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还能这样操作?
妈的凭什么啊?
简直欺人太甚!
车阳泓跟周莫寒两人全都被气得七窍生烟。
心中更加坐实了那个传闻——新型传音玉跟凌逸有关。
可这玩意儿,坐实不坐实有毛用啊?
关键是他们想在这上骂人,被封号了!
凭什么别人骂就没事儿,我骂就封号?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同样的话,笑得花枝乱颤的秦玖月也在问。
“你想笑死我,你不说这些人都是你的衣食父母,不能随便封号吗?”
凌逸撇撇嘴:“别人可以,他不行!”
“为什么?”秦玖月笑着问道。
“他想挑战我就挑战我?我不答应就疯狂的羞辱我?他算老几?”
凌逸翻了个白眼,躺在躺椅之上,淡淡说道:“像他这种人,就要让他连声音都发不出,通过我的平台来骂我?闹呢?”
秦玖月一脸无语的笑道:“你这真能把人给气个半死。”
凌逸淡淡道:“那是他傻逼!以他的身份地位,不难听说这东西是我弄出来的,然后还跑到这上来骂我,他怎么想的?真以为我会惯着他毛病?”
“哎,又来了!”秦玖月始终盯着眼前一个巨大光幕,那上又有提醒。
这间屋子此刻仿佛是个巨大的监控中心,但凡有关键词被触发,都会第一时间进行提醒。
看了一眼账号,是车阳泓的。
吩咐的质问“天下第一帅”凭什么要删他师兄的帖子以及封号。
是的,知道归知道,但车阳泓和周莫寒也不敢轻易把这件事给说出去。
最近这段时间,八大古教通过新型传音玉的生意,也跟着赚了个盆满钵满。
跟凌逸自然是比不了的,但这种几乎不用什么本钱的暴利,谁会嫌多?
即便目前赚的大多数的钱都是来自八大古教自身,可如果没有这玩意儿,谁会把钱无偿献给教里?
所以这种时候,是没人敢踢爆凌逸是传音玉制作者这层身份的。
车阳泓用词虽然激烈,但却没有了那些明显的侮辱性语言。
不过却把矛头对准了“天下第一帅”这个开发者。
秦玖月转头看着凌逸。
凌逸摆摆手:“不用搭理。”
说着直接用神念发送了一条社区置顶公告——
近来有很多人使用侮辱性语言在社区肆意对他人进行攻击,面对这种现象,帅帅深感痛心!
你们都是修行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这样的话不应该从你们嘴里说出来。
不要做一个被人嘲笑的没有素质的人。
要和谐。
要有爱。
所以,帅帅决定,对任何使用侮辱性语言攻击他人的人,一律删帖封号!
情节严重者,处以永封惩罚!
社区是给大家交流的地方,不是某些人倾倒垃圾的地方。
特此公告。
嗯,一点都不官方,非常个性化跟口语化。
可如今这些传音玉的使用者,偏偏还就吃这一套。
所以,就在车阳泓那帖子发出来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下面多了几千条留言!
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各种谴责的。
“车公子,帅帅是个公平的人,肯定是您师兄说了不该说的话!”
“社区不是你们泄私愤的地方!你们的身份地位都很高,请别做让人瞧不起你们的事情。”
“身为古教顶层大佬的门徒弟子,又是无数年轻修士的偶像,说话请注意点。”
“哈哈哈,活该!”
“活该加一!”
那边车阳泓跟师兄周莫寒两人看着迅速增加回复的帖子,脸都快气绿了。
差点就一怒之下把凌逸就是传音玉开发者的消息公之于众。
不过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愤怒。
这要真说出去,凌逸怎么样不好说,他俩肯定会倒霉。
再怎么受宠,也经不起八大古教共同的愤怒。
随着凌逸整治了一下社区,之前乌烟瘴气的场景,顿时变得好了很多。
那些肆意攻击凌逸的人,虽然该嘲讽的依旧嘲讽,但也收敛了不少。
删帖没啥,但要是被封号……那真有些受不了啊!
