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之隱藏BOSS
小說推薦木葉之隱藏BOSS
火之国,木叶村,
新出的西装并没有让奈落成为木叶村最帅的男人,
不过却给这个世界的服饰带来新的变化,
走在街道上,如果不是雷车呼啸的声音,很容易让人以为这就是前世,
早间起床,博人伸手将闹钟的铃声取消,
洗漱完毕,离开房间的博人来到家中的客厅,
当看到正聚在一起的父母,爷爷和奶奶,博人不由打着招呼道:“早!”
“博人起来了?”看着孙子,辛久奈的脸上不由洋溢着笑容,
而波风水门早就换成原先的服装了,毕竟他穿着一身西服出门,实在太耀眼了,
“奶奶,早!”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博人不由笑了起来,
当早餐被端上来时,只见博人不由疑惑的看着四周道:“父亲呢?”
“鸣人已经去上班了!”听到博人这么说,波风水门立即解释了起来,
听到这里,博人不由呢喃道:“这么早,我还有事情没说呢!”
就在博人想到自己中忍考核的推荐时,一旁的波风水门道:“博人,我不是说了吗?这件事,交给爷爷去处理吧!怎么样!”
看到博人的表情,波风水门立即知道他想做什么,随即笑着解释,
听到爷爷波风水门的话,博人不由点着头道:“好的,爷爷!”
看到孙子同意了,波风水门随即拿起一块面包道:“那吃完饭,你跟我一起去吧!”
“一起?”吃惊的看着波风水门,博人不禁有些茫然,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波风水门要带着一起去找木叶丸老师啊,
“当然要一起,不然你怎么知道木叶丸为什么会拒绝你呢?”
看着博人,波风水门的脸上不由露出一抹笑容,
肯定的点着头,博人不由道:“好的,爷爷,我知道了,吃完饭我跟你一起去!”
听到博人的回答,波风水门不禁笑着道:“既然这样,我们吃饭吧!”
早餐结束,波风水门在于辛久奈,雏田告别后,直接带着博人来到猿飞家,
当看到眼前院子时,博人不禁眨着眼睛道:“爷爷,我真的要一起去吗?”
“怎么了,博人,难道你害怕听到自己缺点吗?”看着博人,波风水门不由笑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天才,怎么会有缺点!”肯定的开口,博人不由挺着胸膛,
看到博人的模样,波风水门随即笑着道:“走吧,博人!”
按着门铃,半晌,一位老人缓缓走到门前,
当看到眼前人时,波风水门立即鞠躬道:“三代!”
“喔,是水门啊!”抬起满是皱纹的眼皮,猿飞日斩不由露出笑容道:“怎么了,突然想起我这把老骨头了吗?”
就在猿飞日斩满脸笑容的调侃时,只见一旁的博人不由道:“三代爷爷,木叶丸老师呢?”
“木叶丸?”疑惑的低着头,猿飞日斩顿时道:“在房间呢!难道你们是来找他的?”
“嗯!”苦涩的露出笑容,波风水门顿时尴尬起来,
因为自己可是为了孙子的事情来找木叶丸啊,而且还在昔日的三代面前,感觉挺不好的,
听到波风水门的话,猿飞日斩顿时笑着道:“那行吧,快点进来!”
侧身让开位置,猿飞日斩随即邀请波风水门和博人进入家中,
来到前院,只见博人不由愣神的站在原地道:“三代爷爷,那些都是您自己种的吗?”
看向一片绿油油的果园,博人不禁露出吃惊的目光,
“对啊,我这把老骨头也只能做些小事了!”笑容满面的回答,猿飞日斩不由弓着背道:“走吧,我们先去客厅等着他!”
“三代,您说的哪里话,木叶村将来还需要依仗您呢!”来到猿飞日斩的身边,波风水门不由伸手搀扶起眼前的“老人”。
听到波风水门的话,猿飞日斩不禁道:“算了,我那里算得上,木叶村的未来,可全部都在他们的身上啊!”
看着博人,猿飞日斩的这句话,不禁让一旁的波风水门轻笑起来,
的确,老一代的忍者如今都在,但如果将来村子出现,那出手的绝对不是他们,而是博人这些已经渐渐成长起来的孩子,
这是传承,不可能遇到事情都让老一辈的忍者们出马,
那未来,木叶村交给谁,难道还是他们老一代的忍者吗?
