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真君請息怒 張老西-第一百三十九章 算計誤性命,凶地有生機相伴

真君請息怒
小說推薦真君請息怒真君请息怒
“嗬嗬…”
凶尸沧桑悲凉的嘶吼声越来越大。
或许他曾是个纵横沙场的将军,
或许他曾闯下赫赫威名。
但如今,却只是个仅剩残魂,尸首作祟的凶物。
杀生坛那升腾翻转的毒咒,已令它焦躁不安。
叮!叮!叮!
巨大轰鸣声震颤,玄辰子牵引白色飞剑不断骚扰。
七凶悲尸铜铸身躯上,出现一道道浅痕,虽不致命,但也令其无法从容拉弓。
“嗬嗬……”
又是一声沙哑苍凉悲吼。
咚咚咚…
七凶悲尸竟顶着飞剑,迈开大步,向阴坛直冲而去。
与此同时,战场上也一阵骚动。
所有尸鬼阴兵,包括正在攻击府军的邪祟,全都如潮水般涌向杀生坛。
“退!”
王玄当机立断,指挥军阵移动离开。
锵!
一道白色剑光自天空落下,杀气四溢。
大叔,轻轻抱 封月
是玄辰子在出手,显然不想让他们脱身。
然而王玄早有防备,主将大纛猎猎飞舞,血煞翻滚如云,将飞剑速度延缓,同时长枪暴起,将飞剑笼罩。
憋宝人杨老头也两眼精光,掏出羊皮口袋跃跃欲试。
“痴心妄想!”
远处杀生坛中,玄辰子脸一黑,收起飞剑。
他不再理会府军,而是面色凝重望向白夫人。
此时在战场尸鬼撕扯下,外围的铁甲尸毫无反抗之力,几乎瞬间就被淹没,一道道尸气怨气汇聚于招魂幡,竟将其染成了诡异的墨黑色。
白夫人则状若疯癫,不断念动法咒,三只眼睛死死盯着冲来的七凶悲尸,流下黑色眼泪,口中更是发出含糊不明的呼噜声。
“是古巫教的法门…”
玄辰子心中顿时有所猜测。
就在这时,七凶悲尸也已冲到外围,先是撞飞沿途尸鬼,随后竟轰然跃起,半空中拉弓引箭。
锵!
飞剑伴着龙吟破空而出,将七凶悲尸巨大身影撞的失去平衡,重重掉落在地。
玄辰子眉头一皱,“白夫人,还不行么?”
白夫人发髻散乱,面露狰狞獠牙,嘶吼道:“还差点…快,动手!”
玄辰子微微点头,忽然转身一掌拍出。
噗!
侯啸云头颅碎裂,身躯迅速干瘪,浑身精血裹着怨毒之念飞向招魂幡。
玄辰子面色冷漠道:“当老夫不知你心思,哼,给了机会也不中用。”
他敢将侯啸云放在身边,自然有防御手段,不过如今战场凶险,只能先清除隐患,顺便为杀生坛贡献力量。
但此事过后,难免要冒险潜回太阴门再抓一个。
侯啸云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机会。
炼炁化神老怪,再强也不过肉身凡胎,真正令人畏惧的,是他们高深术法和百年来厮杀出的经验。
杀掉侯啸云,玄辰子当即伸出右掌,化作阴冷冰蓝色,一边操控飞剑阻挡七杀凶尸,一边清理周围铁甲尸。
此时护在周围的铁甲僵尸已不到百具,里往配合下,杀生坛应该很快会完成。
到时先离开此地,说不得也要将白夫人斩杀,独享那奇妙地阴寒窍…
噗!
但就在玄辰子暗中盘算时,白夫人突然喷出一口黑血,凄厉尖叫道:“你做了什么,为何要干扰法坛?”
“我没有…”
玄辰子先是一脸愕然,随后猛然看向招魂幡。
只见上面一团人脸烂肉不断蠕动,带着诡异笑脸化为血泥。
这肉团散发着某种诡异炁息,虽迅速消散,却让招魂幡上的诅咒黑光变得极其不稳定。
“疯太岁!”
玄辰子头皮发麻,他也没想到此物这般难缠。
要知道,越是强横的术法阵坛,越是复杂精密,疯太岁所含异炁虽只有一丝,却彻底打乱了杀生坛血祭。
嗖!
玄辰子二话不说,身形飞腾而起。
他也不理会身后的白夫人,一边牵引飞剑开路,一边阴气爆发,化作一道阴寒劲风想要逃离。
“玄辰子!”
白夫人一声凄厉怒吼,也一边喷血,一边紧随其后。
轰!
招魂幡轰然炸裂。
肉眼可见的凄厉黑光向周围扩散。
如同割麦子一般,尸鬼眼中血火熄灭,哗啦啦倒下一片,过境阴兵更是直接化为黑烟消散。
此时王玄已撤到这片广袤黄沙边缘。
古战场幻阵重重,下一刻就不知会偏到何处。
神醫嫡女
然而,战场上的变故让他也吃了一惊。
郭守清愕然道:“这杀生坛怎么会失败?”
王玄却顾不上多说,再次拉弓引箭。
轰!