这种面向所有人的平台,实在太适合装逼了!
很多修二代早已经开始在平台上各种秀了——
有秀自己颜值的,有秀豪华飞行器的,有秀奢华无比的移动行宫的……
反正是五花八门各种各样,给人一种精彩纷呈的感觉。
如果现在凌逸突然说要取消了社区功能,绝对会被群情激奋的人们给撕成碎片。
他才不会这么干呢。
他还准备弄VIP会员呢!
当然这些事情也不着急,而且他已经把开发计划交给了小助理秦玖月同学。
对同样来自人间的秦玖月来说,这种事儿实在太简单。
这些天她甚至已经写了上百页的开发计划!
什么不充钱玩个屁的各种游戏计划,也已经做出来一大堆。
只是稍微有点担心,将来修行界会不会联手抵制——救救孩子吧……
对此,凌逸表示没关系,修行界哪来的孩子?
都是一群活了几百上千几万年的老妖怪,控制不住自己赖谁呀?
随着时间推移,十关赛的第六关绝境关即将开始。
而到了这一关,参赛者也已经锐减到一万一千多……但剩下这一万多人,基本上已经是整个修行界三十岁以下,最为杰出的一群人了!
所以,越往后,受到的关注也就越大。
这一万多人,被分成十组,分别从不同方位,进入到一个早已设置好的小世界。
能被称为绝境关的考验,里面的所有一切,绝对是相当恐怖的!
所以在这一关开启之前,主持者虽然依旧老生常谈,提醒大家要注意,但却多了几分前所未有的郑重。
“第五关机关考验,就有许多年轻天骄陨落在那里,非常令人遗憾,第六关……只会更难!”
“能走到这里,相信大家每人会愿意放弃,所以只能祝福你们,都能成功过关,活着回来。”
“祝所有人,都能取得一个理想的好成绩!”
主持者说完之后,绝境关开启!
这一关的规则同样简单,只要能活着出来,就算过关。
谁第一个从终点走出来,谁就是单关冠军!
看上去是不是特别容易?
可随便哪个参赛者都知道,绝境关中,必然充斥着无数令人绝望的考验。
这一关,正常情况下,不合作……很难过关。
于是,人们在进入小世界之后,第一时间就把凌逸给孤立了。
这其实也是一种必然。
五冠王!
已经整整被他惊艳了半个赛程!
一个根脚神秘,但在修行界却没什么背景的年轻人,吸引了这一届修行界大会近乎所有的目光,让那些古教、教门、顶级宗门的弟子黯然无光!
很多人嘴上不说,但心里面早就憋着一股劲儿。
一定要阻击凌逸!
决不能让他再拿单关冠军的荣誉了!
因为只要凌逸再拿一次单关冠军,他的分数也将是一个无比恐怖的数字!
即便后面这四关的单关冠军被一个人拿走,所获的分数也几乎不可能超越凌逸。
那岂不是说,十关赛还没到最后,凌逸就已经提前预定了总冠军?
要将那些古教教主公子都眼红的奖励提前收为己有?
这绝对不可以!
所以,不但要阻击凌逸,还要让他在接下来这些关卡中,尽量获得极低的分数!
最好能把他给干掉,最不济……也要把他给淘汰出去。
如今这已经成了那些有希望夺冠之人的共识。
看着迅速分帮结派的一群人,凌逸轻轻一笑,这也早在他预料之中。
实际上,在第五关的时候,这种情况就已经发生了。
但他破解机关的速度太快了!
自己选择一条路,毫不犹豫的在那如同迷宫一般的机关阵中闯出去,第一个从终点走出来。
这种实打实的硬实力,令所有想要阻挡他的人无话可说。
那边,车阳泓带着一群太初古教的弟子,全都冷眼看着凌逸。
之前车阳泓暗中联系廉众,试图联起手来,共同在这里干掉凌逸!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廉众竟然拒绝了这个提议。
说他跟凌公子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也没兴趣跟别人联手去杀人。
对此,车阳泓也只能无奈的在心里面暗骂廉众是个怂逼,却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廉众身边,同样有一群鸿蒙古教的人。
他们双方,是不可能真的撕破脸的。
但车阳泓也并未气馁,他依然让人暗中联系其他古教的那些公子和亲传弟子们,只要有意向的,就拉到一起。
只是除了少数人之外,大多数都拒绝了。
谁都不傻,凌逸的一身战力虽然没有完全展露出来,但绝不是个好招惹的。
随手就能布置、激活法阵的年轻大佬,真有那么容易对付?
