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xue超棒的都市小说 特種兵痞在都市-第4636章 黑袍青年!閲讀-71a00

onxue超棒的都市小说 特種兵痞在都市-第4636章 黑袍青年!閲讀-71a00

特種兵痞在都市
小說推薦特種兵痞在都市
许长风带着贾菲菲,从火星离开之后,地球以及遗弃星域诸人,依旧沉浸在刚才那无比恐怖而震撼的一幕之中,难以置信。
这样的场面,尤其是对于剑门派来讲,那样的惊讶和难以置信,可是更加浓烈。
无论是赵霄,巴博拉,福原红杏,还是地鼠,小混蛋,洪清秋,亦或者是安培,许风华以及陶树人等人,此时此刻,面色之上,可均是弥漫着狂喜。
尤其是安培,许风华以及陶树人等人,他们现在可是在自己内心,无比庆幸,他们这次站对了队,否则的话,现在等待他们的,怕是唯有身死人亡。
而且,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段浪才如此年纪,他的修为,便已经达到如此程度,假以时日,段浪究竟能够达到怎样的高度,简直是完全无法想象。
他们从此以后,若是踏踏实实,本本分分地跟着段浪,那可的确是未来可期。
他们可是十分坚信,凭借段浪的身手实力,有朝一日,不说是正道圣皇,哪怕是传说中的圣帝,也未尝不可……
华族大长老蔡徐申,在从浓烈的震惊中缓过神来之时,则是双膝长跪在地,老泪纵横。至于前来观礼的蛮荒星其余人,诸如梅长俊,苗玄机,东方空,一想到曾几时何,他们跟段浪,还勉强可以说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但是现在,才多久时间,段浪的修为
,就已经达到何等层次?
而他们呢?
却依旧止步不前。
当然,这对于梅长俊等人来讲,也只不过是感慨而已。但是对于丹盟盟主吴佩奇来讲,可就不仅仅再是感慨了,他现在,可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要清楚,曾几时何,丹盟遇到段浪,对于丹盟来讲,可是天大的机缘。
但谁会想到,丹盟不但没有珍惜,反而居高自傲,给错过了?
“段大哥……”诸人在心思复杂,感慨万千时,洪清秋则是直接冲天而起,来到太空之外的段浪身前,泪眼汪汪地叫道,“还好,你赢了,刚才,可是担心死我了。”
“傻瓜,区区一群蝼蚁之辈,乌合之众,哪儿配让我放在眼里?”面对着洪清秋那哭泣的稀里哗啦,一塌糊涂的样子,段浪捏了捏洪清秋的鼻子,颇为怜爱地说道。
“不错,什么狗屁小华天仙域百万圣台大军?在段冕下面前,简直就是蝼蚁一般,不堪一击。”
“段冕下威武,段冕下万岁,段冕下不朽。”
“还请段冕下,加冕。”
……
剑门广场上,无论是前来现场观礼的地球人,还是星海修士,在短暂的心思复杂之余,可均是忍不住齐声开口。他们此前,虽然是前来观礼,但对于段浪的加冕,内心或多或少,也还是有着一定的看法的,不过,在经过了此前那样一幕之后,他们内心的看法,早已经消失殆尽,荡
然无存。现在,对于他们来讲,能够前来剑门广场,一睹段浪加冕盛况,可是十足的无上荣光。不过,剑门广场,来自四海八荒的修士,陷入前所未有的狂喜和沸腾中时,有几道
身影,则是悄悄退到广场后面,准备离开。“嗯?”安培见此一幕,眉心一沉,身躯瞬间一闪,直接挡在了黑铁、印地斯迈以及穆尼等人身前,说道,“几位,既然是来参加段冕下的加冕大典的,现在加冕大典,都还
没有正式开始,何必那么着急离开呢?”
安培此话一出,现场无数人的目光,可均是忍不住,齐齐落在了黑铁,印地斯迈以及穆尼等人身上。原本就已面色难看,心如死灰的黑铁,印地斯迈以及穆尼等人,在此时此刻,可是彻底被吓傻了,一想到他们此前的行为,根本来不及多想,齐齐跪在地上,哀声求饶
摇尾乞怜。他们现在那才叫一个后悔啊,他们若是一早就知晓,段浪的身手实力,已经恐怖强悍到了如此程度,哪怕是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他们也是无论如何,根本不敢在段浪面前
造次的啊。
只可惜,此一时,彼一时啊。
现在怕是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勾结异族,藐视圣皇,当诛……”面对跪在地上,哀声求饶,摇尾乞怜的黑铁,印地斯迈以及穆尼等人,安培可是根本没有心慈手软的意思,当即就准备痛下杀手。
不过,却在这个时候,但见虚空深处,有着一道淡淡的声音,却像是穿越了无尽的时间和空间,传到了诸人耳中:
“不过如此。”
这道声音虽然很轻,但是,无论是此时此刻,在虚空之上,还是在地球之上的人,可均是听的清清楚楚。
而且,大家都完全不需要联想,都完全能够知晓,不过如此,这简单四个字,究竟是代表着怎样的含义。
他的意思是,段浪此前的表现,不过如此。
可是。
段浪此前的表现,哪怕是圣皇冕下,也不过如此而已。
现在居然有人敢对段浪,评头论足?
试问一下。
此人的修为,又究竟达到了何等层次?
诸人正在疑惑时,但见虚空之上,有着一道黑袍青年,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法力的波动,像是从遥远的空间,缓步而来。
地球以及遗弃星域修士,见此身影,眸中可均是不约而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讥笑和嘲讽。
小华天仙域百万圣台组成的联军,都几乎被段浪屠杀殆尽,现在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黄毛小子,竟然敢凭空出现,他是活腻了吗?
诸人在满目不屑,嗤笑不已时,唯有段浪,在见到这道黑袍青年身影出现的一瞬,整个人的面色,瞬间就沉了下来,如临深渊,如坠冰窟,如见鬼魅……
其他人或许不清楚此人,究竟具备着怎样的实力,但是,段浪却是一清二楚。
此人浑身上下,虽然没有任何法力的波动,但这却也是最为恐怖和骇然的地方。“段,段大哥,你怎么了?”洪清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忍不住问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