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zjg熱門都市言情 放開那隻妖寵-第七百零八章 《血脈奪舍》(第二更,求所有)閲讀-v5293

2czjg熱門都市言情 放開那隻妖寵-第七百零八章 《血脈奪舍》(第二更,求所有)閲讀-v5293

放開那隻妖寵
小說推薦放開那隻妖寵
这个时候,凯兰将宁碧甄带了过来。
宁碧甄常年修炼星光类御妖决,她的肉体强度也就比李长生稍逊几分,和李长生一样,一次性将五爪金龙精血全部吸纳,肉体强度哪怕没有达到王者,也是相当接近。
宁碧甄的俏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显然遇到了好事。
“碧甄,你的七眼貂怎么样了?”
李长生将大周天黑暗玉珏交给宁碧甄,自然是为她的七眼貂准备的。
他很熟悉宁碧甄的妖宠,其中七眼貂已经达到了提升品质的临界点,这也是他将大周天黑暗玉珏交给宁碧甄的主要原因。
宁碧甄笑嘻嘻的说道:“托了你的福,小七的品质不仅提升到了极品,境界更是达到了伪妖王级,再过几个月,或许就能成为真正的妖王级妖宠。”
这么一来,宁碧甄也就拥有了五只半妖王级妖宠,还差临门一脚就能满足晋级王者的最难条件。
当然,她和李长生一样,精神力想要达到巅峰还有一大段距离。
“你这运气真是没得说!”
李长生不免感叹了一句,为宁碧甄的好运感到由衷的羡慕,他猜到了七眼貂提升了品质,就是没有料到这货的境界又有了突破,达到了伪妖王级。
吼~
也是在这个时候,希尔瓦娜斯忽然睁开灯笼般大的龙眼,仰天发出一声不甘的咆哮。
原来,它没有完成境界上的突破。
自从黑龙晋级妖王级,紧接着又进化成了次级祖代黑龙,希尔瓦娜斯感到了它们之间的巨大差距,自然热衷于突破妖王级。
只有这样双方之间的差距才能快速缩小,它也就可以继续和次级祖代黑龙争锋,而不是和对方差距越拉越大。
可越想什么往往就越得不到,希尔瓦娜斯哪怕凭借祖代红龙精血仍旧没有完成突破,等它突破妖王级,双方之间的差距还会继续拉大。
这让希尔瓦娜斯感到沮丧,像斗败的公鸡一样,低着脑袋黯然神伤。
不过,李长生并没有感到失望,因为希尔瓦娜斯在吸收祖代红龙精血后,它的实力又有了不小的提升,关键还是它的品质发生了变化。
【妖精名称】:红龙(成长期,顶级异兽)
【妖精境界】:领主9阶
【妖精种族】:高等君主
【妖精品质】:极品
【妖精血脉】:祖代红龙(浓郁)
【妖精属性】:火
【妖精状态】:健康
【妖精弱点】:水
这么一来,包括临时妖宠在内,李长生的所有妖宠全部都是极品及以上品质,再也没有拖后腿的上品品质妖宠。
这一天,李长生可以说是大伙丰收,提升最大的还是三只临时妖宠,同时白天、黑夜也都获得了一些好处,只不过变化没有三只临时妖宠那么大罢了。
至于宁碧甄,同样获得了不少好处,五品葵水黑莲晋升六品,七眼貂完成了蜕变,她的妖宠们也尽皆开启了第二宝器空间,以及获得了几件顶级宝器,她自己还吸纳了五爪金龙精血,实力同样上升了一个档次。
除此之外,李长生还准备去琅琊刘氏大本营打一下秋风,或许还会有着不小的收获。
看到黯然神伤的希尔瓦娜斯,李长生摇头失笑:“希尔瓦娜斯,你就没有感觉到自己变得更强了吗?”
