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小說推薦征途
发现了疑点之后天佑他们也是一起研究了一下,想来想去还真让他们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嘲风,你盯住那个魔物,随时报告动向。”
通知了一声嘲风之后,天佑便让大家准备好,然后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之前从那些刺客身上拿到的物品。把所有东西都拿出来放了一会儿,然后等待了许久,但魔物始终没有动静,还是在那边转圈。
稍微想了想,天佑感觉可能是因为距离太远,对方感觉不到。于是离开妖梦的洞穴,往魔物现在转圈,也就是他们之前挖洞躲避狂风的地方靠近。
一直跑到快到城市附近的位置,天佑估算了一下。这个地方距离魔物目前所在位置,和之前魔物在城市里突然转向的位置所对应的距离基本相当。如果真的是刺客身上的某件物品吸引了魔物,那这个距离应该是可以生效的。
然而,天佑他们小心翼翼的再次挨个试验了一边,却发现魔物依然没有动静。
“难道是猜错了?”天佑望着那一堆东西琢磨了半天也没想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魔物的奇怪行为。
就在天佑准备放弃这个实验的时候,胡青玄却是忽然拿起了之前被天佑归类为无用物品的那个水晶瓶。这瓶子里装着一种不明用途的液体,也嗅不出什么味道,总之属于无法鉴定的东西。
胡青玄将瓶子拿起来之后又再次拔掉了瓶塞,稍微晃了一下瓶子,让里面的液体摇动起来。
虎妞和孙悟空还有些不理解,但天佑立刻明白了胡青玄的意思。如果说那魔物真的是被某种东西吸引的话,这瓶子里的液体无疑嫌疑非常大。
果然,在等了一小会儿之后,嘲风突然报告魔物开始移动了,而且速度非常快。
“果然是这东西!”
知道结果之后天佑立刻叫上月影他们赶紧转移。顺着之前的道路,他们又退回了妖梦之前居住的山洞。
既然已经决定让妖梦帮忙解决这个魔物了,自然需要选择一处安全的地方下手了。当然,所谓的安全地方,其实主要是可以避开别人目光的地方。毕竟妖梦的身份敏感,平时全力藏匿倒是问题不大,可一旦与魔物交战起来,那就肯定藏不住了。所以,必须要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才好。
确认了那瓶液体就是吸引魔物的关键,天佑他们便可以随意调动魔物的行动,这无疑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方便。
那魔物似乎对这种液体有某种感知能力,但基本可以确定不是气味。毕竟之前试验的时候,他们距离魔物的距离其实并不近。从他们打开瓶盖到魔物做出反应的时间非常短,如果是气味的原因,对方的反应不该这么快。毕竟鼻子再怎么好,气味分子的扩散总还是需要时间的。
虽然不知道这东西为什么能吸引那魔物,但好用就行了。
一路吸引,那魔物几乎是不带拐弯的就这么一路追到了妖梦的洞穴处。
正好,这个洞穴妖梦已经住了许久,内外都设置有防御机关。如今反正洞穴也没用了,正好把全部机关都用上,一点都不浪费。
因为条件限制,加上自身特长,妖梦的机关基本都是依靠植物完成的。当然这些都是灵植,有着各种各样的能力。妖梦就依靠这些灵植在洞府内布下了天罗地网。那魔物一路追入洞口,然后被各种机关暗算。妖梦趁着对方被困住的机会就开始下手。
天佑原以为两个这么强大的存在交手,多半要打个天翻地覆什么的。结果事情的发展却是出乎意料。那东西和妖梦初一接触就被控制了,战斗几乎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望着被妖梦指挥着站在花厅中一动不动的魔物,天佑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这就结束了?”
“不然呢?”妖梦很不屑的道:“不过是个没有心智的武器罢了,这我要是还搞不定,那就白活这么久了。”
“你说这东西没有心智?”天佑忽然想起了之前封印石板上记录的内容。那上面说这东西好像是魔族的武器来着。也就是说,妖梦说的八成是对的,这玩意真的没有心智。它更像是一个具有初级人工智能的自动武器,会对外界环境做出应激反应。
一想到这东西可能没有智力,天佑就开始心疼起田恬他们来了。话说你们大半夜的跑去送死到底是为哪般啊?
再次确认了这东西已经被彻底控制了之后,天佑便靠上去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魔物。
说实话,这东西的外在表现形式其实都是假的,看也看不出什么玩意来。毕竟它之前就是爆掉一个核心能力就换一种形态,虽然怎么变都还是这种半人形的结构,但至少证明了它的本体和这些外在表现出来的东西应该不是等价的。
天佑想了想问妖梦:“你对它的控制程度到什么地步?能了解它的全部功能并加以控制吗?”
