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史前十萬年
小說推薦修真史前十萬年
既然碰上了,不套点消息,怎能放过。
而岳岿然之所以撒谎,也是担心自己惹了祸,给天海域那边,甚至是黑石域那边,带来什么大麻烦。
“西边的伐山域?”
古钻听的一怔。
目光闪了闪,马上就是一笑,之前的邪气得意之色,一扫而空。
“原来是从伐山域来的道友,老夫古钻,见过三位,老夫来的地方,就近的很了,就在北边的天否域。”
岳岿然与二女,慢慢吞吞飞近,哦然点头。
终于知道这片极寒雪原要到头了。
“道友来的地方,我们略有耳闻,但不曾去过,听说有个什么血海司的势力,古怪又厉害,我们三人正打算去游历一番,不知道友可否介绍一下。”
岳岿然继续编。
呼啸夫人和戏小蝶听的心中暗笑。
你这听说的时间,可真够近的!
“见到这一地的尸体,诸位还敢与我打交道吗?”
古钻嘿嘿一笑。
岳岿然道:“道友说笑了,修炼到你我这一步,哪个手上,不是沾满了鲜血。”
古钻听的一笑点头,笑的玩味深邃。
“既然如此,那便与三位同行一段,老夫在这雪原上,的确也孤单了太久了。”
……
靠近之后,一起飞去,但又隔了一段距离,都表现的既警惕,又有分寸,对方果然是元婴境界,法力气息比岳岿然,还要深厚一截。
岳岿然这个老狐狸,又是套起话来。
问的事情,肯定是在天否域那边的寻常事情,不是什么大秘密,古钻也是一一道来。
“我们天否域的地盘,和你们伐山域差不多大。”
那是多大啊?
第一句话,就令的岳岿然要吐血,偏偏面上还要恍然一般,哦然点头。
呼啸夫人和戏小蝶,看着他影帝级的表演,又在心中,笑到捧腹。
“我们天否域,修真宗门,修真家族,各方势力,数量众多又错综复杂,三位去了后,最好小心些的好,关于我们天否域的生灵,大多天生便有缺陷,此事想必你们已经听说过,我们天否域也因此而得名。”
“确曾听过,但至今也没搞清楚详细。”
岳岿然继续表演。
古钻闻言,一声唏嘘。
“不要说是你们其他域的修士,便是我们天否域的修士,琢磨了无数年,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这是我们天否域,最大的一个谜!”
一番介绍来。
原来这天否域,仿佛受到了什么恐怖的诅咒一般,出生在这处地方的九成生灵,天生便有缺陷。
譬如人族,或是缺眼,或是少耳,或者是其他缺陷,其他种族,同样如此。
……
听到此事,三人一阵毛骨悚然,目光也是不自觉的扫向对方,但对方除了背驼一点,好像也没有其他异常。
“三位不必看了,老夫的缺陷在身躯里,至于详细如何,恕我不便透露。”
古钻说道,没有生气。
三人哦然,收回目光来。
“因为天生便有缺陷的缘故,我们那里的修士,也开创多了极多为自己的肉身,量身定做的功法,和很多稀奇古怪的手段。三位将来去了后,若是买功法秘术,千万不要上当了。”
古钻又道。
三人点头谢过。
“因为量身打造的缘故,他们收弟子门人的时候,也会挑选与自己有着一样缺陷的,也因此诞生了天眼宗,天耳宗等等大宗门。”
三人再次点头。
“道友刚才既然说,有九成生灵有缺陷,另外还有一成,是没有缺陷的,他们中,肯定也是出了修士的。”
“没错,其中一些家伙,便是专挑没有缺陷的,收为弟子门人,不过数量就少的多了,而其中最大的势力,就是完人神宗!”
三人又是点头,记在心里。
“不过三位千万勿要以为,我们这些有缺陷的,便低他们一等,或者实力不如他们,我等也是有雄心傲气的,一些残缺,更助我们演化出了强横手段来。”
三人自然是连说不会。
心里头对于这些天生残缺的修士,的确是没有什么歧视之心的。
不过此人,会否那么有傲气风骨,就难说的很了。
岳岿然之前,千里眼看到了对方的邪气样子,更不会轻易相信,心中警惕之意,反而是更生几分。
……
“你们天否域的修真水准如何?”
岳岿然再问。
“和你们伐山域差不多。”
“呃……”
听到这话,岳岿然再次生出吐血感觉。
呼啸夫人和戏小蝶,又是好笑,为免被古钻看出,只能强忍,还微微偏过头去。
“我们伐山域那边,元婴修士极多,跨入下一个大境界的修士,似乎也有一些。不过我们三个出身小家族,没有亲眼见过,只是听说而已。”
岳岿然琢磨着用词再道。
“我们天否域那边,也是如此,我听说一些下个大境界的前辈,到处寻找进阶更高层次的道路,也有一些更远方的过来,但更下一个大境界的门,似乎是个极难突破的桎梏。”
古钻说道。
岳岿然微微点头。
隐约感觉到,自己只怕已经快触碰到这颗星辰上,所能修到的极限了。
随后,又是详细问起那些修士势力,手段等等事情。
这古钻看起来仿佛是个可怕的老怪物,但却十分健谈,说的也是极多极详细,而双方之间的距离,则在不知不觉间,渐渐近了起来。
是谁在刻意为之?
……
“道友,可否送一份天否域的地图给我?”
聊到最后,岳岿然说道。
“当然没有问题!”
古钻爽快的道了一句,便是探手伸进了自己腰间的储物袋子里。
哗啦——
下一刻,浩大的风声起来,碧绿色的光芒爆闪,又旋转成风暴一样,吹打向众人,速度飞快。
对方掏出的,哪里是什么地图玉简,而是一片毒雾风暴,似乎还嫌不够,一击出手之后,又是一片雷霆电光,爆打而来。
“哈哈,你们三个小辈,既然这么好奇我到底残缺了哪一样,那你们就要试试我的一颗冷酷心,铸就出的绝灭毒散!”
大笑之声,也再次起来。
三人闻言,目中精芒飞闪。
泯灭人性?
这个家伙缺失的是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