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在艾查恩率领着大军前往混沌荒原的中心,准备永世神选的加冕仪式时,布列塔尼亚这边的外交活动依然还在继续。
就在枫丹白露宫之内,努尔的大贵族和布列塔尼亚的大贵族们正在爽快地聊着天。
布列塔尼亚这边是以伯希蒙德公爵和弗朗索瓦公爵为首的军功勋贵们,尤其是封了元帅的家伙们正在洋洋得意地分享着自己的观点和一场场几乎永无止境的胜利。
努尔方面中商人和大工程师们的比例会多些,但显然也是军功贵族们当主角,为首的就是努尔大元帅厄尔施泰因、努尔大法官西奥多-布鲁克纳,还有一群努尔的将军们,大半个努尔军队的指挥系统都到布列塔尼亚来了,不仅让人怀疑如果出现了意外,留守努尔的到底能不能够应对麻烦。
作为莱恩的得力干将和第一近卫枪骑兵团的总政委,贝利亚-古拉格在宴会上不是那么受到欢迎,一方面是他的气质过于阴森恐怖,另一方面,对努尔人来说,北方的基斯勒夫毛子血统注定得到鄙视,而贝利亚也没有罗科索夫斯基元帅那样的魅力、元帅身份和赫赫战功,自然被努尔人嫌弃,骑士贵族们虽然认可贝利亚,却也很少和他交流。
挺好的,贝利亚倒也不怎么在乎,他只是一个人站在角落观察着一切,默默地吃着东西,思考着接下来他应该做什么,基斯勒夫那边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完全结束了,贝利亚的存在感正在逐渐变低。
作为一个官僚,贝利亚深知他对莱恩的作用在哪里,他知道自己要会避事,可更要会来事,只有来事他才能够让莱恩依赖和重用,只有来事才能够让他有继续往上爬的机会。
但是,具体要怎么做呢?
贝利亚还在思考的时候,身穿着全套华服,留着中分长发,衣着考究,拄着手杖的高等精灵塔列朗已经应付完了一大圈的贵族们,瘸子显然已经喝了好几杯,他颇为轻松地来到贝利亚的面前:“我能在这里休息一会儿么?我的总政委先生?”
“随便你。”贝利亚从一大盘通心粉里面用夹子夹起了一大把,然后加了很多黑椒酱,接着又给自己选了一杯橙汁和一大块沙朗牛排,总政委对塔列朗没什么特别的好感,但也没太多恶感,他挺喜欢和高等精灵说话,但对高等精灵喜欢囤积财富和四处受贿的风格则是深恶痛绝,贝利亚内心深处承认自己嫉妒塔列朗长袖善舞,而且能够得到所有人的欢迎:“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更喜欢那种环境,塔列朗先生。”
“没有人永远喜欢一种环境,贝利亚先生。”塔列朗看着贝利亚身上的湖绿色的军装和有意戴满的各色勋章,玩味地笑了笑,高等精灵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各色勋章,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十分优雅地用银制小刀从一只烧鹅上切下了烧鹅腿,笑道:“就算是再喜欢交际,也会有疲倦的时候,顺便我也想跟你聊聊。”
“我们能聊什么?”贝利亚摸不准塔列朗想要干嘛,不过乌果尔人接受挑战。
“哦,阿苏焉在上啊,我们能聊的东西很多,不是么?”塔列朗将目光投向正在宴会中心的骑士王莱恩、王后苏莉亚和女爵艾米莉亚三个人:“就像他们,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毫无疑问贝利亚和塔列朗都是莱恩的近臣,这两个家伙在莱恩面前一向意见不同,不过私下里面私交还可以,贝利亚放下橙汁:“努尔这次访问团的规模真的很大,正如很多人担心的那样,如果威森领或者努尔出了什么变故,那么努尔能否自己解决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还能有什么问题?”塔列朗思考了一下,摇头:“贝利亚,你习惯了强人政治,你可能不太清楚,努尔和威森领已经有了高度自治的市议会和地方自治军队,他们不是那么需要一个最高领袖,努尔北面是瑞克领,南面是索尔领,东面是艾维领,西面是灰色山脉的微风堡,没有特别值得担心的。”
“是么?”贝利亚不打算在这点上和塔列朗争论,乌果尔人接着说道:“我始终认为,这种议会和自治制度不利于将全国的力量集中在一起。”
“是的,你说的没错。”塔列朗拉着嗓子,高等精灵的表情说不出地玩味和有趣:“但是我的贝利亚先生,难道你不明白?独裁决定上限,分封决定下限,让议会和地方自治或许没法扭转一切,但总不至于太坏,再者,你想想,努尔离了它们的公爵依然平稳地运转了近二十年然后等到艾曼诺莉女爵回归,而我们布列塔尼亚呢?假设骑士王陛下……包括王后陛下一齐外出了,整个王国能平稳运行多久?最多一年,不能再多了。”
“可他成功了。”贝利亚闷声说道。
“是的,陛下成功了,陛下最伟大。”塔列朗无所谓地耸肩:“但你知不知道,陛下之所以能够如此伟大,正因为他是陛下,陛下是他,换个人试试?谁敢这么搞,约翰一世,约翰二世就是明证,没人能像他这样,没人。”
贝利亚听了之后心里直皱眉头,听着塔列朗的这番话,似乎这位高等精灵对莱恩王的一切不以为然?
