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ur1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武俠之隱者神尊 愛下-第三百六十三章:常遇春的手段熱推-557d3

aqur1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武俠之隱者神尊 愛下-第三百六十三章:常遇春的手段熱推-557d3

武俠之隱者神尊
小說推薦武俠之隱者神尊
“大明已灭,从今天过后再无明人一说,在这片土地上只剩下了我大秦子民,陛下自然是这片土地唯一的主人,是唯一的帝皇”
看着常遇春脸上那毫不掩饰的杀机,嬴不凡的双眸之中也闪过了一道森冷之意,体内的功力汹涌而起,身上随之升腾起来的气势比起眼前这位大明开国将领也是丝毫不弱,甚至还要更加霸道上几分。
“没想到原本以为英年早逝的常遇春,如今居然成了大明开国功臣之中活的最久的一个,朱元璋的手段还真是让人有些好奇啊!”
不同于那位大秦亲王和常遇春之间的针锋相对,嬴政此刻虽然眼眸之中有着些许凝重和杀意在闪烁着,但他并不认为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常遇春能够改变大明灭亡的结局,因为大势永远不可阻挡。
所以他此刻心里更关心的是这个早该死去的人是究竟怎么活过这五百年的,当年朱元璋又究竟是用了何等神奇的手段才让自己这个心腹爱将熬过这五百年的时间呢?
对于心里一直渴望追求长生之道的嬴政来说,如果能通过常遇春搞清楚这一点的话,那才是直正将利益彻底最大化。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废了他的修为,但不要伤其性命,那个能让他活了五百年的秘密,对我们以及整个大秦来说都很有价值”
在看到身边的这位大秦亲王已经有了出手的想法,嬴政连忙传音了一句,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虽然他们叔侄两个之间有很多事情都隐瞒着彼此,但嬴政心里也知道,在大秦真正一统天下之前自己无论是想要做什么大事,基本上是绕不开这位血缘上的皇叔的,更不用说追求长生这种很可能会引起朝堂上文官非议的事情。
所以哪怕心中并不是很愿意将长生的秘密分享出来,嬴政也还是选择了和自家这位皇叔进行沟通这种相对来说比较温和的方式。
毕竟就算自信如嬴政也同样知道,就算真的知道了这个秘密,那多半也是瞒不了自己身边这位皇叔的。
“放心,我出手有分寸的”
在听到传音之后,嬴不凡冲嬴政点了点头,紧接着身形一动,顷刻间便向前飞快地掠出了百余米的距离,来到了这位大明第一先锋将的跟前。
“身法看起来倒是挺快的,不过就凭你这样一个不过二十来岁的小娃娃,也想和某家放对?再活上个一两百年,你或许才有这个资格”
常遇春那一对漆黑如墨的眉毛微微挑了挑,言语之间充斥着对眼前这位大秦亲王的不屑和些许森冷的杀机。
虽然他感受到了从眼前这个高大青年体内传出的磅礴气息,最开始的那一记碰撞也的确是让这位大明开国大将印象深刻,但常遇春本来就是一个无比骄傲的人,或者说他认为眼前这个比自己至少小了几百岁的年轻人还不足以让自己放下那份骄傲。
此言一出,旁边的嬴政和尉缭子脸上纷纷都浮现出了一抹怪异之色,看向常遇春的眼神之中甚至还因此多出了那么些许看起来有些像幸灾乐祸般的意味。
他们二人都算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了解嬴不凡的人之一,所以他们很清楚这个表面上看起来温润如玉的青年骨子里是一个何等骄傲和霸道的人。
但凡越骄傲的人,就越受不了他人对自己的轻视,这和个人城府深浅无关,只是因为心中那份自傲不允许任何人对其进行一丝一毫的轻视和侮辱。
这么多年来很少会有人对这位大秦亲王表示不屑和轻视,因为这样做过的人大部分都已经死了,而且他们的死都和这位大秦镇国武成王分不开关系。
“还真是有趣啊!真是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有人用这种口气和本王说话了”
嬴不凡那双原本只是泛着冷意的眼眸之中终于升腾起了些许凌厉的杀机,而他身上那股正在不断变强,让人感觉无比霸道的气势之中也随之多出了几分锋锐的杀意。
“本王依稀记得上一个用这种口气说话的人是一个表面上不畏惧强权的朝堂言官,而他如今的坟头草应该都已经有三米高了!”
常遇春冷笑了一声,说道:“是吗?那还真是有些巧了,上一个敢这样威胁某家的人,他全家上下七十几口人都已经变成了尸体,如今恐怕连坟墓都已经找不到了吧?”