“三代爷爷看起来好像很温柔啊!”看着猿飞日斩,博人不由在后面嘀咕起来。
可要是让自来也,大蛇丸和纲手听到这句话,肯定会捂着肚子大笑,
猿飞日斩会温柔,开什么玩笑,木叶村在他的手中可是经历过第二次,第三次忍界大战啊,
可以说是所有火影当中最“铁血”的一位,
在木叶村内忧外患的情况下,这位老人一手擎天,将木叶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没有猿飞日斩打下的基础,后面的纲手,卡卡西和鸣人怎么能享受到收获的果实,
而这一点,也是曾经历代火影都承认的事情,
奈落创建了构架,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创造了和平,猿飞日斩结束了战争,纲手和卡卡西发展了村子,鸣人让高速发展的村子进入崭新时代………
这就是一代一代累积下来的木叶,让历代火影和无数忍者为之付出的木叶。
来到略显时代气息的客厅,波风水门不由走到一副相册面前道:“三代,这张照片原来您还保留着啊!”
看向照片上,年幼的自己,还有昔日的同学们,波风水门不由露出笑容,
走上前,猿飞日斩抚摸着照片道:“当然了,每一届的学生,我都记得!”
看向从头到尾的照片,猿飞日斩不由露出缅怀的笑容,
“哇,这原来就是爷爷年轻的时候啊!”看向照片中,站在辛久奈身边,被她单手挽住脖子的波风水门,博人随即笑了起来,
而就在博人看向照片时,随即发现照片中熟悉的人,
“咦,这不是奈落老师吗?居然还是这么的年轻啊!”捂着嘴巴,博人有些震惊的开口,
而听到博人的话时,猿飞日斩随即笑道:“这里还有一张呢!”
将自己年轻时的照片拿出来,只见上面赫然是奈落,猿飞日斩,自来也,大蛇丸和纲手,
“纲手奶奶,年轻的时候好漂亮啊!”吃惊的看着照片,博人不禁大叫起来,
因为这些照片当中,他最先认出的人就是纲手,毕竟这个人,在木叶村太知名了,
不过却不是什么好名声,“木叶大肥羊”简直是世人皆知啊,
哪怕连博人这个不去赌场的人,都知道,纲手是整个赌场最欢迎的人,
可就在博人看向照片中,一脸俊秀,满脸苍白的少年时不禁疑惑道:“这个是?”
“喔,这个就是巳月的父亲!”伸手指向大蛇丸,猿飞日斩的眼中不由出现一丝追忆,
“他是巳月的父亲?”吃惊不已的开口,博人似乎听到什么惊天大秘密一般,
“对啊,他就是大蛇丸!”看着博人,猿飞日斩随即笑了起来,
“原来他就是大蛇丸啊!”
听到猿飞日斩的解释,博人不由恍然大悟,因为这位的传奇在木叶村也很出名,
毕竟大蛇丸可是如今音忍村的首领啊,开创一个忍村的传奇忍者,
就在大家各自看着照片时,木叶丸终于从房间中走出来了,
看向木叶丸,猿飞日斩随即道:“木叶丸,水门带着博人来找你了,赶紧过来!”
“爷爷!”听到猿飞日斩对自己的霸气态度,木叶丸不由委屈的低着头,仿佛是在说,在外人面前,能不能给自己一点面子,
可是当木叶丸看到猿飞日斩抬起的目光时,立即苦笑起来,
在小时候,他还能对猿飞日斩撒娇,可是现在,猿飞日斩的要求,可是非常之高啊,
哪怕一丝一毫的问题,猿飞日斩都会对自己的孙子提出质问,为什么不做得更好,
虽然猿飞日斩不是宇智波斑这样的强迫患者,但也希望自己的孙子更加出色,
毕竟木叶丸可是立志成为第八代火影的啊,怎么能出现低级的错误,
就这样,木叶丸被猿飞日斩牢牢的把控着,哪怕是任务中出现的细节也必须在回来之后重新分析一遍,
导致木叶丸看见自己的爷爷,都有些感到畏惧,因为这是在太可怕了,
坐在沙发上,木叶丸看向博人的目光不由带着寒意,因为这小子居然找援军了,
还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简直是太可恶了,
看着木叶丸的目光,博人立即知道自己好像做了些什么样的蠢事,
“木叶丸,我想问下,这次中忍考试的事情是不是已经确定了?”
