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神秘復甦-第九百十三章平靜的縣城鑒賞

神秘復甦
小說推薦神秘復甦神秘复苏
“总算是离开了那个诡异的村庄,刚才真是凶险,如果公交车一直停在那里的话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现在总算是安全了。”
“又熬过了一次危机,看样子灵异公交车超载的危险还是可控的。”
灵异公交车上,活下来的其他人顿时都松了口气。
他们感到庆幸,庆幸杨间还有那个叫周登的家伙没有盯上自己。
“这个杨间,好狠。”
秦开,还有大强这两个人却是心有余悸的看着驾驶位上的杨间,心中皆是这样一个念头。
四楼的信使说杀就杀了,一点犹豫都没有。
看的出来刚才那个被干掉的家伙能力也很强,也有头脑,知道自己被盯上的瞬间就反抗,甚至想要反杀杨间。
一系列做法是没有错的。
换做是他们也会这样做。
奈何差距太大了,只能活生生的被干掉。
“如果刚才王风也出手的话,未必真的没有机会在这里扳倒这个杨间,在公交车上,灵异受到了压制,对谁都一样,我们这些人掌握的灵异力量不及杨间,所以这对我们而言反而有优势,要是这种情况之下都没有办法赢下杨间的话,那可就真没机会了。”
不知道为什么,老鹰目光闪烁,却在思考这个问题。
“不过,王风似乎默许了杨间的出手,没有反应,他是怕了么?”
随后,老鹰又瞥了一眼那个王风。
王风却是脸色如常的坐在位置上,似乎对于刚才同伴的死无动于衷。
柳青青也没有在意刚才的事情,她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了很多记忆碎片,那些记忆不属于她的,是灵异影响自身带来的某种副作用。
所以她自从那个诡异的老婆婆上车之后就在陷入沉思之中。
“刚才那种情况之下,杨间竟没有选择对我出手……”杨小花此刻却有种出乎意料的感觉。
她是一个普通人,刚才那种情况之下没有比清理一个普通人,腾出位置更好的选择。
因为干掉她没有任何的风险,甚至也不会得罪任何人。
杨小花是二楼的信使,在这次的送信队伍之中没有一个同伴,属于那种随时都可以抛弃的存在。
“队长这是在借此机会肃清一个不稳定的因素。”李阳却看明白了。
杨间之所以选择那个信使,不是因为彼此之间有仇,而是那个信使具备一定的实力,在加上之前在鬼邮局内双方动过手,所以在提前消除隐患。
毕竟接下来的路还有很长,肯定还会遭遇其他的凶险。
万一别人在危险来临的时候报复杨间,那将会是致命的。
“而且鬼要坐下来就必须得有两个人下车腾出座位,这也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事情,就算是队长不动手,这个车厢内的其他人也会忍不住火拼起来。”李阳心中微微摇了摇头。
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
总得死两个人的话,谁也不愿意成为牺牲的那位。
那个周登也站出来很及时,和杨间联手,一人杀一个,既稳住了局势,又不会引起大家的联手反抗。
“希望下一站的时候别再有厉鬼上车的情况发生了。”李阳暗暗想道。
邪少霸爱呆萌女
此刻。
车厢内恢复了宁静。
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没有人会去议论那两个死去的人,剩下的人只会庆幸自己安全无事,毕竟在这辆公交车上,死掉的人又何止刚才那两个。
杨间此刻返回座位上却继续在研究如何驾驶这辆公交车。
似乎刚才不是去杀人,而是去车厢内溜达了一圈就回来了。
他看的很清楚,公交车刚才停站的时候,车门打开,旁边仪表台上的两个开关的指示灯亮了,也就是说,只要动这开关就能控制公交车的上下车门。
“我或许无法彻底控制公交车的方向盘,但是控制这公交车的车门开关应该没有问题吧。”
杨间若有所思,觉得自己要是成功了的话就可以夺取一部分控制权,将灵异公交车上的凶险降到最低。
略微瞥了一眼车厢内。
鬼的数量达到了惊人的13。
真是让触目惊心,一旦公交车上的人碰到了熄火情况,那可就有意思了。
全车的人和鬼都下车。
没有了公交车的保护,这么多鬼和人聚在一起,只怕瞬间就要被团灭。
杨间想到这点都忍不住心中发寒。
“必须想办法控制公交车的车门开关,否则遇到熄火的情况,连我都不能保证,这13只厉鬼之中会不会有抹杀活人意识的存在。”
他不愿意坐以待毙,想着要掌控灵异公交车,哪怕是取得一小部分的控制权也是好事。
灵异公交车此刻依旧行驶在连绵无尽的公路上。
道路蜿蜒,远处昏暗压抑,无法清楚,车灯照亮过的地方只有无际荒芜的空地和一片诡异的老林,没有现代化的建筑,也没有任何过往的其他车辆以及活人。
公交车站台似乎成了现实和诡异之地的交界点,公交车只是负责连接这些点。
但站台的却不是什么地方都有的。
这一站和下一站的距离似乎间隔的有些远。
公交车行驶了至少有二十多分钟了,此刻周围才发生了一些变化。
昏暗的公路上开始出现了路灯。
路灯一排排立在公路旁边将周围照亮了。
随着公交车的继续前进,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一个很普通的小县城里,这个小县城却透露出几分不寻常,因为太过安静,街道上,路上都没有人,空空荡荡,宛如一座死城。
然而小县城里却亮着路灯,一些店铺的招牌上也有灯光,街道干净整洁,也没有荒草丛生,显然是维护的很好。
如果没有人居住的话,这小县城不可能这样完整。
“第二站要到了,只是,这鬼地方又是哪?”