所以,孤立他没问题,大家都不想他继续拿冠军,但直接针对……还是算了吧。
这组人进入到小世界中之后,谁都没有着急往前走。
因为终点在哪,没人知道。
前方存在着什么危险,同样也没人知道。
到了第六关,作弊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因为到这里,剩下的几乎都是八大古教的弟子,任何一方敢泄密,造成的影响都将无比巨大,后果也是难以承受的。
饶是如此,这第六关绝境依然设置了“移动”终点。
出去的门,是随机移动的。
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说不定遇到那种运气爆棚的,终点之门一下子就出现在面前。
往前一步就可以成为这一关的冠军。
只不过这一步,也没那么容易迈出去。
因为就在此刻,就已经有人发生了不测!
一声惨叫,打破了这里诡异的平静。
那边一名古教弟子突然间浑身爆发出磅礴的能量波动,但却疯狂的惨叫着,没人知道他发生了什么。
反正在他发出惨叫的一瞬间,身边的人哗啦一下就散开了。
接下来的一幕,让很多过去没太多经历的年轻人全都面色大变。
那个疯狂惨叫的古教弟子,竟然化掌为刀,一下子斩去了自己的一条腿!
虽说到了一定境界,可以断肢再生,但再生出来的……肯定没有原装的好,需要用很多年来弥补这种不足。
而且在这种地方,断掉一条腿,几乎等于被判了死刑。
被他斩断的那条腿上,还有法器守护!
可就在众人眼皮子底下,那法器的光芒很快弱下去,接着,一条鲜血淋漓的大腿,很快化成一根白骨!
一些胆子小的女修忍不住吓得发出尖叫。
因为到现在,都没人能确定是什么东西“吃”了那条腿。
“不好,是嗜血蚁!”有人发出一声恐惧的叫声。
随着他这一声,第二个中招的人出现了!
这人竟然就在凌逸身边不远处,是一个来自教门的弟子,跟几个同门在一起,正一脸惊恐看着那边,怎么都没想到厄运竟然一下子降临到自己头上来。
他惨叫着,也想学着刚刚那人斩断自己肢体,可下一刻……他的惨叫声便戛然而止。
他的身体,也在顷刻间……彻底变成了一具白骨。
凌逸展开神识,可以看见大量的“嗜血蚁”在疯狂吞噬着那人的血肉。
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能走到第六关的年轻修士,随便一个都是万中无一的天才。
但在此刻,却脆弱得如同土鸡瓦狗一般!
即便有主持者的安全提醒,可这种关……真的是用来培养人的?
这特么跟养蛊有什么区别?
凌逸心中叹息,下一刻,他轻轻一跺脚。
一只看不见的嗜血蚁,被他当场踩爆。
爆掉之后,才有血液流淌出来。
原本他身边就没什么人,这下所有人离他更远了!
那边有人大声说道:“快点展开神念,这东西可以用神念捕捉到踪迹!”
也有人说道:“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在这种地方,还满心小算计肯定走不远!”
“对,必须团结起来才能活着找到终点!”
面对这群人乱哄哄的反应,凌逸啥也没说,转身就往远处走去。
原本以为会在这关打上几架,现在看来,可能性不太大。
因为这关太凶了!
本身蕴藏的危险,就足以令人自顾不暇。
既然如此,那还留在这做什么?
凌逸一边走,一边在心中默默记住这里的地形。
终点之门虽说是随机出现,但却不可能一点规律没有。
还是老规矩,先破题,再解题!