没有先提博人推荐信的事情,波风水门先是询问中忍考试的问题,
“嗯,这件事是火影大人亲自说的!”肯定的点着头,木叶丸不由开口解释起来,
“那既然如此,为什么博人无法得到你的推荐呢?”笑容满面的看着木叶丸,波风水门这句话可不是压迫,而是想要知道自己的孙子,到底有什么缺点,
抬起头,木叶丸看着波风水门还有猿飞日斩顿时道:“博人的实力我还是比较认可的,可是博人成为忍者之后的态度…….要是通过中忍考核一定会很危险的!”
当木叶丸的话说完,波风水门和猿飞日斩不由盯着博人,
面对大家的目光,博人不由揉着脑袋道:“我的态度怎么了?难道忍者不是一份工作吗?而且还能在大家面前很帅!”
无奈的看着博人,猿飞日斩听到这个回答后顿时道:“这件事,还是交给你来吧!水门!”
“博人,忍者不是一份很帅的工作!”
苦涩的看着博人,波风水门随即道:“忍者的工作是为了保护村子的大家!”
看向对自己说教的波风水门,博人不由低着头道:“不就是这样吗?每个人都知道说教,村子那里需要我保护,不是还有火影吗?”
想起只知道在办公室“装腔作势”的父亲,博人就是满脸的不屑,
他想象中的忍者,应该是自由的,无拘无束的那种,而不是被各种规矩给限制,
这实在太令人感到窒息了,
就在博人这么想的时候,只见木叶丸不由道:“博人,这样吧,如果你能得到佐助的同意,我就让你参加这次的中忍考试!”
“佐助叔叔的同意?”茫然的看着木叶丸,博人不知道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一旁的波风水门和猿飞日斩则在听到这个提议后不禁笑了起来,
博人现在就跟当年的佐助一模一样啊,充满了叛逆,对规则的不屑,
如果让佐助来教导博人,那一定令人大开眼界的,
就在众人纷纷对视的时候,只见博人不禁点着头道:“如果我能得到佐助叔叔的同意就行对吗?木叶丸老师!”
“没错!”肯定的看着博人,木叶丸不由点着头道:“这句话是我说的!”
“哼,这种小事情,我分分钟就能解决!”傲气的开口,博人直接离开,
看向博人离去的背影,只见木叶丸不禁苦笑道:“博人估计要吃苦头了,希望鸣人大哥不会怪我!”
“放心吧,木叶丸,你这么做,鸣人一定会理解的!”伸手拍在木叶丸的肩膀上,波风水门满脸笑容的解释。
离开家,奈落手持一把黑色的遮阳伞,
昨天因为衣服的事情,给学生们放假了,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奈落随即将学生们召集起来,
当看到有些面目全非的鬼灯黑泽,奈落有些诧异的道:“黑泽,你这脸上怎么回事?被谁揍的?需不需要老师帮你报仇?”
听到奈落这么说,鬼灯黑泽不怀好意的将目光看着日向彩和两仪,
而面对投来目光的鬼灯黑泽,两仪和日向彩不禁晃着脑袋,生怕这家伙接下来把大家一起拖下水,
“我这是自己撞的!”肯定的开口,鬼灯黑泽接下来的话,瞬间让日向彩和两仪松了口气,
“撞的吗?”好奇的看着鬼灯黑泽,奈落怎么可能连伤势怎么形成的都不知道,这句话相当于放了鬼灯黑泽一马,
因为他可知道自己的学生们是什么性格,肯定不会这样吃了一个大亏而不说话,
咳嗽两声,奈落看着鬼灯黑泽等人不禁道:“既然这样,那你们昨天搞定宇智波秋叶了吗?不行的话,我们可要继续修炼哦!”
“奈落老师,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吗?一个星期啊!这才过去一天而已!”
听到奈落提起修炼的事情,日向彩不由焦急起来,
比起奈落的修炼,他们宁愿去面对宇智波秋叶,毕竟宇智波秋叶也是人啊,可以想办法,但是面对奈落,他们可什么手段都没用了。
听到日向彩这么说,奈落不由摸着下巴道:“既然你们还没打算放弃,那好吧,就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执行!”
看到奈落这么说,只见日向彩三人不由松了一口气,因为奈落总算放他们一马了,
可就在奈落的话音刚落,旁边的两仪不由道:“奈落老师,中忍考试马上就要展开了对吗?您觉得我们怎么样?能不能参加?”