“控制是可以百分百控制的,但我不知道它有什么能力,所以……”
天佑点头,“明白了。那我们来做个实验吧。妖梦,你试试让它说话看看。”
“说什么都行吗?”妖梦问道。
“随便什么都行。”
妖梦点头开始执行,下一秒天佑他们便听到了一声仿佛金属汤匙刮过毛玻璃一般的刺耳锐鸣。不用天佑吩咐,妖梦立刻就让它停了下来。这声音实在是难听,连妖梦自己都有些扛不住了。
天佑对此倒是不以为意,依然在分析道:“看样子这东西是没办法和我们交流了。那,妖梦,试试让它切换个能力试试。”
这次倒是没有出什么幺蛾子。就在天佑命令下达之后,他们就看到那魔物的身形开始变淡,大约用了七八秒的时候便彻底消失在了原地,就像是之前爆掉能力之后的状态一样。外在的形体消失,但灵力还在。
消掉形体之后,天佑的灵视中看到的那团佛门法力也开始迅速转变。最初是在中央位置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妖力感应,然后范围越来越大,直至完全覆盖了之前的佛门法力。这个过程耗时比之前的消弭过程更长,大概有二十秒之多。也就是说,这东西如果不是直接爆掉之前的核心,想要慢慢切换的话,至少需要半分钟才能换到另外一种能力上。这个速度在平时倒是没什么,但战斗中是肯定不行的。三十秒足够敌人做很多事情了。难怪它之前总是直接爆掉能力,而不是选择这样替换。
总算是成功了一个实验,天佑又让妖梦测试了一下这东西到底还有多少存货,结果发现这家伙体内居然还有一百多个存货。其中大部分来自仙门,少数是佛门的,妖族的也有不少。这说明这魔物应该是吃了不少仙门的修士。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它被封印前吃的,还是出来之后吃的。
继续测试,天佑他们逐渐探索出了这魔物的不少能力。例如说:这魔物吞噬同样的东西,得到的能力却并不一定相同。
天佑他们故意去抓了几只低级的妖兽过来让魔物吞噬,结果这东西连续吃了两头妖化野猪,第一个继承了厚皮防御的能力,第二个继承的却是巨力。也就是说这东西吸收什么能力是随机的,而且每次只能用一种能力,其他属性则是几乎恒定的。
经过反复的测试之后,天佑他们总算是大致搞清楚了这魔物的一些能力,虽然还不确定是不是全部的能力,但至少之前遇到的情况倒是都能解释清楚了。
这个魔物,或者说这件魔族的武器,其实并不像天佑他们现象中的那么强。
这东西之前能把天佑他们逼的被迫逃跑,完全是因为天佑他们不了解,被吓到了。
其实那魔物最初出现的时候携带的狂风,是它在被封印前洗手的某个妖族的能力。因为那个妖族的实力非常强,所以这个风的杀伤力也非常可怕。这才造成了天佑他们乃至田恬那边的齐国势力对这个魔物的恐惧。大家都以为那妖风就是这魔物的实力代表。
之后,那魔物杀到城中后,其实也遭到了城中修士的反击,并且还被杀死过一次。当然,所谓的杀死就是指破坏了一项能力,不是真的击杀。这也是之后为什么再没见到这个魔物使用那种狂风的原因。就是因为它被杀了一次,那个能力爆掉了。
在失去了妖风这个能力之后,这魔物的战斗力其实就已经下降的非常厉害了。然后,这东西就遇到了天佑他们,被连续杀了好多次,丢掉了不少能力核心。
本来当时天佑他们如果再继续坚持一会,多杀它几次,就可能爆掉它全部的核心。虽然不知道到时候这家伙会不会死,但至少可以确定,没有能力的魔物是不具有战斗力的。也即是说,就算杀不死它,至少天佑他们是有能力让这东西失去战斗力的。
然而很可惜,天佑他们当时并不知道这一点。就看到这东西不带杀了又复活,然后天佑他们就失去了信心,直接跑路了。殊不知他们当时距离胜利其实就差一点了。
在天佑他们离开之后,佛门那帮人的行为基本就是送菜,虽然消灭了魔物的一些核心能力,但最后又送了一堆,不但没有削弱魔物的能力,反而让它更强了。
事实上根据妖梦的操控测试结果,这魔物不光是可以随机吸收目标的一种能力,更重要的是,除了被吸收的能力,这魔物的基础战斗能力却是根据体内储存的核心数量来改变的。
假设这魔物每吃一个生物,加1点攻击,那它如果吃了十个目标,那基本攻击就会变成10。之前天佑他们对付这魔物的时候,那魔物的攻击力还相当可观,之后被杀了几次,下降了一些,但因为没有和天佑他们发生很直接的接触,所以天佑并没注意到这家伙的战斗力一直在下降。至于说佛门那帮子家伙,属于偷袭不成还被反偷袭了一遍,白送了人家几个基础点,然后就越打越不是对手。
“果然,这东西最适合的用途是在战场上清杂兵啊!”
