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分身強無敵
小說推薦我的分身強無敵
等到午休时分,发现布兰多仍然没有回来后,茵蒂克丝感觉到了什么,然后就找到了会长办公室,向亚雷斯塔询问情况。
亚雷斯塔就和茵蒂克丝解释了一下。
听说这些事情后,茵蒂克丝有些忧心忡忡的看向了窗外,她隐约觉得暴风市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虽然是晴天,却意外的让人感觉到很压抑。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茵蒂克丝问道。
“当然,我可是还有许多秘密没有说出来呢。你想要知道?愿意为此付出什么代价?”亚雷斯塔虽然一如往常那样的温和微笑,但是茵蒂克丝却从中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意味。
“只要付出‘代价’就能知道准确的情报?”茵蒂克丝追问道。
亚雷斯塔一愣,他从茵蒂克丝的这个语气中听出了对方的“决意”,于是亚雷斯塔就点了点头回道:“当然,我们可以签订‘契约’,只要是我知道的,你愿意付出让我满意的‘报酬’的话,我就会告诉你。”
“提问一,‘极恶之道’的那些家伙为什么会一起来到暴风市里?”茵蒂克丝问道。
“我需要《亡者之书》。”亚雷斯塔说出了自己想要的“报酬”。
茵蒂克丝摊开右手,一本散发着灰色气息的古老书籍在她的手中浮现出来,“这是我具现出来的我记忆中的《亡者之书》,但是我不认为这一个问题的答案与《亡者之书》的价值相当,我需要再得到几个问题的答案。”
“嗯,你说的很对。那我现在就先告诉你‘极恶之道’的那些家伙为什么会来到暴风市吧。
他们来到这里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冲着你来的,为了得到你拥有的那些‘知识’;而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在暗中透露了一些事情给‘极恶之道’的那些家伙,他们才会一起都来到暴风市里。”
茵蒂克丝等了一下,发现亚雷斯塔没有继续说明他暗中透露给“极恶之道”的那些家伙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于是茵蒂克丝只好提出了了第二个问题。
“你告诉了那些家伙什么事情?居然会把他们一起引到这里来。”
“我跟他们说,这里有‘成神’的方法。”
“‘成神’的方法?”这个回答让茵蒂克丝很惊讶,“你真的知道‘成神’的方法?具体是什么?”
亚雷斯塔却笑着摇了摇头回答道:“如果我真的知道这个方法,那么你拥有的‘知识’是不足以换来我的回答的。不过,我其实不知道‘成神’的方法,告诉那些家伙这个消息,单纯只是把那些家伙骗到这里来,效果很不错。”
“好吧,那么你为什么要把‘极恶之道’的那些家伙引到暴风市里来?你就不怕‘极恶之道’的那些家伙毁灭这里吗?”茵蒂克丝问道。
“当确认了你在这里逗留的时候,就已经会把‘极恶之道’里的那些家伙引过来了,我只不过是推波助澜,把那些家伙全都引过来了而已,正好可以一网打尽了。”
“你就这么有把握解决‘极恶之道’的那些家伙?如果你有这样的自信,为什么现在不出手,反而是让布兰多去外面冒险?”茵蒂克丝问道。
“因为不需要我亲自动手,会有人替我们解决‘极恶之道’的那些家伙,布兰多就是其中一员,这对于他也是一次‘试炼’。”亚雷斯塔说道。
“感觉你的这些回答没有什么价值啊。”茵蒂克丝有些恼怒。
亚雷斯塔耸了耸肩,说道:“你可以再问一个问题。”
“距离我们初次相遇过去了多长时间?你一直呆在这里,目的是为了什么?这次找上我,又是为了什么?”茵蒂克丝接连问道。
“这可不是‘一个’问题了。”亚雷斯塔虽然这么说,却还是回答道,“详细的时间我已经记不清了,应该至少有一千多年。而我是在六百多年前才一直留在了这个地方,创建了这个圣灵学校。我的目的,是为了对付来自‘世界之外’的‘敌人’,他们曾经杀死了我的挚友。而根据我的调查,你原本生活的那个文明,似乎也是被‘世界之外’的敌人毁灭。