如果这一关真的是纯粹比运气,那凌逸也只能笑话一下八大古教那些出题者了。
眼看着凌逸身影越来越远,想着在这关就干掉他的车阳泓等人面色阴冷。
“走。”车阳泓低声说了一句,朝着凌逸的方向就追了上去。
他不想放弃!
而且,让凌逸在前面趟路,正好还可以替他们检验一下。
正想着,凌逸的身影竟骤然消失在他们眼前!
车阳泓:“……”
跟在他身边的一群人也都愣住了。
下一刻,车阳泓咬牙说道:“这里……有幻境!”
什么叫绝境?
绝境就是让你完全看不到希望的地方!
只有一群嗜血蚁算个屁的绝境,稍微小心一点,都能避开这种危险。
真正的绝境,那是一步一险!
凌逸都没想到自己如此小心的情况下,还能一头扎进幻境当中。
只能说,这个幻境,太安全了……完全没有任何危险性!
虽然没危险,但问题在于……凌逸不想被困在这里。
眼前很快出现一条崎岖不平的小路,小路上雾气缭绕,那雾气当中,一道黑色身影,若隐若现的站在那。
霍地!
那身影转回身,却是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死人!
一张惨白的脸,一双眼漆黑如墨,里面没有任何的白眼仁,嘴角还以一种诡异的弧度往上弯曲,像是在笑,但特别瘆人。
凌逸也被吓了一跳,抬手就是一击!
轰!
那身影一下子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凌逸感觉背后有轻微的呼吸,像是有人在对着他吹气。
呼出来的气……无尽冰冷。
差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没回头,身上直接绽放出无尽光芒。
只听一声惨叫,后面那冰冷的气息,消失了。
可接着,有更多惨白的脸,披着黑色的斗篷,从前方雾气中走出来。
男女老少都有,有些女子还披头散发,头发把脸和眼睛都给挡住。
“什么玩意儿啊?”凌逸忍不住骂了一句。
身上绽放着无尽光华,血气冲天,大步朝着这些东西走去。
同时他在寻找这里的阵眼。
只要找到阵眼,将其破坏掉,那么这幻境也就随之崩塌了。
不过这布阵之人,相当有水平,不知道跟之前那些法阵大宗师们有没有关系,反正凌逸寻找了半天,都没能发现这阵眼。
而越往深处走,出现的那些东西也越强大。
有些甚至拥有了元神境的实力!
其实就是一些傀儡,被故意弄成这样子。
但不得不说,这些东西的攻击力还是很强大的。
凌逸也很快就被逼得认真起来。
但并没有特别认真。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正在盯着他。
别看他在这里无法看见全局,但那些场外观众,可是以一种全局视角在观战呢。
这种关卡跟问心关完全不一样,对场外观众来说,这种关才有意思。
精彩纷呈!
随着凌逸的出手,眼前这些傀儡纷纷消失。
最后,凌逸来到这幻境的深处。
前方出现一道模糊身影。
接着……这道身影身上绽放出无尽华光!
要比凌逸身上绽放的气息还要强大很多倍。
回头就是一掌!
轰!
整个幻境都在震颤,如同末日一般。
就连很多正在观看的场外观众都被吓了一跳。
他们清楚的看见,一只巨大无匹的手掌,对着凌逸当头拍下。
虽然无法感知到这一掌的具体威力,可那声势却太惊人了。
很多人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同样在场外观看的秦玖月一颗心也瞬间提起。
群里面那些姐妹们还在让她现场更新图片跟视频呢……这场景,她哪里敢发给那些人看。
看了不得担心死?
幻境中,凌逸抬起头,冷冷看着拍落下来这一掌。
叹了口气,不拿出真本领,是不行了。
他凝结拳印,一拳轰了过去。
嘭!
一声巨响。
那只巨大的手掌,轰然碎裂。
凌逸一口鲜血喷出来,身子晃了两晃。
场外无数观众,在这一刻发出一阵惊呼。
不过也有不少人,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凌逸的战力,嗯,很强!
但,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