天佑算是看明白了。这东西并不适合一上来就对付敌方大将,而是要先用来清杂兵叠BUFF,等BUFF叠上去之后就可以平推全场了。而且,只要对方不能保证无损的干掉这家伙,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吞噬的目标越来越多,到后面就会越来越不好对付。
测试完魔物的性能之后天佑便将让妖梦控制着这个魔物切换了一个仙门的内核,然后带着它一起离开了妖梦的洞穴向着紫霄宫方向而去。
这东西天佑打算带回紫霄宫好好研究研究,若是能从其中搞出一些魔族的技术,说不定对自己的炼器、制器能力也是个补充。毕竟这种生物炼金成果,其中必定含有非常高端的技术,哪怕无法破解,单纯的提供一些思路也是好的。
从山林里出来,天佑他们换上灵骑,开始往中立区方向前进准备返回紫霄宫。然而,他们这边才走了不远就接到嘲风的提醒,有人从后面追上来了。
天佑利用灵魂契约让嘲风仔细观察了一下,结果发现追上来的人居然是田恬那边的齐国军队。当然,大部队肯定是跟不上的,来的其实只有田恬和一些将领。不过,队伍里除了这些明显穿着铠甲的将校外,居然还有不少便装打扮的青年和一些佛门僧人。不用说,这些一定是佛门新到的增援了。
天佑之前接收妖梦的时候颇废了些周折,所以耽搁了不少时间。之后又吸引魔物移动,加上控制住之后做各种实验,一晃近两日的时间,也难怪佛门的第二批增援会出现在田恬的队伍里了。
本来天佑手里的灵骑等级都不低,速度很快,真要跑的话其实是可以跑掉的。田恬那边的人马虽然也有高等灵骑,但队伍人数太多,有高等灵骑的人只是少数,半数以上的灵骑等级都不如天佑这边的灵骑。这样一来对方的速度便被拖慢了下来,而除非对方分兵,否则是追不上天佑他们的。
不过,天佑在得知是田恬他们追上来之后,却没有加速离开,反而故意放慢了速度等着他们追上来。
之所以故意放慢速度让对方追上,天佑当然也有自己的考量。
首先,天佑他们并没有犯什么错,理论上是没有逃跑的必要的。如果真的一路飞奔逃窜,反而是弱了气势,让人家笑话。
其次,虽然看后面的队伍里有佛门中人,但毕竟田恬也在其中。他好歹也算是仙门出身,总要注意一些。所以,这帮人追上来也不一定就是来找麻烦的。当然,天佑感觉找麻烦的概率还是更高一些。
最后,天佑不想跑的最重要原因便是无锋剑圣临走之前的那短话。
无锋剑圣让天佑有条件的情况下可以把事闹大,而如今天佑是妖梦在侧守护,头顶还有螭吻可以帮助脱离接触,可以说是安全无忧。如果佛门那帮子人恰好打算找麻烦,那便成了上好的机会。
之前天佑就分析过,无锋剑圣的话多半意味着仙门如今对佛门有着进度优势,也就是说,如今现在开战,仙门是可以稳压佛门一头的。
也正因为如今的这个形式,所以无锋剑圣才会提示天佑可以惹事。这不是无锋剑圣护犊子,而是他想要找机会提前激活两族大战。
所谓师门有事,弟子服其劳。既然紫霄宫这边有意提前开战,那天佑自然是要积极响应了。
虽说故意放慢了速度,但也不能太慢,不然就显得太刻意了。
催动灵骑一路小跑,后面的田恬一行愣是追了大半个时辰才终于追上了天佑一行。
听到背后的马蹄声,天佑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而后便装作不知道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样子,还故意让队伍靠到了路边,把大部分路面让了出来,仿佛是让后面的队伍通过一样。
田恬他们当然不会就这么跑过去,事实上还隔着老远田恬就在喊了。
“天佑道友请留步。”
天佑控制着胯下灵骑降低速度,看着田恬追到身侧,这才回应道:“咦,这不是田将军吗?怎么?这是要班师回朝了?”
