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顾判两世为人,活了这么长时间,不管是上一个时空,还是此方天地,都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一斧头将对方砍倒重伤濒死,结果对方还要笑着感谢他的一斧之恩……
他注视着眼前逐渐变淡虚幻的坟茔与身影,沉默片刻后道,“匡老先生,我想要一个解释,不然就连吃饭喝酒都不得安生。”
匡正乾伸手按在两座墓碑之上,抬头仰望着阴沉晦暗的天空,开口时语气平静,却隐隐能够听出几分决然与留恋并存的矛盾感觉。
他并没有直接回答顾判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说道,“吾等建立平等天国,万众归一,万灵融合,虽然在初始之时发展迅速,进境犹如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层次境界节节攀升,但在一段时间之后,却陡然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杂音。”
“在吾最初设计平等天国,万灵归一的想法中,集合了万千生灵智慧的统一意志,本就应该是有大智慧、大毅力、大机缘,吾等所走的道路,所做的决定,容不得有任何超出界限的错失与误差,但随着吾等统一意志的愈发强大,天地压迫的陡然出现,各种之前并未出现的矛盾却纷至杳来,难以尽防。”
“其中最为明显的便是在将大量的人纳入到吾等真灵之内以后,这种将要扰乱主体意志的杂乱之音便愈发增多,已经到了不得不去清理整治的时候。”
“吾等汇聚而成的真灵意志需要绝对的统一,就必须将各种杂乱无章的枝蔓进行纠正修剪,但必须要知道,此时此刻吾等聚合真灵已然太过庞大,不符合最终目标的杂乱枝蔓数量数不胜数,因此想要一一将之清理,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在吾的引导之下,吾等便将它们进行定义、归纳、分类,再挨个类别对其进行统一清除,但即便如此,却还是抵不过它们衍生的速度……”
“直至最后,吾等大彻大悟,不再追求更多的细致分化,而是以天地、阴阳、昏晓为借鉴,将所有杂念统筹划归为善恶两类,然后再将善恶一一斩去。”
顾判听到此处,猛地眯起眼睛,再看看匡正乾已经快要虚幻到消失的身影,心中蓦地跳出一个让他倍感惊讶莫名的想法。
斩去了善恶,再斩自身!?
然后他便听到匡正乾的声音再度在耳边慢慢响起。
“斩去善恶之丛念后,吾等之平等天国便迎来了比之前顺利许多的发展,但却总还是有种滞涩之感,达不到吾想象中的天人合一,众生合道的境界,这个问题绵延许久都无法得到真正解决,直到此次吾脱离吾等独身北上,与诸多生灵对面论道之后,才忽然惊觉,原来吾之本身……才是统一意志内那道最大的杂念。”
“吾名匡正乾,大魏西川府幽榭镇生人,幼小读书耗尽家财,弱冠之时得中秀才,自此有了功名在身,可惜屡试不第蹉跎半生,又身无一技之长,唯有做一教书先生惨淡谋生,一腔抱负尽皆化为乌有,无妻无子孑然一身,直至垂死梦中惊坐起,才霍然发现自己已然不是自己,自己却依然还是自己。”
“顾先生,这便是吾这一生之经历,虽然说来仅有短短百余字,但对于吾而言,却是一段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与记忆,难以隔离,难以忘怀……还有受这些记忆经历所影响而形成的吾之本性,也时时刻刻都在影响着吾等汇聚而成的统一意志……”
“由此看来,吾不死,不成道,唯有斩去吾之自身,方能还吾等真灵以真正本色,进而有可能踏上通向大智慧、大毅力、大机缘的道路。”
“惜乎以吾如今之状态,竟然想死而不得,是以唯有借助顾先生之神兵战斧,来送吾最后一程。”
轰!
无数黑红锁链崩散,两座坟茔融于虚空,匡正乾的身影也只剩下了最后一丝淡淡的痕迹。
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直至最后随着那最后一缕痕迹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吾死之后,众生平等,天地大同……”
轰!
超出想象的生命值与经验值就在此时灌注涌入顾判体内,带来了因为双值加成带来的过电般战栗感觉。
但与这些比起来,心中陡然升起的诸多积郁感觉却是更让人狂躁愤怒。
他不由自主仰天嘶吼,一斧斧重重挥出,挟裹着冲天而起的猩红火焰,肆意在茫茫雪原上留下一道道漆黑印记。
直到盏茶时间过后,他才步履僵硬从一片狼藉的灰烬地面走出,刚刚准备召回红衣古宅,却猛地抬头,死死钉在了乌云深处的一片虚空之上。
轰!
就在所有一切全部消失的最后一刻,虚空中陡然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从中探出数根犹如天柱般的黑红锁链,朝着远处北沧郡城缠绕过去。
顾判握住了斧柄,思索一下后却又将其松开,沉默注视着那几根黑红锁链没入地底,将整个北沧郡城牢牢缠绕,最后一点点将小半个城池直接拉入到虚空高处的裂口之内。
就像是一头立足于虚空深处的巨型透明章鱼,伸出了自己的黑红触手,将一只体型巨大的食物从海底捞了起来,送入口中吞咽而下。
它造成的动静是如此巨大,仅仅是从半空中掉落下来的“食物残渣”,砸在地上便引起了剧烈无比的震动,犹如在北沧郡城附近发生了一连串的小型地震。
红衣悄无声息出现在了顾判身侧,和他一起抬头仰望着乌云深处的那道巨大裂口,语气讶然说道,“这种程度的力量,还真的是让吾都有些心惊。”
顾判收回目光,情绪似乎有些少许的低沉,低低叹了口气道,“匡正乾已死,新灵已生,此间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我们回去吧。”
红衣点了点头,注意到了他的微妙变化,便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安静跟在后面一步步离开了依然震动不停的这片雪原。
回到京城后的接下来一段时间,顾判整日枯坐于原本的定王府,如今的镇南王府之中,除了偶尔与红衣一起出京,赶往某地直截了当将引起异闻事件的生灵斩杀之外,几乎从未出过书房一步,就连饭菜也都是后厨做好之后,再由自封为王府大管家的陋狗亲自托举着送到房内享用。
直到不知道多少时日后,一队马车悄无声息停靠在了京城郊外,他才从闭关冥思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带上红衣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马车一共有十辆,却只有一个车夫,每个车厢都门帘紧闭,寂静无声,就连拉车的马匹都定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乍一看上去就是在城门外排了整整齐齐的一列马拉大车蜡像,说不出的诡异阴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