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萬界是這麼來的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是這麼來的
长生获得了“爱情”的力量,疯狂透支自我力量,把圣体的力量很快宣泄一空。
同时,他再次轰破一千阵法,然后……力竭开始挨揍。
没有力气的他半跪在地,任由无尽攻击袭来,纵然是圣体抵挡了大部分,依然给他造成了不小的损伤。
每一道攻击都相当于小尊境全力一击,无数次攻击下来,哪怕是圣体,也开始了龟裂。
长生逐渐被染成了一个血人,还偏偏没有什么反抗能力。
他紧咬着牙关,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撑下去,出去教训轩元。
他此生唯一的污点,轩元居然用它来羞辱他!
“轩元!轩元!”
他喃喃着轩元的名字,甚至于连轩元都想不到,神界大帝被困阵法当中,居然把他心心念念在嘴边。
若是知道的话,恐怕做梦都会……吓醒。
……
神族禁地之外。
神族众人看着禁地再次恢复平静,忍不住交头接耳。
“怎么又没声音了?”
“要不要再传音一次?”
……
不少人对轩元的传音内容十分好奇,甚至亲自上来询问。
而杨寿这个时候半眯着眼,看着平静的禁地阵法,大概猜到了长生此时的状态。
无非是……又没力量了。
“没关系,让轩元再喊一次就行了。”
杨寿拄着拐杖,走到了轩元面前,拱手道:“神界大帝如今深陷危局,何不再施以援手,未来大帝破阵而出,不失为一场佳话。”
轩元看着他,沉思了许久,郑重点头。
长生大帝……的实力太过恐怖,能不与对方为敌最好不过了。
像这种可以结善缘的机会实在是少之又少。
反正已经帮过一次了,不妨帮人帮到底。
轩元没有犹豫很久,直接上前,再次试图传音。
“且慢,这次换一个内容,上次的内容刺激性……咳咳,鼓励效果估计不强了。”
杨寿抬起拐杖,阻拦道。
轩元没有太多怀疑,点了点头,运转浑身力量,试图透过阵法传音。
然而这一次经过了罗斯的加固隔音,他并未传音成功。
“阵法经过了一次加固……”
轩元深吸一口气,开始全力运转本源,用本源施展传音,强行轰入阵法中央。
“长生,谨遥的儿子长得一点都不像你——”
这个传音,唯有阵法当中的人能够听到。
红云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眼睛瞪得大大的。
他对轩元的声音并不熟悉,但这个声音很明显是之前那个声音。
“为何你要频频作死?”
他发出了一声叹息,对这个声音的主人充满了悲悯。
活得好好的,非要接二连三来挑衅大帝。
大帝当初年少无知……做出了堪称一生污点的举动,最忌讳被人提及。
他和青牛从不敢提谨遥的名字,却没想到……
“神族的猛士何其之多啊……”
他感慨道,没过多久,已经力竭的长生身体猛地抽动了一下。
“轩元!”
他只看到大帝咬牙切齿地站起身,强行运转周身力量,再次迎战阵法。
“大帝……”
他站在大帝身后,眼睛湿润,都快要模糊了视线。
这个时候,他都不知道要不要感谢这个声音。
若不是这个声音,大帝恐怕现在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
“人和人果然不能一概而论,大帝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极有可能超越自我极限,杀出这个禁地!”
他突然燃起了希望,同时给大帝加油。
“大帝,那个声音我记住了,出去后一定亲手擒来给大帝谢罪!”
红云表着忠心,然而被愤怒再次透支力量的长生浑然不顾力量的消耗,疯狂宣泄圣体内残存的最后一丝力量。
这一次,长生疯狂透支,轰破三千阵法,再次陷入了力竭困局。
和上次不一样,这一次圣体内,是真的一点力量都没有了。
全部被愤怒状态下的长生宣泄了出来。
同时他的防御力也在下降,身躯防御在不断破碎。
圣体……有史以来,陷入了最大的危局之中。
围绕在他周身的圣体本源,在疯狂消耗中损伤巨大,哪怕这次不死,他也要耗费大量不知多少年才能恢复如初。
而这正是杨寿要的,千载难逢的良机,正好帮助长生破而后立。
寻常时候,除非杨寿亲自动手,否则很难让长生遇到如此困局。
“还真得感谢罗斯啊。”
杨寿在禁地之外,望着禁地上空遍布的阵法,又走向了轩元。
“为了长生,就只能牺牲你了。”
这一次,都不用杨寿说,轩元自由发挥,直接上前,施展本源传音:“长生,谨遥说孩子就是你的,让你别乱想——”
轰!
