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o4u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第五百零八章 危樓看書-55uot

47o4u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第五百零八章 危樓看書-55uot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踏踏踏……
马蹄声踏过街坊长道,三百骑撞入尸潮,混乱间,听到远方人声呐喊,这才从厮杀中清醒些许,迅速缩拢队列,照着东南方向的芙蓉池冲杀过去,战马撞上血肉上,身影一片片倒下,钢刀、箭矢不停朝两侧扑击而来的行尸劈砍、射出,然而,根本无法在尸群造成更大的伤亡。
“冲,后面的不要停下——”
领队的校尉钢刀死死嵌在一道嘶叫的行尸头上,就骑在马背上,猛地的将它蹬开,趁着尸群还未合拢,脚跟一点马腹冲了出去,紧跟在后的三百骑兵挥舞刀锋,借着战马跑动将缺口扩大。
而就在骑兵朝芙蓉池奔涌的此时,之前那四男两女跑来的方向,乌泱泱的行尸从数条街道如潮水般汇集,带着密密麻麻的脚步声,浩浩荡荡朝这边狂奔。
那边靠近湖岸的四个书生吓得纶巾仿佛都立了起来,瞪大眼睛,喊着:“护驾!”的嘶喊,转身就跑,闵月柔主仆二人不敢迟疑,手牵着手跑在后面。
不久之后,后方赶来的骑队蔓延过来,不停与追上的尸潮纠缠、挣脱、再纠缠,战马、人的尸体随奔逃的路线向后延绵开去。
毫无知觉的行尸,看上去是一个娇弱女子的模样,苍白狰狞脸色间,扑去跑在一侧的战马,挨了一刀下,硬生生将上方的骑士拽下马来,士卒地上翻滚,一脚将她蹬开,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走出两步,绝望的回头,三丈之外,微暗的光芒里,是黑压压一片的尸潮。
“啊啊啊——”
士兵闭上眼睛,举起手中刀锋歇斯底里的嘶喊,刀锋一转,架去自己脖子上,朝后方已经远去的骑队,喊出声音:“校尉,替我报仇!!”的瞬间,一侧的湖面上,一股白花花的浪潮推往岸边,带起哗啦啦一片水浪蔓延过来。
就在士卒划下锋口的刹那,湖面轰的巨响,窜起数丈高的白浪。
水光飞溅,一道长影高高立出湖面,蒙蒙月辉照下,粗长鳞身闪烁水花滑落流动的光泽,长角的头颅高高昂起。
“吼昂——”
威严、修长的长吟响彻夜空,狂奔而来的尸群仿佛都在这一声里,速度都滞了一滞,下一刻,高高昂起的头颅,猛地低下,张开满是獠牙的长吻,白气飘出,水浪从口中喷涌而出,贴着那士兵的半丈的距离,冲刷地面,然后横扫过河岸上黑压压的尸群,恐怖的水压掀起一道道身影四下横飞,撞在后方的行尸上砸的人仰马翻。
另一些甚至被冲去对面山壁或城墙,又重重的砸在上面,骨骼尽碎,手臂、膝盖,断口出伸出白森森的断骨,密密麻麻的尸群就硬生生被抹去了一个硕大的缺口。
不过,更多的行尸依旧前仆后继的朝这边冲击,就连之前被咬的士卒也都在重新站起,跟着从后方冲来的尸潮一起发起冲锋。
“天地化极,神剑出鞘!”
一声粗豪的嗓音响彻,列兵排阵的三百骑兵下意识的抬头,其中一人肩膀沉了沉,一个虬须大汉背负木匣唰的一下飞纵过去,木匣打开一柄柄金色小剑飞出,并列组在一起,顷刻间化作一柄金光巨剑。
燕赤霞脚尖点过马头,落去巨剑上面,法决祭出时,后方骑队,还有身影持剑飞纵而来,落在燕赤霞后面。
随安跟着虬须大汉齐声暴喝:“神剑除魔——”
两人法力合二为一,金色流光划过尸群,嘶声咆哮、跃起去抓巨剑的行尸,被剑气、法力荡去左右,硬生生在尸群当中犁出一道沟壑。
“让开让开!”
