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你的意思是让老三走石见、长门、周防,再通过关门海峡进入濑户内海,然后再夺取四国,最后登陆日本畿内地方?”
一张日本地图已经摊开摆在了朱由检、朱慈烺两父子跟前了。地图上还画出了朱慈烺为朱三太子规定的进军路线——说实话,这个路线看着都不对啊!
根据朱慈烺画出的路线图,朱三太子得从能登半岛的七尾城出兵(七尾城下有非常好的天然海湾),然后沿着日本本州岛北面的海岸线一路向西,在石见国的滨田城登陆。
在夺取滨田城、津和野城并且联合长州毛利后,继续西进至关门海峡,再通过关门海峡进入濑户内海后折返向东,一路攻城掠地占岛屿,最后推进到大坂湾登陆……这一路得走上至少2700里海路。远就不说了,而且一路上还得攻城占岛!
因为濑户内海非常狭窄,海峡、岛屿极多,在朝鲜之战进行的时候,德川幕府又在濑户内海进行了布防。在关门海峡和淡路岛、立伊岛(淡路岛和伊纪国之间)等处修建了大量的海防炮台。不攻占那些炮台,朱三的舰队根本入不了大坂海湾,所以这一路没有个几年根本打不完!
而走加贺、越前入北近江的路线进军,从富山城出发打到长浜城也就300里。而且加贺、越前两国是朱三和兴武天皇必取的,这两国加上目前还在前田家控制下的能登国,总共有120万石以上的领地。朱慈炯和兴武天皇要安置直属的北面武士,就必须要拿下足够多的土地,所以加贺、能登、越前三国是必取的!
而且这三国现在也不难打,因为占有这三国的金泽藩、福井藩、大圣寺藩和小滨藩等四藩也受制于北国大雪,根本无法开工筑城,所以这三国目前仍然只有金泽、福井、大圣寺、小滨等四座设防的城堡。
另外,由于交代参觐刚刚取消,住在江户的四藩武士根本来不及返回本土,所以目前这四个藩的防御能力很弱,很容易被朱三和兴武天皇的军队占领。
在轻松控制四藩之后,朱三和兴武天皇的军队多半可以抢在明天的深秋到来前,攻入北近江。并且在大雪封山之前,在琵琶湖畔构筑几个城堡,作为下一步攻打京都的出发据点。
如果运气好的话,后年开春之后,朱三和兴武天皇的军队就能攻入京都了。
不过朱慈烺却另有打算……在他看来,17世纪的日本国最有价值的地盘不是畿内五国。而是佐渡、石见、伊予三个令国。因为佐渡国有日本也是亚洲最大的银矿和金矿,石见的大森银山则是亚洲第二大银矿,同时还出产黄铜矿,而四国岛上的伊予国有别子铜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则是亚洲最大的铜矿。
而黄金、白银、黄铜都是铸造货币的重要原材料!
朱慈烺手中已经有了铸币的银行,如果再掌控了铸币的原材料,那东亚的铸币权还有跑吗?
而铸币权又能反过来加强盐业银行的信用,有利于盐业银行用纸币和乘数效应放大有限的金属货币,从而为大明的资本主义建设提供又多又便宜的资金。
而朱慈烺想要控制佐渡、石见和伊予的矿山,就不能让朱三和兴武天皇过早的控制京都和大坂。
因为京都、大坂的工商业也非常发达,还出现了专业从事金融业的两替商,和早期的纸币(票据)银札和金札。
而且大坂商人早在德川幕府建立之前就有向领主放贷的业务,到了德川幕府时代,甚至有了“大坂商人一怒,天下诸侯皆惊”的说法!
从这方面来看,当时日本的金融业甚至比朱慈烺创办盐业银行前的中国金融业更发达!
所以朱慈炯和兴武院一旦控制畿内五国,他们一定能依靠熟悉金融业的大坂商人,模仿盐业银行建立起他们自己的“日本银行”。这可不利于“东亚货币一体化”的实现……
“父皇,老三也一定会支持儿臣提出的进军路线的……”朱慈烺看崇祯皇帝不大相信自己的话,又笑着对老爹崇祯说,“因为德川幕府废止一国一城令和交代参觐之法后,下面的各藩就能独立自主了,如果老三手里有足够多的银子,就能收买这些见钱眼开的藩主,要进军畿内五国和关八州就没多困难了。”
“老大,”朱由检摇摇头,“你也别总想着花钱收买……因为花钱买下的地盘,肯定不如用刀兵打下的江山可靠!”
“父皇英明,”朱慈烺连忙送上一个马屁,“不过在日本国打天下的毕竟是老三,是打是买,还是得听他的……不如派个人把儿臣的建议告知老三,让他来选择吧。”
“这样也行。”朱由检笑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老三是要当天皇的!”
“父皇英明!”
朱慈烺嘴上说着父皇英明,心里却清楚的很。朱慈炯没得选……因为他必须得听盐业银行的!
朱慈炯可以不听朱由检这个亲爸爸的话,但是却不能不听朱慈烺这个银行爸爸的话!
朱三太子可是孝子啊!
……
“什么?要绕那么一大圈?这真的是我大哥的意思?”
宽永二十九年春(兴武天皇复辟后废除了庆安年号,又把日本人民最爱的宽永年号拿了出来),正在鱼津港等待朝鲜水师(并不属于朝鲜王国,而是宁王朱慈炯雇来的明国和荷兰国的武装商船,挂上了朝鲜国的牌)抵达的朱慈炯,见到了从上海过来的高丽屋老板黄江,还从他那里得知了朱慈烺关于兴武天皇上洛路线的“建议”。
“是啊,王爷,这时太侄殿下的建议。”黄江双手将厚厚一叠由朱慈烺和郑森、郑宗明等人共同拟定的作战计划书,递给了朱慈炯。
“哦,孤王先看看……”
朱慈炯是个相当严谨的军人,在看完作战计划书之前,他是不会进行评价的。但是这一回他才看了一半,就已经皱着眉头说话了。
“这是作战方略?我怎么看着像做买卖的方略?石见有多少银子和黄铜,伊予国又有多少铜,一年可以铸造多少一两银币和宽永通宝,可以有多少利润,可以发现多少银札,可以……唉,这哪儿是打仗?这明明是做买卖啊!”
“王爷,”黄江有些无奈地说,“咱们不是欠了太侄爷一大笔银子吗?今年这仗要打下去,还得继续借……今年至少还得再借个几百万才够啊!”
“可是绕那么远的路,那军费缺口不是更大了吗?而且除了大森银山的50万两分成,石见国也没什么好东西了,石高不过11万,还得分一半给毛利……”
“伊予国有40多万石呢!”黄江笑道,“别子铜山开发出来后又能有一大笔收入,不亏的。”
“哪儿那么好打?”朱慈炯连连摇头,“得先突破关门海峡,德川家在关门海峡的九州一边筑了不少城堡和炮台,而且还有龟缩在濑户内海中的幕府海军助战……打到明年能突破关门海峡就不错了,到时候伊予八藩至少能修出20个城!”
“那,那属下怎么回复太侄殿下?”黄江有点紧张的看着朱慈炯。
“打!”朱慈炯一咬牙,“打吧……只要他肯给钱,他说打哪儿我就打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