“天佑道友你这是明知故问啊!”田恬说话的时候还刻意瞄了眼跟在天佑身边的那只魔物。
这东西其实算是武器而不是生物,所以本来是可以塞进乾坤袋中的。不过如今天佑的乾坤袋都被妖梦收藏的各种种子给塞满了,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空间了,所以只好让这魔物跟在旁边自己跑了。好在这东西没有耐力限制,而且移动速度比灵骑还略快一点,倒是不影响他们的行动。
田恬故意瞄那魔物当然是做给天佑看的,不过天佑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问道:“田将军这是什么意思?天佑真的不知啊!”
“我们是问你为何要驱使魔物伤人?”天佑和田恬说话的功夫后面的队伍已经陆续追上来了,大队人马把天佑他们围了一圈,分明就是不打算让他们走了。
刚刚插话的这人是个大和尚,一身金红两色的袈裟,看打扮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天佑甚至感应不到他身上的灵力强弱,这说明对方已经进入了可以随意收敛自身法力的阶段了,而且显然不是刚刚踏入这个境界,毕竟能把自身的气息隐藏的这么好,说明修为已经相当稳固了。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天佑转向那大和尚质问道:“敢问高僧哪只眼睛看见我驱使魔物伤人了?”
“哼,人赃并获,你这妖道还敢狡辩,真是无耻之尤。”那大和尚身边的一名年轻人怒气冲冲的指责天佑。
天佑冷笑道:“不知这位所说的人赃并获所谓何意?人我是看见了,脏在哪里?”
“证据确凿你还敢狡辩?”那青年指了下魔物,“那这你要如何解释?”
“我为何要解释?”
“你……”
“好了。”大和尚打断青年,转而质问天佑。“道友难道不知此物刚刚于前日摧毁了一座数千人居住的城镇吗?”
“那又如何?”天佑是来惹事的,自然是不会客气。
这大和尚还真挺有耐信,没有被激怒,而是继续道:“此物原本凶戾异常,如今却如此安分,分明是受你控制为你所用。凶徒持利刃伤人,罪责当然在凶徒而不在利刃。尔既是此物幕后主使,这屠城之则自当由你承担。看修士打扮居然是紫霄宫弟子,莫非也是冒充的?”
“大师所言有理,持刀伤人,罪责当然由人来承担,不能怪刀。但小修有一事不明,还请大师指点。”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快问便是。完事了速速俯首就擒,随我等回去接受审判。”能说出这话的当然还是那个青年,大和尚的定力明显比他好多了。
天佑目光看向大和尚,后者果然冷静道:“要问什么你便问吧。”
天佑笑道:“敢问大师。若是山中有猛虎伤人,而后有一猎户生擒猛虎,官府是否应当严惩猎户以抵猛虎伤人之责?”
“你这家伙。伤人的是老虎又不是猎户,当然……”青年话说到一半就被旁边的大和尚按住了。
大和尚瞪了青年一眼,而后才对天佑行了个佛礼。“看来之前是我等有所误会,还请道友莫怪。”
青年这时候也是反应过来了。天佑哪里是问问题,这是在解释魔物的来历啊。亏他之前还傻乎乎的搭茬,现在真是羞愤交加,偏生还不敢发作,憋的满脸通红。
天佑故意用嘲笑的眼神看了眼青年,然后才把目光转回大和尚身上。
“大师不知者无罪,小修自不会在意。”
天佑知道对方不会善罢甘休,简单客气了一下之后就等着对面发作。
果然,刚客气了一下,对面的大和尚便又再次发难。
“既然都是误会,那便最好。只是此等魔物确实留之不得。还请道友将此魔物交于我等净化之。”
“猛虎伤人,猎户捕之,大师如今却要猎户交出辛苦所得,不知是哪里的道理?”
大和尚果然和那青年不同,反应快多了,尽然没有被噎住。
“道友此言差矣。猛虎虽然伤人,被捉了也不过是任人宰割的猎物而已。但这只魔物却是不同。魔物凶残,无法管束,若是不能妥善处理,必然后患无穷。所以道友还是把这魔物交于我等来处理为好。”
“哈哈哈哈,高僧不愧是高僧,黑的也能说成是白的。佩服,佩服。”
“你什么意思?”之前被戏耍之后就憋着一肚子火的青年暴怒道:“让你交就交出来,哪儿那么多闲话?”
