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誅仙穿越諸天
小說推薦從誅仙穿越諸天
圣人与半圣看似一步之差,但是实则是天壤之别,单单一点,圣人能将通灵宝器锤炼成圣兵,这一点就不是半圣所能做到的。
“五烟迷罗瘴!”妙欲庵的老妪见状,洒下一张锦绣丝帕,这张锦绣丝帕看上去薄如蝉翼,一撕就坏了,但是实际上呢,却是一件当之无愧的传世圣兵,没错,不是普通的圣兵,而是只有大圣才能铸造的传世圣兵。
传世圣兵,这已经是准帝兵之下的,最强大的神兵了,如妙欲庵这般,没有极道帝兵镇压的势力,虽然隐藏的人脉财富不逊色于一般的圣地,但是最强的武器也不过就是传世圣兵而已了。
五烟迷罗瘴的主要功用,不是杀敌制胜,而是迷惑困阵,这五烟迷罗瘴在攻击和防御方面都不是很出色,但是在困阵方面却是得天独秀,在老妪的催动下,瞬间将异族生灵迷惑的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其余四位半圣护道者随即抓住时机,赶忙扑杀了上去。
极道斩魂、截道指、归元拳剑,还有一位直接拿出了另一件圣兵,一枚古钟,外形跟无始钟还有些相似,但是当钟声敲响之时,却引得在场中人都不由得神魂摇曳,好像马上就要被打出魂魄一样。
失魂落魄钟,这也是一件凶名赫赫的圣兵,虽然不是传世圣兵,但是其战绩太过耀眼,传言就没有一个半圣之下的存在,在这钟声之下回魂过。
这钟的原主人,手持着他,横行东荒,斩杀了不知道多少同级强者,以圣血铸就了他的凶名。
“五个打我一个,当老子怕你们不成?”异族生灵也被彻底激怒,他怒吼一声,体内的血脉力量瞬间化为世间最为炙热的燃料,一下子带动着它的气势不断攀升,很快就越过了半圣的界限,跨入了圣人门槛。
血脉,是太古生灵的根本,太古生灵的资质就是根据他们的血脉来决定的,血脉力量越强,血脉越是浓厚,他们的修炼速度就越快,修炼前途就越广,同样的,他们一但燃烧自己的血脉,也能得到短时间的实力的飙升,这种飙升,甚至能让他们跨越几个阶段战斗。
嗡!!当气息平复下来时,异族生灵已经彻彻底底的稳固在了圣人境界之上,因为他本身便曾是圣人境的存在,只是被神源封印的时间太长了,他的修为随着时间的磨砺下滑了一个档次,但是当机缘足够用的时候,他想要恢复,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受死吧!”
异族生灵拿着白骨法器,正对着一扫,圣兵真正的威力激发,圣人加上圣兵,那绝非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几个半圣虽然全力以赴,但是燃烧血脉的异族生灵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估。
“嘭!!”几声炸响,便见他们也跟摇光圣地的老人一样,口喷着鲜血,面若金纸的横飞出去。
“该死,人类都该死,敢伤害伟大的弥鲁大人,你们这些臭虫们,要用生命来平息本大人的怒火。”
异族生灵咆哮着,怒火已经让他完全失去了理智,一心想要将面前的人类全部血洗镇压。
水麒麟看着横空而来的巨掌,上面掌纹斑驳,弥漫着特殊的圣力,这些圣力极其醇厚,宛如一座大山,毫不犹豫的要将他掌下的生命全部抹杀。
水麒麟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无奈的笑道,“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多管闲事,但是奈何,闲事偏偏要找上我。”
水麒麟本来只想安心的站在一边看戏,谁曾想就是这样,也能被无辜的牵连进来。怎么,难道他的头上顶着嘲讽光环吗?
没有人能给他解答,而水麒麟自然也不会坐视着异族生灵的攻击真正的落到他的头上。
“定!”水麒麟一言既出,时空变幻,天地之间一股伟力突然涌现,他超越了圣境之极限,无所匹敌,就好像是带着上天的意志一样。
强大的封禁力量化作符咒,凌空划出道则,万千锁链从符咒背后探出,轻而易举的刺破异族生灵那湮灭一切的巨掌。
这巨掌的神威先前已经展现的淋漓尽致,能轻松的碾破五大半圣的合击之力,绝不是什么纸老虎,然而在水麒麟随口召唤的符咒米面前,却又如此的脆弱,就像是一块软豆腐一样,被一戳就破。
“什么??”异族生灵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那可是他毫不留手的攻击,就算是一位古老圣贤当面也不可能如此轻松化解,怎么可能一触就破。
那些躲在暗处观察情况的众多强者却是暗中拍腿叫好,绝处逢生,当五大半圣都被异族生灵击溃的时候,他们本都已经绝望了,五位半圣,那是在任何势力都算是太上长老的存在,更是许多小势力不敢想象的强者,连他们都败了,剩下的他们还有什么抵挡之力。
万万没想到,在这最绝望、最无助的关头,竟然又冒出了一位隐藏的强者,而且看这位强者的样子,在他们面前无敌的异族生灵,在他面前却也好像毫无压力。
“本尊真的不想掺和此事,奈何你自己作死,偏要将本尊拉下水。”水麒麟叹息着,天上的符咒锁链封天锁地,化作张张天罗地网将四周都覆盖其中。
异族生灵心中陡然生出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这股危机感之重,便是当初太古时代异变他都未曾感受过。
“该死!”异族生灵不由得咬着牙说道,他很想就此溜走,但是可惜,天上的法网覆盖一切,截断了他所有的后路,让他退无可退。
澎湃的力量鼓动,灼热的气血焚烧,他恍若化身为一尊地心烘炉,鼓动着神焰,将周围的气温都升高了。
异族生灵挥起白骨圣兵,荒古之前的凶悍气息充斥着周围的每一个角落,异族生灵向前方砸去,似乎想要以最强的力量将法网轰开一个口子,供他逃生。
而法网也适时亮起了圣光,与白骨圣兵遥相争辉,谁也甘心落于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