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始諸天
小說推薦元始諸天
————
“祂……应该会回来的!”
恒古太阳星照彻茫茫宇宙,以及无边无尽的璀璨星河,三足金乌真身神火煌煌,东君眸子间带着少许冰冷之意。
“呵呵……东皇……太一……”
身为妖族之中唯二的纯血三足金乌,‘万劫不磨’级数的大神通者,东君一眼就能望穿万古,见到无量岁月之后。
若不是东君笃定东皇太一,在接受了妖皇的元灵大道之后,一定会来到恒古太阳星,东君一定不会降临这一方伤心地。
毕竟,恒古太阳星上的扶桑神木,以及那一座承载妖族至高辉煌的太阳神宫,乃至上古时代的妖族遗迹,都是东君的痛点。
虽然,昔年十日齐出引起滔天杀劫的东君,如今已是妖族之中的擎天一柱,是亿万妖族憧憬膜拜的妖帝帝子。
可是,对于这一颗恒古不朽的太阳星,孕育了三足金乌的母星,依然是东君毕生难忘的伤心地,睹物思人莫过如此。
自上古时代落下序幕,再到今时今日,东君哪怕有着滔天法力,但对于恒古太阳星的存在,依然是极为的忌讳。
金焰灼灼的恒古太阳,不自觉间散发的太阳真火,对于东君这一位纯血三足金乌,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先天神药。
化作先天道体的东君,默默站在恒古太阳星一旁,凭着纯血三足金乌的血脉,就让‘万劫不磨’级数的祂大有补益。
只是默默的站在恒古太阳星一旁,汲取着太阳星溢出的一丝精华神曦,就让东君这位纯血三足金乌道行缓缓精进。
“祂,凝聚了妖皇元灵,成为世间最接近妖皇的三足金乌,成为上古天庭最正统的继承者,是以‘太一’为名的存在。”
东君抿了抿嘴唇,瘦长的脸庞上,有着一股刻薄寡恩的意味,失神的望着苍穹,低语:“敢以‘太一’为名,这份胆魄……祂一定是有的。”
忽——忽——忽——
浩瀚无穷的太阳真火,在太虚宇宙中央灼灼燃烧着,滔天的太阳真火交织着毁灭与造化,演绎着无量量光明。
一丝丝一缕缕的太阳光辉,自恒古太阳照入诸天万界,每一丝每一缕的太阳光辉,在任何一方世界都是一轮大日显化。
这就是恒古太阳星的威能,自太虚宇宙初辟以来,这一轮恒古太阳就存在于宇宙中央,历经无尽的岁月依旧俯瞰世间。
若非恒古太阳的底蕴太过庞大,也无法孕育出妖族一皇一帝,这两尊堪称惊艳了一个时代,烙印过去未来的存在。
“可是,东皇……太一……叔父的大道传承,岂是祂一介杂种,所能继承的?”东君的纯金眸子,流溢着寒意刺骨的冷酷。
“虽然,对你动手会引起许多妖神的不满,但是你毕竟不是妖族正统,吾不能允许你继承叔父的‘太一’之名。”
“哪怕,这‘太一’之名的继承,是吾舍弃不要的,吾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接过这一份属于叔父,属于吾的尊容。”
东君纯金色的眸子闪烁着冰冷:“这一份尊容吾可以不要,可是吾不想给,别人也不能动手去拿,这就是吾的皇道。”
“吾的,终究是吾的,吾可以不要,也不允许别人去窥伺。”东君漠然的站在虚空之间,等待着那一位的出现。
东君有着祂自己的骄傲,身怀太阳之子三足金乌的先天血脉,作为上古妖皇妖帝唯一存世的血裔,祂有这份资格傲视一切。
然而,在东皇太一的横空出世,甚至不顾‘太一’之名的种种压力,接过了上古天庭的最后遗泽,还是让东君有了一丝杀心。
妖族正统的身份,不仅仅是东君执掌妖族的筹码,也是祂安身立命的本钱,东君不允许任何人,胆敢染指妖族权柄。
而凝聚妖皇元灵之后的东皇太一,就是东君眼前最大的威胁,有着妖皇继承名分的东皇太一,确实有着这一份可能。
上古妖皇妖帝的名头,对于妖族众位妖神的杀伤力,是难以想象的巨大,若非妖族众位妖神有了一点另立的苗头。
东君也不会下定决心,趁着东皇太一没有完全进入‘万劫不磨’,彻底稳定上古天庭最后气数时,将其妖皇元灵再次击碎。
