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szs火熱玄幻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233余文前來送離火骨鑒賞-nq59a

saszs火熱玄幻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233余文前來送離火骨鑒賞-nq59a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我一个人就可以。”苏地看着苏黄,冷冷的道。
赵繁就见过苏天一面,两人互相都没介绍,不过她认识苏黄,见苏黄要帮忙,没有拒绝,“苏地你就让他去。”
“谢谢繁姐!”苏黄有些激动,就朝赵繁道谢,然后绕到苏地车子的副驾驶上:“二哥,我来帮你!”
苏地:“呵。”
他直接转身去开车门,并不理会苏黄。
苏黄看着苏地的背影,摸摸脑袋然后一边跟赵繁说话,一边上了车。
一行四人热热闹闹的上了车。
苏天身后,几个年轻人听着苏黄那句“繁姐”,惊了一下,然后低声询问苏天,“先生,那位小姐是谁?”
几个人面面相觑,互相询问着要不要去拜访,但苏黄没给他们介绍。
他们便询问苏天。
苏天收回目光,淡淡摇头:“不用。”
其他人不清楚,他却很清楚,赵繁是孟拂的经纪人。
听苏天这么说,其他人就颔首,没再说什么,目送苏地等一行人离开,才往大楼里面走。
等苏地的车消失在视线,苏天等人才往电梯那个方向走。
楼上。
苏承正在打电话,他电脑随手搁在桌子上,声音温凉,“苏家的人来了,妈,没事的话,我就挂了。”
“哎——你!”手机那头,马岑看着手机,一时无语。
“我去他那儿一趟怎么了?”她把手机一握,抬头,看向徐妈,冷笑:“逆子,希望他一辈子找不到老婆。”
“少爷向来内敛,”徐妈给马岑倒了一杯茶,低声安慰着马岑,“做事也一向都有自己的安排。”
“谁知道他在想什么?”马岑哼了一声,打开微博给徐妈看,“也不看看多少人跟他抢老婆!”
徐妈低头看了看,那是孟拂微博下的一条评论——
神经病已好转:【大家都让开,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婆!】
16万人的点赞。
光这条评论,下面就有三万条回复。
徐妈一愣,然后摇头失笑,“孟小姐真的火,我看都要赶上易桐了。”
易桐这个人全国上下男女老少几乎人人皆知,连徐妈这种人都知道。
“再过两个星期,她的电视剧《谍影》就要上映了,到时候她就跟易桐一样火了。”马岑返回微博,再看看孟拂发的习题。
微微拧眉,尤其是翻到那条“东施效颦”的平稳,马岑一拍桌子,冷笑着站起来,“准备一下,马上回我娘家。”
她约了京影的校长在她娘家见面。
徐妈一看马岑的手机页面,看到马岑发了一条评论出去,她看了一眼评论内容——
【麻烦回家让你主子自己照照镜子,谁是东施不明白?池浅王八多。】
徐妈:“……”
颜值这一块,孟拂从未输过。
她跟马岑一起出门,上了车之后,才道,“大夫人,京影虽然是国内一等一的表演院校,您要找的两个辅导老师都是大师,小姐那边……”
徐妈也担心,马岑这一头热的,孟小姐那边还没个准信呢?
而且这个学校压力大,每年都要文化测评,徐妈担心就算孟拂真的进去了,后面测评不过关,网上的黑粉……
最重要的……
马岑还没见过孟拂啊,人家孟小姐还不一定想要做她的儿媳妇,她就这么风风火火的未雨绸缪,这会不会太早了?
**
孟拂这边。
盛娱的员工宿舍豪华,尤其孟拂这种顶签明星,江河别院放在京城,也是前五的豪华型住宅区,距离苏承这边并不远,不堵车十分钟的距离。
八点,车流量大,市中心一直堵车。
半个小时后,江河别院。
孟拂的宿舍门牌号是1601,16楼。
楼下有三个电梯,单层、双层跟全楼层都停的电梯.
