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二零零五
小說推薦重回二零零五
这个‘海州高手群’的总人数也就107个,比108好汉差了那么一位。
在数以万计的海州学院毕业老学长里挑出这么一小撮人,可以想见其中的精锐程度。
再看看那个聊天记录……
在郭大侠肯定了‘海州学院’更名为‘海州大学’这件事的真实性后,周安安便看到有一群人不停的感慨。
群名字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比如萧峰、陆小凤、谢晓峰、上官燕、李莫愁……
‘郭靖’,毫无疑问,自然就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俞老学长。
而那两位及时开口接话茬的‘风清扬’和‘独孤求败’,应该层次相差不远,其余短暂地沉默一两分钟之后再冒泡的群友,就不得而知了。
没想到所谓的校友群竟然是如此的……别具风格。
周安安摸通了一下规则,便将自己的群名字改成了‘韦小宝’。
不对,咱大清已经亡了。
思考片刻之后,周安安纠结了一下之后,将群名改成了‘张无忌’。
原本他想改成‘虚竹’或者‘段誉’或者‘楚留香’的,但还是觉得有事业的‘张无忌’比较有逼格一点。
随后,‘张无忌’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初来咋到,各位大大早上好。”
之后,周安安没有去看群友的回复,干脆利落地合上了手机,继续陪伴红颜知己的晨练。
“惊现实力强大的张教主,我是您失踪多年的小弟朱元璋啊。”
“张教主,久仰久仰。”
“张教主,还需要小弟吗?”
“张教主,明教是否还收人?”
“张教主……”
……
看着一群队友在那里卖力地抱大粗腿,结果那位新人发了一句之后便没了下文,诸多社会精英陷入了沉思。
难道,他们打开话题的方式不对?
并不清楚那些学长前辈们的深思熟虑,周安安此时正陪着红颜知己吃着早餐。
由于现在的手机和网速,周安安已然戒掉了边吃东西边看手机的习惯。
做事,要专心致志,比如摸一摸红颜知己柔软的小手。
古人红袖添香,今人红颜陪吃陪喝陪休息。
“你工作确定了吗?”
在喝着小米粥就着小肉包的时候,放开那柔软小手的周安安,问了一下红颜知己的工作。
按照原先红颜知己和她那位“前男友”的规划,她是准备毕业之后在婺州这边工作的,只是现在有了变化。
周安安并不清楚,红颜知己还会不会坚持原来的主意。
下意识地,他并不认同对方先前的答案。
“我导师问我要不要留校任教,她说可以帮我争取一下,我正在考虑中。”
说起这个事,李悠悠目光炯炯地看了看对面的蓝颜知己。
如果对方建议她离开婺州,她或许会彻底断了留在这里的念头。
她的家乡在辽海,远在千里之外。
“留校任教,也不错,挺稳定的。”
注意到红颜知己的火辣目光,周安安点了点头,肯定了这个方案,却没有说多余的话。
一般其余地方来江省这边闯荡的女孩子,都会有大城市情结,优先选择杭城这座大都市来实现自己的青春梦想。
即便杭城那边开销大,月光乃至倒贴也愿意。
老实说,红颜知己的这个方案挺好,省得他认识的妹子扎堆在杭城,提高撞车的风险。
当然,若是他以“为红颜知己考虑”角度出发,建议她回千里之外的辽海省发展,立马会贴上“渣男”的标签。
而这位红颜知己,很可能就断了与他的联系,那真是送佳人离开,千里之外。
“嗯,我也觉得不错。”
听到蓝颜知己对自己工作安排的肯定,李悠悠心中的忐忑不安消了大半。
多日纠结的事情有了决定,感觉整个人都心情舒畅了许多。
“如果有什么问题,跟我说。在婺州,我还认识点人。”
“好的。”
结束这个自己开启的噩梦话题,周安安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是一时想不起来。
吃完早餐,送红颜知己去了学校的周安安没有再纠结脑海里的疑惑,而是回了老家一趟。
反正不用自己开车,顺带回去给那位小妖姬送点零食,也是举手之劳。
现在需要亲自开车的时候,也就是他送送妹子的零散时光。
“周少。”
“嗯,上车。”
回到丽州的第一时间,周安安见的人是自己的房产总代理。
没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
“周少,这是那位购房者给的价格。”
上车之后,廖成把一份文件递给对方,眼里难掩其中的火热。
他没想到,这位大老板才入手房源没多久,就有人出两倍的价格收购。
什么概念那是??
要知道,光是他手里代理购买进来的房源,就价值三个多亿,不对,现在已经是至少四个亿往上了。
结果呢,现在有人出手7个亿,全部收购这位大老板手里的房源。
一前一后,这位大老板在不到大半年的时间里,就赚了4个亿。
嗯,他跟着沾光,也是油水满满的,赚的钱不比普通人一辈子赚的少。
“7亿2000万,出手还挺大方。”
随意扫了眼各个房源的新价格,再看看那个总价,周安安的心跳慢了半拍,脸上却是淡定十足。
若不是有‘先见之明’,看到这个转手赚一倍的机会,周安安肯定会果断出手,及时离场。
但是,周安安更清楚地知道,今年会是丽州房价爆发式增长的一年。
在这一年里,丽州市区从年初刚攀上3字开头的四位数房价,一路直升到五位数的均价,正式迈入万元大关。
教师进修学校附属学校的学区房,更是领跑在前,独领风骚,那也是周安安手中房源的重中之重。
之后,丽州房价会沉淀几年,在12年以后再涨一波,教师附小学区房率先破两万均价,之后更是达到3字开头的五位数。
当然,周安安不可能捂着房源到12年以后。
他要的,只是今年这个行情,年底就要脱手,重新进入港城股市,搭上TX重新起航高飞的直升飞机。
房子再怎么涨,哪有TX的股价飞得快,那可是上百倍的收益。
“周少,您觉得如何?”
等到对方合上文件夹,廖成试探着问道。
他自己的全部身家也都砸在了房产上,出手的时机自然要跟着这位眼光独到的大老板。
“回了他。”
清楚那位收购他手中房源的温城大老板是来炒饭的,周安安自然不会贱卖手中的房源。
如今的形势,即便没有温城的炒饭团,丽州市区的房价也会快速上升。
只是上升幅度没有那么夸张而已,但也不会只有这不到一倍的差价。
“好的。”
听了大老板的话,廖成眼里闪过一丝异色,却没有任何的疑问。
反正,跟着大老板,绝对不会亏。
相比于大老板手中的房源,他那一两千万的身价,只是毛毛雨。
“你是说,对方拒绝了?”
正坐在一家茶室里喝着万元级别铁观音的中年男子,听到手下人的回复,手上倒茶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继而淡定地问道。
“是的,对方拒绝得很干脆。老板,要不要压一压丽州的房价?”
对于那个敢于拒绝与他们合作的乡巴佬,站着的青年男子眼中闪着寒光,磨刀霍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