“何况,妖族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求稳,东皇太一太不安分了,不适合现在的妖族,不适合失去了‘主角’气运的妖族。”
东君呢喃自语,似乎在为自己找的理由,祂的先天灵觉已然察觉到,广阔三千道域虚空,即将迎来一场大变。
须知,这一方太虚宇宙三千道域,近来可谓是风起云涌,一位鬼道大罗天帝、一位道门大罗天尊,让太虚宇宙各方都有震动。
尤其是鬼道大罗天帝让六道轮回秩序不稳,而那一位道门大罗天尊的出世,也是让不少大神通感到了道门威胁。
不少大神通者未雨绸缪,在太虚宇宙之间布下棋子,大者以宇宙为局,小者以世界为棋盘,手段或明或暗不一而足。
东君正是看到了众位大神通们的动作,才感觉到危机的临近,这位历经上古劫数的妖帝子,在某些方面可是极为警惕。
在这位东君的眼里,各方先天大神通布置棋子,宇宙间的局势一触即发,各方棋手纷纷就位,就等着大局开始。
在这一关键时刻,妖族不需要一位开拓之君,一位开拓之君的出现,只能让妖族成为众矢之的,彻底沉沦下去。
毕竟,一位开拓之君可能会让妖族再度崛起,也可能会让妖族跌落尘埃,东君不愿意去赌,西皇母也不想去放手去赌。
纵然许多的先天妖神,都想要放手一搏,试图重现上古时代的辉煌,再造妖族天庭统御万天经纬,一切大罗时空的伟业。
可是,只要最顶尖的妖族大神通者们不想去赌,众位先天妖神们也只能默默的下注,期待着一位开拓之君的出现。
很明显的,继承了妖皇元灵的东皇太一,就有着开拓之君的潜质,虽是赢得了先天妖神们的青睐,可也引起了东君的杀心。
这一份杀心最后演变为杀机,在东君、西皇母、妖师鲲鹏三位巨头一致决定下,让东皇太一在妖族权柄的角逐中出局。
无论是北海汪洋深处,开辟万妖宫的妖师的鲲鹏,还是截断西昆仑一角,自演先天法界的西皇母,都不会允许东皇太一打破妖族平衡。
一旦让东皇太一得到恒古太阳星的承认,彻底圆满妖皇元灵,东皇太一这个名字,就不再是一个空头的名号。
而是成为妖族妖皇的另一称谓,具备着某种特殊的效力,东皇太一与妖皇太一在妖族眼中,再也不会有所不同。
这可是触及了东君的要害,东君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东皇太一,这个祂眼中的杂种,获得挑战祂执掌妖族权柄合法性的机会。
“殿下,”
就在东君望着遥遥太阳星上飞腾的金焰,兀自沉思之时,一头一足青鸟舒展着青色的羽翼,掀起一阵阵神风。
这青鸟身姿无比的优美华贵,青如翡翠的羽毛,每一片洒落丢焕发无穷的晶莹玉光,仿佛是一位华美的女神聘婷而来。
“殿下,臣率飞诞、钦原及七十二巨神大妖,已在中央太阳星四方,布置了七十二地煞惊神阵,只待祂登临太阳星。”
商羊清脆的声音在东君耳畔间回响,一足青鸟的美丽羽翼舒展,自有着上古神兽的一番气象,让人不觉惊异。
东君缓缓攥了攥拳头,道:“好……有商羊、飞诞、钦原三大先天妖神之助,那个杂种想要夺取叔父的遗泽,真是自寻死路。”
上古妖庭的十大妖神,每一位都是‘与世同存’顶点的存在,某些甚至是‘万劫不磨’的存在,是妖族如今的真正底蕴。
有着十大妖神中的三位相助,再有着七十二头堪比半步大神通,乃至另类成道的巨神大妖,简直就是龙潭虎穴。
凭着东皇太一一个未入‘万劫不磨’的修行,在东君与三大妖神,七十二巨神大妖的联手下,成事的可能微乎其微。
隆——隆——隆——
一重又一重气象翻腾之间,一头庞大无比的一足青鸟嘶鸣,一头本相似鼠,赤足的巨兽怒吼咆哮,一头本相似蜂的大鸟展翅呼啸。
“吼——”
三尊先天妖神的威势极端骇人,以三角阵势各驻太阳星一方,其间七十二头巨神大妖咆哮连连,各有一番气象。
这般凶恶滔天的狠戾之象,只是站着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怖,妖性本为大凶,妖性本就嗜杀,这只是妖族的一部分本性。
东君望着凶象升腾的太阳星,面上不仅没有打草惊蛇的不满,反而满是笑意,道:“吾用如此明显的阵势,你是入还不入,请君入瓮,进……或不进?”