“呦,你们这是打算明抢了吗?”天佑说着突然一抬头大喊道:“嘲风。”
“且慢!”田恬一听天佑又在喊那个妖宠赶紧就出来打圆场。之前天佑让嘲风去报信,结果无锋剑圣来了之后直接干掉了一票佛门弟子。田恬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和齐王交代呢。现在看到天佑又要叫妖宠去搬救兵,他哪里还敢继续置身事外?只能硬着头皮掺和进来了。
“田将军?你也看到了,他们这是打算明抢了,你可是要为我做主啊。”
田恬心说“你还要做主?我还不知道找谁做主呢!”不过嘴上他却是安抚道:“误会,都是误会。天佑道友你先不要急,大师们也请包涵一下。都是修行的同道,有什么不能谈的呢?大家意见不合商量一下就好了,不要伤了和气吗。”
“田将军,可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只是你看他们这一个个咄咄逼人的样子,哪里有要谈的意思?”
虽然天佑现在不是看热闹的,但他确实属于不嫌事大的那个。反正只要闹起来,那就算是完成门派任务了,对天佑来说完全没负担啊。
至于说天佑自身的安全问题……反正有妖梦和螭吻在,就凭这点人还威胁不到他的安全。
果然,对面的佛门中人是没打算轻易善了的。那大和尚对田恬道:“田将军有所不知。这魔物乃是魔族遗留,而这魔族虽然已经在我神洲大陆绝迹多年,但当年却是为祸苍生,导致多个种族彻底灭绝。如今魔族再次现世,我等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啊。”
“大师,虽然这……”田恬还想继续劝说,结果却被直接粗暴的打断了。
“将军还是不要再说了。除魔卫道本就是我们出家人的本分。在这件事情上恕贫僧不能做出让步。”
和田恬说完话,那大和尚又立刻转向了天佑这边,依然是摆出一副一心为天下的姿态说道:“魔族危害慎重,道友切不可执迷不悟,还请行个方便,让我等灭了这魔物。”
“你这和尚好不要脸,抢别人东西还能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真是长了见识。”
胡青玄的话立刻激怒了对面一票人。原本围着天佑他们的佛门弟子纷纷亮出了兵器,只等一声令下便要群起而攻之了。
然而,就在此刻,一首荡人心神的乐曲却是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众人耳中。不少人都是稍稍一愣神,然后不少佛门弟子都转了个方向,变成了面向他们来时的方向。
说实话,天佑心下是稍微有些可惜的。要是这乐曲不出现多好啊!刚刚差一点就打起来了。只要到时候他和这帮人周旋一下,然后假装不敌,再从这里溜掉,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去找人来帮自己主持公道了。到时候是想要和解,还是继续把事情闹大,最后提前引发前面战争,那都是紫霄宫的事情了。反正天佑感觉自己算是做的很好了。
然而很可惜,那突然出现的乐曲声却是打断了这大好的气氛。
“这乐曲来的真不是时候,也不知道一会还能不能打的起来了!”
天佑心里感叹,嘴上却不能说,只能先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来了再说。话说这乐曲的主人也是真有排场。人都还没看见,乐声倒是老早就传过来了。
话说隔着这么远便能把乐曲声传来,这人应该也是修士才对,不然一般的丝竹之声可传不了这么远。
果然,就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之下,远远的就看见四匹毛色纯白的灵骑飞驰而来,而在灵骑的身后,还托着一辆……姑且算是马车吧。
天佑看到那被灵骑托着的东西后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东西它没有轮子。
那被拉在灵骑身后的东西看起来不像马车,倒像是艘缩小版的画舫。其上半部倒是和马车类似,是一间小房子一般的结构,但下部却是如船底一般,中间平整,两端微微上翘,下方既没有轮子也没有任何支撑之物。完全不与地面接触,就这么悬浮在离地两尺半左右的高度被四匹灵骑拉着飞奔,速度相当之快。
天佑在关注那不知是飞舟还是飞车的东西,那些佛门中人也是在紧张的注视着这玩意。不过和天佑的关注点不同,他们更在意的是那东西里面到底坐的是什么人。
那东西速度飞快,倒是也没有让佛门中人久等,很快便来到了天佑他们面前,然后一个漂亮的甩尾,稳稳的停在了路边的荒地上。不过即便是停了下来,这东西依然没有落地,还是这样飘在那里,感觉倒是和飞剑有点像。只是人家这个明显比飞剑要大多了。
“大齐国飞骑军上将军田恬在此,不知来者何人?”
虽然田恬在这里算是最边缘的存在,冲突双方都不是他一边的。但不管怎么说这里是齐国的土地,作为齐国的将领,这种时候理应他先站出来。
好在对面那东西里面所乘之人也很给田恬面子,听到这边报了名号之后也立刻做出了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