摸着下巴,奈落不由看向眼前的鬼灯黑泽,日向彩和两仪,
自己的学生们,在实力方面没话说,就算是三人之间的小组战,也能很快的制定方案,毕竟比起其他班级,他们三人优秀不少,
不提体术方面的日向彩,忍术方面的鬼灯黑泽,两仪也是罕见的冰遁忍者,
“我觉得你们可以参加试试!”看着学生们,奈落半晌后不由笑了起来,
听到奈落的回答,两仪不禁在心中怒吼道:“帅!”
现在只要得到奈落的推荐信,那接下来参加中忍考试期间可不需要修炼啊,
这简直一举两得的好事啊,
而就在鬼灯黑泽和日向彩反应过来,一脸惊喜的看着两仪时,只见他已经满脸笑容了,
“这家伙很聪明嘛!”看到两仪脸上的笑容,日向彩和鬼灯黑泽不禁高兴起来,
可是还没当三人开心多久,奈落就满脸笑容的道:“既然你们要参加中忍考试,那修炼的程度就应该提升,给你们两天时间吧,要是没办法取胜宇智波秋叶,那就老实回来准备修炼!”
瞠目结舌的看着奈落,两仪他们完全没想到奈落会釜底抽薪啊,
利用众人考核的事情,给大家再次加大修炼的程度,
崩溃的看着两仪,现在鬼灯黑泽的唯一想法那就是赶紧解决宇智波秋叶,
看到投来目光的鬼灯黑泽和日向彩,两仪此刻也是满脸茫然的道:“完蛋!这下,如果不解决宇智波秋叶,那就死定了!”
“好了,大家解散吧!”笑呵呵的离开,奈落完全没有理会学生们的崩溃,
而就在奈落走的时候,鬼灯黑泽和日向彩直接抓住两仪,
当两人将两仪死死的按在地上时,只见两仪不由崩溃的道:“对不起,关于这件事……..这件事我也是无辜的啊!”
“你还无辜?如果不是你说要参加众人考核,我们现在怎么会这样!”抓住两仪的脖子,只见鬼灯黑泽不由“恼羞成怒”的开口,
昨天的计划已经失败了,现在他们只能想办法在两天内解决对方,
可这么做,要怎么才行呢,宇智波秋叶可不是博人啊,稍微挑衅,对方就会冲过来,
现在要怎么做,才能让宇智波秋叶来找他们的麻烦,这简直是太令人头疼了,
“要不这样吧?大家直接冲上去,一顿老拳直接打趴宇智波秋叶!”
从地上翻身起来,两仪不由说出自己的主意,
“你这个办法,还真是……….漂亮!”愣神的看着两仪,只见原本打算反驳的鬼灯黑泽不由激动了起来,
毕竟宇智波秋叶可不知道自己要被他们“袭击”啊,所以这个方法,太出乎大家的意料了,哪怕是宇智波秋叶都不会知道,
“你觉得怎么样?”扭头看着日向彩,鬼灯黑泽和两仪不由露出激动的目光,
看向身旁的两人,日向彩不由摸着下巴道:“我觉得这件事,可以!”
“那好,就这么决定了,大家一口气解决掉宇智波秋叶!”肯定的点头,鬼灯黑泽和两仪顿时激动的笑了起来。
路过一旁正在商议的鬼灯黑泽等人,雷门电气满脸茫然的道:“奇怪,为什么日向彩她们要解决宇智波秋叶呢?”
说完这句话,雷门电气不禁看向眼前的结乃岩部和梅塔尔,
看到投来疑惑目光的雷门电气,结乃岩部不由摸着下巴道:“难道是他们想从宇智波秋叶身上得到关于中忍考试的情报吗?”
想到这一点,结乃岩部都认为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为什么要击败宇智波秋叶呢?”好奇的开口,雷门电气不禁诧异的看着身旁,
“我觉得应该是战斗,才能让他们更明白,中忍考试的程度有多么强烈!”肯定的摸着下巴,结乃岩部不禁道:“你们说对吗?”