道人一手拿着符纸、一手捏着降妖镜穿过并列的骑队中间来到前面,降妖镜抛去半空,翻转落下,另只手拿着一叠黄符半空一抹,符纸一张张悬浮排开,显出‘敕’文,置下一道淡黄的光壁,将身后的骑队护下来。
“好让你们知道本道的厉害!”
伸手接住坠下的铜镜,掀开袍摆,双腿左右跨开,阴阳降妖镜绽出法光,一道淡黄光柱射出,投向前方被剑气逼的东倒西歪的尸群,昏暗清冷月光之中,被淡黄法光笼罩的行尸,手脚挣扎想要遮挡,“啊啊啊——”尖锐嘶哑喊叫,浑身上下接连‘嗤嗤’作响,黑烟渗出体表飘散。
孙迎仙维持降妖镜法光不退,跨开的双腿下方,一道短小的身影,踩着蛙蹼吧嗒吧嗒跑来,豆大的蟾眼溜转,看着前方月色里黑压压一片尸群,蟾嘴微开,口水顺着嘴角都流了下来。
吸溜~~~
粘稠的液体又吸回去,露出笑容:“还有这么多……都是上好的补药,别被小道士他们给浪费了!”
当即,翻下背后紫金葫芦抱在怀里,笑容渐渐发出‘哈哈哈——’的大笑,迈开两条小短腿越过道人在地上飞奔起来,笑声里,兴奋的长舌都挂在嘴边,向后荡来荡去,一眨眼就钻进尸群。
“哈哈,都是老夫的,好东西啊~~”
从行尸脚下穿过,蛤蟆道人将怀里的葫芦往地上一放,口中念念有词,双蹼猛地合抱去圆滚滚的葫芦身,黑纹亮起紫金光芒,一股吸力顿时扩散开来,四周奔涌、嘶吼的行尸,脸上、身上渗出漆黑的尸毒、尸气,一股脑儿的倒飞卷去葫芦口,随后大片大片的倒下。
“这老蛤蟆的葫芦……好熟悉啊。”
猪刚鬣一脚蹬飞一具行尸,吐了吐唾沫在掌心搓搓,钉耙拄去地上,望着那方倒了一片尸体的中间,盯着地上那葫芦露出疑惑,总觉得在哪儿见过。
这时,城池方向,尸群后方传来混乱声响,能感觉到大批兵马的动静,隐约还有人高声嘶喊。
“救陛下!史万岁前来护驾——”
“韩擒虎来也!”
“贺若弼……”
“伍建章……前来护驾!”
一声声高喊的同时,一道黑影穿过下方无数盘踞拥挤的尸群,落下骑队这边,一身道袍,背负法剑,花白须髯都在风里摇晃,正是越国公杨素。
看到布下的法阵,老人点点头,目光望向孙迎仙,拱手道:“孙道友,陛下可在万寿观内?”
“在,在,老陆在那里看护呢。”孙迎仙挥了挥手,让他被打扰自己做法,后者‘嗯’了一声,也不在意这小道士的态度,望去那边山门,一挽宽袖就朝那边过去,之所以来迟,也是等候尸傀,去追看到的那个尸妖。
但还是跟丢了。
快步走上石阶时,站在阁楼前方的陆良生微阖着眼帘,听着外面的动静,隐隐觉得不安。
‘行尸攻山……却不见尸妖现身……难道…..’
杨素走上石阶,朝他见礼的同时,陆良生陡然睁开眼睛,目光扫过老人。
‘声东击西!!’
这个念头在心里升起,转身望向一侧的阁楼,看去站在檐下的皇帝,及一干侍卫,宽袖猛地一拂,卷起法力。
“栖幽,他在楼后面!!”
檐下一众人还未从话里反应过来,就听得身后阁楼轰然一声巨响,巨响之中又有轰轰几下爆炸,桌上灯火明灭,木栖幽旋着长袖向后倒飞出来,脚尖一点,轻飘飘的落到书生一旁。
飞溅的漫天木屑里,渐渐显出干瘦,长臂的身影,垂散花白须发缓缓抬起,露出形如骷髅的脸孔,双目空洞,犹如阴府爬出的恶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