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5f8有口皆碑的小說 搶救大明朝 愛下-第2038章 福寧真幸福,八個汗阿瑪讀書-kgvj5

jt5f8有口皆碑的小說 搶救大明朝 愛下-第2038章 福寧真幸福,八個汗阿瑪讀書-kgvj5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大晚上的进入沈阳大汗宫的后宫,多尔衮的心情是又喜又恼。喜的是自己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去永福宫和朝思暮想的布木布泰见面牵手了……那一年,两人初见面,多尔衮十四,布木布泰十三,那可真是一见钟情,两情相悦。从此胖乎乎的布木布泰,就是多尔衮的真爱,病歪歪的多尔衮,也是布木布泰的心中所想了。
可惜的是,有情人难成眷属。多尔衮同布木布泰的真爱得不到努尔哈赤和阿巴亥的支持,当时多尔衮已经有一正一侧两个福晋了,而且他的身体又不好。当爹妈的担心他荒淫太过,不利于生长发育,所以就没答应,连努尔哈赤最宠的多铎说话都不管用。
不过多铎毕竟是好兄弟,当时就拍了胸脯,等他当了大汗,就帮多尔衮抢了布木布泰。
可没想到努尔哈赤死的太早,当时多铎太小,难以服众。而代善这个大贝勒又不是个东西,居然不帮着老情人阿巴亥和她的三个儿子,还帮着黄台吉把阿巴亥生生的逼死……
想到这事儿,多尔衮就来气儿,恨不能活吃了代善。
可问题是那个杀老婆杀情人的代善不知道给泰松福晋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和这位麟趾宫大贵妃勾搭上了。
现在代善手里有个正红旗,加上岳托、硕托这两个逆子的镶红旗,实力并不算小。而泰松福晋掌握着满洲正黄旗和实力强大的蒙古正黄旗——蒙古正黄旗本来就强,代善还把从高州城带回来的1500蒙古丁壮都给了泰松,现在蒙古正黄旗可以拿出的兵力超过5000,而且泰松又察哈尔家的公主,是会带兵的!所以她的力量一样不容小觑。
更麻烦的是多尔衮、阿济格、多铎三兄弟控制的两白旗主力都在朝鲜,在沈阳城内没有什么力量,根本不可能发动政变。
另外,由于黄台吉死在军前,而大贝勒代善在黄台吉死后就接过了指挥权,还把被黄台吉糟蹋剩下的残兵全部带回了沈阳,中途还在高州城捞了一把,带回了1500蒙古骑兵。所以跟着他回来的那些人,如阿巴泰、德格类等人,都觉得只要代善才能救大金,因此都支持代善当摄政贝勒了。连岳托和硕托这两个代善家的逆子,好像也支持代善了。
当然了,多尔衮手头也捏着底牌!
他现在有人有粮——人是朝鲜人,粮是朝鲜米。
前者可以充包衣,由于黄台吉五出燕山之败,后金各旗都损失了大量的丁壮。为了填补旗丁的缺口,少不得把一批还算忠诚堪用的包衣抬旗。可这样一来,负责耕种的包衣奴才又不够了!所以就只能从多尔衮控制的朝鲜三道地盘上“招募”新的包衣了。
而后者更是能养活一大群孤儿寡妇!八旗兵丁并不是以口计的,而是以户计的。在五出燕山之战中损失的是壮丁,家里面还有老的小的,老的可以老当益壮,出来为大汗卖命,小的再养几年就壮了。
所以这几年,是正黄旗、正红旗、镶红旗、正蓝旗这四个旗最困难,也最需要粮食接济的时候……多尔衮有信心用朝鲜的人口和粮食,把镶红旗的岳托、硕托,正蓝旗的莽古尔泰都拉过来。
此外,多尔衮手里还有一张可能的王牌。他还控制着大明水师够不着的咸兴道的海口……通过这处海口,他还跟鲸海对面的日本国做起了贸易。日本国可是盛产火药和鸟铳的地方,就在多尔衮返回沈阳之前,他还命令正白旗朝鲜的昂邦额真柳琳率领船队带着通好的国书和大量人参、毛皮,泛海以通日本国,去交换火药和鸟铳。
如果这趟贸易成功了,两白旗就能建立起一支可以和明军火铳兵抗衡的鸟铳兵了。
正因为手里有足够的底牌,而且他的两个兄弟都在朝鲜看着地盘,守着部队,所以多尔衮才放心大胆的夜入大汗宫。
……
永福宫内,布木布泰已经急得跟个热锅上的蚂蚁差不多了!看见多尔衮推门进了,就急匆匆迎了上去。多尔衮张开臂膀就想要抱一抱越来越显肥硕的布木布泰——只能抱抱,抱起来是不可能的。布木布泰多重啊!多尔衮又不是代善、莽古尔泰、阿巴泰、阿济格、多铎那样的大力士,哪儿抱得动?反给来让布木布泰抱起他还差不多。
不过布木布泰今儿却没这个心情,抬手就把多尔衮的胳膊架开了——这是蒙古摔跤的姿势!