“我认为岩部说的很对!只有亲手战斗过,才会知道!”身为“武者”梅塔尔不禁肯定的回答,毕竟只有亲自战斗过的目标,才能知道有多强,
“那我们怎么办?也要去跟宇智波秋叶战斗吗?”好奇的开口,一旁的雷门电气不禁茫然起来,跟宇智波秋叶战斗,那简直是找死啊,特别是对他来说,
“别怕,电气,有我们在呢!”笑眯眯的开口,结乃岩部和梅塔尔不由对视一眼,
他们可不认为自己会差宇智波秋叶在哪,毕竟还没有战斗过就认输,可不符合他们的性格啊,所以,挑战宇智波秋叶这件事,必须由他们先来做,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宇智波秋叶正懒散的离开家,
刚刚走到十字路口,宇智波秋叶就看到正在街边吃东西的猿飞未来,
伸手打着招呼,宇智波秋叶走上前道:“未来姐,早啊!你昨天有没有……..呜呜呜……”
可还没等宇智波秋叶的话说完,猿飞未来直接拿包子塞进宇智波秋叶的嘴里,
好不容易将包子吃下去,宇智波秋叶还打算说些什么,
可是看到猿飞未来手里拿着的东西变成馒头后,立即选择住嘴,因为他知道,猿飞未来现在肯定不想跟自己说话。
来到火影大楼,宇智波秋叶看向正走进办公大楼的身影道:“火影大人!”
“秋叶啊?”转身看着宇智波秋叶,鸣人不由笑着道:“怎么了吗?”
“是这样的,火影大人,我打算调离近卫队!”满脸笑容的开口,宇智波秋叶不由羞涩起来,因为自己从学校毕业后,直接参加中忍考核,所以根本没有参加过任务,
加入近卫队后,更是负责守护火影大楼和鸣人的安全,更本没什么多余时间去执行任务,
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忍者,如果不执行任务,增长见识,这怎么行,
而宇智波秋叶成为近卫一员,也是鸣人特意安排的,
毕竟宇智波秋叶的天赋之高可是让人感到惊艳的,这样的孩子,未来不折损的话,一定是木叶村未来的顶梁柱,
所以鸣人想要保护宇智波秋叶,才将他调到自己的身边来,
而如今,鸣人听到宇智波秋叶的想法,不禁皱起眉头道:“那我调你去暗部怎么样?”
“暗部?”听到鸣人的回答,只见宇智波秋叶不禁点着头道:“谢谢您,火影大人,暗部正适合我!”
“既然这样,你跟未来告别吧,到时候我会通知人接收你的!”看着宇智波秋叶,鸣人知道,这是一个要强的孩子,跟自己家的博人根本不一样,
“喂,宇智波秋叶,你几个意思?”
走上前,猿飞未来早就听到宇智波秋叶的话了,因为鸣人在,才强忍着没说话,
现在鸣人已经离开了,那猿飞未来就要问问,他什么想法了,
“未来姐啊!”笑着开口,宇智波秋叶不禁道:“我要去暗部了!怎么样,厉害吧!”
“厉害吧?”看着宇智波秋叶,猿飞未来不禁双手插着腰道:“难道你觉得跟着我不行吗?非要跑到暗部去?”
“不是这样的,未来姐,我只是觉得,在您这里学习不到什么东西了!”露出笑容,宇智波秋叶随即解释了起来,
而听到宇智波秋叶这么说,猿飞未来也不禁沉默起来,
她还以为宇智波秋叶是觉得跟自己在一起不爽,才会选择调离小队,
但现在,根本不是这样,宇智波秋叶想要找到更好的学习对象,才会选择离开,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看着宇智波秋叶,猿飞未来不由生气起来,
“我是昨晚遇到飞段前辈才知道的,待在这里,我已经没办法在成长了!”
一脸严肃的开口,宇智波秋叶不禁道:“我未来一定要成为曾爷爷,初代,还有奈落殿下那样的忍者!您觉得怎么样!”
听到宇智波秋叶的愿望,猿飞未来不禁咽着口水道:“你的梦想还真可怕啊!”