你应该已经察觉到这里的‘结界’有些不一般吧,这是我经过多年的研究改造成功的‘圣子降临’的特殊结界。
这里存在的目的,就是引导这个世界的‘运势’,让某些有可能会改变世界的大事都在这里发生,同时也会把有可能再次出现的‘世界之外’的‘敌人’引到这个地方来。”
“世界之外的敌人?”听到这个词语后,茵蒂克丝顿时感觉到脑海中猛然一惊,一幕幕画面如同走马观花一般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虽然这些画面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但不知为何,茵蒂克丝却意外的产生了悲伤的情绪。
看着忽然间默默流泪的茵蒂克丝,亚雷斯塔等了一会儿,发现茵蒂克丝只是在愣愣的出神,于是他就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看来这个‘情报’还是无法唤醒你过去的记忆啊。”
茵蒂克丝擦干了眼泪,同时把手中的《亡者之书》丢给了亚雷斯塔,然后说道:“这是你告诉了我这些事情的‘报酬’。”
亚雷斯塔接过这本《亡者之书》,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这本魔导书就从他的手中消失不见,亚雷斯塔回道:“有了这个东西,我就更有把握对付那些‘敌人’了。”
……
专业的救援人员终于赶到了这个地方。
奥索拉和罗兰德以及米萨卡也得以从忙碌中解放出来。
他们三人聚在了一起,谈论起刚才打听到的那些情报。
除了别人口述的一些信息之外,更重要的一段情报是一些路人使用手机拍摄下来的画面。
奥索拉和罗兰德以及米萨卡都可以通过手机拍摄的那段有些模糊的画面中,看到在天空中交战的那两个身影。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人看到的那个恶魔,应该就是‘极恶之道’的高阶恶魔厄库斯了,但是和厄库斯战斗的另一个人,我却完全没有听说过他。
居然能够这么轻松的就在短时间内解决了高阶恶魔厄库斯,有着如此厉害的实力,还这么年轻,不可能是藉藉无名之辈吧。
而且,他在最后击杀厄库斯时使用的那个术式,也不是我所知道的任何一个魔法流派,很遗憾我无法通过这一点来判断他的出处。”奥索拉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罗兰德和米萨卡都只是在认真的听着奥索拉的这些意见。
因为罗兰德和米萨卡对于魔法界的事情完全没有了解,即使是超能力者之中的事情也了解不多,所以现在一无所知的这两个人,只能听著作为“前辈”的奥索拉讲述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了。
……
布兰多刚刚离开学校后不久,正准备根据亚雷斯塔提供的这些资料挨个寻找“极恶之道”的那几个家伙的时候,远方出现的动静立刻引起了布兰多的注意。
(这么强大的力量波动,应该就是‘极恶之道’的人引起的吧,而且那个方向上也正好是资料中记录的某个家伙的所在地。)
想到这一点后,布兰多也顾不得什么了,他略微下蹲,随后猛地跃到了空中,一下子就从地面上跳到了附近的一栋建筑大楼的楼顶上。
“极恶之道”的这些家伙的出现,已经意味着暴风市正在面临着毁灭的危机,到了这个时候,隐瞒超凡之力的存在已经是没有必要的事情了。
而且“极恶之道”的这些家伙可不会顾忌这种“潜规则”,为了对抗它们,同样不能再顾及这一点。
远方出现的力量波动,似乎是“极恶之道”的家伙引起的,为了防止它转移位置,躲到别的地方隐藏起来,布兰多决定要尽快赶到那里去,所以这个时候就没有再想着要隐藏实力,更顾不得是否惊世骇俗了。
虽然布兰多不会飞行,但是凭借着强大的爆发力和跳跃力,足以在城市里这些高楼大厦的屋顶之间跳来跳去,一跃就是数百米之远。
