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至尊巫師
小說推薦無限之至尊巫師
挖掘出神力门扉后,又耗费了大半个月,凯恩才算是研究明白了神力之门的原理和运转模式。
这扇奇特的大门,最最宝贵的是那不起眼的台子,它是一种特殊物质的结晶态。凯恩称之为‘神晶’。
神晶并未被解析,至少还没有被完全解析。
只不过凯恩已经明了其作用,并正确的使用它了。
随着通过神力导管嫁接的外置操控器的运转,神力门扉的相关机制被激活,庞大的能量经转化,化作磅礴的神力。
而该种特性的神力,又领神晶的状态改变,从固态融解为液态。
这时,神力门扉看起来就像是用黄金做边沿的黑水水池。不仅显得神秘,还透着不祥。
凯恩当然不怕这个,专门的探测器,通过神力门扉上空架设的吊架,缓缓的下放,穿过液态的门扉。
表面上看,一切顺利,没发生什么异常。
严密的监控体系,却监测到了异常能量的泄漏,就在探测器穿过门扉,却尚未与这个世界完全隔断直接联系的那一刻。
液态的神晶的密闭性是无需多说的,否则它也不会被用来当做特殊的门扉了。
既然如此,泄漏只可能发生在探测器上。
也就是说,就是在探测器穿过门扉的这短短瞬间,它便被侵蚀了,成为了异种能量的导体,从而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泄漏。
“有点意思了。”凯恩一只手抱着胳膊,另一只手摸着下颌稀疏的胡茬,哼哼着说。
迅速思考,迅速决断,凯恩给米兰达发指令,提高神力门扉所在地宫的安全级别,所有设备全部更换成邪神细胞品质的。
旧日支配者一系的邪神细胞,多元宇宙级的顶级生物技术,并且是超凡版的。
直到目前为止,凯恩还没遇见过,有什么能量或物质,是真正能克制旧支邪神细胞的。
他的‘信息至上’也不过是在相当程度的了解了旧日支配者的特性后,而选择的比较讨巧的‘切入点’,从而通过信息加持,具备了‘我没有专门治你的,但你也拿我没什么好办法’的特征。而是彻底的凌驾于其上。
也就是说,上邪神细胞体系,算是最高规格了。
如果这样还不行,凯恩会把这里封存,然后大大的打个红叉,等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比今时今日牛掰很多了,再回头翻这个坑。
没错,造物主也不是真正的全知全能,在多元宇宙,能让造物主感到棘手的事物不多,但确实有。
又是一周,邪神细胞建立完毕。
这时,此地宫殿堂的规格,已经不逊色凯恩在北斗星区的老巢了。就是那个能与黑暗HP世界取得联系的安全屋中的安全屋。
只不过,眼前的这个,弥散着浓郁的险峻味道,随时都能帮助它的建造者毁灭闯入其中的一切,哪怕只是一缕能量。
大殿的安全防范级别提到最高的同时,泄漏的异种能量的信息,也基本查清楚了。
凯恩为此又发明了两个词——死能,死界。
死能并不死板,相反,它很活跃,侵蚀性非常强。之所以用这个名字,是因为它的终极性。
可以说,一旦被死能转化,就不再有转化为其他能量形式的余地,其物质态,则是灰烬般的黑色颗粒,有着火山灰的特质,人若是没有防护设备而吸入肺里,很快就造成‘水泥肺’效果。
至于‘死界’之名,却并非因为死能,而是相对于战锤40K宇宙,那就像是一颗坏死的蛋。
说到这个,就又牵扯出了战锤40K宇宙的特殊性,那就是吸纳了另一个宇宙卵的精华,从而有了迥异于一般宇宙的特殊格局。
而这个死界,凯恩怀疑,就是那个宇宙卵。
根据他毁灭中古战锤宇宙获得的信息,进行横向比较,宇宙卵是存在一个‘卵膜’的,这是它能独立存在的基础。
而这个‘卵膜’是由法则织就,可以理解为超高密度原始法则网团。
它并非像个口袋那样,而像是麻团,彼此纠缠,相互排斥同时又吸引,形成一种独立而又紧密联系的羁绊。
宇宙诞生的过程,就是在这个特殊的法则环境下,不断的蓄力,最终将整个法则网团崩毁,同时融入到创世之光中,向四面八方辐射,成为宇宙法则的一部分。
而无论是中古战锤宇宙,还是战锤40K宇宙,都是因为这个法则网团上有了漏洞,导致被其网在内中的创世之力无法积蓄,因为压力不够,达到某个阈值,创世之力就会从漏洞涌出,长此以往,内部的创世之力流尽,自然就蔫了。
