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去!”
只见王狗子抬手抡起手上的骨杖,一棍横扫出去。
铮、铮、铮……
顿时,兽魂剑纷纷炸碎,人魔脸色一变,但这时他却是冒死俯冲上来,完全是舍命的打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梼杌也在此刻撞了上来,两对尖锐的獠牙,宛若四把交错的刀刃,飞身一撞。
“轰!!”
眼前骤然爆发出灿烂光芒,将整个天池化作白昼。
丁小乙两人在这一刻已然将心弦紧绷到了极点。
两人周围的光罩也在不断崩裂、缩小、仿佛暴风骤雨中的纸船,像是随时会烂掉,毁灭。
“小乙,咱们可能要死了!!”颂兴学双腿打颤,手掌紧紧抓着丁小乙的胳膊。
“你能不能先把我和三姐妹的视频删了,让我死的时候心里舒坦点!!”
丁小乙脸色苍白的一片,眼睛始终盯着前方,听到王狗子的话后,头也不回喊道:“这里又没信号,回去给你删掉!”
“要是回不去呢??”颂兴学瞪大眼睛,不死心的追问道。
“回不去,你就祈祷,祖坟云端的管理员别把你的光辉事迹曝光出来吧!”
听到这颂兴学简直是欲哭无泪,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
这时,眼前强光逐渐黯然下来,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随着风儿扑鼻而来。
两人更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瞪大眼睛的看着前方。
只见光芒中,三个纠缠在一起的影子逐渐清晰,只是在光芒下,只显现出了黑色轮廓,并不清楚。
站在王狗子的身后的两人,心头猛的一紧,好像一下从云端跌落进谷底。
只见王狗子身体被四根獠牙顶起在半空,尖锐獠牙直接穿过他的小腹。
更可怕的是另一只手,从他的胸口洞穿出去。
从影子的形状不难看出,那是人魔的爪子。
“吼!!!”
古树上曦王周围发出震天的高吼声,而丁小乙和颂兴学的心情更是跌落进了谷底。
“赢了!!哈哈哈……”
“活该,早早把石碑交出来,与我们共享,何必自寻死路!”
许多古老生灵纷纷大笑,更多的觉得这个家伙太愚蠢了,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就在他们狂笑之中,忽然一个黑影坠落下来,众人开始没在意,可当黑影逐渐跌落下去的时候。
突然有人看清楚了;“等等,那是……人魔的头颅!!”
一声尖叫,令方才欢呼雀跃的众兽,笑声戛然而止。
所有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跌落下天空的头颅,正是人魔的脑袋。
而在此刻,光芒散去。
所有目光再次聚焦在虹桥上,瞬间发出一阵震撼的哀嚎声。
只见黯然的光芒中,梼杌的獠牙确确实实的贯穿了王狗子的小腹,但在同一时间,王狗子手上的那根骨杖,却是不偏不倚的砸进了梼杌的脑袋里。
骨杖砸碎了梼杌的脑壳,从它的下颚贯穿出去,巨大的力量不仅令梼杌的脑袋都变形了。
连眼球都从眼眶中爆了出来。
凄惨的画面简直惨不忍睹。
“是同归于尽么??”
古树上一众生灵心中翘盼着最好的结果,但让它们失望的是,此刻王狗子缓缓将骨杖从梼杌的脑袋里拔出来。
“滋滋……”王狗子拔的很慢,大家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梼杌粘稠的脑液在被搅动时粘稠的拔丝声。
随后骨杖一扫,将梼杌贯穿在腹部的獠牙从根敲碎,尸体往后一丢,向着丁小乙和颂兴学道:“扒皮,洗干净,今天加餐!”
