凝神定魂,对于武者来说有着很大的帮助,可以快速静心。
青石板路延伸了只有百米,当楚恒走到青石板路的尽头之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完全由紫竹搭建而成的阁楼,而在阁楼之中坐着一个身着一身白袍的中年男子,正是青云宗的宗主。
“弟子楚恒,见过宗主。”楚恒躬身抱拳,对着青云宗主行礼。
“回来了?没遇到百剑宗的截杀吧?”青云宗主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弟子绕路霸王宗方向,百剑宗不知道弟子的行踪,所以没有遇到百剑宗的截杀。”楚恒说道。
“那就好。”青云宗宗主说道。
“弟子虽然没遇到百剑宗的截杀,但遇上了一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和宗主禀告一下。”楚恒继续说道。
“什么事?”青云宗宗主问道。
“霸王宗的队伍在返回的半路上,同样遭遇了不明的势力截杀。”楚恒语气严肃,说出了霸王宗的遭遇:“霸王宗十几个人,除却两个金丹境的弟子之外,其余所有人,包括霸王宗副宗主在内全部被杀。”
“什么?”青云宗主猛地起身,随后目光牢牢地看着楚恒,问道:“此事当真?”
“弟子亲眼所见!”楚恒十分笃定的说道。
“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青云宗主眉头紧皱,重新坐下,对着楚恒问道。
“沈师兄。”楚恒和沈楼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并没有和叶梁君他们说:“当时我俩在一起,我没和其他人说过。”
“你做的很好,这件事情你继续保密,千万不要宣传出去。”青云宗主说道:“我现在怀疑,有人在针对我们三大宗门!”
“我明白。”楚恒点了点头,询问着青冥和白陌生的情况:“对了,青副宗主还有白师兄他们怎么样了?”
“伤势很重,尤其是青师弟,半边身躯都差点被打碎,现在还在昏迷之中。”青云宗主叹了一口气,他在得到消息之后便立刻带领着三个长老出发前去接应青冥他们,但没想到依旧去晚了:“白陌生还好,并不算太严重,但也在闭关之中。”
“宗主,这丹药是我以生命泉水和玉骨灵藤炼制的丹药,应该可以恢复青副宗主的伤势”楚恒取出一颗玉骨丹,递到青云宗主的面前。
“生命泉水?你在哪里得到的?”青云宗主再次不淡定了:“你还还会炼药?”
“这两样东西都是我在灵幻境天里面得到的。”楚恒点了点头道:“炼丹我也会一些。”
“哈哈哈,你小子还真是让人意外,那我就替青师弟收下。”青云宗主大笑,虽然不知道玉骨灵藤,但却知道生命泉水,以生命泉水为主药炼制出来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等到青师弟痊愈,我再让他亲自登门谢你。”
“那倒不用,只要青副宗主痊愈就好。”楚恒笑着说道。
“不管怎么说,你小子这次算是立了大功,想要什么尽管和我说,只要我能够满足的,一切都不是事!”青云宗宗主说道。
“那就多谢宗主了。”楚恒道谢一声:“不过,我现在还没有什么需要的,等我有需要了,在来寻宗主讨要。”
“那好吧。”青云宗宗主说道。
“一言为定!”楚恒说道。
在辞别青云宗主之后,楚恒返回四象峰。
离开四个多月,四象峰依旧如故。
就在刚刚走到四象峰山脚下的时候,楚恒却看到一个倩影正在四象峰的山脚下眺目远望——姜曦月!
看到楚恒,在四象峰山脚下等待了许久的姜曦月,两只秋水般的眸子瞬间涌上一片片泪花,朝着楚恒快速冲了过来。
楚恒的脸上挂着笑容,只感觉一股香风铺面。
下一刻,姜曦月已经扑进楚恒的怀里,香唇直接吻上了楚恒。
姜曦月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因为青冥等人遭受伏击,五长老和白玉雕更是直接被斩,使得姜曦月这近一个月以来每天都过的都是提心吊胆,为楚恒担心不已。
如今,楚恒平安归来,姜曦月也总算是将一直提着的心放下来了。
“哼,你出去一趟长能耐了,还敢带一个女的回来。”发泄完心中的思念,姜曦月开始和楚恒谈起夕颜的事情。
“我当时就是看她可怜,才把她救下来,没想别的。”楚恒连忙解释道。
“那你当初救我是不是也看我可怜?”姜曦月不想就这么放过楚恒。
“怎么可能。”楚恒说道:“我家月儿这么漂亮,这么可爱,我是一见钟情啊!”
“切,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鬼才信你。”姜曦月表示不相信:“书上说的果然对!”
“书上说了什么?”楚恒好奇的问道。
“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姜曦月说道。
“……”楚恒满头的黑线,竟有些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