这是东君给东皇太一的一道难题,进之必要对上东君等大神通,若是心头退意选择不进,倒是正入了东君瓮中。
一个连‘虽千万人吾往矣’气概都没有的帝皇,本身是没有什么威胁的,这一份心气之重要,是祂未来成就之基。
而且,东皇太一没有太阳星的承认,就是祂有着妖皇元灵,是一头纯血的三足金乌,也不放在绝顶大神通的眼里。
终究,太阳星是东皇太一撇不开的一道坎,跨的过去就是势无可挡,跨不过去就只能沦为东君的踏脚石,翻不起大风大浪。
…………
就在东君率着三大妖神与七十二巨神大妖,在中央太阳星周匝布置天罗地网,默默等着东皇太一自投罗网之时。
“东君?”
远在无穷世界之外的东皇太一,若有所思的抬头,看着苍茫虚空之外的景象,驻足良久之后,不仅嗤笑了一声。
那一丝恶意毫不遮掩,当中挑衅的意味十足,刚刚凝聚了妖皇元灵,法力神通水涨船高的东皇太一对此洞若观火。
“西昆仑第一散仙,陆……压吗?”
东皇太一自冥冥中顺着这一丝恶意,以大法力、大神通推演,只感到一轮灼烧的大日,其中三足金乌张翅欲飞。
其后,三尊先天大神通者显化妖族法相,阴狠残暴的气息几乎在须臾之间,就占据了东皇太一的所有视线所向。
七十二头巨神大妖之中,至少一十二头是另类成道,其他也多是半步大神通的顶尖存在,妖气涌动如海波澜。
“这是向吾示威啊!”
东皇太一面带笑意,似乎在看了一个桀骜不驯的晚辈,轻描淡写道:“真是一个蠢物,自己不知进取,还不让他人进去。”
“难怪,身为妖帝的唯一血脉,历经了亿万载的修行,还是只有现在这般程度,眼界决定了胸襟,好一头井底之蛙。”
东皇太一对东君的评级极低,东君在东皇太一的心里,就是一个依仗着妖皇妖帝遗泽的败家子,不值一提的小角色。
虽然那个小角色的修为在东皇太一之上,称得上顶尖大神通,可是就东君的那份胆魄,就决定了东君追不上东皇太一的步伐。
妖皇妖帝已经把祂们能给的,甚至是不能给的,都给予了东君,作为东君复兴妖族的底蕴,可是东君自己不敢接受。
要不然,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东皇太一,去接受妖皇妖帝的遗泽,虽然东皇太一的‘太一’之名,与妖皇太一相同,也没有这一份资格。
但,当东君拒不接受这一份遗泽开始,东皇太一才有了一线契机,凝聚妖皇元灵烙印,继承妖皇的最后遗泽。
“可惜了……妖皇妖帝给你的遗泽,要是你能果决一些,接受了妖皇的元灵大道,也就不会有吾之今日成就了。”
东皇太一大步向着中央太阳星的方向走去,怀抱东皇钟的祂,显得异常的神足气完,每一步都在祂的掌握中。
“既然,吾有了今日的成就,你以为七十二惊神阵,还能挡得住吾?”
在东皇太一的脚下,每跨出一步就是一道金色的虹光闪现,上古妖皇秘传的《金乌化红》,在东皇太一手中再现。
金色虹光拖着一道长长的尾巴,贯穿着无数世界,金灿灿的虹光一闪一现,就是亿万万里之遥,一方道域虚空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