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醫王
小說推薦大唐醫王
“大王,大王!”
“……”
听到身后的呼喊声,李元嘉的眉毛跳了几下之后,很是无奈的停下了脚步。不过在转身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堆上了笑容:“卢国公,可是有事?”
“嘿嘿,确实有些许小事。”
猛地搓了搓自己的一双大手,程知节凑上前低声道:“大王,就是刚才那镜子……不知道大王那边还有么?您也知道,家中的女儿甚是爱美啊……”
“……”
眼皮子又跳了几下之后,李元嘉强忍着没让自己翻个白眼。
爱美?
老程家的小女儿今年不过十几岁,确实正是爱美的年纪……不过话说回来了,不管是哪个年龄的女人,只要有条件的,又有哪个不爱美的?
而且……
老程家的闺女,他李元嘉又不是没见过!
虽说程知节的几位夫人相貌都不差,但是……不得不说,在见过了老程家的闺女一次之后,李元嘉的脑海中就留下了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简直就是盛唐时期的丰满!
再加上一双遗传自程知节的小眼睛,以及她那个年龄特有的青春美丽疙瘩痘,在一个现代人眼中着实和美丽挂不上边……
“咳!咳咳!”
脑海中刚刚泛起了程家小姐的面容,李元嘉就轻咳了几声,拒绝让自己想下去了。
倒不是说不愿意回忆,而是觉得自己用如此的标准去评判一个少女,心中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的惭愧。
不过无论如何,在镜子这件事情李元嘉还是不愿意马上答应的,所以笑了笑之后说道:“卢国公,不是本王不愿意,实在是……唉,这镜子做起来实在是费劲,整个王府能做的也就那么一个人,没办法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元嘉叹了口气,显得颇为为难。
当然了,推托之词而已。
虽然事实上现在能够做好玻璃镜的工匠确实不多,但是一个月下来,终归还是能做成几面的。如果运气好一些的话,做出十几二十面也不是不可能!而如果把那些工匠们手滑做出的残次品也加上的话,那数量就更多了。
只不过在李元嘉的计划中,还不到把它们拿出来的时候。
首先第一点,残次品他是绝对不会往外卖的。
实际上,虽然韩路成他们竭力反对,但是李元嘉依然决定把所有做出来的残次品全部砸碎,一件不留!
原因也很简单,他不允许玻璃镜的逼格降低。
一面相对完美的小镜子卖一千贯的话,或许残次品也能卖个几百贯,也是一笔很大的数字,但是李元嘉心里同样很清楚,对于那些愿意花一千贯买一面镜子的人来说,绝对不会愿意看到其他人花几百块买一面,哪怕那是不完美的瑕疵品!
说白了,这小小的玻璃镜,恐怕会成为大唐最顶级的奢侈品,从而成为某些人眼中地位或者财富的象征。
此外……
就算早就计划好了用玻璃镜子来圈钱,但是对于现在的李元嘉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先满足自家人的需要。
家里的王妃就不用说了,李元嘉早就准备好了一面同样完美的玻璃镜,可是还有舅舅宇文士及那边,舅妈李氏和小丫头宇文修多罗,至少要准备两面吧?还有老丈人房玄龄那边,岳母和房奉珠的大嫂,也要准备两面吧?还有李元嘉的姐妹,以及他的那些个侄女们,总不能等到将来卖给她们吧?
李承乾、李泰和李恪他们,李元嘉是绝对不会送镜子的,倒不是说不舍得,实在是考虑到了政治上面的因素,他怕有人误会自己故意结交甚至讨好这些皇子们。而且一想到未来这兄弟几个都要为了皇位争个你死我活,李元嘉就更不愿意掺和进去了。
最多……
咳咳,到时候可以给晋王李治送一块过去。
毕竟那是长孙皇后的嫡子,而且因为年龄等方面的因素,现在也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个,就算是韩王与之交好应该也没有人会胡乱猜疑什么……当然了,李元嘉绝对不是因为知道晋王才是未来成为大唐皇帝的那一个,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但是皇室的那些公主们,李元嘉可不打算从她们身上赚钱!
一块镜子的真实成本,真心不高,而从自己妹妹或者侄女身上圈钱,李元嘉还没有混蛋到那个程度。
所以这样算算的花,基本上未来两三个月的玻璃镜产量就都被预订了。
卢国公也好,赵国公也好,无论你在朝中的地位多高,多么受皇帝的宠信,都必须要往后排,而且都必须要花钱买!
还是那句话,李元嘉必须要和他们保持距离。
所以无论程知节如何的纠缠,他始终就是一句话——暂时没货,最快也要三四个月之后才行。
而李元嘉的这个反应,无疑让程知节急了。
不过就在他两眼一瞪,准备不顾面子死缠烂打的时候,旁边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卢国公,这里可是大殿之前,大兴宫内,你多少也要注意一点吧……”
听到这个声音,李元嘉和程知节同时扭头看去,然后同时看到了梁国公房玄龄的身影。
“……”
讪讪的一笑,程知节不吭声了。
虽然很多小说里都把这个家伙写成了“胡搅蛮缠”的性格,但是实际上能够在大唐成为政坛的常青树,卢国公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物?至少在当朝宰辅房玄龄的面前,他程知节肯定拉不下脸来继续纠缠一个年轻人。
更何况,这个年轻人还是大唐的韩王!
虽说手里面没有什么权力,但是只要李姓不倒,那李元嘉就是大唐最顶尖的人物,就算他是卢国公也不能轻慢的。更何况现在还有人家韩王的老丈人房玄龄在,程知节就更加不敢造次了——要论在朝中的地位,他和人家梁国公可没法比。
所以哼哼唧唧的几句之后,程知节也只能是悻悻的离开了。
而等他一走,房玄龄马上就是眉头一皱,走到李元嘉身边低声道:“大王,今日那玻璃做的镜子……”
“呵呵,偶然所得而已。”
不等房相把话说完,李元嘉就轻轻一笑,脸都不红一下的淡然道:“本来是想着就给奉珠用用的,不过后来一想,有好东西自然要进献给陛下一面,所以今天就直接带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