禁地内。
长生这一次仰天长啸,眼中充满了怒火。
他只是力竭而已,意识都在清醒状态,听到了轩元的话后,挣扎着,再次站起。
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握拳,朝着阵法再次轰去。
只是很明显,他这是在压榨身体内残存的力量,每一拳施展出来,只有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不到。
甚至于连当前的阵法变化都轰不破。
禁地之外。
杨寿听着长生复苏,狂轰滥炸的声音,心中估算着即将到达极限。
“圣体大成,破而后立,长生,我帮你做到这一步,剩下的都交给你了。”
杨寿喃喃着,然后给了轩元一个眼神。
“明白!”
轩元再接再厉,继续作死,虽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几次传音在长生那里将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他一顿操作后,长生和他结下了不解之缘。
禁地内,长生一阵嘶吼,被他彻底激怒,完全不顾后果地施展圣体力量,狂轰三天三夜,直到……全身再也榨不出一点力量,才轰然倒地。
这一次,他并不是半跪,而是直接倒地。
全身上下,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用光了。
甚至于呼吸都觉得疲惫。
这就是长生这个时候的状态。
这个时候再谈愤怒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长生心中空灵,突然前所未有的平静。
“我感觉圣体突破的契机到了,或许都不需要禁地里的那件至宝……”
长生明明觉得自己没有一丝力量,但圣体内部至深处,却有一股力量源泉即将涌出。
“破而后立,当初小成圣体也是这么凝练而成的……”
长生仿佛重新回到了符文世界,回到了巫师世界,圣体成就小成时,一样遭遇了如此险境。
“这个诡异的阵法,还有轩元,待我圣体大成……”
长生关闭了自己的思绪,放空之后,沉浸在了感悟当中。
禁地,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悄无声息。
杨寿给长生指引了方向,剩下的便只能依靠长生自己了。
杨寿……和青牛,就这么住在了神族,虽然是软禁状态。
但对杨寿而言,他一不能飞,二没有修行,这根本算不上软禁,只是不能离开神族而已。
而青牛更是跟青莲,也就是那个女人谨遥名义上的丈夫成为了好友。
双方时常切磋,结下了浓厚的友谊。
而轩元则下令,禁地附近神族之人禁止入内,不得强闯禁地影响大帝闭关。
好不容易和大帝结下善缘,决不能因为神族之人的鲁莽而被破坏。
他还沉浸在长生大帝破关而出后,和神族结盟。
浑然不知自己被某个创世神坑了一把。
时间一晃,五十年过去了。
长生还处于禁地中,圣体不断被阵法日夜不息地攻击,五十年才让他的圣体残破不堪,彻底崩溃。
在崩溃的刹那,长生开始疯狂吐血,血流不止。
一直守候在他身旁的红云吓了一跳,连忙试图唤醒大帝,可惜现在的长生油尽灯枯,连睁开眼睛回应的力气都没有。
宛如死亡。
“大帝,你不会真死了吧?”
红云守候在身旁,唔,守候在长生身体之下,让长生的身体帮助他抵挡来自阵法的攻击。
在长生身体彻底崩溃之后……失去了长生的庇佑,来自阵法的攻击疯狂降临。
瞬间把他打得吐血。
“大帝,你快醒醒啊,我们要死在这里了……”
红云试图撑起防御,但他的实力远不及青牛,防御又不强,根本扛不住几下阵法的攻击,眼看就要玩完。
长生似乎听到了他的呼唤,眼皮翕动,雷音遍体,遍布金黄,仿若复苏。
“这是……”
红云瞪大了眼睛。
他的身体在这一刻,不由自主地想要下跪。
“雷音透体,体表金光,这是圣体成型的征兆!”
红云是有过见识的,知道长生圣体的标志,顿时欣喜不已。
这代表他又有救了。
虽然不知道大帝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个圣体如此恢弘壮阔,散发出的气息让一切生灵忍不住下跪,绝对不一般!
要知道,他可是七级强者!
圣体开始了复苏,在五十年的破坏中,终于开始了再一次的重生。
而长生的意识也从闭关中苏醒,神识散发而出,感应到了阵法中的一切,还有被重创吐血的红云。
“五十年来,我从破灭中感悟出新生,圣体也走向了第二阶段,道路已然明悟。”
他的身体猛地睁开了眼,眼中绽放出金光,射向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