“谁知道呢,这些都是九十年代的建筑风格和装修风格,找遍全国也找不到出这样的一个县城。”
“车站附近可千万不要出现鬼才好。”
车厢内的人再次紧张了起来。
此刻车内依旧是满员的状态,一只鬼上车就意味着要有人下车腾出位置。
很快。
站台的位置出现了。
竟在一条街道的十字路口。
十字路口很宽,四通八达,连接着这个县城,而且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在这个路孔的中间却放着一个老旧的铜盆,那个铜盆之中装满了纸灰,似乎之前有人在这个路口烧纸,祭奠了亡魂。
灰烬还很新,像是发生在这三天之内。
而且在附近还有没烧完的黄纸。
那黄纸的大小,款式有些眼熟……
猛然。
有人反应了过来,转而看先了车厢内的一具冰冷僵硬的死尸。
那死尸肤色蜡黄,死气沉沉,脸上盖着一张黄纸,遮住了眼睛,鼻子,嘴巴,而且至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呼吸,只有一张人脸的轮廓,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一样的黄纸?这怎么可能。”
“这只鬼是来自这个地方么?否则怎么会有这黄纸贴在脸上。”
“好消息是,站台附近没有鬼。”
公交车此刻到站了,稳稳的停在了这个十字路口。
车门骤然打开。
这个十字路口处顿时发生了一场,一股阴冷的狂风骤然而起,吹刮着周围,那摆在路中间的铜盆内的纸灰被吹刮的漫天飞舞,空气之中弥漫着一种焦臭的味道。
而且铜盆之中还残留着很多没有烧光的黄纸。
这些黄纸漫天飞舞,一只徘徊在这个路口,始终没有离开,显得很不寻常。
与此同时。
那具脸上盖着黄纸,浑身蜡黄的尸体骤然动了,这厉鬼缓缓的站了起来,然后移动着身躯,向着车厢后方的下车位置走去。
“太好了,这鬼要下车。”
见此一幕,众人紧绷的心弦略微轻松了一点。
这厉鬼下车,就意味着座位再次被腾了出来,有一个名额的空余,有利于后面的行程。
不过在厉鬼还没有下车之前。
突然。
之前那个叫周登的人,却有突然冲下了公交车,来到了外面。
“周登,你在做什么?你在这里下车,你疯了么?”那个叫樊兴的负责人低喝道。
周登不予理会,他一下车,周围的狂风似乎更加猛烈了,然而他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戴上了一张陌生的人皮面具,他在半空之中抓了几下,截取了三张漫天飞舞的黄纸,他似乎觉得不够,想要靠近那个铜盆。
然而还未靠近,漫天飞舞的纸灰似乎骤然增多了,漫天蔽日,看不清楚视线。
“该死。”
周登暗骂了一声,他想要动手,却似乎并没有那么顺利。
同时他听到了那铜盆附近响起了诡异的敲击声,一个沾满黑色纸灰的身影隐约站在了那铜盆旁边,并且有向这边靠近的意思。
“这疯子,他想取那铜盆。”有人骂了起来。
“一件灵异物品值得这么拼命了。”
显然,有人也明白那装着纸灰的铜盆是一件灵异物品,只是不知道有什么用。
周登胆子很肥,要在这里薅羊毛,夺走这灵异之地的灵异物品。
显然,他进展不顺利,下车之前外面还好好的,一下车就让周围发生了异变。
那漫天的纸屑犹如黑暗笼罩,周围的光线都黯淡了。
“周登,还不赶紧上车,你想死,我们可不想死。”
黑色的纸灰已经入侵到了车厢,吹刮得满地都是,那种烧焦的臭味也越发浓郁了。
周登见到事情不可为,迅速的退了回来。
此刻。
那脸上盖着黄纸厉鬼已经走下了车,车内电子屏幕上的数字由13变成了12。
数字减少了一个。
鬼下车了。
周登直奔车门而去。
这辆公交车的规则很简单,绝对是不能从下车门上车的,否则会遭遇不测。
“不好。”
周登来到车门前,他准备上车,结果身体被外面的狂风吹的一个踉跄,差点被卷走,就连脸上的人皮面具也有一种要脱落下来的感觉。
面具已经贴的不牢固了,出现了缝隙。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他遭受到了灵异力量的侵蚀。
这一个干扰却是致命的。
公交车的车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周登脸色骤变,随后他看到了周围那漫天飞舞的纸灰之中又好几道人影在贴近。
“失手了么?”