嬴不凡那一双如同鹰隼般锐利的黑色眼眸盯着眼前的常遇春看了好久,紧接着开口说道:“你还真是一个没有眼力见儿的人,如此激怒本王,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难不成你真以为能够凭借一人之力改变大明灭亡的结局吗?”
“某家身为大明之人,那自然是要有着能为大明殉国的决心和准备的,只不过在殉国之前,某一定会让你们这些秦人一起陪葬”
常遇春冷酷地说完话之后便伸出了手掌,并在空中轻轻一抓,一股磅礴的吸力也随之从其掌心处向外传出。
唰!
那杆被插入地面足足有数尺之深的血色长矛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之后破土而出,重新落回了这位大明开国大将的手中。
五百年前大明立国,常遇春是出了死力的,对那位明太祖朱元璋也绝对称得上是忠心耿耿,甚至忠心到了愿意以假死为代价来成为大明皇室的最后一张底牌。
在听闻了大明即将亡国的消息之后,常遇春可谓是愤怒至极,甚至因此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以自己这条性命为代价,拉眼前这几个秦人陪葬的准备。
“看样子这家伙应该是刚刚恢复清醒,应该不知道在他假死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哪怕是真的忠心耿耿,也不至于是现在这样的模样”
嬴不凡看着眼前这个杀意凛然的常遇春,脑海中在这一瞬间闪过了千般思绪,在轻笑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还真是忠心耿耿,那你想不想听听在你假死之后,你一心效忠的皇帝陛下究竟对你的家人以及那些出生入死的战友兄弟做了什么呢?”
在当今的五大帝国之中,大秦立国最为悠久,国祚绵延至今已有千年,也正是因为时间太久,大秦帝国的开国太祖皇帝嬴任已逐渐被世人所遗忘,如果不是老秦人出身的话,哪怕是在大秦境内生活的居民也同样对这位大秦太祖皇帝不甚了解。
但大明朝立国只有五百年,开朝太祖朱元璋的传奇事迹尚且还在世人口中广泛流传着,那些酒楼里的不少说书人如果实在没有故事可以讲的话,有时候也会把这位大明太祖皇帝的事情拿出来重新讲上一遍,给客人们重温一下这位传奇皇帝的崛起历史。
但朱元璋这位大明太祖皇帝之所以会被人所牢记,除了他从一个沿街乞讨的乞丐成为了君临天下的皇帝的传奇生涯之外,还因为这位传奇帝皇人生中无法抹去的污点—大肆屠杀开国功臣。
无论文武,当年跟着大明太祖皇帝朱元璋打天下的功臣们几乎都难以得到善终,十有八九的人都是拖家带口一起被这位明太祖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给送下去见阎王了。
其中常遇春的妻舅,大明开国大将蓝玉更是落了个剥皮而死的下场,常遇春的两个儿子结果也是一生惨淡,死得不明不白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绝对忠心的,之所以没有背叛,也只不过是因为背叛之后能够获得的东西无法抵消背叛所付出的代价而已。
俗话说只要锄头挥的好,就没有挖不倒的墙角,这大概说的也就是这样的一个道理。
对于很多人来说,家中的妻儿老小就是自己奋斗的动力,大部分的人在外打拼大多也都是为了能够封妻荫子,为自家儿孙打下一番基业,因此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能够在自家妻儿老小受到不公待遇之后还无动于衷的,至少嬴不凡并不认为常遇春绝对做不到。
如果这位大明的开国大将真的能够在朱元璋如此对待他家人的情况下还对其保持着忠心耿耿,丝毫都没有动摇的话,那嬴不凡就不得不真心说上一声佩服了。
“某家不想知道,你也不必妄想此刻用话语动摇某家的决心,今日早就注定要不死不休,何必有这么多废话呢?”
不过出乎这位大秦镇国武成王的意料,常遇春看起来并不想再多说什么,而是转头对身后面色苍白无比,正在努力调息恢复的夜帝开口说道:“带着皇族后裔能走多远走多远,这里交给某家处理,大明皇族总要留点香火。”
而就在其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常遇春手中的血色长矛顿时变成了一道银白色的棍状物体,看起来仿佛是由一道道玄妙的银白色光片构成,不停地旋转、流动,完全不似实物。
与此同时,他另外一只空出来的手掌也迅速摊开,耀眼的银白色光芒从掌心之中涌出,看起来就像是一轮银白色的大日升起一般,夺目而又刺眼,就连嬴不凡这种修为的强者都感觉眼睛微微有些酸痛。
“雕虫小技”
嬴不凡冷哼了一声,一对幽深的眼眸之中流转起了耀眼的紫金色光芒,雄浑的功力也随之汇聚于右手食指指尖,然后朝虚空的某一侧径直点了过去。
也就是在这一刻,虚空的那处角落之中有一道如同钢鞭一般的银白色光芒涌出,和这位大秦亲王弹出的那道指劲碰撞在了一起。
嗡!
