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靈氣要命
小說推薦這靈氣要命
卢西娜越过篱笆围墙,贴着水泥墙壁往窗户里面看,李墨阳的别墅并没有被袭击,不过里头全是黑西服枪手,她把头缩了回去,拿不准李墨阳有没有被他们抓住。
等路边的几个灵能者走过,她从躲藏的大树干后面闪出来,又绕到了房屋的另一侧,听到二楼有人的交谈,言下之意,今晚,奥利维拉带了很多很多人来,而且在气头上,此次行动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两辆黑色的SUV缓缓从前面驶来,车头灯把道路照的亮如白昼,卢西娜赶紧趴到草坪上,将身子蜷缩在草垛子后面,他们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就像是一个高难度的潜入游戏,被发现了就会立即死亡,卢西娜只有一次机会。
她断定李墨阳不在屋子里,他的搬家车队在远处的街道上熊熊燃烧,黑衣枪手们把一排一排死去的保镖尸体拖到路边,然后浇上汽油烧掉。
其他枪手挨个闯进不远处的别墅,不管对方是不是李墨阳安排的便衣保镖,全都杀掉,不留活口,街上闹了这么大的动静,郡警居然毫无作为,看来是实现就被买通了。
合众联邦的夜晚,街上发生枪战打死几个人,并不是什么值得上新闻的事情。
她趴在地上静静等待SUV驶过,然后一个翻滚,从草坪上溜到街道上,飞快的跑到街对面的绿化林里。
圣橡树别墅区的房屋规划零星分布,四五幢别墅形成一个方块,然后隔着几片小林子,通过蜿蜒的小路衔接到下一个小方块,如果李墨阳交了好运,他现在可能早就逃出去了。
卢西娜躲在黑漆漆的小林子里,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对面的一队灵能者正在进行着扫尾的工作,其中一个人的能力和戴安娜很像,他正对着房子喷火,从二楼窗户里发出凄惨的哭声,但他们无动于衷。
那里太危险,卢西娜摇摇头,转向另一边,那栋房子没人,门口挂着待出售的牌子,犹豫了片刻,卢西娜光着脚一溜小跑就冲到那栋别墅的院子里,然后举着枪朝门里面看。
她看到墙壁上有血手印,地上留下一条血迹,显然是有人受伤后逃进了这边,她把院子里的玻璃门轻轻打开,然后顺着血迹往楼上走。
“嘘……嘘……噗呲噗呲!”卢西娜小声叫唤,起居室里传来水流声。
“谁……?”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门里面传来。
“你是谁?”卢西娜小声问。
“是卢西娜小姐,把枪放下……”
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李墨阳打开门,警惕的望向外面,见到只有卢西娜一个人,便赶紧招了招手,让对方进来。
卢西娜长出一口气,放下枪,走进那间小房间。
小房间里只有一个穿着运动衣的女人和李墨阳,那女子伤得很重,右肩膀上有个血洞,半张脸疼的扭曲,她脱了上衣,正坐在床上处理伤口。
李墨阳穿着浴袍,正帮女子缝合,他看上去并无大碍。
此时,花瓶里的帕克也冒了出来,他赶紧回身将门关上。
“她是谁?”卢西娜问。
“一个保镖,本来有四个。”李墨阳道。
卢西娜看到床脚靠这一把MP7,那东西对付不了灵能者。
李墨阳见卢西娜满脸都是血,胳膊上有一个大口子,于是递给她一瓶矿泉水。
“你能联系陈克吗?我打了好几通电话,他都不在服务区。”李墨阳问。
“我现在连手机都没有,再说了,他如果去了他才能去的地方,我们任何人都联系不上他。”卢西娜摇摇头。
“他不是说要和她们去黑盒?”帕克此时道。
“黑盒啊……那就难怪了,他也有自己的需求吧,毕竟,所有力量都是需要能源的。”李墨阳叹了口气。
“我们应该赶紧联系其他人和联邦灵能管理局。”女保镖道。
“没用,他们敢这么做,就代表着他们已经搞定了管理局。而我们的人短时间也赶不过来。”李墨阳道。
“你的那身装甲呢?”卢西娜问。
“我把MK-2拆了,在这种环境我没办法制造更先进的型号,所以拆掉以后我就没装甲了。”李墨阳道。
“那现在怎么办?坐在这里等陈克回来?”帕克问。
“我也不知道,现在出去的道路肯定被封住了,巡逻队找到这间屋子也是迟早的事情,天上有直升机,我们靠走的绝对会被发现,也不能开车,街上太多人了,而且有灵能者……”李墨阳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死定了?”卢西娜摊摊手,将霰弹枪靠在墙边。
“我想是的,我之前的所有对策都是建立在有针对性的暗杀上面,但我从没想过他们会这么做。”李墨阳道。
“世事难预料……”女保镖叹了口气。
“卢西娜小姐,你的伤口流了很多血。”李墨阳道。
“我血厚,不碍事。只是胳膊上划了一条口子,脸上的都是别人的血。”卢西娜道,她拧开矿泉水,猛灌了几口,确实是有点渴了。
“帕克,你是灰啊,你有没有办法自己飘出去?”李墨阳看向帕克道。
“也许可以。但我不能自己逃走。”帕克道。
“我们现在只能做最糟糕的打算……如果这一波我们得死几个……至少得留个活口告诉陈克发生了什么。”李墨阳说的倒是很淡定。
“你说的如此悲观……让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了……”女保镖摇头道。
“你们……能乐观一点吗?事情不会那么糟。”卢西娜无奈道。
“也许陈克给你看过一些东西……对吧?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一些事情……”李墨阳此时神色一凛。
“怎么?是好事还是坏事?”女保镖问。
“他没跟我讲过,但我觉得他应该有时间方面的能力,卢西娜小姐,这一切,他有预见到吗?”李墨阳问。
“我不知道,他从没跟我讲过这些。”卢西娜摇头。
“那就太可惜了,还以为能从你嘴里问出点什么。”李墨阳失望道。女保镖也用失望的表情看着卢西娜。
“你们……不对劲。”卢西娜皱起眉头。
“你早就该发现了。”李墨阳笑了起来,他的脸慢慢变化,成了一张陌生的面孔,那女保镖也发生了变化,身上的伤口也随之不见。
卢西娜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危险气息,一回头,那个穿着风衣的壮汉出现在自己身后。
“帕克!!”卢西娜大喊,下一秒,那大汉抓着卢西娜的背心领口将她举起来,单臂一掷,把她从二楼窗户丢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