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起點-第302章 李野的告別儀式閲讀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杨平之看她的眼神伤痛至极,心痛如绞解释道:“表弟,你听我说。”
“刚才你赏月的时候,我看到…”
“小宝,是误会。”
“刚才你蹲着在找药,杨平之手里拿着的是研磨茶叶的银勺,我错看成了匕首还以为他要杀你。”
冷千杨忽然插话,打断了杨平之的陈述。
“平白诬陷人,仙君真是高明。”
杨平之对上仙君警告的眼神秒懂,立刻换了说辞。
“表弟,刚才你赏月的时候,我看到你的背影忽然有了灵感。”
“我们做一批新的挂件摆在姑遥城的星月屋里如何?”
“挂件上雕刻你的背影和明月,朦胧又有诗意。”
杨平之娓娓道来,顺手在案桌铺着的宣纸上画了个轮廓。
果真如此?
苏青之一脸迷茫,抠了抠指甲陷入沉思。
他俩眼神交汇的时候,总觉得好像瞒了自己什么事。
“李野中了红梅香怎么回事?”
冷千杨一边端着苏青之用过的茶杯在喝茶,一边立刻转了话题。
“小宝喝过的茶..特别甜。”
他挑衅地看了杨平之一眼,微微一笑。
冷大爷,你可别拱火了,见好就收罢。
苏青之想到李野的事就头疼,抠了抠指甲说:“问题恐怕严重了。”
果然,清醒后的李野开始哭啼啼写遗书。
灵虚派能叫得上名字的弟子人手留了一份,连蛙儿子都有,内容只有两句话。
“别在我坟前哭,脏了我的轮回路。”
“这个世界我哭着来了,我想笑着离去。”
苏青之捏着遗书,好像听到有数万只蜜蜂在耳边嚎叫。
“小野鸭,吴大师他会研制法子的,你别这么颓废。”
“你的情况只是初期,你看看十里屯隔离的那些人,他们都还活得好好的。”
李野一听哭的越发伤心了,没好气地怼了两句。
“你知道个辣子,十里屯每天死掉的人翻倍在增加。”
“崖壁上的棺木都摆不下了,最后两人一个棺木,你可知道?”
“与其一个月后瘦成病痨鬼被扔在乱葬岗,还不如体面的离去。”
苏青之听得一愣一愣的,这种环境下段云安岂不是?
“那段云安呢?”
“他可还好?”
她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李野哼哼唧唧地说:“那小子命大的很,活蹦乱跳的,天天坐在村口候你呢。”
苏青之一想到白雪皑皑,段云安眼巴巴站在村口的情景,心就难受至极。
他真是个傻孩子。
李野哭够了站起身,给自己补了补妆说:“请帖我都发出去了,三日后在一品居办告别仪式,你们都来昂。”
本来是一件很沉重的事,怎么愣是有了喜剧的感觉。
大哥,你本来就是大小眼,为什么又把自己搞成了高低眉?
还有你这个黄油皮实在不适合涂个如此艳丽的大红唇。
虽然很不地道,可我实在忍不住想笑哇。
顶着告别妆的李野一出场就惊呆了众人。
“哐当!”
锤子兄弟的锤子砸在他们的脚面上疼的嗷嗷直叫。
“噗嗤!”
忍俊不禁的店小二将口水喷在了端着的西湖牛肉羹里。
“哈哈!”
吃着卤香花生米的掌柜卡住了喉咙开始上蹿下跳。
现场一片混乱,看的仙君青筋直跳,大手一挥下了禁言术。
“李野,此事还有转圜余地,莫慌。”
冷千杨亲手扶起李野,从虚空袋里抽出一片灵叶。
李野的大小眼一怔,高低眉一抖,秒懂仙君的潜台词。
他的灵叶是宝贝,除了苏怀玉得了两片其他人一概没有。
宋柔跟了他八年,都没有。
田震刚是灵虚派的元老,也没有。
就连包藏祸心的美人师姑冷新眉也都么有!
这会偏偏拿出来给自己赐灵叶?
我懂,这是看在苏师弟的份上给我最后的体面。
李野哭的悲痛欲绝,抽泣着说:“苏师弟,我开始发作了,腿软了。”
“等等,我脑袋也开始晕乎,看不清楚人了!”