这话不太好接,贝利亚思前想后,表情严肃地说道:“对我来说,天无二日,只有陛下一个太阳!我永远忠于陛下,其他的事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塔列朗长叹了一口气,高等精灵先是从头到脚将贝利亚打量了一番,然后是皮笑肉不笑地将嘴角弧度翘起到了极限:“你看,这就是原因,贝利亚先生,正如我所说的,只要陛下他在,整个王国是不会出问题的,也是团结的。”
贝利亚恍然大悟,可还没等他再多说,塔列朗就接着说道:“陛下的威望非常惊人,能力更是当世翘楚,这是他很多事能够顺利做下去的基础,但太多事情都维系在他个人身上,比方说取消贵族特权,比方说总督制度,这些东西都是靠着陛下的意志在贯彻下去,如果陛下……你懂得,老牌贵族们和那些失去了特权的贵族后代们必将进行极为强烈的反攻倒算,三代以内不出骑士就失去贵族头衔、通过地方巡回法庭掌握司法权,还有总督制等等,全都再也无法落实下去了,甚至会遭到报复性的破坏。”
“可他是陛下。”贝利亚坚持到:“他是我们的王,他能做到的。”
“是的,正因为他是我们的王,他是陛下,我塔列朗才会心甘情愿地追随他。”塔列朗笑了,他看着莱恩正在和苏莉亚谈话打趣,骑士王偷偷地将几滴柠檬汁滴在苏莉亚的酒杯里面引得王后一阵嗔怪,瘸子笑得无比开怀:“我只是个弄臣,弄臣的职责就是告诉王,他并非无所不能,他并非自己想象中地那么强大。王权没有永恒,当陛下被虚荣和自傲蒙蔽了双眼的时候,我负责提醒他,而你是个独臣,好消息是,陛下似乎很难被傲慢蒙蔽双眼,同时他的生命长得几乎看不到尽头。”
塔列朗的话令贝利亚眉头微微舒展开,尽管不愿意承认,乌果尔人还是清楚塔列朗说得是真的。
“那么在奥苏安呢?”贝利亚放下银制的刀叉,乌果尔人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好奇:“凤凰王不需要弄臣?”
“是的,凤凰王不需要弄臣,相反,泰瑞昂大领主很需要,但他无法容忍弄臣,这是我塔列朗注定无法在奥苏安有出头之日的原因。”塔列朗缓缓点头,高等精灵长叹了一声:“高等精灵的精灵王子们挤满了整个行政中枢,他们抗拒改变,抗拒变革的力量,僵化和保守充斥着整个凤凰王庭,任何一点点变化都会引起他们的激烈反对,不是没有人拥有长远的目光,也不是没有人想要对现在持续衰退的情况动刀,但答案就是——议案通不过。”
“嘿,只要触动了那些贵族家族和精灵王子们的蛋糕,各种派系都会立即联合起来反对,大家都只盯着眼前的利益,很多人做不成事,但他们可以让凤凰王或者战争大领主也做不成,这就变得任何政策想要通过,都必须通过谈判、联姻、利诱甚至是武力威胁。”
“任何政策都有时效性的,花个几十年终于通过的提案早都过了最好的时候。”塔列朗冷笑了一会儿:“跟这些虫豸一起,怎么可能搞得好政治。”
“所以这就是分封和共和的缺陷,虽然说怎么搞都不至于太坏,但整体上依然在缓慢衰落。”贝利亚若有所思:“独裁有可能会将国家带进鼎盛,也有可能会带入深渊?”
