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花高手在都市
小說推薦護花高手在都市
“我全招。”金大少没有半点反抗的想法,直接说道:“妙血种子确实是我让管天笑去生产的,配方也是我弄来的,你还有什么要问的,我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赵青青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很好,希望你接下来能够保持这种坦率的态度。”
“保证绝无半句假话。”金大少确实怕了,“你随便问。”
“这些种子的配方,你从哪儿弄来的?”赵青青让属下取来了一包种子零食,搁在桌子上,“又为什么要大批量生产?”
金大少看了一眼那几包零食,回答道:“三个月前,有人寄了件快递给我,里面就是一个剧本,一副配方,还有就是一份计划书,说得就是如何制造这些种子,又如何推广售卖。”
“谁寄给你的?”赵青青美眸紧盯着金大少,想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些端倪,“你又为什么要照着那个计划做?”
金大少忽然又犹豫了起来,眼神闪烁了起来。
“最好别想着撒谎。”赵青青于是警告道。
金大少想起之前古大通附体时感受到的那种痛苦,顿时浑身一颤,连忙辩解道:“不、不、不,我不是想撒谎,只是一时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
赵青青神情淡然:“照实说。”
金大少叹了口气,咬了咬牙说道:“其实是有人抓住了我的一个把柄,如果不按照那计划上的步骤去做,对方就会把我的把柄公诸于众,让我身败名裂。”
赵青青语气仍旧冷淡:“什么把柄?你说得人又是谁?”
“是、是龙神殿的人。”金大少这时候索性也不挣扎了,直接全抖了出来:“三个月前,我带几个嫩模去山里玩,不小心玩大了,闹出了人命。我让人把尸体埋山里了,不知怎么的被龙神殿的人发现了。”
“龙神殿?”赵青青愣了一下,想不到拐了这么大个弯子,居然绕到这个组织上去了,不久前他才有夏天把龙神殿给端了,只不过没有见到所谓的黑衣龙神。
“对。”金大少脸色有些苍白起来,显然对那个龙神殿也是心存恐惧,“我还不想死,也不想身败名裂,加上他要我做的事情,对我好像也没什么损失,我就照做了。”
赵青青有些怀疑地问道:“你不知道对方要你这么做的原因?”
“我不知道,我也不敢问。”金大少这时候露出了怂货的本质,“只要他不暴露我的事情,我又何必多自找麻烦呢。”
“你就那么确定对方会遵守诺言?”赵青青抱着双臂,冷声问道:“不怕对方出尔反尔?”
金大少苦笑了两声:“当然怕,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把柄在别人手上,而且对方还是龙神殿。”
这倒也是,对于她和天道组来说,这个龙神殿纯粹是个山寨货,不足为虑。但是对普通人来说,龙神殿俨然是一个跟天道组不相上下的恐怖机构。
赵青青又问道:“那些东西呢?”
“都在我的房间的保险柜里。”金大少不敢迟疑,又慌忙报上了自己保险柜的密码。
“你说的话,我会去一一确认。”赵青青例行公事地说道:“如果有一句证实是假的,那恭喜你会获得一套生不如死套餐。”
金大少连连摇头摆手:“绝对没有假话。”
很快,天道组的人就从金大少的保险柜里取到了他说的那三样东西。
剧本什么的,赵青青不感兴趣,先丢到了一边。
配方什么的,直接送去了科研队。
剩下的计划书,赵青青翻看了几页就没什么兴趣了,实在是有些幼稚,而且疑点多多,没办法解释她心中剩下的疑惑。
比如妙血种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有什么用?
为什么要先给小孩子吃?
还有龙神殿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份计划?
最关键一点,赵青青开始怀疑龙神殿的这个所谓的计划,很有可能还是冲着夏天和天道组来的。
只是赵青青想不透这之间的联系,毕竟中间绕得圈子实在太大了,如果不是赵酒儿恰好中了毒的话,那就完全跟他们没有任何关联。
想着想着,赵青青随手就翻看了那个剧本,名字正是《天幕繁星双生花》。刚开始她还只是漫不经心地翻看着,因为这就是时下比较流行的修仙恋爱狗血剧,慢慢地她感觉有些不对劲了,眉峰也皱了起来。
赵青青看到一处情节后,脸色大变,冲夏天喊道:“师傅,你快过来,看看这剧本!”
