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玩家超正義討論-第四百五十五章 沉默的襲擊者鑒賞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这些四面八方而来、蒙蔽了安南双眼的幻光,让安南几乎什么都看不清。
这也正是“第四曜”的一种。
在越界之时、世界狭缝中的幻光扭曲了常世的色彩,因而凡人的大脑,也无法以先前建立的“色彩体系”来分析这种光。
在这四处充斥着幻光的狭缝之中,只有幻光的“浓淡”、而完全没有颜色。甚至就连大致的脸型都看不出来……能够看出这是一个人、他握着一根手杖般的棍状物就是极限了。
仅凭着有些失真的声音,安南根本无法判断出对面的身份。
但安南可以确定一件事。
这个时候,把自己从传送仪式中截下来的人……毫无疑问,是心怀恶意的。
安南微微眯起眼睛。
“……你们当敬重我。
“因我已撕碎镜中之光,行于命运之上!”
随着安南毫无预兆的咏唱,他身上迸发出了璀璨的光:
“我乃天车御手,率六百群星自下而上降落至默卡巴哈大殿之人!我乃天车,我将打开光界一切之门关!
“我将打开三重之门关:我将打开目与塑之门关、我将打开善与常住之门关、我将打开蠕虫与蝉之门关——”
就连安南的瞳孔中,也骤然溢出了纯澈无比的光辉。他纯白色的长发自发根开始蔓延光化、变成了漂浮着的触手般的光流,身后探出四片光翼。
这颇具精灵风格的新白袍,与之前露肩又露腰的白袍相比又优化了不少。
安南的上一件衣服,其实就已经非常便利了——那件衣服被玛利亚去掉了肩膀与双侧腰部的布料,刚好能够容纳光翼。
唯一的问题是,在不战斗的时候,反而需要披上一件斗篷或是披肩来遮挡身体……
安南最开始虽然感觉有些走光,但总好过像是隔壁绿巨人一样,每次战斗都会爆衣。所以他想了想,也就接受了。
银爵士考虑到了安南的特殊需求,但又感觉之前的衣服太过暴露,于是他没有询问安南、就直接给安南进行了改造——总的来说遮盖率上升了不少。
新白袍只有需要见光的左臂裸露在外。
我的女友是武神
而看似布料很多的后背和后腰,则有两道类似裙摆的折叠结构,在光翼探出之时、它们会自动上扬,刚好容纳光翼展开。
这样即使光翼探出,也完全不会暴露皮肤。
看到安南咏唱着“仪式法术·天车之痕”,对面那个虚幻的人影却是没有攻击、也没有逃离。
他只是拄着手杖,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发出低沉的声音。
“天车……呵……”
那人嗤笑着:“这就是你希望得到的力量?”
那是冷彻心扉、饱含诅咒的低沉言语。
仅仅只是听到,就足以让思维冻结发僵。恐惧与绝望浸染于言语之中,无需念出“霜语”或是“龙语”之类的神秘语言、也能够改变世界。
就如同刚嚼过了薄荷,口中会有清香;抽过烟之后,唇边会余有烟味一般。
唯有常年缓慢、沉痛的咀嚼着痛苦与绝望的人,才能将这份绝望浸染于言语之中。
安南深深呼出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三之塞壬。
在安南完成光化后,他对光辉要素的抗性就加深了。获得了对第四曜的抗性之后,幻光对他的扰乱就彻底消失了。
他那喷涌着光辉的双眼,显然已经无法用来看清东西了——安南如今用来接受视觉资料的,并非是双眼、而是他身后的光翼。
光翼就像是一个信号塔,不断向周围收集着各类的光。
在这个过程中,也能将周围的视界信号化。
不限于双眼,只能看到眼前狭窄的一片,而是能够清晰的看到周围整个球形范围内的视野。
如此一来,他面前那个人的身份便立刻暴露了出来。
正是之前在大公府逃走的——
“……弗拉基米尔。”
安南低声喃喃着。
被安南叫出名字的逆冬者,没有慌张也没有意外。