希尔瓦娜斯微微一怔,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体型变大了不少,比当时尚未晋级妖王级的黑龙还要来的庞大,浑身更是充满了力量,明显比不久前强大了不少。
希尔瓦娜斯这才重新振奋了起来,头一次由衷的向李长生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表示臣服。
李长生随手摸了摸希尔瓦娜斯的脑袋,就放任希尔瓦娜斯自由活动。
他没有立即前往琅琊刘氏,直接盘坐在地上,开始消化灵王刘永途的记忆。
李长生准备等初步消化灵王刘永途的记忆,再去打琅琊刘氏的主意。
原因很简单,作为琅琊刘氏唯一的王者,灵王刘永途对琅琊刘氏肯定有着很深的了解,这有助于他获得更大的好处。
花了一个多小时,李长生快速‘观看’了一遍灵王刘永途的一生,并且剔除掉了部分记忆,这些记忆基本都是吃喝拉撒,对他毫无用处可言不说,吸收了有可能还会影响到他的性格。
在这些记忆中,李长生还接收到了《血脉夺舍》这门夺舍秘术。
同样都是夺舍秘术,《血脉夺舍》和和炎王狄之轶的夺舍秘术有着很大的不同,两者可以说是各有优劣之分。
如果将这两种夺舍秘术统合起来,去芜存菁,并加以改良的话,大概率会提高夺舍成功率,也会降低夺舍的负面效果。
可惜,李长生对它们并不怎么感兴趣,他还很年轻,暂时不会将时间浪费在研究夺舍秘术上。
除了《血脉夺舍》外,李长生还有着其它收获,这些收获和灵王刘永途几乎如出一辙,却又有着一些区别。
相对于炎王狄之轶来说,灵王刘永途更喜欢战斗,拥有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这货一生经历了数千场大大小小的战斗,不乏一些大型战事,战斗经验不是一般的丰富。
到了晚期,灵王刘永途收敛了很多,不过为了搜集材料,依旧经历了不少战斗。
除了丰富的战斗经验外,灵王刘永途训练妖宠同样有着自己的一套心得,如果和炎王狄之轶的相互结合起来,可以更加高效的让妖宠们得到提高。
另外,作为一名王者,灵王刘永途还有一门特殊训练法,可惜的是,这门特殊训练法刚好出现了不少缺失。
李长生只是吸收了灵王刘永途大部分记忆,还有少部分记忆丢失,这也让一些传承变得残缺不全。
除了这些之外,自然还有各种秘辛,不少还和琅琊国皇室有关,暗夜王窦苍穹创建琅琊国不久,灵王刘永途是第一个主动投靠暗夜王窦苍穹的王者,对于暗夜王窦苍穹更是有着较为深刻的见解。
可惜,这些见解还是数十年前的老黄历,数十年过去了,也不知暗夜王窦苍穹有没有培养出第二只或者第三只妖帝级妖宠。
没错,数十年前的暗夜王窦苍穹,只有一只妖帝级妖宠。
从灵王刘永途的记忆中,李长生还见识到了一场大战。
大概在两百年前,暗夜王窦苍穹想要将寂静森林纳入掌控中,当时灵王刘永途也在场,结果暗夜王窦苍穹唯一的妖帝级妖宠被寂静之森的神兽腾蛇阻拦,面对众多寂静之森的大领主和领主,可以说是损失惨重,最后只能选择放弃。
如今琅琊国出现了第二扇深渊之门,并且还是一扇变异的深渊之门,使得暗夜王窦苍穹不得不亲自前往坐镇,更不可能再打寂静森林的主意。
最后,灵王刘永途对炼器也是颇有研究,晚期更是炼制出了追魂小人,距离炼器大师也就半步之遥,他的炼器经验对李长生自然也是颇有用处。
哪怕初步消化这些记忆,依旧让李长生获益匪浅,一旦将这些经验融会贯通,李长生觉得自己很多方面恐怕不会比双字王差上多少。
这并不奇怪,李长生自己的心得体会不说,在此期间他还获得了元灵学府第七任校长的元灵传承,炎王狄之轶的部分记忆和灵王刘永途的大部分传承,这些种种相加,很多方面比拟双字王并不奇怪。
这个时候,已是黎明时分。
李长生没有带上宁碧甄,他准备独行行动,这种行动自然是越少人越好。
半个小时过后,天光开始大亮,乔装打扮的李长生顺利潜入了邺城。
琅琊刘氏大本营可以说是一大片住宅群,面积不比李氏庄园小上多少,关键这还是在寸金寸土的国都之中,可见琅琊刘氏获得的殊荣有多显赫。
李长生偷偷观察了一番,很快他就‘打劫’了一位出门不久的琅琊刘氏子弟,获得了他的身份令牌,他的容貌自然也就变成了这位不幸的家伙。
当李长生来到大门口的时候,看守庄园的护卫并没有立即将李长生迎进去,而是做了一番检查,更是用一种仪器扫描着李长生的脸颊,防护相当严密。
也幸亏百变千幻面具足够给力,简直和换了一张脸一样,自然没有被仪器检测出他是冒牌货。尤其琅琊刘氏还没有血脉神禁,否则李长生还真不好混进去。
从灵王刘永途的记忆中得知,在整个琅琊国中,唯有皇室才拥有血脉神禁这门技术。
当然,现在李氏同样拥有了这门技术。
在检查完毕后,这些护卫这才放李长生进入。
在和禁阵发生接触的时候,挂在腰间的身份令牌微微亮了一下,使得李长生非常顺利的步入其中。
由于初步吸收了灵王刘永途的记忆,李长生对这里有了一定的了解。
灵王刘永途在夺舍刘旭光的时候,就曾游览过琅琊刘氏大本营,布局和数十年前相差不大。
哪怕是在白天,琅琊刘氏大本营依旧戒备森严,随处可见一列列巡逻队伍。
同时,李长生还察觉到很多人脸上都带着惊慌,好似失去了主心骨一般。
琅琊刘氏人心惶惶,显然已经得知他们的新任族长刘旭光已经陨落,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噩耗。
失去了刘旭光,也就代表着琅琊刘氏再也没有伪王者坐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