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領主空間
小說推薦諸天領主空間
夏跃此行可算是捅了马蜂窝。
他方才杀死唐海龙的手段让所有人都惊悚了,而现在方圆、李飞鱼、虚易、梦神机、虚无一和造化道人六个巅峰战力再次被压制,让所有人都无法淡定,特别是堪比神器之王的两大元素之心化作的大印,其中隐隐透出的法则之力,让人不得不担心,这六位巅峰战力会不会步唐海龙的后尘。
虚易、虚无一乃是中央世界的最后希望,特别是虚无一已经踏入粉碎真空境,在如今阳神辈出的时刻,更是不容有失。
梦神机更不必说,苏沐此刻双眼已经赤红,生怕宗主陨落。
“他们死了,我们也就完蛋了,出手!我就不信,他能够抵挡我们所有的人。”
就在这刹那,在战争堡垒上的梦无痕终于忍不住,大喝一声,逼退祖龙,带领八大臣以及中央世界梦家的诸多造物主杀向夏跃。
他这一出手,顿时点爆了当前的形势,所有高手都选择无视对手,使出全部杀手锏轰向夏跃。
他们决定要联手起来,一起对付夏跃,击杀这个可怕的大敌。至于事实上比夏跃更强悍的洪易,反倒是被他们忽略了,毕竟有长生大帝出手,洪易一时半会儿的还真腾不开手。
也正因为如此,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不干掉夏跃,一旦两大无敌阳神联手,他们就再没有一点机会了,因此无论是中央世界还是大千世界亦或是起源之地的强者们,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齐心,这样同仇敌忾。
梦无痕,八位中央世界的大臣,造物大臣、和平大臣、神农大臣、战争大臣、天空大臣、海洋大臣、土地大臣、文明大臣同时出手了。
那蒙、古两位大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狠狠朝夏跃出手,各自打出了最为强大的鲲鹏神道。
苏沐也出手了,以不朽丰碑守护住自己,同时祭出太的阳神念头,太虽然没有当过圣皇大帝,实力却凌驾于所有圣皇之上,他的阳神念头,根本不是造化道人能比拟的,所以她这一出手,威压几乎超越了所有的人。
各方势力下的高手们拼着让夏跃、洪易带来的禅银纱、芸香香、天籁、敖鸾、商皇、殷皇、祖龙等对手重伤,也要齐心协力朝夏跃出手,
另外,还有之前未曾现身的神秘人物也都出现在虚空之中,朝着夏跃打出自己最为强大的一击。这些神秘人物都是原本就被困在诸子陵墓之中的强大存在,虽然不是阳神、粉碎真空的强者,但无一不是盖世天骄,和蒙、古两位大帝并列的人物。
这些人不约而同,为了同一个目的而出手,威力无穷,就算是大千世界,在这么多人的联手下,也要生生被摧毁,就算是阳神高手,也要一下灭杀,没有半点还手的余地。
因为,谁都知道,若让夏跃顺利斩杀梦神机、虚无一、虚易、方圆、李飞鱼、造化道人投影这六大高手,然后腾出手来合击长生大帝的话,洪易就将顺利继承诸子道统,他们所有人都将万劫不复。
在这股足足数十位九次雷劫高手、上百位造物主以及千变万化层次人仙高手,还有许许多多的巅峰人仙面前,没有什么存在可以抗拒。就算是太古几个厉害的阳神,元、玄等等都恐怕要饮恨当场,造化道人、盘皇、长生大帝都要暂避锋芒。
“你们以为联合起来就能够战胜我?那是不可能的!”夏跃冷冷一笑,太初山轰然变大,四座不朽丰碑化为符文涌入太初山中,然后直接飞到头顶,先天便立于不败之地。
接着,他鼓动主丰碑符文,一手虚抓向苏沐,拍飞了太的阳神念头,直接将她头顶上的最后一座丰碑抓摄了回来,狠狠一抹!
正与洪易在彼岸之桥上厮斗不休的长生大帝忍不住扭头看了过来,他留在最后一座不朽丰碑中的烙印被彻底抹除,五座不朽丰碑合一,远胜永恒国度、造化之舟的神器之王出现,但与他却没了关系,所有符文全都融入了太初山。
这座夏跃制造的神器之王、王中之王,在这一刻,神光璀璨的令人不敢直视。
轰隆隆……
眨眼间,所有人的攻击来临,打在了太初山上,能让无敌阳神陨落的合击,却只能在太初山外围的大阵上激起几百朵涟漪,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杀!”
夏跃大喝一声,即便面对这么多人联手,他依然没放过梦神机等六人,水火大印轰然落下,代表天地间最根本的水火两大法则发力,实力最差的李飞鱼、方圆两个最先陨落,二人身上的圣皇神识犹如水泡一般破碎,根本保不住他们。之后,虚易发出一声惨嚎后,也尘归尘、土归土。
“唉……我输了,长生道友,只看你了!”接下来,最先被磨灭的竟然不是梦神机,而是造化道人的投影。他哀叹一声后,影子越来越飘忽,越来越淡,最终归于虚无。
他虽然是阳神高手,但没有底蕴,没有身体,没有元神,犹如浮萍,因此反倒先于梦神机陨落。
当然,由此也能看出获得太传承后的梦神机有多强悍,其实力现在已经可称为半步阳神了。
听到造化道人最后的叹息声,长生大帝也幽幽叹了口气,“造化道友好走,唉……”
凶残!
好凶残!
一瞬间,四位大能陨落,其中一位还是造化道人的阳神投影,这威慑力简直让所有人的心都要凉完了。
梦神机双目凝重,元神之力提升到了极限,整个人好像是太上道人凌驾世间,他终于全力以赴,不敢有丝毫懈怠了,并不是为了挣扎,而是为了在这个最危险的时候突破自己的修为。
他要踏入阳神境!
不入阳神,今日绝难善终!
以他的实力,原本早该突破阳神境的,但他一方面想先肉身粉碎真空,另一方面也是有一丝担忧,害怕自己的太上无情道会迷失在规则海中,变成天道的一部分,所以迟迟不愿迈出那一步。
但是现在,他顾不得许多了,不入阳神就得死,他没得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