反而只是轻笑着,不慌不忙的双手拄着手杖,幽幽看向安南、一言不发。
信奉蠕虫、将自己转化为梦界生物的弗拉基米尔,的确有这个能力可以干涉传送。
弗拉基米尔能够自如的在世界的夹缝中穿行,如果他能够事先得知安南进行传送的具体时间与位置,的确是能够把他直接截停下来的。
精确传送,并非是如同飞机或是汽车之类的安全运输。
他的确是一个技术活,但考验的更多在于本能、而非是知识。做个比喻的话,其实传送者的体验要更接近于平衡车,一个走神可能落点就会出问题。
而载人传送时的压力会成倍提升。
如同以平衡车的方式,运送着多人一般。只有真正的老司机才能长距离带人传送……除非在传送末端有人接引。
那样的话,传送就会变得非常简单——就像是使用能够自动收回的钩锁、勾住了墙壁上突出来的铁环一般。只要定位准确,不需要任何技术就能传送过去。
玩家们使用的传送,就是后者这种。
“洞开者”雅各布之所以因技术好而被安南选中,带在身边,就在于他是一个“平衡车大师”。
他能够凭空间感和地图,直接传送到自己未曾去过,也没有设立锚点的位置。
大概就是那种不使用卫星导航地图,而是扫一眼地图、得知目的地后,就直接开车跑到自己没去过的城市中,还依然不会迷路的那种老司机。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而逆冬者弗拉基米尔,就是将安南直接从这种无目的的“载人平衡车”上一把直接拉了下来。
安南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外星操作系统
——是指骨。
弗拉基米尔上次逃跑时留下来的指骨,如今就作为咒性材料、而被存在雅各布的仪式袋中!
那个指骨上,或许有维克多和雅各布也没有发现的某种定位标记……而且还能穿透保存用的仪式,被弗拉基米尔感知到。
绝世刀疤 redbattery
恐怕就是那个东西,把弗拉基米尔引了出来!
雅各布第一时间,肯定就已经意识到不对了……但他却没有停下。
他的经验告诉他,最好还是先回去报信——能把安南强行从传送过程中截留下来的人,他留在这里可能只是给安南添麻烦。
而且他手头的耀之油已经不多了,如果耽搁一下、可能就回不去了……
倒不如赶紧回去,找到萨尔瓦托雷支援一波、再带着人赶回来。
……不过安南倒是希望,他最好回来的时候能多叫点人。比如说把玛利亚和维克多都叫上——他如果只带着萨尔瓦托雷或者卡芙妮回来,那可能就是传过来送了。
周围的光流逐渐散去。
他们周围的世界变得清晰了起来。
被终止的传送,将安南与弗拉基米尔直接抛到了某个荒郊野岭。
“……让我猜猜看。”
安南平静的、带有三重回音的声音响起:“你应该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找到我了。但你现在才出手……
寻花问柳平天下 柳丝清扬
“是希望借我之手,铲除尼古拉斯二世吗?”
弗拉基米尔微微眯起眼睛。
他默不作声、完全没有理会安南的询问。
在他的身后,逐渐显现出了一个高大的、暗灰色的阴影。
那是一个全身布满伤疤与新鲜的伤口,双眼绑有浸血的绷带,耳朵与舌头被切掉,有着八只反曲、畸形手臂,披头散发的疯癫人形。看起来就像是用疯子的肢体拼凑出来的“树”一样……四对手臂高举向天,像是在迎接着什么。
它的心脏是一个凹陷下去的可怖伤口,一个巨大的圆形空洞内部,是如同心脏一般的暗红色球体,它正缓慢的搏动者。
——弗拉基米尔的崇高假身。
强烈的危机感,在安南心中蔓延。
下一刻,安南感觉自己周边的世界,眨眼之间,就被浸染成了充满绝望的暗灰色。而他自己却是一动不能动——就连纯粹的光,也被凝固在了空气中!
弗拉基米尔没有说一句话,就毫无预兆的向安南发起了攻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