“发作的有点太快了,告别仪式改..改..”
“噗通!”
李野翻着白眼直挺挺地又晕了过去。
渝川城赌坊地宫。
“禀告教主,冷千杨身边的李野中了红梅香。”
沉鸢虔诚地跪在地上,听见纱帘后的红梅教主忽然嗤笑了一声。
红梅香刚遭遇重创血洗,她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沉鸢越发猜不透自己这位主子的心思了。
“你猜我的好女儿会如何?”
红梅教主看着掌心托起的黑色兰花,轻柔如水地说道。
凉风轻轻吹起她黑色的面纱,露出那双柔情似水的丹凤眼。
沉鸢一愣,苏青之竟然是主子的女儿?
这件事怎么越听越是诡异?
“属下觉得,苏青之会不惜一切代价救治李野。”
沉鸢说到一半突然明白了主人的意思。
听闻崆峒山下白梅坞出了一位周神医,专治红梅香,声名鹊起,日进斗金。
捡个老婆送宝宝 一言茗君
这种时候敢跟我们红梅教作对,简直是狗胆包天。
“属下这就去部署,杀了那个敢冒头的周神医。”
沉鸢阴冷地笑着,摸了摸手上黑红相间的珠子。
空气里又是一片静寂,红梅教主的视线落在案桌上放着的小书童泥哨上。
“寒秋,我送你一个!”
药王谷的小院里,苏青之挽起袖子做出了第二件成品:头戴皇冠的小书童。
她特意给书童的衣袖上晕染了兰花,还在她的嘴角点了一颗黑痣。
“寒秋,我照着自己的模样做的,送你!”
阴云密布,秋雨微凉,她的笑容却像一道阳光吹走人内心所有的阴霾。。
“我有小姨啦,快上来跟我滚一滚!”
石屋里,她拽着自己在铺着毯子的石炕上滚来滚去。
青之,你跟你爹一样温暖仁厚,越发衬得我寒秋是那么阴冷腹黑。
她闭上眼陷入一个沉沉的梦境。
漫无天日的荒原上孤寂荒凉,自己被剜眼毒哑,砍掉四肢等死。
骄阳似火,自己如干枯的叶子一般时不时被风拨动,乌鸦在自己头顶盘旋等着用膳。
被人放逐的十五年,失去骄傲的一切,强大的功力,颠倒众生的容颜,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我寒秋绝不认命!
绝不!
她惊叫着坐起身,看见自己身上盖了一块轻薄的毯子。
纱帘外的沉鸢说了什么她都没有入耳,心里只有两个字:复仇!
杀掉毁了我的那个魔鬼,夺回我失去的一切!
寒秋这个面具戴的太久,久到我开始厌烦。
“沉鸢,传我号令,喊一百遍!”
“我讨厌听到圣女这个名字,叫我红梅教主!”
寒秋将苏青之送的小书童泥哨收进红木匣子,也将自己的最后一丝怜悯全部埋藏。
“称霸三界,唯我独尊!红梅教主,寿与天齐!”
地宫里回荡着久久不息的口号声,每个人脸上都无比的亢奋。
“称霸三界,唯我独尊!红梅教主,寿与天齐!”
李野躺在冰冷的地上重复着这句话,眼角流下一滴清泪。
苏青之听的又气又心疼,你不吃不喝颓废了一宿,头晕眼花再正常不过,心理暗示真的很要命。
易地而处,如果是自己身中红梅香,只怕有过之而无不及。
人身难得,有谁能真的笑着、心甘情愿地赴死?
更何况他的春天刚发芽。
“小野鸭,地上凉,起来。”
苏青之撑起他的胳膊说:“你别怕,我陪着你去治!”
“我陪你。”
她半蹲在地上,重复了三百遍我陪你,李野才终于愿意睁开眼睛。
“苏师弟,我好不甘心。”
“小月是我的梦想,我好不甘心啊。”
李野缓缓地坐起身,头埋在臂弯里喃喃说:“如果你是我,你当如何?”
苏青之神色一愣,半晌无言。
如果是我,估计早就疯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