苏黄拎着一个箱子跟在上苏地等人身后上了电梯,1601的门锁是密码,盛娱的人昨天就已经将密码锁绑定了孟拂的手机。
看到孟拂走到门边,赵繁张口,“密码是1……”
她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就看到孟拂输入了四位数的密码,成功进去。
赵繁停了一下,孟拂开了门,单手把墨镜扒下来,看到赵繁听在原地,她似乎也反应过来什么,顿了一下,然后面不改色:“盛经理昨晚把密码也发给了我。”
“难怪。”赵繁颔首,终于了解。
于是带着苏黄跟苏地进去,等进去之后,她才发现有一点点不对,盛经理发给孟拂了,怎么还会特地发给她呢?
赵繁正想着,一边,苏地拿着箱子询问:“繁姐,这东西放到哪个地方?”
她回过神,没再想密码这件事,朝四周看了一眼,“放在录音室。”
房间内的设施一般,孟拂等人常用的东西大部分没有,脚下就是冰凉的瓷砖,赵繁打电话询问大地毯什么时间到,正好苏地跟苏黄在,他们可以把大地毯铺上。
这三个人规划着家具的摆放。
孟拂直接走到冰箱边查看,查看冰箱。
盛娱做事向来周到,冰箱是双开门的,很大,目光从上往下看,看到第三层摆着的一排啤酒,她挑了眉,随手拿出来一罐。
兜里的手机响了,是一串保护号码,也没署名。
孟拂单手拉开瓶盖,看了手机一眼,随手按了一声接听键,屋子里面的沙发没有摆好,孟拂就靠一边的冰箱门上,声线挺淡:“喂,夏夏。”
手机另一边,寒风中,年轻女人摘下外卖员的安全帽,呼出一口白气,“你到了?到了我让人送过来。”
“到了,”孟拂靠着冰箱,喝了一口酒,“不急,你们最近不是在忙招新?”
虽然苏天那些人没说完,但孟拂也听到,他们最近似乎是挺忙的。
“招新?”手机那头,M夏诧异,然后反应过来,“你是说找两个世家子弟的人?这不是什么大事,昨晚我看了看,他们资历都一般,没什么特别想要的,不过也要挑两个。”
说到这里,M夏笑了,“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身边刚好有人说起。”孟拂随意的开口,她把啤酒罐捏瘪,神色淡淡。
“你身边有人还有人要进我们这里?”M夏这回倒是诧异了,她知道孟拂并不是京城人,跟京城势力没啥关系,听她这么一说,倒是有些注意,“是谁?我让余文单独挑出来。”
“不用,”孟拂真心实意的建议:“实在挑不出来,就摇骰子吧,纠结太多,容易秃头。”
对于孟拂的拒绝,M夏也不意外。
孟拂的人,要加入的最少也是青邦的级别,进京城兵协,格局小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M夏颔首,深深觉得这个建议不错,“我等会儿跟他们说一声。”
两人说完了上门时间,就挂断了电话。
离火骨是高级调香的配方,普通的药材市场并不卖,就算是拍卖场也很少有,布莱恩家族是意外才得到一根。
孟拂想要这个离火骨将近三年了,M夏第一个知道这消息,在mask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带人去抢。
药材珍贵,联邦调香师协会都盯着M夏。
这东西放在M夏这里也是个炸弹。
M夏本来也打算让人去T城亲自交给孟拂。
眼下孟拂在京城,那最好不过。
M夏相信,这东西无论在哪儿都没有在孟拂那儿安全。
**
一个小时后,大型地毯被送上门。
苏黄跟苏地两人跟工作人员一起把地毯铺在大厅还有各个房间。
铺完后,也接近十一点了,苏地就开了冰箱,在里面寻找食材。
“苏黄,”赵繁把东西规整好,看孟拂在录音室练团歌,就出来,没打扰她,“中午在这儿吃吧,苏地厨艺不错。”
苏地凉凉瞥了苏黄一眼。
可惜,苏黄没有感觉到苏地的眼神,明天就要考核了,但苏黄也不着急,只忙不迭的点头,“好,谢谢繁姐!”
“砰——”
苏地在厨房剁了一块骨头。
门外,有人按门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