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pbh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問鼎 線上看-第四百九十一章 左右爲難熱推-xrriq

mbpbh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問鼎 線上看-第四百九十一章 左右爲難熱推-xrriq

問鼎
小說推薦問鼎
杨陌知道沈丹婴对草原的重要性,更知道多狸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所以尽管云中城也处于艰难阶段,但他还是决定给予多狸最大的帮助。
杨陌承诺,会派出队伍帮助草原建设临时住所,在这种天气里,砖石房屋远比帐篷要保暖得多。
他还承诺,会想办法给草原提供一批粮食,虽然不多,但可以再帮草原支持半个月。
当然,这一切不可能是赠送的,草原也需要东西来换。
毛皮,战马,牛羊,药材……
只要有价值的东西,杨陌都愿意交易。
“你还没看出来?王佑就是想一统天下,让天命归一,不管你墨门怎么想,但草原绝不会让他得逞。”
杨陌沉默不语,他知道,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了。
原本无定原之会是获取和平最好的机会,因为王佑的失信背叛,和平毁于一旦。
但王佑并没有立刻攻打草原,相反他撤军了,只不过他拳头收回去,并不是为了和平,而是要腾出手来先扫平南方最大的威胁齐国,为此他甚至不惜一把火烧掉了无定城。
如今,齐国已灭,南曜的其他国家纷纷臣服在燕国的兵锋之下,那他们的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草原了。
这个道理,杨陌明白,多狸明白,王佑肯定也明白。
杨陌知晓,如果他是草原的首领,面对这样的情况,面对燕国灭掉齐国后,对草原进行的封锁,一样会重启战端。
这和正义、邪恶、和平、仁爱都没有关系,只和一件事有关,那就是生存。
云中城要生存,燕国的百姓要生存,草原的牧民一样要生存。
当天下物阜民丰的时候,除了野心家为了自己的权欲和名望,没有人希望战争。
但当天下人吃不饱饭,没办法继续生存的时候,就会爆发战争。
过去,杨陌不明白这个道理,如今他终于懂了,他懂得了战争最深处的意义,他也因此更加痛恨王佑。
这天下本是可以和平的,草原只要度过白灾,一切就能够恢复常态。
但无定原之变将形势变得极为恶劣,草原失去了给养,已经势如危卵,多狸和她的草原部族必然要誓死一搏。
这种时候,杨陌应该帮谁?
帮助草原攻打燕国?这是万万不可能的,就算草原的人是为了生存,那燕国的百姓又何错之有,他们一样要生存。
帮助燕国抵抗草原?这一样不可能,王佑背叛盟约,发动战争,帮助王佑无异于助纣为虐。如果草原被消灭,燕国最大的威胁消除,那可以预见到,王佑将会把战火燃遍整个南曜大陆,不死不休。
这样看来,杨陌只能够两不相帮,让云中城独立于外。
可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以燕国如今的情势,怕是在对付完草原后,就要腾出手来对付云中城。
杨陌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死胡同,过往所做的一切,在大陆上的制衡,在七曜天宫的努力,仿佛都要付诸东流了。
让多狸停止战争,不可能,让燕国和草原交好呢?让他们放开商道,和草原经商…这又怎么可能,如果燕国愿意,早在无定原和谈时就同意了,又何必撕破脸皮,多此一举。
多狸看着杨陌满面的愁容,道:“怎么,不知道该帮谁?我不用你帮,你只要不去帮燕国人就行了。”
杨陌道:“我谁都不会帮,但我也谁都要帮。”
多狸讪笑道:“杨陌,你知道你为什么总是奔波劳碌却一无所获吗?就是因为你总是在做这样的傻事。”
杨陌点点头,他知道自己是在做傻事,可历代的墨门钜子,就是在做这样的傻事,在践行他们兼爱、非攻的理念。
“我知道,但我还是会这么做。”
多狸想骂他是个傻子,可心底的一个声音却告诉她,她就是希望他是这么一个傻子。
“你还要准备多长的时间南下?”杨陌问道。
“军事机密,其实你今天预料到我们要南下,我就不该留你。”多狸尽量让自己的话语听起来冷酷,来化解内心深处的那个声音。
“我猜,大概还要准备大半个月的时间吧?这大半个月,我还能做些什么。”
“你还能做什么?去找王佑吗?呵呵,他如果愿意结盟,无定原的时候就不会这样了。”
“但是你应该知道,王佑肯定不正常!”
“就算不正常又怎么样,难道要草原百万的军民去理解他吗?”
多狸的话让杨陌语塞,就算明知王佑不正常,他违背盟约的事还是无法洗掉,这正是幕后黑手所依仗的。
杨陌不再和多狸争辩,道:“不管如何,我要去一趟天京城,再去会一会王佑!”
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他就从无定原赶了回来,一路上是马不停蹄。
天色已经半黑,城门两侧已经点燃了火把,仍然有人车进进出出,忙碌而热闹。
杨陌远远的放缓了马速,在城门百米处翻身下马,随着人流往城内走去。
有人认出了杨陌,非常亲切跟他打招呼,杨陌也强笑着点头回礼。
他现在心情很沉重,因此笑得很勉强。
“怎么了钜子,碰着难事儿了?”不远处,一位赶着牛车的老汉朝杨陌笑着问道。
杨陌苦笑着点了点头,沉默不语。
老汉也不多问,只是晒然一笑,随着牛车行进身体在有节奏的摇晃着,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小葫芦,往嘴里灌了一口,打着酒嗝笑道:“别发愁,云中城这么多人,可都指望着你呐!不管什么事儿,总有过去的时候,尽力就行,做好做坏,大家都不会怪你。”
杨陌感激一笑,紧皱的眉头稍稍展开一些,但眼中愁虑却不少丝毫。
老汉斜睨杨陌一眼,哼道:“你呀,就是想的太多。看你这三天两头的,不是去无定河,就是去南曜,忙来忙去图了个啥?咱们墨门兼爱非攻是不错,但也得有个先后吧?先贤还说过呢,达则才能兼济天下。咱们先把自己日子过好了,你再合计帮别人吧!”
杨陌愣住,趁他发愣的时候,牛车已经进了城门,等他反应过来,那老汉已经驾车走远了。
“达则兼济天下。”
杨陌喃喃两句,脸上露出苦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