两人这时才猛地缓过神,眼神复杂地看着王狗子从容不迫地神情。
他们想要关心王狗子的伤势,想要让他停下来休息一下,哪怕是休息一下。
可话到嘴边,两人却同时选择了闭嘴,默不作声的低下头,开始处理起梼杌的尸体来。
不是他们不关心,而是到了这份上。
两人心里都已然清楚,眼前这个男人强大的内心,早已经做好了必死的觉悟。
在这样的强者面前,任何关切都之类的废话,都是对他的侮辱。
两人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处理好眼前梼杌和夫诸的尸体,让王狗子吃的足够尽兴些。
只可惜,两人笨拙的手法,在王狗子眼中,连大头都比不上……
这不仅令王狗子心中感叹:“天底下除了我,就没厉害点的厨子了么?嗯……似乎真的没有了。”
随后他一脚将人魔的尸骸踹飞出去,看着尸骸从虹桥上坠落下去的画面,漠然的脸上露出几分讥笑。
“可惜,时间轴断了,世间再无邮差,不然……咳咳咳……”
王狗子说到这猛烈的咳嗽起来,他的胸口被人魔利爪洞穿了巨大的窟窿,鲜血淋漓,甚至能看个通透。
更不要说腹部还插着四根尖锐的獠牙,何况此刻他本人还承受着罡风的侵蚀。
这样残酷的环境,伤上加伤的身体,显然是糟糕到了极点。
只是当他目光扫视向古树上,那些古老生灵时,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却是令它们不寒而栗。
即便是曦王本人心底里也开始发毛了。
他想要出手,但这时却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
夫诸、人魔、梼杌都是古树上实力绝顶的强者,一而再的被这个男人击毙。
对方究竟还保留着多少实力,他心里也不清楚。
这种情况下,他不敢赌,也不敢冒着风险冲上去,和这个男人冒死搏杀。
“曦!你怕了。”
古树顶端的石殿内,一只独眼缓缓睁开,在黑暗的殿堂中宛若一盏幽幽的烛光,凝视在曦王的身上。
曦王愣了一下,却没有否认,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前:“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一时整个天池鸦雀无声,无论是古树上那些古老的生灵,还是天池周围那些神秘的存在,无不将目光聚焦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他的名字,注定将刻录在天池上,成为一个神话,一个传说,甚至很可能成为众生向往的对象。
但更多的,则是尊重。
“嘿嘿……”王狗子脸上的笑意越发越浓,站在虹桥上,目光俯视着大地。
最终他将目光锁定在前方,那座浮空的岛屿上,淡然吐出两个字来:“赵客!”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在这一刻传遍了整个天池。
赵客。
一个很陌生,甚至默默无闻的名字,甚至在场之中,除了鬼公主之外,没有人知道的名字。
但是这一刻,所有生灵的心中,都将这个名字深深的刻录在骨髓里,仿佛这个名字,本身就像是强者的代言词。
正在处理尸体的丁小乙和颂兴学缓缓抬起头,看着赵客的背影,心中不由得一阵动容。
而当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
正在幽山和鬼松下棋的大帝,突然紧了一下眉头,手上那枚高高举起的黑子,停顿了片刻,却是重新被捏大帝捏在了手里。
“嗯……是出什么事情了么?”
坐在对面的鬼松老人太了解这位大帝了,见他皱起了眉头,不禁开口问道。
“没什么,一桩本来就该了结的因果,也差不多快要了结了。”
大帝说着想了想,从袖子里拿出手机,点开通讯录里翻找出白棠的名字后,却是始终没有按下去。
一旁鬼松老人见状也不敢言语。
他清楚,白棠是个特殊的存在,任何事情,只要牵扯到了白棠这位干闺女,大帝都会格外关心。
虽然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大帝要收这个讨厌的小丫头做干闺女,但却清楚,在大帝的名单里,她的名字就在第一位上。
想了想,大帝最终还是放下了手机。
“算了,吃点亏也就老实了,是我太骄纵她了,继续下棋吧。”
鬼松老人闻言笑而不语的点点头,只是目光却是看来了一眼放在大帝手边上的手机,没有点破大帝的心思,继续和大帝下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