“可惜泰瑞昂大领主既无法将奥苏安带入鼎盛,也没有机会将奥苏安带入深渊。”塔列朗意味深长地说道:“所以我来到了旧世界。”
“你似乎忽略了凤凰王?”
“芬努巴在凤凰王庭。”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贝利亚开口了:“我想我们需要做一点事情了,塔列朗,我有个提议。”
“说,我会考虑的。”塔列朗点头。
“据说小永恒女王会来到旧世界,打算和矮人谈判?”贝利亚的眼中冒出了野心的火焰。
“你的意思是?”塔列朗眼睛一亮。
“不如,由你来牵线,我来安排,如何?”
“可以!”
宴会的另一边,盛装打扮,身穿着缀花绫罗桃粉雨黛幽帘黑宫廷长裙,将亮金色瀑布般秀发盘在脑后,一双绝美大长腿上裹着黑色珠光油亮T裆柔滑缎感连裤袜,脚踩茶花图案乳白色蝴蝶结珍珠尖头高跟鞋的骑士王后苏莉亚挽着莱恩的胳膊,朝着丈夫笑道:“你看贝利亚和塔列朗那两个家伙正坐在一起,说不定正在计划什么呢!”
“我了解他们,无非就是来事嘛。”莱恩不以为意,骑士王自信有能力驾驭这两个近臣,他苦笑着摇头:“夫人,艾曼诺莉级陆地战巡舰无法解决动力问题的话看来是无法投入战斗了。”
“努尔也就到这种水平了。”身穿着金盏花冠烈焰雕花古典包臀裙,头戴着女爵桂冠,美腿上裹着超薄提花波点荧光连裤袜的艾米莉亚不服气地挽着莱恩的另一个胳膊,帝国女爵的脸上带着非常不自然的晕红,她低声在莱恩耳边说道:“你不是有办法么?我记得你有。”
“莱恩也不能保证一定解决啊,艾米莉亚。”苏莉亚娇笑着捂住嘴巴,女骑士海蓝色的眼珠盯着小女仆:“你们努尔当初没有条件实现,就不要那么轻易地满口答应嘛。”
“都是莱恩的指标要求太高啦!”艾米莉亚闻着莱恩身上的气息只觉得两腿发软,小女仆不禁想起了昨天晚上她被莱恩从身后抱起,对着窗外无垠星空吐出小舌头和双手比出“V”字手势,代表自己完全胜利时露出的奇怪表情。
当然还有第二天早上弗雷德里克一直追问自己昨天晚上和爸爸睡得舒不舒服的尴尬处境,艾米莉亚又羞又恼地将儿子抓起来打了屁股,结果这个熊孩子身体结实得不得了,他一点也不疼,艾米莉亚的手反而又酸又疼,气得她一脚将儿子踹开。
弗雷德里克反而很懂自己母亲,儿子这段时间都尽量不打扰艾米莉亚和莱恩独处,自己到处带着一帮军功贵族二代到处狩猎和举办比武,还从莱恩的皇家马厩里面强行带走了一匹纯血精灵战马表示爸爸该送我礼物了,莱恩没办法只好送他。
三个人一起找了个没人的休息室坐下,莱恩将身材相对娇小的艾米莉亚从身后拥入怀中,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伸手在帝国女爵神圣不可侵犯的丝袜美腿上揩油,一边朝着坐在旁边靠着自己肩膀的苏莉亚问道:“女士最近在干什么?她挺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了。”
“女士正在忙着使用自己的神力和你的灵能建立一个大型的屏障,准备保卫布列塔尼亚的土地。”苏莉亚轻轻地将高跟鞋踢掉曲着腿坐着,将精致的丝足送给莱恩把玩,王后和莱恩私下相处时往往很放松,她轻声说道:“女士已经基本上完成了。”
艾米莉亚已经软成一滩泥了,女爵除了握紧莱恩的大手以外连话都不想说了,舒服得鼻子直哼哼。
“这样。”莱恩再次将目光投向东方,他可以感觉到东方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但在伟大守护和大漩涡的干涉之下他的感应能力有限,因此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现在露丝契亚的时间是白天吧?”苏莉亚望着窗外的夜空,骑士王后看着瘫软在莱恩怀里的艾米莉亚,微笑着说道:“既然决定了那就抓紧时间吧。”
“嗯!”莱恩闻言闭上了眼睛。
强悍如海啸般的灵能之力涌动,在凡世和亚空间中撕开了一道裂缝,一道相隔上万公里的灵能通话被建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