他僵在了原地。
然而就在此刻,那关上的公交车车门却又突然再次打开了,虽然没有全部打开,可打开了一半也足够一个人通过了。
周登眸子一凝,抓住这突至的机会猛地冲上了公交车。
“砰!”
公交车的车门第二次关上了。
车辆已经启动,往前驶去,逐渐的在脱离这片纸灰飞绕的十字路口。
“你胆子很大,这都敢拼。”
杨间缓缓的将鬼手和鬼影手从那个开关上收了回来,然后盯着那个周登说道。
“我以为不碍事,顶得住,没想到一下车就发生了异变,多谢你了杨间,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出手。”周登看着杨间,感觉很诧异。
“你这条命值钱。”杨间伸出了手。
周登咧嘴一笑:“原来如此。”
他随后张开了手掌,三张黄纸出现在了手中,三张黄纸都有不同程度上的残缺,那是被火烧出来的,没有一张是完整的。
“只能给你一张,你来选。”他说出了自己的价格。
“看来你的运气不怎么样,而且刚才你要是真想要取走那个铜盆话,你绝对没办法活着回来。”
杨间看了一眼,毫不犹豫的抽走了那张损毁最少的黄纸。
这东西很不寻常。
贴在鬼的脸上,一定是有特殊之处。
但是没有人敢在鬼的脸上去撕。
所以外面的黄纸就成了周登的目标。
“那铜盆很不寻常,我能拿到的话就好了,既然没有拿到手那就算了,看看下次有没有这个机会。”
周登摇了摇头,随后笑着返回了后面的座位坐下。
他很洒脱,仿佛刚才生死边缘走一遭根本就不是事。
这是一个疯子,杀人不眨眼,敢薅灵异之地的羊毛,无惧生死。
不过在其他人看来这个杨间更猛,竟能操控灵异公交车,再次打开已经关闭的车门,这样下去的话只怕是早晚都要彻底掌控这辆车。
杨间不说话,只是回头看了看刚才那途径的十字路口。
毛骨悚然的一幕发生了。
刚才那个十字路口的狂风已经停止了,没有了漫天飞舞的纸灰,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是不正常的是在刚才那个位置上却站着一个个形形色色诡异无比的人,数量至少有十几个,这些人脸上都遮盖着一张黄纸,没有面孔,而刚才下车的那只厉鬼也在其中,显得平平无奇。
其他人也看到了这一幕,不少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晚一步的话,这些厉鬼只怕会活生生的将车厢内的人给撕碎。
“勉强只能控制一下车门的开启?虽然有效果,但是对我来说还是很有难度。”
杨间转而看向了手中的那张黄纸。
粗糙,泛黄,有点阴冷,看上去是一张很普通的草纸,但尺寸却比普通的黄纸要大,并不是以前农村上坟的那种黄纸钱。
这是一张盖脸纸。
以前专门盖在尸体脸上的,给死人入殓用的。
“的确是一件灵异之物,类似于鬼烛,替死娃娃,应该是一次性的消耗品,因为它可以被损毁,只是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杨间暗道。
他刚才试探了一下自己能否控制车门,顺道救了这个周登,又赚了一张纸。
严格说来很赚。
“回头再研究吧。”杨间将这张黄纸收了起来。
第二站结束。
公交车逐渐驶出了这个平静的小县城。
出了县城又是一条绵延弯曲的寂静公路和之前的情况一模一样。
不过此时,所有的信使却有开始紧张了起来。
“三站之后就得下车,真正致命的危险要来了。”
秦开,大强,老鹰,王风,柳青青,还有杨小花一群人全部都心中发寒。
见识到了前两站的凶险,他们已经完全意识到了这里的可怕。
待在车上还好,还能平安无事。
可若是在这某个站点下车,自己真的是可以活着回来么。
这哪里是送信,简直就是一次十死无生的送死任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