……
仙云大陆,神仙岛。
姬清影处理了一天的政务之后,特意来到茶室和月清雅闲谈解乏。
“我们好像很久没有单独一起喝过茶了。”姬清影捧着茶杯,倚在门框上,抬眼望着远处的飞瀑云海,不无感慨地说道:“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吗?”
“自然记得。”月清雅则端坐在茶室中,优雅又缓慢地泡着茶,“那时候你才十二岁吧。”
“对。”姬清影美眸中满是回忆之色,“彼时父皇正值壮年,除了太子之外,所有子女一律外放,要么去封地就蕃,要么选个宗门修行。身为公主,我自然是没什么蕃地,只能进宗门修行了,好在父皇对我还算宠爱,没送去太远的地方,就挑中了位于岚京附近的缥缈仙门。”
姬清影说着,忽地回头看了月清影一眼:“彼时你已经是缥缈仙门中的第一仙子了,在整个仙云大陆也名气不小,跟夜玉媚并称缥缈双生花,那时候我很羡慕呢。”
月清雅脸上始终带着浅淡的笑容,听到姬清影的话,不由得说道:“我和小媚其实算是相依为命,也没什么可羡慕,无非就是为了生存而已。倒是你这位皇朝公主,一进宗门就得到了师父和长辈们的重视,那时候我们也觉得颇不公平呢。”
“呵呵,果然各有各的光彩,也各有各的苦处。”姬清影倒不是伤春悲秋的性子,只是随便发发感慨而已,“只是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跟夜玉媚闹翻了呢。她竟然还脱离宗门,投了日月魔宗,哦不,现在叫日月仙门了。”
“其实也没什么。”月清雅并不太想提起那件往事,“我们也没有闹翻,只是各有坚持,都无法说服对方吧。再说了,现在已经时过境迁了,没什么好说的。”
“只怕未必吧。”姬清影淡淡一笑,“这事如果不说破,只怕永远是你们心头的一粒砂。趁夜玉媚在地球那边,不如你跟我详细说说吧。”
月清雅笑而不答。
姬清影这时候忽然说道:“是跟问天君有关吧。”
“你真想知道?”月清雅静静地直视着姬清影的眼睛。
姬清影点了点头:“当然。”
“那好吧。”月清影淡淡地说道:“不过,我不能只告诉你一个人,等她们执行任务回来,我就跟你们一起仔细说说那段往事。”
姬清影既不是想听八卦,也不是来逼迫月清影的,她只是想月清雅和夜玉媚之间的那点小隔膜彻底打破而已。
有些事情,看似已经时过境迁,甚至当事人双方都已经握手言和,乃至于交情甚于以往,但是如果大家都避而不谈的话,反而容易滋生出不必要的淡漠。
俗语有云,说破无毒。
姬女皇为了给夏天打造一个完美又和谐的后宫,可谓是尽心尽力了。
“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月清雅不无担忧地说道。
姬清影回过神来,笑着说道:“她们大部分都已经是渡劫期的修为了,又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只要不碰上渡劫期的怪物,怎么会有问题。再者说,仙云大陆已经上万年没有出现过渡劫期的修仙者或者妖魔了。”
“也是。”月清雅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因此就全然放下了心头的忧虑,“不过,世事难料。仙云大陆的幅地辽阔,妖蜮未净,难说会不会出现什么大妖魔王。”
“无妨。”姬清影倒是不怎么担心,宽慰道:“她们手上都有本命符呢,真要有什么无法解决的状况,我们也可以直接瞬身过去帮忙。”
“我别人倒不怎么担心,就是担心梦梦和云曼。”月清雅淡淡地说道:“梦梦性子太跳脱了,比老公还要不可捉摸,而且玩性一上头,除了老公就谁也拉不住,云曼只怕要受些罪了。”
“我倒觉得你担心有些多余了。”姬清影浅笑着说道:“柳梦的战力一直很强,除了老公还有我们几个老修仙者之外,她是最强的了,而且战斗天赋极高,在整个仙云大陆都是罕见的。就算万鬼窟那边真出了什么千年一遇的大魔头,估计也不够柳梦一个人玩的。”
月清雅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倒也忍俊不禁。
柳梦看着远处重重叠叠如同鬼蜮般的山野密林,一脸兴奋地说道:“万鬼窟,名字叫得挺厉害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鬼,要是没鬼我就拆了这破地方!”
话音刚落,半空中就响起一个诡异的喝骂声:“好大的口气!敢来万鬼窟撒野,简直活得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