朝着那边前进的过程中,布兰多也凭借着高空的广阔视野的优势,看到了远方的情景。
在那里的上空,有两个身影正在交战。
他们的动作很快,每一次碰撞都在空中迸发出一股冲击波和闷响。
看到这一幕的布兰多,暂时放下心来。
他已经确定了那边的其中一个身影就是‘极恶之道’的成员之一,高阶恶魔厄库斯。
虽然厄库斯不是导致了布兰多原本生活的小区被毁灭的元凶之一,但在看到了这个家伙后,布兰多就不打算放过它。
只不过,还没有等布兰多赶到地方,那边的战斗就结束了。
刚才还看上去打的不可开交的这两个身影,很快就都停了下来。
没过多久,其中一方的身影就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不见。
布兰多同样看到了这一幕。
他看到了那个高阶恶魔厄库斯突兀的消失了。
不过,布兰多还是很快就明白过来,这个家伙应该是被另一个人给解决掉了。
而看到另一个人的身影,布兰多却不认识那家伙,但是根据已经得到的资料进行比对,布兰多至少可以确认一点,这个家伙应该不是“极恶之道”的成员。
当布兰多终于赶到这里的时候,那个解决了高阶恶魔厄库斯的人就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
布兰多就在这附近再次探查了一下,确认这里没有留下那个高阶恶魔厄库斯,于是他也不再逗留,马不停蹄的朝着下一个目标赶去。
“极恶之道”的成员总共有七位,现在已经有一个厉害的家伙被意料之外的人解决掉了。
……
芙兰达放下了手中的电话,长舒了一口气。
她在刚才终于算是把关于“极恶之道”的那些家伙集体出现在暴风市的消息,全部通知给了她所有能联系到的人。
接下来的结果如何,只能静观其变了。
但愿在“极恶之道”的这些家伙毁灭暴风市之前,能有厉害的援军及时赶到吧。
这样想着,芙兰达走出了这个密室,来到了酒吧的大厅里。
由于现在还是白天,酒吧里的客人不多,那些上班族要等到晚上下班之后,才会来到这里消遣。
而在这个大多数都在上课或上班的时间里,会来到酒吧消费的客人,除了非常少见的大老板之外,就只剩下一些游手好闲的公子哥、或者无业游民了。
芙兰达从密室中走出来的时候,就在大厅中遇到了几个染着五颜六色的发色、留着奇奇怪怪的非主流发型的男子,晃晃悠悠着围到了芙兰达的面前。
“哟,这位小妞,你很面生啊,是第一次来这个酒吧吗?看你独自一人挺孤单的,要不要哥几个陪你玩玩。”
这么说着,为首的一人还伸出了手,想要拉着芙兰达的胳膊。
“我现在可是因为同伴的死亡而超生气的时候,你们这些家伙敢在这个时候惹上我,那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芙兰达威胁道。
虽然说的都是些狠话,但是这些人却一点都没有害怕,反而都大笑起来。
“哈哈哈,哥哥我好害怕哦。”
“哈哈,你不需要跟我们客气什么,我们也不会跟你客气啊。”
他们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突然之间——
轰——
一声爆炸的闷响突然出现。
随机便是某人发出的惨叫声:“啊——我的胳膊!”
只见刚刚伸出手来想要摸到芙兰达的那个男人的这条手臂整个不见了,而通过血肉模糊的断臂、以及刚才溅射出来的血滴来判断,这似乎是因为爆炸而导致的伤口。
在这几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芙兰达的身影却如同鬼魅一般从这几个人的包围中来到了他们的身后。
芙兰达头也不回的潇洒的走了出去,没过多久,从芙兰达的身后接连传来了一阵爆炸声。
这一回,那些家伙已经连惨叫声也发不出来了,他们已经被炸的尸骨无存。
这处酒吧明面上是暴风市的知名酒吧之一,除此之外还在暗地里作为“暗面”的聚会点而存在,招待那些“佣兵”和超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