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sen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從當爺爺開始討論-674.小孩子還是需要教育的(求訂閱月票)-ckzri

ohsen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從當爺爺開始討論-674.小孩子還是需要教育的(求訂閱月票)-ckzri

從當爺爺開始
小說推薦從當爺爺開始
张然的这番话在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尤其是汤姆以及其他几个人,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
他们家族早就察觉到了当年的事情有幕后推手,但由于当年急于维护家族实力,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放在这上面。
等缓过劲来之后,他们想要调查的难度也大幅度增加了。
关键还是张然突然消失了,让他们也有些不知所措。
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也只是查到了一些东西,但没有确凿的证据,只能是猜测。
现在听张然这么一说,他们也瞬间明白过来了,当年就是罗德家族在背后搞鬼。
其实想想也是,罗德家族是当年事情获利最大的人,本来就是有着很大的嫌疑。
当年他们家族因为青黄不接,家族人能力不强,再加上不放权给家族外面的人,所以导致他们家族的很多产业都被蚕食掉了。
乔丝琳闻言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嘴角还挂着一丝轻笑,“张大哥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误会吗?可能是吧。”张然不置可否的说道。
随即他看向了艾丹,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被乔丝琳算计的死死地,被乔丝琳当成了靶子。
乔丝琳从来没有想过张然真的傻到什么都察觉不出来,要是真的那样,她就不会那么的喜欢张然了。
所以从一开始的时候,乔丝琳就在为今天做准备,她故意对艾丹流露出厌恶的情绪,或者说将以前隐藏起来的情绪表达出来。
要不然以她这样性格的人,怎么可能这么显露自己的情绪,尤其还是刺激身边人的情绪。
再加上她也会时不时的稍微引导一番,艾丹这个傻子根本什么都察觉不出来。
今天她的表现就是为了引爆艾丹的情绪。
要是没有张然的这些话,她当场就会发飙,然后让艾丹离开这里。
而那个时候,艾丹的心中肯定越发的怨恨张然,男人的嫉妒心可一点也不比女人小,而且在某些时候,更加的容易走极端。
更何况有着乔丝琳的暗中引导,到时候艾丹肯定会生出弄死张然的想法。
在实施的时候,艾丹是不可能找罗德家族的人,因为罗德家族的人很多人都看不起艾丹。
那么艾丹只能找他们自己家族的人,一旦他们家族被艾丹欺瞒了,那么不管成功与否,张然势必会和他们家族对立上。
这些都是乔丝琳的算计,但此刻都成了过眼云烟。
乔丝琳是真的喜欢张然,但也是真的想要将张然弄死!
这两个看似是相互矛盾的想法,但实际上对于乔丝琳来说却很正常。
感情从来不能左右她的选择!
她也从来没有小瞧过张然,更不会因为张然消失了二十八年的时间而松懈。
现在的张然再次有了和他们一较高下的实力。
而且张然的手段也是及其不凡,只是用了风狸金融这个诱饵,直接就让他和欧美这边的富豪拉近了关系。
到时候无论他还罗德家族打成什么样子,这些富豪也只会选择袖手旁观的。
不会像是以前那样,联合起来逼迫张然让步,放弃继续报复下去。
这也是乔丝琳要将艾丹家族和张然彻底对立起来的原因,到时候他们就有了援手。
两人表面上都没有明显的情绪表露,乔丝琳轻笑出声道:“张大哥你真的是误会了,对了,我听说张大哥到现在还没有真正的结婚,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
乔丝琳丝毫不顾及什么形象,说的很是直白,但越是这样,越是刺激艾丹。
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掉,虽然有张然的那番话在,但他的心中那种身为男人的自尊心让他还是阴沉无比。
张然也没看艾丹,只是笑着道:“我结没结婚都和你没什么关系,先不说我不喜欢你,即便是喜欢,我也不敢娶你啊,你这样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将我张家的财产给弄走了。”
霍知鸢则是小声啐了一口,“不要脸。”
被张然这么直白的拒绝以及讽刺,乔丝琳的脸色还是没有丝毫的羞恼,就好像是张然说的都只是一些简单的问候语一样。
张然看着贾森,叹了口气道:“贾森,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会选择那么做,当年我有什么做的对不起你的地方吗?”
“没有。”贾森沉默一会儿说道。
乔丝琳插话道:“张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有些听不懂?”
随即她看着贾森,眼神有些冷。
张然轻笑一声,也没再说话,他刚才之所以这么问,是问给汤姆这些人听的。
贾森也反应了过来,脸色稍微有些难看,不过很快也恢复了过来。
此时的艾丹几乎要忍不住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几个人再次走了进来。
领头的是一位老者,年纪大概在七八十这样,不过从他的走路姿态以及精神状况来看,老者的身体很好,一点也没有老人的样子。
看到来人,乔丝琳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而艾丹则是有些忐忑。
“克尔顿老先生。”张然微笑着问好道。
克尔顿正是克尔顿家族的族长,同时也是艾丹的父亲。
“张先生,实在抱歉,家里面的孩子不懂事,让你看笑话了。”克尔顿姿态放得很低。
而艾丹此刻脸色涨红,他今天都五十三了,却被人说成孩子,这让他怎么不羞恼。
张然也笑道:“没事,孩子吗,任性一些是正常的,不过您还是需要好好管教一下,毕竟老给家里面惹事的孩子也是需要教育的,要不然到时候闹出了误会,这也是谁都不想见到的。”
此刻的艾丹真的像是小丑一般,被他父亲叫成了孩子还能够忍受,但现在张然也是一副将他当成五六岁小孩子看待,让他真的受不了了。
“张然,你…….”艾丹指着张然刚要说话,但下一刻,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
“父亲,您……”艾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父亲。
“闭嘴。”克尔顿的眼神很冷,冷的让艾丹心中发寒。
“抱歉。”当克尔顿视线再次看向张然的时候,眼神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平和,似乎刚才不是他一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