虽然猿飞未来不知道宇智波斑和初代火影的实力,但奈落殿下,她还是听人说过的,
那样的强者,简直是不是一般的人类啊,
火影大楼,鸣人回到办公室后,先是让人告诉宇智波鼬这件事,
随后等待,来自宇智波鼬的回复,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排宇智波秋叶,
这样的孩子,按理来说应该好好教导,可是宇智波斑却告诉鸣人,宇智波秋叶该有属于自己的道路前进,
话外的意思是告诉鸣人,宇智波秋叶除了实战技巧外,他已经没什么可以教了,
年纪仅十三岁,却依旧完成大多数忍者这辈子无法达到的成就,
宇智波秋叶真的十分出色,可是这样的出色,却是依靠每天坚持修炼所维持的,并不是天才就能拥有一切,宇智波秋叶的一切,除了天赋外,毅力也更强。
木叶警备部,当身着西装端坐在位置上的宇智波鼬听到部下的话,
立即皱起了眉头,因为宇智波秋叶的举动太让他疑惑了,
他想要调离近卫队,宇智波鼬早就知道了,但是没想到,宇智波秋叶在听到加入暗部时居然会这么的高兴,
虽然暗部的伤亡率一直都是木叶村最高的队伍,但加入其中的忍者,无疑都是木叶村顶尖的忍者啊,在那里学习,宇智波秋叶的成长肯定会非常可怕,
默默的揉着太阳穴,宇智波鼬不禁道:“这孩子,还真不让人省心啊!”
“告诉火影大人,秋叶的人生让他自己做选择,既然他已经决定加入暗部了,那就代表一切按照村子的规矩执行!”
没有提儿子拒绝,宇智波鼬满脸严肃的说出这句话,
看到宇智波鼬神情,身旁的忍者立即点着头道:“是!”
随着忍者消失在原地,只见宇智波鼬不禁苦涩道:“加油吧,秋叶,暗部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啊!”
虽然身为木叶警备部的部长,但宇智波鼬还是察觉到木叶村暗部机构有另一外一个存在,
哪怕对方十分隐秘,但宇智波鼬还是感觉到了对方,
火影大楼,当鸣人得到宇智波鼬的回答后,立即点头道:“既然这样,你去叫油女取根进来吧!就说我有事情找他!”
现在的油女取根可是根部跟鸣人的联络人,负责通知根部得到的消息,
走进火影办公室,油女取根看向眼前的鸣人道:“火影大人有事吗?”
好奇的看着鸣人,油女取根可知道,鸣人一般情况下不会找自己啊,
“是这样的,取根,宇智波秋叶这孩子你知道吧?他想加入暗部学习,不过现在的暗部,根本无法满足他的想法,所以我打算,将他推荐到你们的部门!”
看着油女取根,鸣人不由解释了起来,
而听到鸣人这么说的油女取根则是一脸茫然道:“宇智波秋叶?这件事,或许我要通知团藏大人!”
看着油女取根,鸣人点着头道:“没问题!”
废弃的民居,根部的基地就在这片大地之下,
当一名根部忍者来到团藏的办公室时,只见团藏正在悠闲的喝着茶道:“什么事?”
“团藏大人,火影推荐宇智波秋叶加入根部!”看着团藏,根部的忍者低下头,似乎在等待团藏的命令,
摸着下巴,团藏在听完对方的话后不禁露出笑容道:“想要推荐到我们这来吗?”
要知道,暗部机构就像木叶村表面的隐藏的匕首,
而根部则是隐藏在匕首上的毒素,负责一击致命的必杀,而且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所有人只有一个代号,哪怕是同一天加入根部的人,也无法知道对面这个人到底是谁,
而这就是一个负责给大树给养的根………
“让取根答应他,宇智波秋叶这孩子成长起来,完全可以让村子更加强大!”
哪怕知道宇智波跟根部的仇恨无法抹平,但团藏依旧选择让宇智波秋叶加入,
因为宇智波秋叶的成长是村子必须要做到的事情,
加入根部,会让未来的宇智波秋叶更强,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火影大楼,当油女取根得到团藏的允许后,立即对着鸣人道:“火影大人,团藏大人同意了,宇智波秋叶即将成为根部的一员,将来他的一切都将消失!”
听到油女取根的话,鸣人不由点着头,这点事情他还是能做到的,
毕竟现在木叶村可是还有不少“无名之辈”的存在。
隔了许久,宇智波秋叶在得到吩咐后,缓缓走进办公室,
当看到眼前一脸严肃的鸣人后,宇智波秋叶不禁皱起了眉头,因为暗部虽然神秘,但最起码不会这么隐秘吧,
可还没等宇智波秋叶开口,一旁走出来的人直接道:“宇智波秋叶,首领已经决定接纳你了!所以现在起,你将成为无名人加入我们!”
“无名人?”茫然的看着鸣人,宇智波秋叶不禁道:“这不是暗部!”
“没错,他们的确不是暗部的人,不过你在他们那里能够学习到更多,付出也是相当可怕的,现在你觉得怎么样?秋叶!”