随着一阵略显奇异的震动声向外传递了开来,两人同时向后退了数步,地面上也多出了一个又一个大小不一的脚印。
“力道倒是不错,再来!”
常遇春手中那根银白色光柱一抖,棍尖部分的些许光芒随之流转而起,猛地向两边展了开去,演变成了一把双刃长柄巨斧。
紧接着,磅礴的血煞之气在其体内爆发而出,尽数缠绕在了巨斧的锋锐之处,更为这把武器增添了几分震慑人心的杀气。
嘭!
常遇春的右脚猛地在地面上一踏,用大理石铺就的地面再一次粉碎了大半,他整个人也在这一刻向前冲锋,闪烁着血色光芒的银白大斧斩破虚空,化为一道闪亮夺目的银线劈向了前方的那位大秦镇国武成王。
“怎么有种昊天道的昊天神辉的感觉,这家伙的功法路数感觉略显奇怪啊!”
嬴不凡稳住身形之后,一双剑眉微微挑起,那一对看起来本就白皙修长的手掌在这一刻更是变成了无暇的白玉一般,手指关节变得晶莹剔透的同时似乎又蕴含着极为强大的力量。
“不过这样也正好,我这一生所学,可有大半的东西都是能够克制昊天道功法的”
在低语的同时,这位大秦亲王的双掌如闪电般向前探去,同时周身体表上隐隐浮现出了道道漆黑的光芒,一道仿佛能来自远古蛮荒时期的兽吼声也隐约在空中响起。
这看似势大力沉,所过之处虚空也为之碎裂的一斧被这位大秦亲王单手就接了下来,并且手掌直接抓住了那把巨斧,看起来丝毫不惧斧刃的锋锐。
轰!轰!轰!
随着道道如同滚滚惊雷一般的声音响起,两股强大的力量开始不断地剧烈碰撞了起来,从交手的这两人身上升腾起来的恐怖气势也在交织之中让周边的虚空出现了一道道短时间难以愈合的裂痕。
在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嬴不凡与常遇春便交锋了足足有上百招,让原本就已经满是裂缝的地面出现了塌陷,这片皇宫废墟之中仅存的几座建筑也是呈现出了摇摇欲坠的趋势。
如果不是大秦军队中随行的几位符师和一位嬴政带过来的神符师供奉利用大明皇宫原有的符阵基础重新营造了一座符文阵法,将这两人交手的余波尽数限制在了这片皇宫废墟之中,恐怕这好不容易还打下来的应天城就要被直接拆掉大半了。
“这一会是斧,一会是枪的,这个所谓的明朝开国大将到底是什么来路,功法当真就如此独特吗?”
早就躲到安全地方观战的嬴政眉头微微皱起,不知为何他莫名从常遇春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有些熟悉但又让人感到有些厌恶的气息。
“陛下,如果臣所料不差的话,这股气息看起来有点像昊天道的昊天神辉”
尉缭子感受着那股从常遇春身上传出来的如同东升旭日般的光明气息,略显苍老的脸庞上浮现出了一抹凝重之意。
“昊天道?老师确定吗?”
嬴政在听到昊天道这个让大秦上下都无比痛恨的字眼后,神色也是微微一变,问话的语气之中带上了些许森然的杀气。
“老臣无比确定,当年昭襄皇帝他老人家还在位的时候,带兵清剿昊天道道观的人正好是老臣,所以对于这帮虚伪之辈的功法气息,老臣再熟悉不过了”
尉缭子无比肯定地点了点头,眼眸之中似乎也因为回忆起了当年征战杀伐的事情而带上了些许凛然的杀气。
“昊天道,那就劳烦老师带人到着应天城里再走一趟,朕觉得这股不舒服的气息不止眼前这一股”
嬴政双手负在身后,一双威严的龙眸之中彻底浮现出了闪烁着点点血光的杀机。
“老臣遵命”
尉缭子也是森然一笑,然后当即身形一动,带着百余名铁鹰锐士朝城内的各条主要街道赶了过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