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蒙虎双目微凛,刀刃翻转,双肩一沉,便向对方的手腕削了过去,杀不了人,先将他的一条胳膊废掉也方便下一步动作。
叮——一声轻响,刀刃在斩在对方手腕上的时候反震回来,蒙虎这才看清他手臂上带着银色的护腕,只是一愣神的功夫,猛然间腰间便传来一阵闷痛。
一股巨大的力量汹涌而来,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后倒飞出去,原来是对方趁此机会一脚扫中了他的大胯,踹得他生疼。
噗通——哗啦啦——蒙虎撞在房中的桌案上,桌案被撞得粉碎,向后翻滚了两圈,才扶着墙快速站起身来。
行刺失败,蒙虎却毫无退意,反而爆喝一声挥刀再次扑向了床头。
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王宫内守卫森严,一旦暴露行踪,便休想活着走出去,既然难逃一死,不如拼个鱼死网破,不惜一死也要完成目标。
刘封此时还坐在床上,腾挪躲避的空间有限,蒙虎手中单刀向前,整个人飞身扑出,带着绚烂的光华,如大漠白雪一般明亮,带着破风之声向刘封刺过去。
嗤!刘封猛然起身,从床边摸过一把剑,与此同时,还有三支袖箭从手掌处激射而出。
但此刻的蒙虎目光坚定,抱着死志,任凭千山万水都无法阻挡他的杀意,面对飞射而来的暗器,他竟然毫不避让,只是微微侧身避开要害,那一刀还是劈了过去。
仓啷——宝剑出匣的声音十分清脆悦耳,一道更加明亮的光芒闪现,就在刀刃即将到刘封面前一尺的时候,那一道白光拦在了眼前。
又一声轻响,蒙虎手中微微一轻,他的刀刃竟然断为两截,同时三支弩箭也刺入他的肩胛之中。
蒙虎闷哼一声,微微皱眉,来不及拔出弩箭,不退反进,他手中的刀只断了一半,但刀势却愈发地凌厉,速度更快,不顾生死悍然向前。
此时外面的侍卫们已经被惊动,正大叫着往这边赶来,时间紧迫,他根本没有任何迟疑和后退的时间。
叮叮叮——一串密集的兵器撞击声响起,伴随着铁器掉在地板上的声音,蒙虎手中的单刀便只剩下半截刀柄,只有一寸来长的刀刃还在。
刘封的兵刃削铁如泥,这是蒙虎事先没有想到的,刚才一味拼命搏杀,想一命换一命,但结果却让他大出意料。
短暂的交手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刘封数剑废了他的兵刃之后,并没有停止,左手变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毫无征兆地抓向了蒙虎的面门。
此时两人近在咫尺,甚至能看到彼此的眉毛,这一下速度极快,不管刘封是想揭开他的面巾还是抓向要害,正向前冲刺的蒙虎根本没有躲避的时间。
就在刘封眼中露出一丝志在必得的笑容之时,蒙虎双目急剧收缩,只见他的身体异常古怪地扭动蜷缩起来,如同弯曲的枯藤柔弱无骨,总之这个动作超出了人身体能承受的极限。
蒙虎的身体快速扭动收缩,竟然避过了刘封这凌厉的一抓,而趁着身躯蜷曲的这个空档,他已经将手放到小腿处,取出一把暗灰色的匕首!刘封面现诧异之色,一招走空,对方突然矮身蹲伏,根本没有任何思索时间,下意识地便跳到了床上,伸手抓住帐幔,借着这一点力量飞身向外纵出去。
刺啦——身后传来布帛割裂的声音,回头看时,对方果然拿着一把匕首转过身来。
砰——卧房的门被人一脚踢开,冲进来四五个人,都提着刀剑,外面一片喧哗,火光大亮。
“大将军,你没事……”当先冲进来的是苏森,他看着床铺的方向,却是个黑衣人,不由脸色大变,大喝道,“来人,抓刺客!”
蒙虎没想到刘封的身手如此敏捷,此时已经没有退路,更不管冲过来的护卫,扭身化作一道魅影,手里提着匕首扑向了刘封。
“将军小心!”
苏森等人吓得惊叫,要救援已经来不及,只能紧张围在四周。
两道人影瞬间撞在一起,剑光绚烂,匕首无声,一串急促的金铁交鸣之声让人浑身发麻。
片刻之后二人再次分开,蒙虎已经气喘吁吁,他手中的匕首这一次没有被斩断,但依然无法靠近刘封分毫,反而后背和大腿上几处受伤,衣衫破开,火光下白色的肉皮和红色的伤口十分醒目。
肩头和胯部的疼痛让他的动作有些变形,蒙虎感受着自己的精力随着伤口处鲜血的外流而不断流失,对手太过强悍,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这是一次失败的行动。
知道自己非其对手,刺杀失败,但绝不能被抓受辱,蒙虎心中涌起莫名的无力感,眼神一黯,哀声道:“想不到大将军竟武功盖世,佩服!”
话音才落,也不等刘封说话,便抬手将匕首毫不犹豫地刺向了自己的脖子。
这把匕首,刺不进敌人的要害,就只能刺进自己的要害,他的命运在出发的时候早就注定了!“嘿!”
就在此时,刘封忽然一声断喝,抬起一脚,正好又踢在蒙虎右边的大胯上,一股剧痛让他的手失了准头,整个人横过飞出去,匕首擦着耳边滑过。
蒙虎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再也控制不住,"当啷"一声,匕首飞出去老远。
护卫们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将他按到地上,压得结结实实,再也动弹不得。
苏森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赶紧走过来问道:“将军,你没事吧?”
“无碍!”
刘封淡淡一笑,仿佛刚才惊心动魄的刺杀和他无关,倒提宝剑来到近前,俯视着蒙虎,黑巾之下一双眼睛神色复杂。
决然、无奈和绝望一瞬之间闪过数次,最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刘封微扬下巴,苏森便会意,俯身将刺客的面巾撕下,露出一张方正粗犷的面庞来,虽说眼眶和鼻梁与西域人有些相似,但整体面容还是中原人的模样。
刘封示意将刺客放开,孙森马上亲自动手将其五花大绑捆了个结实,放倒在地上,众人举着火把虎视眈眈,有人搬过一把椅子让刘封坐下,准备审问这刺客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