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不是说欧洲那边的委托很轻松吗?怎么连眼睛都瞎了?”阔别数月重返事务所的合伙人的新造型,让神威颇感惊愕。
“没瞎,只是觉醒成精灵后多了双魔眼,非战斗状态没必要开眼而已。”莱尔瞄了眼自己的御用座位,没有坐下去,神威这个凭实力打光棍的男人上一次搞清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肉眼可见的一层灰尘。
神威晃了下脑袋,好一会儿才回神道:“我说啊……这种秘辛就不该随便说出来吧?”
莱尔摆摆手,浑不在意道:“说就说呗,又不会给我带来什么损失。”
“……这话由你来说,好像也没错就是了。”神威揉揉头发,还是无法释然。
现实之中存在着少量迷惑行为,绝大部分行动都遵从一定逻辑性,所谓‘逻辑性’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最优解,结合实际情况会出现众多各有利弊的可选项。
以部分日轻同人小说为例,主角走文抄公路线成为人气创作者,‘为了平静的校园生活而不公开情报’看似是最合理的选项,后文却会反复出现‘主角尬听同学和好友吹捧自己’这引人吐槽的桥段,虽然符合主角装逼的需求,却绝非什么完美操作,主角的行为相当恶趣味。
回到‘觉醒为精灵’这件事,莱尔自然可以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藏得严严实实,但他的实力摆在那,即便到处打广告通报全世界,大概也不会有谁前来找茬,向身边的熟人吐露真相无大错。
“家里在大扫除,原本想到这边打发一下时间的,没想到事务所的卫生情况也没比家里强多少,明天要让小璘她们过来搞清洁了。”莱尔嫌弃地看了一圈,在沙发上找到一片约莫是被上门的委托人的屁股擦干净的净土坐下。
“那可太好了,今天的家务可以省了。”神威恬不知耻地蹭女仆服务。
莱尔翻翻白眼,提议道:“我说你也不缺这点钱,就算找不到像小璘这么优秀的女仆,也招个做家务的大妈吧。”
“早就在物色了,只是最起码也要有灵视吧?”别的先不说,花子同学每个月都至少刺杀他两三次,没有灵视的家政大妈有可能因此受害。
“好吧,我也会替你留意的。”莱尔伸了下懒腰,朝神威招手道,“既然回东京了,我也恢复工作吧,积压的委托数量如何?”
神威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打开抽屉,搬出来厚厚一叠文件:“你说呢?可别告诉我你真的对里世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在阴阳寮遭受重创的这段日子里,除灵师行业的业务量暴涨,于工作中暴毙的除灵师也激增。他挑选工作的眼光很独到,有意无意中远离那些危险的委托,但他自己是回避危险了,不代表委托人的苦难得到解决,部分人命关天的委托他会记录下来,留给莱尔处理。
除灵师行业收费是很黑,却也是个值得尊重的职业。
“猜是猜到一些,可没怎么关心也是实话,我不介意你替我科普一二。”莱尔以灵力将文件吸过来,拿起第一份看了起来,“毕竟留在东京的朋友就你一个,夏油和硝子去了M国。”
朋友之下的熟人还是不少的,例如露西亚寿司的健谈黑人厨师-赛门,可惜不属于会第一时间想起的那类人。
“说起夏油……他好像让我通知你什么来着?”模模糊糊记起来有这么一回事的神威直接打开手机,翻查聊天记录,“噢,原来还不止他一个,新罗那边也有要紧的事要找你。”
“变态俱乐部副会长的委托,我才不接。”莱尔本来就跟岸谷新罗不熟,那是神威志趣相投的好友,不是他的,“夏油通知我什么事来着?”
神威轻叹一口气,尽可能平静地说道:“特级诅咒集团偷袭阴阳寮时解放了一堆古代怨灵,其中包括崇德天皇,他如今附在你的母亲身上。”
沉默数秒,莱尔询问道:“……这条信息是多久之前发过来的?”
“两个月前。”
“也好……最起码不需要我下决心了。”老妈只是抛弃了他,当年也没有太恶毒地对待他,莱尔也不想亲手弑*母。
可现在被崇德天皇此等强大的怨灵附身两月之久,老妈已经没救了,疯、傻、植物人三选一,不如送她解脱。
不清楚莱尔的家庭情况的神威避重就轻道:“毫无线索,想要找到崇德天皇不是易事。”
“无须担心,我的魔眼不止能用于战斗——”莱尔拉下蒙眼布。
【与星球意志链接】
》》》》》》》
崇德天皇,玉藻前祸乱朝政的最大受害者,从天皇沦为流放之人。由于其在世期间,玉藻前已被讨伐,怨恨不到她头上,其怨气集中在白河天皇的后人及藤原北家的后人身上。
自解封后,大量杀害那些连自己900年前的祖宗姓甚名谁都不知道的后人。直至最近半个月,才总算找到了仇人的大本营——继承了藤原北家的近卫家。近卫家可是京都首屈一指的阴阳师大家族,时任家主近卫咏春更是京都方面的话事人,自是不可能引颈受戮。
奈何古代怨灵的强度远高于当代阴阳师,饶是近卫家倾尽全力,也无法战胜被称为‘四大怨灵’之一的崇德天皇,只能没日没夜地轮换施展守护结界,等待援军的到来……遗憾的是,他们期待的一号援军-五条悟迟迟联系不上、二号援军-依文洁琳正处于养伤阶段。
足足坚持了四天四夜,阴阳师们快要油尽灯枯之际,终于等来了三号援军——
“辛苦了,下面交给我吧。”直接瞬移到近卫家的守护结界之内的莱尔。
“你是……!?”前一秒还在抱着女儿安慰的近卫咏春看见莱尔发光的双瞳,无法将未完的话语说全。
莱尔不予理会,手一挥,狂风吹倒正吟唱着咒语的阴阳师,守护结界解除。
(呼呼呼)如同被乌雾包裹着的女性出现在场中,从远方排山倒海般地用来一片乌云,阵阵雷声逐渐靠近。
“拜托,别随便改变天气好吗?”莱尔抬头看了一眼,乌云消散。
虽然不是瞬间消散,但也只是花了两三秒钟,没有排山倒海的气势,实际却要厉害得多。
“……精灵?汝为何干涉世俗之事!”崇德天皇的目光从近卫家的族人身上挪到莱尔身上,因为怨灵的智商被仇恨所蒙蔽,看见莱尔露了一手他还是没打算撤退。
当然,撤退是徒劳的,没有人能从这双眼睛下逃离战场,除非逃出地球。
“我是您的子孙,也是您附身的女人的亲儿子。”莱尔朝崇德天皇行了一礼,“最起码觉醒之前是这样。”
觉醒过程中身体被灵气之火烧毁,如今莱尔连人类都算不上,更不可能残留崇德天皇的血脉。
崇德天皇恨声道:“假如汝仍有吾之子孙的自觉,就帮吾杀掉所有藤原北家的后人!”
“十分抱歉,不管是外祖父还是外曾祖父,他们最想杀掉的人都是你。”短命、克妻、扫把星,这一切源于崇德天皇的怨念,而不是藤原北家为争权夺利下的黑手,“……没有道理不听外祖父的吩咐,而听不知道多少代之前的先祖的命令。”
“在这双眼睛之前,整个地球都是我的领域。虽然理论上能通过展开领域暂时屏蔽我这双眼睛的能力,不过不是谁都能在我面前顺利把领域展开。”莱尔注视着母亲的头颅,轻声道,“……你,该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