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att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氪金成仙 五志-第800章 混入牢獄相伴-relgy

haatt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氪金成仙 五志-第800章 混入牢獄相伴-relgy

氪金成仙
小說推薦氪金成仙
无论是长老还是迦楼罗,又或者是其他的生命学派成员,全都不知道,他们已经中了毒。
下毒的人,正是苏木和他的傀儡人偶。
当住宿区遭到包围,人潮涌动的时候,混在人群里的苏木和傀儡人偶,就悄悄的动了手。
他们像是一个个毒源,在不停地喷射毒素,感染着周围的人。
之所以没有被发现,不止是因为这种毒无色无味,更因为它是苏木运用药性相克原理研发出来的新毒。
没有药引的话,就算是中了这个毒,身体也不会有任何异常,自然就难被发现。
这种新毒在进入身体后,会在脏腑血脉中潜伏一段时间。
在潜伏期内,一旦遇到了药引,就会被激活,化为剧毒。
但现在,这种毒却是对身体一点儿伤害都没有。所以不管是高修为的长老、迦楼罗等人,还是精通毒理药理的生命学派成员,全都一无所觉。
长老在说了几句安抚的话后,转身离去。
紧接着,包围了住宿区的生命学派成员和古怪生物,也如潮水一般退却。
但在住宿区里,却多出了很多的眼妖。
当有人进出时,也会被这些眼妖尾随,摆明了是在监视他们。
对此,住宿区里的生命学派成员,虽然满心不爽,却不敢抗议。
毕竟刚刚才在他们这里,抓走了一个奸细。对他们监控的严一点,也在情理之中。
要是抗议,万一被认定为奸细同党,也给抓走审讯,岂不是要受一场无妄之灾?
更何况,进了牢狱,就算是无罪,也不见得能够有命活着走出来……
住宿区里的这帮生命学派成员,只能相互安慰:“忍忍吧,离着祭祀仪式没几天了,等仪式结束,我们就能离开这里,不用再受这气。”
苏木返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起平安经,继续装模作样的看书。
他把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都暴露在了监控之下,看着好似完全没有问题。
但是没人知道,他悄悄的派出了一个分身,藏在被抓的阮惊天等人的影子里,一路尾随到了小秘境中央的研究所。
小秘境里的研究所,建造的好似碉堡一般,除了一扇大门,再没有别的门窗。
这个地方看似很平静,但苏木通过藏在影子里的分身,敏锐的洞察到,除了摆在明处的守卫与监控眼妖外,在这附近还隐藏着有许多的暗哨,以及法阵机关。
迦楼罗扇动着翅膀从天而降,站在研究所的大门前。
他回过身,向押送阮惊天等人的生命学派成员和古怪生物命令道:“行了,把人放在这里,回各自的岗位去吧。”
这些生命学派成员和古怪生物也清楚,自己是没有资格进入研究所的,只能依言放开了阮惊天等人,然后遁入阴暗,不见了踪影,继续去干起自己暗哨的活。
长老上前一步,把手放在了研究所的大门上。
厚重的铁门上面,立刻浮现出了一张狰狞的、满是獠牙的怪物面孔,声音低沉地说:“输入开门密匙!”
长老催动灵力,让其化作了一道密匙。
门里的怪物在检查无误后,又说道:“密匙无误,可以通行!”
紧接着,大门朝两侧分开,露出了一条通道。
无论是长老,还是门里的怪物,都没有注意到,投射到了门上的影子里,藏着有一个人,窃取到了长老开门用的密匙。
虽然窃取的并不完整,但是对有着氪金外挂的苏木来说,并不是问题。
哪怕只是看到了一丁点,只要能够将氪金外挂激活,剩下的事情,就能靠氪金来解决。
之所以要窃取密匙,是因为这个研究所大门的密匙,只有长老一个人知道。
哪怕是迦楼罗、摩侯罗伽等亲信手下,都是不清楚的。
而没有密匙,或者是搞错了密匙,不仅出入不了研究所,还会激活门上的机关陷阱,以及两侧的雕像和暗哨,遭到袭杀。
长老回头,向迦楼罗、‘摩侯罗伽’几个亲信吩咐了一声:“带上他们,跟我来。”
一群人鱼贯越过大门,进入研究所。
门上的怪物,睁大了一双眼睛,释放出幽蓝的光芒照射在众人身上,以核对数量、检查身份。
只是这束蓝光,显然对影子没有效果。
等到长老等人全部进入研究所,大门很快关闭,门里的怪物也消失无踪。
研究所里面虽然没有门窗,但是亮度与通风完全没受影响。
这些都是法术带来的效果。
长老大步在前面走着,迦楼罗和‘摩侯罗伽’几个亲信,拎着阮惊天等人紧随其后,途中看到了很多模样稀奇古怪的人。
他们中,有的是研究员,有的是实验品。
看到阮惊天等人,全都露出了阴冷诡异的笑容:
“嘿嘿嘿,又来了一批新的实验品。”
“有新人到,日子不会无聊了。”
阮惊天等人听到他们的话,被吓的毛骨悚然,脸色惨白。很想要在为自己辩解几句,但是根本发不出声音。
在来的路上,他们就被施加了噤声咒。
走到研究所里某处,长老把手放在了一面壁画上。
片刻过后,一个面容丑陋的男子,从壁画旁边的阴影处走了出来,躬身问候:“长老!”