值得一提的是,中古战锤又或战锤40K,本身就是双黄蛋。
生活方面稍微细心些的人都会发现,蛋黄和蛋清之间,也是有透明的介质的,正是因为它的存在,通过简单的手法,蛋清和蛋黄就可以做到分离。
中古战锤和战锤40K就有这样的特征,蛋清是两者共享的孵化营养,代表精华的蛋黄是独立的,但由于其中一个泄漏,而不能孵化,泄漏的精华又混入蛋清中,被另一个吸收,就诞生了现在的宇宙格局。
也就是说,这个卵膜,并非是鸡蛋壳,而是分离蛋清与蛋黄的介质。它的这一根脚,决定了它在战锤40K宇宙的存在性和独立性,以及不可排除性。
唯一的可能,就是慢慢被不断衍化的战锤40K宇宙消化掉,前提是战锤40K宇宙吸纳了宇宙卵的全部信息,没有不可识别的部分。
但永恒之井,以及光明神孽的诞生,都证明战锤40K宇宙没能做到这一点,甚至刻意将某些信息物质排除在衍化之外。
所以现在凯恩很有兴趣跟奸奇聊聊,问问祂,永恒之井是从哪里获得的。
如果按照模糊不清的相关记忆来搜索永恒之井的出处,就会发现,永恒之井一直在那里,奸奇发现了它,然后修建了绝望堡垒,后来那里变成了奸奇领地的私密之地,鲜有人能造访。
若这个说法成立,那么凯恩怀疑,绝望堡垒的深处,也有一条通往死界的入口。
在凯恩眼中,死界怎么看都像是先坏死、而后发生病变的癌细胞瘤,它能相对快速的终结这个宇宙的寿命。
然后,有人却通过技术手段,抑制了癌变的扩散。
这个人不是古圣一族,也不像是实体宇宙的原始神灵星神,至于亚空间生物,可能性更低,毕竟亚空间只是实体宇宙的倒影,本末关系摆在那里。
从探险的角度讲,凯恩这时才有一种这趟格雷迪厄斯之旅,来的真值的感觉。
但从现实角度看,死界的出现,却是将问题进一步复杂化,高端化了。
原本他的造物主项目,主要是像通过古圣、太空死灵掌握的一些信息,印证他的一系列猜想,从而确定一些基础理论,进而搞明白亚空间风暴的由来,从而针对性的破解。
但现在,随着‘死界’及相关信息的发掘,亚空间风暴的性质,已然悄然间发生了变化。
原本他推测,亚空间风暴的源头,是平衡木的两端,实体宇宙,亚空间,一旦一头有变化,另一头势必也得产生相应的变化,才能保证大体的格局不破。
所以从造物主的角度看,亚空间风暴肆虐,其实是实体宇宙出了问题。
那么四邪神又与之有什么关系呢?
凯恩之前认为,如果说亚空间风暴是亚空间这边,用于平衡宇宙格局的能量态砝码,那么邪神,就是固态砝码。
邪神不是亚空间能量的固态,而是灵魂之力的固态。
灵魂的核心是灵性,灵性源于真灵。
真灵是宇宙创生的一个重要要素,代表着宇宙衍化的催化剂。
但任何事物都是过犹不及,无论是中古战锤,还是战锤40K,真灵都过量,这也是为什么这两个宇宙都这般的喧嚣,战火延绵不绝的原因。
催化剂喧宾夺主,让宇宙衍变激荡而迅猛,在实体宇宙,是星辰毁灭,生灵涂炭,热寂效果加速,在亚空间,就是能量风暴肆虐,各种畸变生物催生。
而古圣一族在面临灭亡绝境时,肆无忌惮的操弄他们不能掌控的超凡力量,至于令情况进一步激化,突破阈值,从而诞生了邪神这种灵魂之力凝聚体。
邪神对于实体宇宙的生命意味着什么,只要属性,没有意志的宇宙法则并不关心,从宇宙法则的角度看,从等离子态到固态,意味着高等级的压缩,等离子到气态是倍化压缩,气态到液态,液态到固态,每一次都是倍化压缩,所以多了这么个结石,果然是个事儿,但起码缓解了当下岌岌可危的失衡情势,宇宙的格局保住了。
凯恩来格雷迪厄斯,本来就是为了印证这些的。
没想到,先有永恒之井,后有死界,这些非常重要的要素的出现,立刻就令他之前那些推测的准确概率大大下降了。
比如说这个亚空间风暴,或许它肆虐的缘由,或者说缘由之一,是为了‘抗癌’。
这就像人体的免疫机制,派遣白血球跟包括癌在内各种病毒作战一样。死能的终极侵蚀效果,比热寂还牛,或者说,死能可以让万事万物跳过所有转来换去的过程,一步到位,直接死寂。
不在有化学反应,甚至连惰性物质都算不上,能量从粒子级散掉,化为一种不会再有任何变化的终极态。
就结果论,跟热寂是一样的。