贼胆 小说
气浪翻滚,沙尘翻卷。
“竖子找死!”
正在逃命的玄辰子牵引飞剑一挡,顿时被气浪震动,连番后退。
符箭虽然伤不到他,却能阻挡生路。
王玄理也不理,眼神冷漠又是一箭。
战场与江湖厮杀各有特点,但却有一个相同道理:活下来才有机会。
若是任这玄辰子逃出,便是生死大患。
要知道,这可是个炼炁化神境老怪,只要王玄脱离军阵,便可如鸡子般被轻易捏死。
轰!
又是一声巨响,玄辰子发髻震散,白发狂风中飞舞,怒不可遏连番后退,却又无可奈何。
他可不是狼妖赤牙,有藏匿之术,只能凭飞剑硬抗。
更倒霉的是,一脸怨毒的白夫人也追了上来,身形犹如鬼魅般掠过,并且顺手一掌击在玄辰子腹部。
前后夹击,躲也难躲。
玄辰子口喷鲜血倒飞出去,怒吼道:“贱人找死!”
连番受创,疯太岁之毒再也难以压制,玄辰子竟不管不顾,捏动剑诀反手一牵。
噗!
正驾着阴风黑烟的白夫人猛然一僵。
瑯寰書院
身躯翻滚倒在地上,而三眼诡异头颅,则咕噜噜滚到了军阵前。
“哈哈哈…嘻嘻…”
玄辰子疯太岁之毒彻底爆发,脸上露出疯狂笑意,后背道袍猛然炸裂,出现了一个不断扭动的肉团,似乎要凝成人形。
轰!
玄辰子整个人化作血肉炸裂。
人魚公主的追悼
一枝腐朽利箭插在地上,嗡嗡颤动。
远处,被招魂幡爆裂后黑光扫到的七凶悲尸缓缓起身,先是摇了摇脑袋,随后猛然将黑玉弓举起,发出苍凉悲吼。
战场上,剩余的凶兵尸鬼迅速汇聚,向着军阵冲来。
王玄眼皮直跳,“快走!”
他可没有杀生坛这种恐怖术法,面对七凶悲尸,只能凭军阵硬抗,军纹符印中的血煞,估计也支撑不了多久。
郭守清也面色凝重拿出一张符箓,“王校尉,只要找到古战场外围,贫道这识地符就能找到出口。”
王玄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不安。
古战场幻阵变化莫测,谁知道会不会下一秒就莫名拐到战场中心,那才是自投罗网。
“救我…我知道逃生路!”
就在这时,远处地上的白夫人头颅竟张口呼救。
怎么还没死?
王玄愕然,他从没见过这种情况。
不过眼下也顾不上其他,沉声道:“带走!”
一声令下,莫云霄顿时甩出身上铁锁,将白夫人头颅一卷而起拖入阵中,而整个军阵也隆隆前行,消失在黄沙中。
眼前光影变幻,府军又出现在另一片沙漠。
阴风呼啸,一股股血虬化为战马血影奔腾,显然是之前未曾到过的区域。
被突然到来的府兵惊动,几道血虬立刻呼啸而来。
军士早已习惯,放开身上血色虎影,一边吞噬一边前行。
此时他们早已骑上战马,若不是顾及辅兵速度,早已一骑绝尘。
“原来是你们!”
白夫人三眼头颅惨笑道:“怪不得他被惊动,这血虬与古战场大阵相连,乃是他修炼之物,被你们弄走,当然要现身。”
王玄脸色平静,“莫废话,带路!”
白夫人冷笑一声,不断开口提醒:
“往左!”
“往右!”
“直行!”
王玄也不知其是否说谎,但那七凶悲尸带着尸鬼阴兵紧追不舍,只能暂且听从。
军阵又来到一片沙漠。
这里依旧有不少血虬游荡,不过与其他方不同的是,沙漠中心有个锈迹斑斑,横倒在地的巨大铁人。
“铁人下有锁链,拉开!”
随着白夫人提醒,几名军士立刻上前,从黄沙中找出一条手臂粗的青铜锁链。
轰隆隆…
随着锁链被拖动,地上一道十米宽的巨石板缓缓移动,黄沙簌簌掉落,隐约出现个斜向下的石壁洞窟,阴寒之炁呼啸而出。
几名搜山军士兵立刻闪身而入,呼吸之间便纵跃而出,对着王玄点了点头。
“进洞!”
王玄一声令下,士兵们立刻以百人为队,飞速进入洞窟。
所有人进入后,石板再次轰隆隆合起。
不一会儿,七凶悲尸沉重脚步声响起,尸鬼阴兵裹着阴风黄沙呼啸而过。
奇怪的是,它们无一例外,都会主动避开铁人,很快消失在这片沙漠。
……
幽暗洞窟中,火把丛丛。
所有军士手持兵刃,面色凝重沉默不语。
王玄也不言语,死死盯着前方石板缝隙。
没一会儿,再无黄沙簌簌滑落。
“汪汪!”
阿福几声低吼。
王玄松了口气,随后看向地上的白夫人三眼头颅,眼神平静冷漠,“说吧,你是个什么东西,为何熟悉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