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zv21精华小說 鳳舞隋末 起點-第六百八三章 窮鬼分享-2lh4b

hzv21精华小說 鳳舞隋末 起點-第六百八三章 窮鬼分享-2lh4b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不错,黄娜想到的解决方案就是灭佛,既然历史上三武一宗能够灭佛,为什么新朝就不能?
而且在黄娜看来,佛教对于中华文明的进步也确实没什么助益,完全就是被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当做麻痹和稳固统治的工具。
不信掰着指头数数看,这一千几百来所谓的佛教文化到底对人类文明来带了什么益处?
可以说,千百年来和尚们不是到处私搭乱建,看上个地方就想方设法的修庙修寺,占着个山头就诈称是某某菩萨的道场。
就是一以贯之的贪得无厌的大势敛财,最开始他修个小庙可能就先搞个泥胎木雕的佛像,等有钱了就敢铸铁佛铜佛,再有钱点就敢给佛像贴金,甚至干脆就把金子银子拿来铸造佛像。
又或者一开始修个夯土做墙,茅草遮顶的家庙野寺,等有了钱就铁定建起青砖墨瓦的大房大屋,乃至于慢慢有了根脚他就敢盖大雄宝殿,修浮屠宝塔。
然后每天就特么整天屁事不干,借口吃斋念佛,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终日除了混吃等死就特么把时间浪费在研究什么佛经、佛乐、佛药上,结果研究出来的成果还特么秘而不宣,对社会还有文明的进步一点都没有促进作用。
甚至一千多年下来,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混了一个“天下武功出少林”,结果五胡乱华没赶上,五代十国就赶上了,然后从金辽到蒙古、再到满清,每次朝代更迭时总能看见武僧的影子,有反抗暴政的也有助纣为虐的,反正两头下注,输赢通吃。
所以,在黄娜看来,既然新朝的新政对于这些佛教徒而言有漏洞,而且短期之内选择补漏洞不如直接灭佛爽利,那干脆就灭佛算了。
不过,她这种随手拍拍脑门就出口的办法肯定不是办法,便听黄小刚道:“哟!你倒是说得轻巧,你知道现在全国有多少寺庙佛院,又有多少佛教信徒?你特么江山都没坐稳呢!你就敢想着灭佛?”
这话说来,顿时便见黄娜白眼直翻,黄小刚只能笑道:“好了!这话题咱们扯远了,刚还研究恢复诸子百家来着,怎么咱们就扯上灭佛了?这事看样子还得徐徐图之,等咱们的天凤皇朝先坐稳了江山再说吧!而且你记不记得‘国产凌凌漆’里面说得好,哪怕是一条内库一张卫生纸也是有用处的嘛!佛教其实也并非真的一无是处,咱们可以想办法把它的优点给利用起来嘛!”
黄娜听得差点喷饭,忙不迭道:“行行行!你赢了,这事以后就老舅你负责好了!”
却说饭后,黄小刚又领着黄娜在雏鹰营四处转了转,关心了一下学员们的生活和学习之后,便转道前往了今日的第三站:空军大营的核心营区。
所谓的核心营区,其实也就是英雄岭的南麓,与国家公墓也就是一岭之隔,之所以把这里设为核心营区,因为南麓本身就是一个高度有五、六十米的山岭,方便实施三角翼的滑翔训练,一直以来都把这里作为空军的训练场地。
不过由于今日北风的级数有些过高的缘故,所以并未安排训练,黄娜到了以后便也在营区简单校阅了一番。
如今在核心营区作训的飞行员合计也就是差不多两个排的人数(洛阳和下邳还各有两个班),加上已经转职为地勤和后勤的部分人员,总人数也就堪堪凑足一个营的规模。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即便是后世挑选飞行员也都是万里挑一的规格,更别说在这个时代恐高症还是没药可治的病症,能从差不多八万天凤军中选出将近三个排的合格飞行员种子来,也算是竭尽全力了。
而对于飞行员们,黄娜除了好生勉励之外,能给出的指导意见也就是努力练、加油练,只要天气允许就可劲的飞,早晚能把技术给练上去。
当然了,黄娜这么说话也是相当克制了,毕竟她自己也还没能力单飞,唯二的几次飞行也还需要人带着她的。
此外,黄娜除了关心飞行员们的生活学习之外,还特别关心了两个人的生活情况,一个是飞行学员李世勣,另外一个是空军总教官张仲坚。
这俩人自打完成了“营救李世民”的任务回来,先是在聊城与大军汇合,然后又随中军转进历城,直到一个多月前大迁民初步完成,也才随空军部队先行归营。
先说李世勣,虽然他是半路以将领的身份转职,并且还随着张仲坚出了一个相当于“史诗级”的任务,但就眼下来说他的飞行技能却是不怎么厉害,根据总教官张仲坚的评判,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中上”水平,不过黄娜这边对李世勣未来的职业认定肯定是“将才”和空军将领,三角翼飞得好不好肯定不是问题。
至于说张仲坚,黄娜却是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天生就是所谓的天赋异禀,当初的他在洛阳几乎就是无师自通,也不过练习了个把月就直接可以去打史诗级的任务,如今大半年过去他的飞行技巧自然更为精熟,做总教官也是名至实归,并且还把训练难度直接给搞成了英雄级别。
但有一个问题就是,这家伙见着黄娜以后特别的激动,还特么一个劲的往黄娜身边凑近乎,把黄小刚看得直瞪眼,不得不敲打道:“张总教官,听闻你本是江南人士,不知如今家中情况如何?可有什么要求,本监军定会与你安排!”
张仲坚听来不知是装愣还是真没听出黄小刚话里意思,竟然答道:“张某家在扬州,虽是富贵之家,如今想来不提也罢!”
这话叫黄小刚听来有些不解,便自问道:“扬州?如今虽是在李子通治下,却并未听说有甚举动,莫非令尊等人先前便遭了劫难?”
谁知张仲坚却是开诚布公道:“非也!家父家母早已过世,如今家业财产全由家中兄长执掌,某算起来孑然一身,并无家事拖累,倒也轻松。”
黄小刚一听这话,感觉有点不对,这演义里不是说虬髯客有万贯家财,还因为义妹红拂女看上李靖,干脆就把家产赠给了他们夫妇,助李唐招兵买马。
当即黄小刚便没了好脸色,径自问道:“以总教官这般年纪,该是早早成婚生子,怎能是孑然一身?”
谁知道他竟也毫无隐瞒,坦言道:“确有成婚,不过发妻早亡,也未留下什么子嗣,后来某见天下大乱,欲成就一番事业,便把家中婢妾遣散,把家业钱财也托付与了兄长,如今说是孑然一身,倒也不差。”
如此说来,如今的张仲坚岂不是一个穷鬼了么?
特么的穷鬼也想来追黄娜,这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