长老微微颔首,侧身指了指阮惊天等人。
“又抓了几只‘老鼠’,你带下去,好好审问。”
“是!”
丑陋男子恭敬领命,口中发出了一声尖啸,立刻有一群恶鬼般的人,从他身后的阴暗处奔出,将枷锁镣铐等物,套在了阮惊天等人的身上,拖着就走。
藏在影子里的苏木,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通过摩侯罗伽的记忆,苏木知道,这个长相丑陋如同恶鬼一般的男子,在这里的代号叫做夜叉,专司刑狱。
所以苏木才会翻遍了摩侯罗伽的记忆,也没能查到多少与叶娴有关的信息。
“想要找到叶娴,就得跟着夜叉以及他手底下的这帮小鬼!”苏木暗自想着,悄悄在影子里面跟上。
身后,长老向迦楼罗以及‘摩侯罗伽’等亲信吩咐道:“你们出去后,继续监视那群外来的人,一旦发现不对,立刻拿下!”
“是!”
迦楼罗和‘摩侯罗伽’等亲信齐声应道。
长老又道:“出门的口令,是我写的平安经第三十六页的内容……”
目送迦楼罗和‘摩侯罗伽’等亲信离去,长老转身,走向了等候着的夜叉,一起走向阴暗处,在施法过后,穿透墙壁,沿着一条遍布机关和陷阱的通道,来到了研究所底下的地牢。
藏在影子里的苏木,不仅在记忆着夜叉他们行走的路线,同时也在偷偷地侦察着沿途的情况。
这里不仅有着很多强力的机关陷阱,同时在四周的墙壁、地面以及天花板上,还布满了符文,让这里不仅有着很强的防御力,同时还能隔绝土遁之类的遁术。
还好隔绝不到影遁。
此外苏木还发现,这一路上的墙壁中,画着有不少眼睛模样的图案。
这些和外面的眼妖一样,都是监控。
它们重叠交错,没有盲区。
别说是来个人,就是来只苍蝇、蚊子,也会在第一时间被发现。
可惜,长老和夜叉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有人可以藏在影子里,进到此地。
下到地牢,便听见了一片如同在地狱中受刑恶鬼发出的惨叫与嘶吼。
更有一股强烈的血腥味和腐臭味,扑面袭来,让阮惊天等人立刻哇哇开吐。
他们发吐,不止是被这里浓烈的气味熏到,更是被自己即将要面临的遭遇给吓坏了。
夜叉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狞笑着说:“这就吐了?我们的手段,可都还没有用上呢!”
他挥手,解开了阮惊天等人中的噤声咒,冷冷的说:“给你们一个机会,要是现在就招的话,可以少受点罪!”
阮惊天的那几个队友,急忙大声喊冤:“我们不是奸细,真的不是啊——”
“长老,我真不是奸细,你们真的搞错了啊!”阮惊天也在大叫,他根本不是奸细,哪有东西可招啊。
“好啊,都挺硬气的嘛,那就让我看看,你们能够硬到什么时候。”
夜叉狞声一笑,向押着阮惊天等人的小鬼吩咐:“把这些人押到刑讯室,先上刑,让他们感受一下我们这里的热情!”
“不,不要啊!”
“我们真的不是奸细,信我们,信我们啊!”
“我为生命学派立过功,我为全知全能的主出过力,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阮惊天等人不断喊冤,但是根本没有人理睬他们。
很快他们就被夜叉手下的小鬼拖进到了刑讯室,开始大刑伺候。
“这些卧底,都是冥顽不灵!”长老轻哼了一声,问夜叉:“之前抓到的那个女卧底,有招吗?”
夜叉摇头,小心翼翼地说:“还没有,她的嘴巴很硬,我们用了许多手段,都没能够撬开她的嘴巴。”
长老狞声道:“那就加大手段,反正现在抓到了新的奸细,也不怕把她折磨死!”
“是!”
夜叉领命,紧接着又问:“长老,您要去亲自审审她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