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vx3精品都市异能 儒武爭鋒 ptt-第兩千六百八十五節:我秦楓最講道理了-hqyjb

rcvx3精品都市异能 儒武爭鋒 ptt-第兩千六百八十五節:我秦楓最講道理了-hqyjb

儒武爭鋒
小說推薦儒武爭鋒
吴洋这时候两边面颊肿的跟猪头似的,含糊不清地说道:“关,关你屁事!”
诸葛玄机双手叉腰,笑得更欢了。
严康经诸葛玄机一提醒,这才勉强借着昏暗星光看清了吴洋的狼狈模样。
他微微一愣,就听到诸葛玄机冷笑道:“你们仗着人多欺负了秦枫,自己也被揍得够惨吧?”
话音刚落,他蓦然抬起右手,露出衬衫下一枚漆黑手表。
只听得“咔嚓”一声清响,从这一枚“手表”里漆黑光华瞬间如皮肤覆盖诸葛玄机整条右臂,旋即整个身躯都被这漆黑光华彻底覆盖。
须臾之间,光华散去,站在吴洋等人面前的已是一尊身披漆黑机关装甲,身高接近两米的诸葛玄机。
最显眼的武器就是贴在双臂上的利刃,以及身后一门大口径机关火炮。
这些可不是摆设,更不是武学院那些没开刃的花架子,全都是实打实的真货。
这也是为什么两个学院的学生打架会殃及整个文学院教学楼的原因。
诸葛玄机冷笑一声,“咔咔”两声,直接就将两把手臂上的利刃收了起来,用力握紧机关铠甲的铁拳:“收拾你们,用拳头就够了!既然你们敢欺负我朋友,那就用正义的铁拳给你们还以颜色好了!”
所谓“正义的铁拳”这完全就是诸葛玄机个人的恶趣味了。
按照以前两个学院约群架的尿性,这话说完基本上两边也就该开打了。
可这次吴洋却是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诸葛玄机。
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却是连动手的意思都没有。
“怂了?!”
严康唯恐天下不乱,大声诈唬道;“欺负我们家秦枫的时候不是很能吗?现在怎么萎了?”
吴洋还没开口,身后的武学院二年级生已经忍不住开口了。
“你们有病是不是?”
其他几个二年级生更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他们都恨不得把面前这个肉球直接削上一顿。
可怜他们就算恨得牙痒痒,刚才的心魔大誓,言犹在耳啊!
而且,这胖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别人自己是“秦枫的好兄弟”,“我们家秦枫”,就差没说自己跟秦枫有不可描述的社会主义兄弟情了。
谁敢动这个胖子?
一会秦枫从林间小路那走出来,谁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他们只能强忍着要痛扁严康的怒气开口吐槽。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欺负秦枫了?”
“我们是脑袋坏了吗?欺负秦枫?活着不好吗?”
“我们敢欺负他那位大神吗?”
更有人颓丧开口:“他不欺负我们,我们就感谢老天了!”
吴洋抹了抹自己流下来的鼻血:“诸葛玄机,我们没动秦枫一根汗毛,你给我一边凉快呆着去!”
诸葛玄机不禁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们二十几个人围着秦枫就聊天了?
吴洋聊天还把自己给聊成个猪头了?
这也太魔幻现实了吧?
让诸葛玄机更加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
“诸葛玄机,你怎么来了?”
只见秦枫大步从林间小路走了出来
,浑身别说是伤了,连汗都没出多少,身上衣服都还是干的。
诸葛玄机身边的严康难以置信道:“秦,秦枫,你没事?”
秦枫笑了笑说道:“我没事,我当然没事。”
严康目瞪口呆,看了看自称“没事”的秦枫,又看了看明显有事的吴洋:“那,那你们这是……”
秦枫笑了笑说道:“我与他们聊了会天,讲了一点道理。”
二十几个武学院的二年级生纷纷点头:“对,就是跟我们聊聊天,讲讲道理。”
其实二十几个人真是嘴上这么说,心里都嫌弃死了。
讲道理,是啊,用大耳刮子讲道理!
诸葛玄机抬起手来,还穿着机甲的右手就给旁边的严康一个爆头“板栗”。
“叫你小子谎报军情,不是说秦枫被人带走围攻的吗?”
严康哪里经得住这么一大号“板栗”啊?
当时就捂住脑袋上的大包,抱着头蹲下了,胖子委屈得跟个大姑娘似的。
“这我……我哪个晓得嘛!”
诸葛玄机转过身来,板起脸来说道;“那这事就这么算了,下次再被我看到你们欺负人,就让你们尝尝我正义铁拳的滋味。”
吴洋听到诸葛玄机这“中二”十足的话,不禁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在他身边的武学院二年级生们似是实在忍不了,大声喊了起来:“诸葛玄机,你挑衅我们武学院就这么算了?”