“布木布泰,你这是怎么了?”多尔衮望着老情人。
“出大事了!”布木布泰道,“阿敏从锦州突围出来了,现在已经到了广宁,和豪格勾结起来了!”
“什么?”多尔衮吃了一惊,“怎么可能?布木布泰,你从哪儿听来的消息?”
“泰松那贱人说的!”布木布泰咬着牙,心里那个恨啊!她和她姑姑哲哲大福晋就是生丫头的命,左一个格格,右一个格格,就是不生儿子。而这个泰松肚皮争气,一来就生儿子。
而且泰松的血统也是她们俩不能比的,她们俩不过是嫩科尔沁的格格,在东道蒙古都算是旁系(嫡系是阿鲁科尔沁)。而泰松是察哈尔嫡系,真正的黄金家族嫡流。她姐姐还是名震草原的兀良哈大贵妃……所以非嫩科尔沁出身的八旗蒙古的战士,都愿意听泰松的!
本来布木布泰还指望傍上多尔衮,只要多尔衮当了大汗,她就有机会翻身了。
可是豪格又在这个当口勾搭上了阿敏!
多尔衮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又问了一句:“他带多少人出来了?”
“5000人!”布木布泰咬住牙。
“5000……怎么可能?”多尔衮这下可有点晕了,“阿敏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本事?”
布木布泰哼了一声:“十四,你这个聪明贝勒怎么就糊涂了?阿敏要那么本事,用得着大汗五出燕山?那是明朝在放水!”
“明朝放水……”多尔衮一下就明白了,“朱由检是要豪格当袁谭啊!”
聪明贝勒怎么可能没看过《三国演义》?
“豪格不当袁谭!”布木布泰冷着脸道,“他要保福宁……泰松那贱人还说了,代善也愿意退让,也保福宁当大汗。现在就看你的了,你是保福宁还是去朝鲜自立为王?”
“我……”聪明贝勒这下傻眼了。
他又一次和大汗之位失之交臂了,而且他也不能去朝鲜当王……因为朝鲜正宗的大王还在江华岛上眯着,拿在他手里的就三个道,当什么朝鲜王?
“那代善当什么?”多尔衮咬牙道,“泰松说了没有?”
“他当汗阿玛摄政王!”布木布泰道,“泰松当圣母汗太后,掌正黄旗事。我姑姑当母后汗太后……在宫里吃闲饭!我……”
说到这里,布木布泰眼泪都下来了。
“你跟着我!”多尔衮一拍胸脯,“代善当什么我就当什么……就给福宁多找几个阿玛,代善一个,我一个,豪格一个,莽古尔泰一个,阿敏也给他一个,岳托也一个,阿济格和多铎也得有!另外,你跟我走!我收继了你。他们要同意,我就保福宁,要不答应……我去朝鲜,看他们怎么玩?”
好啊,福宁大汗这下发了,八个汗阿玛摄政王保他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