看着宇智波秋叶,鸣人不由让他在考虑一下,因为根部的名声可不太好啊,
可以说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组织,哪怕现在改组,但根部的“特性”可一直都在啊,
那就是扫除一切对村子不利的存在,而本身更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机器,
它会抛弃无法跟上自身步伐的弱者,让根变得更强,从而负责“大树”的安全,
沉默的看着身旁,宇智波秋叶能感受到对方的威胁完全不弱于一名精英上忍,
如果真打起来,自己很可能无法解决掉对方,
“这就是那个组织的实力吗?”看向随意的一名忍者,宇智波秋叶不禁思考起来,
而就在鸣人正打算开口时,宇智波秋叶不禁握着拳头道:“我同意!”
“给你一晚的时间告别,我们会在村子外等你!”
说完这句话,对方直接在鸣人面前鞠躬后离开,
看向眼前的宇智波秋叶,鸣人不由苦笑道:“加入那里之后,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
“我知道了,火影大人!”自信的回答,宇智波秋叶不由点着头,
看向眼前的宇智波秋叶,鸣人不禁无奈的道:“团藏现在已经准备好欢迎仪式了吧!”
在鸣人的嘴里,欢迎仪式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反而会让眼前的宇智波秋叶留下阴影吧。
晚间,家中,
宇智波秋叶坐在餐桌前沉默的吃着饭,没有任何前奏的道:“我已经决定加入暗部了!”
抬起头,宇智波泉一脸疑惑的道:“为什么,难道在未来的小队中不好吗?”
有些担心的看着宇智波秋叶,泉此刻显得十分担心,因为暗部的伤亡率可是很高的啊,她不想某一天,连自己的儿子都见不到了,
没有理会母亲的话,宇智波秋叶缓缓起身后跪在蒲团上,
“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去做吧,我当年也是这么成长的!”默默的说完这句话,宇智波鼬没有多余的话语,而是温柔的看着宇智波泉,
看到丈夫的目光,宇智波泉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阻止儿子了,
不禁苦涩的道:“如果任务完成了,记得回来吃饭!”
说完这句话,宇智波泉似乎将体内的勇气全部抽离了出来,身体不禁有些瘫软,
出生于战争时期,经历过灭族之夜,她知道,忍者的宿命,到底是为了什么,
既然儿子做出了选择,自己也只能鼓励他了,
“多谢您,母亲!”将头磕在蒲团上,宇智波秋叶此刻没有早上的自信,
虽然他听到很多人说自己是天才,但他并不觉得自己就是天才,
一如既往的修炼,只不过是养成的本能,
在拥有足够的实力下,宇智波秋叶不介意嘴炮对方,但如果办不到,宇智波秋叶会选择隐藏起来,在给对方致命一击。
“听说宇智波家的小鬼嘴很臭,是不是真的啊?”
好奇的站在远处,一名根部的忍者不由看着门口方向,
而就在其中一人的话刚说完,只见众人不禁道:“奇怪,这群小鬼在做什么?”
不知道从哪得到宇智波秋叶即将离开木叶村的消息,日向彩直接带着鬼灯黑泽,两仪埋伏到这里来了,
而就在日向彩他们刚刚藏好,远处走过来的结乃岩部等人也是一脸小心翼翼的道:“等下宇智波秋叶就要出来了,大家藏好!”
看到下面的一切,根部的忍者不禁道:“这算怎么回事?”
“别轻举妄动,我们在看看吧!”
一脸笑容的开口,早间出现在火影大楼内的忍者不禁摸着面具,
当狼头面具中的寒光闪现,四周的忍者们不禁露出笑容,
他们也很期待,宇智波秋叶遇到突然间的袭击该怎么办,更何况,这些少年在根部的情报中可不是“弱者”啊,
而就在三方躲在暗处等待时,宇智波秋叶离开村子了,
刚刚走出木叶村的大门,宇智波秋叶就不由看着四周道:“奇怪,来迎接我的人呢?”
可还没等宇智波秋叶的话说完,只见六道身影从两侧袭来,
警觉的抽出苦无,宇智波秋叶不禁睁大眼睛道:“你们?”
“去死吧,宇智波秋叶!”“让我们中忍考核的水准到底多强吧!”
当两方直接袭来,宇智波秋叶则是一脸呆滞道:“这就是迎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