这两个有仇的学院,没事都要找事打一架,哪里能说一句话就算了?
眼看着冲突再次一触即发,所有武学院的人却觉得身后一盆凉水当头泼下。
“当然就这么算了,不然你们还想怎样?”
说话的人,正是立在他们身后,双手抱在胸前,懒洋洋跟看戏似的某人。
文学院的秦枫!
二十几个武学院二年级生顿时就想起刚才秦枫跟拎鸡仔似的虐钱穆跟吴洋的事情来了。
如果说诸葛玄机是一头凶猛的老虎,身后这家伙简直就是一头洪荒巨兽啊!
惹得起?谁惹得起啊!
就这样,二十几个武学院的二年级生一个个哑口无言,低下头灰溜溜地就走了。
这让都给铁拳充好电的正义小伙伴诸葛玄机非常无奈。
他伸出手来,有些失望又有些无奈地喊道。
“哎,别走啊!怎么就走了呢……”
吴洋等人一言不发,掉头就走。
诸葛玄机只得扫兴道:“不上道啊!以前好歹还能打一打,活动活动筋骨,这下怎么掉头就走了呢?”
秦枫看向穿着机甲也不过就比自己高出小半个头的诸葛玄机,还有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严康,笑了笑郑重说道:“诸葛兄,严康,多谢你们了!”
诸葛玄机被秦枫这么一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再说了,你是我公司股东,大家是合作伙伴,欺负你,就是欺负我们公司,这还了得?”
严康倒是却之不恭,他腼腆笑道:“不客气,到时候你让那谁多教几招就行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严康说的越是云遮雾绕,诸葛玄机越是听得胆战心惊。
“那谁?”
诸葛玄机看了秦枫
一眼,更加坐视了自己的猜测。
这个秦枫果然不简单,他身后肯定还有个高人啊!
能够教出个可以掌握四品符阵的秦枫,那他身后的高人得是个什么境界?
至少得是天人高手吧!
诸葛玄机越想越心惊,也越想越庆幸自己押宝的眼光。
真是押宝押对了!
秦枫朝两人拱了拱手:“今天的事情,我秦枫欠你们一个人情。”
诸葛玄机跟严康都笑了起来。
诸葛玄机收起了机关装甲,三个人走路溜达回教学楼的时候,正好接近晚自习下课了。
诸葛玄机说自己还要去机械系点个卯,就先行分道扬镳了。
当秦枫跟严康回到文学院的自习教室时,临近下课,吵杂不堪跟菜市场似的教室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之前秦枫被吴明山喊出去的时候,大家还没得有什么不对劲,等武亦淑追出去的时候,大家就已经怀疑风头正盛的秦枫要被修理了,等到严康追出去的时候,整个教室里都已经传疯了。
秦枫要被武学院“重点关照”了。
之前讨厌秦枫抢了他们风头的人激动无比。
觉得秦枫是为文学院出头遭到打击报复的人忧心忡忡。
这其中就包括班花武亦淑在内。
更多的人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
可现在,秦枫和严康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尤其是秦枫,身上连一点打斗痕迹都没有,如何能不叫想看热闹的大多数人都觉得见鬼了。
秦枫和严康就这样在全文学院一年级生的注目礼下缓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直到秦枫坐下来片刻之后,整个自习教室才重新恢复了喧哗声音。
秦枫坐下之后,就听到喧哗声里有人偷偷低着头给什么人打电话。
大概意思就是问,秦枫怎么会没事?
这人秦枫认识,叫姚青芝是文学院一班的副班长,喜欢武亦淑很久了,也是个学院里的二代,境界不高,来事不少,一直紧跟着吴明山,是这一届有望当干部,甚至做院学生会主席的人选。
秦枫之前在地球的时候,因为跟其他班级接触不多,对他也就无什么印象,完全都是现在修真地球上的恩怨。
不过秦枫现在的气量还可以,不会去跟一个先天境都没到的凡夫俗子计较。
不过恶人自恶人磨,也确实轮不到秦枫去跟这家伙计较。
因为姚青芝在电话那头得到的回答是:“你给老子滚!”
对方愤怒地挂断了电话。
再打过去的时候就直接是忙音了,显然是被拉进黑名单了。
很显然,对方在秦枫手里吃了天大的亏,这笔帐自然是要算到姚青芝的头上。
很快,下课铃声响起,熬了两个小时晚自习的学生们就像是出笼的鸟儿,纷纷朝着门外飞奔,只有一道倩影拾阶而上,来到了秦枫的座位旁边。
是班长武亦淑。
“秦枫,你,你没事吧?”
严康见到武亦淑来了,眼珠子一转,赶紧鬼精鬼精地笑了起来:“你们先聊,你们先聊,我有事,先回宿舍了!”
临走还不忘记用手肘偷偷拱了拱秦枫,低声嘀咕道:“兄弟,我就只能帮你到这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