癌病毒的特质也差不多,本来运转正常的器官,变成了一坨老茧般的‘死肉’,器官功能丧失,人自然完蛋。
所以说事情现在变复杂了,却也距离真相更近了。
“开始吧!”凯恩说着,走向神力之门。
“主人,再次建议您,放弃这次以身试险。”米兰达难得的劝阻。
凯恩笑了笑,道:“有些事,只能自己来。而且,换另外一个角度看,当我彻底丧失了冒险精神,也就离裹足不前,混吃等死不远了。我还想再向前走一段。”
是的,继续向前走,看似距离故乡越来越远,爬的越来越高,实则是越来越近。因为实力,才是回乡之路的基石,它甚至决定了铺出来的是一条漫漫长路,还是跃迁抵达的捷径。
进入死界,凯恩什么都没带。
当然,换个角度说,只要他在,就等于带了所有。
穿过液态神晶,凯恩便感受到了引力的拉扯,他在下坠,但速度并不快,每秒2-3米的样子。
他从容的抬头仰望,看液态神晶。
感觉就像是无星无月的夜里看天上漂浮的一团水,借着些许微光,能看清大概的轮廓,大部分区域都是黑漆漆的,只有他适才通过的地方,荡漾着涟漪般的光。
那是死界之外的能量、以及物质微粒,在被死能吞噬转化过程中发出的最后的光。
事实上他本人现在也在发光,就像浑身裹了面粉般细碎的发光粉,然后被持续的微风吹,随着坠落,在空中形成光尾。
没有彗尾那么长、那么好看,但在这个漆黑死寂的空间中,已经足够显眼了。
凯恩是故意的,他真的很希望能通过这种简单的、宛如‘发光鱼饵’的方式,引来点什么。
什么都没有,他就得自己找,而如果有点什么,通过分析,就能一下子获取很多信息,远比漫无目的的搜索来的高效率。
这时的他完全具备一个优秀猎人的特质。冷静,耐心,警惕却又放松,随时都能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他就那么不紧不慢的坠落着,其过程,就个人体验而言,有些像是在深邃的海渊中下沉。
不过海渊会不断的施加压力,这里没有,这反而需要更高的心理素质,毕竟恐惧的精髓,从来都是自己吓自己……
接下来的六个多小时,凯恩就在这种下坠中度过。
期间他并不感到心焦,毕竟整体是一个加速度,这意味着他距离引力源,越来越近。
他更不会感到无聊,他脑袋里装的那些信息,足够他当宇宙漂浮物几亿年,都不缺打发时间的事可做。
而这旅程终究是有尽头,因为下坠的速度已经非常快,引用广泛适用于多元宇宙的科学常规来判断,重点大约是颗质量超过太阳的星体。这是通过引力、加速度算出来的。
事实证明,多元宇宙通用,在这里不通用。
真实的坠落结果是这样的:
首先,他发现自己的下方(坠落的方向)出现了一点亮光。
然后他就换了个头下脚上的姿势,这样更方便观察。
一点亮光在不断扩大,变成一个散发着光的、不规则的圆。
以他的本领,自然距离很远就看清楚了,那里应该是另外一个门户。
之所以发光,是因为该门户不像他使用的神力门扉那么严实,门另一边的物质和能量,一直与死界的死能互动着,于是产生了光芒。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恒星级的引力是什么鬼?
难道门户不严实,就会造成这种引力井通道?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很突兀的,下坠力猛的一滞。
这种停滞,从效果上看,就仿佛是人从高空跌入水中。
但整体评价,凯恩更愿意用沙漏翻转来描述。
因为迟滞带来的反作用力真的是非常非常巨大,凯恩敢保证,哪怕是炼体特长的传奇级超凡者,在这种反作用力下,也绝对会摔成一滩泥。
他能玩出跳出效果,那是因为他结构特殊,且有神域力场,自成一界,保证力场内的一切,都不受外界之力、以及绝大多数法则的影响。
所以,惯性使然,新出现的引力使然,他一改头下脚上的下坠,变成了头上脚下的‘上浮’,就像潜水后,从水底向水面升起那样,四周有浮力在托举。
到了这时,他已经明白,死界扮演了回兔子洞的角色,他虽然不是爱丽丝,却也想知道,经过这个独特的兔子洞,彼端是不是大名鼎鼎的OZ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