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匡正乾在南荒大山深处一番折腾,竟然真的能将虫巢意志、乃至于强虫巢意志这种东西给搞出来吗?
而且是仅有一个主体思维,绝对服从的虫巢意志。
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推断,这个万众归一、万灵融合的思维意志,似乎并不是匡正乾自身的独立意志在控制,而是真正的,至少也是类似于虫巢意志,或者是强虫巢意志。
那么,现在唯一需要弄清楚的,就是这家伙到底走到了哪一步。
是不是已经量变引起质变,尤其是真正有智生灵组合起来时,巨大量变引起的超级质变。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在如今的南荒之地,或许还要扩张至大魏南部边境诸府郡,在匡正乾所开辟出来的这一片区域内,如今的局面便是,整体思维存在于所有的个体之中,存在于所有人类和异类的意识之中,它就已经是全部有智生灵意识之统合。
不知道多长时间后,顾判蓦然回过神来,深吸口气道,“匡正乾现在在什么地方,和京城有多远的距离?”
红衣伸手拈住一枚凭空出现的鲜红花瓣,语气平静淡然,“匡正乾自南荒大山内独身北上,此时就在京城附近,而且他此次北上的最主要目的,也是想着能够再见顾郎一面。”
顾判屈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发出笃笃的声音,“匡正乾想见我,主要是因为什么?”
“他并未对妾身明言,不过根据妾身与他交谈得到的线索推测,应该是和天地变化有关。”
“我知道了。”
顾判微微一顿,思索少顷后直接定下调子道,“那好,我也想见他一面,不过具体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见面,我们这边需要带多少同伴过去,对方可能会有怎样的帮手,一旦交起手来的话又该如何处置,这些都得提前考虑周全。”
她又拈起了一枚红色花瓣,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冰寒杀意,“顾郎的意思是,如果有机会,就直接将他镇杀么?”
“提前做好一切准备,但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分析,有时候暴力其实是解决问题的最坏手段,但在其他一些时候,却又变成了解决某些问题的最佳手段……”
“而在这里面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对方的根本利益和我们自己的根本利益有没有无法调和的矛盾,如果实力相近,又能求同存异,那也不是不可以搁置争议,共同发展,但如果存在无法调和的矛盾,也就只能以一方之消亡作为结局。”
“吾明白了。”
红衣闭上眼睛,手中花瓣无声无息消失不见。
十数个呼吸后,她再次睁开双眼,轻轻呼出一口气息道,“匡正乾言道,时间、地点都由顾郎来定,他必定会准时赴约。”
顾判道,“你上次见他的时候,他在什么位置?”
“妾身当时是以入梦之法与他见面,不过当时他的大概位置应该在,京城往东二百里左右。”
顾判转头看了一眼渐渐开始发亮的天色,而后盯着面前桌面的纹理看了许久,忽然露出一丝笑容道,“告诉他,一个时辰后,我会在京城以北三百里外的北沧郡城附近出现,并且在那里等待一刻钟时间,他如果想要见我,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狗子,通知计喉、灵引、珞水,让它们以最快速度到这里集合。”
停顿一下,他将目光转到珞羽身上,从身上取出一块椭圆形的挂坠交到了她的手中,“你伤势未愈,就留在京中好了,不过别呆在业罗园内,最好是集合齐我给你名单上的那些人,就在许定边的府邸中暂时栖身……这样的话万一出现了剧变,就启用这个挂坠呼唤深蓝,它会接应你们进入安全区域避难,等我回来再叫你们出去。”
“如果我没有回来,深蓝就是你的儿子,等它再长大一些,就能真正保护你们的安全,至少可以在大部分的异闻事件中活下命来。”
“如果连深蓝都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如果深蓝突然间失控将你们当成食物吃掉……”
顾判说着已经起身,将大氅披在身上,拉开了紧闭的房门,回头对着珞羽笑了一下,“那就只能说珞圣女的运气实在是不好,连这样极小概率的事情都会被你碰到。”
“就不能暂时不去见那个匡正乾吗?”
忽然间,珞羽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在灌注到房内的呼呼风声中显得有些失真。
“你自从受伤之后,突然间变得和以前那种杀伐决断的性格不一样了。”顾判回头看了她一眼,还是一步踏入到了黑暗风雪之中,只留下淡淡的话音在她的耳边清晰响起。
“匡正乾的平等天国正在一路北上,所以就算今日不见,后面也避免不了要和他正面相对,所以说躲是躲不过去的,而且既然注定要见面,自然是晚见不如早见。”
红衣微微一笑,自座位上忽然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顾判的身侧,与他一起朝着业罗园大门而去。
“妾身其实也有些疑惑,顾郎为何要这么着急去见匡正乾,以顾郎提升实力的速度,即便是匡正乾领悟了万众归一的秘法,但依着妾身和他接触的情况来看,万众之相互融合,确实是难以抵挡的煌煌大势,但难就难在归一两字,就如同天地间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更何况是千人千面、迥然各异的有智生灵,想要将之归于一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顾判停下脚步,一双眼睛里面反射着幽冷的光芒,“你的意思是,匡正乾的归一虫巢意志还有破绽。”
她迎上他的目光,低低叹息道,“妾身虽然不太明白何为虫巢意志,但却是能够看出,他的归一之法的确还未真正完善……但如果说到底有什么破绽,只可惜妾身的思念入梦法门还不够深,无法抽丝剥茧、朔本求原。”
此时两人已经来到了业罗园的正门入口,外面便是被积雪覆盖的空荡长街。
顾判在长街正中停下脚步,松了松大氅领口上的系带,深吸一口混合着雪花的冰冷空气,又将之缓缓呼出,然后直到计喉、珞水等全部赶来,也没有再开口说些什么。
他确定只有自己知道,或许在从今往后非常长的一段时间内,他的实力应该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通过打野刀的经验值加成,制造出不讲道理的火箭式破境蹿升。
不是不能,而是不愿。
所以趁着现在这个刚刚才动用双值加成提升实力的时间节点,去见一见匡正乾,反倒是在双方实力对比上,他可能是最占优势的时候。
至于后续还要不要通过消耗经验值的方式来提升所修功法,还需要他将某些事情与推测进一步确定之后再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