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月紀元
小說推薦暗月紀元
抱歉什么?!又遗憾什么?!
唐凌在很多时候,是冷静而理智的,可无疑唐风身影的出现引爆了唐凌剧烈的情绪。
这些情绪是复杂的,毕竟面对的是自己的父亲,可不论多复杂的情绪,都被一种在确定是唐风以后才生出的情绪所主导,那就是——抗拒。
这样的抗拒让唐凌心生嘲讽,所以…抱歉什么?那没有用!又遗憾什么?你的遗憾和我没有关系!
不管唐风是用了什么力量,遮挡了唐凌升阶所观想的双螺旋雾气之路,但这里终归是唐凌的观想世界,唐凌可以直接用意念表达自己的意志,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更为直接的对话,所想既所言,就连语气也异常准确的传达了情绪。
于是唐风很快就得到了一句冰冷的回应:“我不认识你。但你过界了,影响到我升阶,请你退出去。否则,我会把你赶出去。”
唐凌的想法就是如此,他一点都不好奇唐风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是利用什么力量出现的,目的又是什么?更懒得分析自己极大的抗拒背后,究竟隐藏的是一种什么情绪?
他只想唐风快一些消失,多看一眼都是折磨,还影响了自己的心境。
面对儿子这样的拒绝和冰冷,换做任何一个父亲都会从内心感觉到难过和伤心吧。
但是唐风很平静,至少他留在这里的影子是这样表现的,他看着前方,就像唐凌站在他眼前,他看着自己儿子一般。
实际上,唐凌并没有将自己的身影观想出来,唐风的虚影面对的就是一片虚无,他是看不见唐凌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感觉有些刺痛唐凌,但这样的刺痛感觉还没有持续到一秒,唐凌就看见唐风笑了。
不得不承认,这笑容和唐凌有八分相似,充斥着少年人笑起来才有的那种纯粹感,然后带着些许犀利自信,更多是一种有着调皮感觉的坏。
但比起唐凌,唐风的笑容中还有唐凌没有的痞气,感觉就像一个永远混不出头的街头小混混,大坏事做不了,惹是生非倒很在行那种人。
这笑容真是讨厌啊,唐凌本能的厌恶,殊不知他自己的笑容不也是如此?
看起来有点儿贱,却不会让人真正的讨厌,因为眼神——父子俩都拥有同样干净而真诚的眼神。
相比起来,高贵冷淡到有些仙气的唐龙倒像是基因突变了。
“我不。”唐风只是干脆利落的说了这样两个字。
妈的!唐凌立刻感觉肺都要气炸了。
而下一秒,唐风就变得悠闲起来,背着双手开始慢慢的,来回的踱步,四处张望,好像这里是一个供人参观的博物馆或者美丽的花园,实际上这里除了种着小种的,唐凌的心脏,黑咕隆咚什么都没有。
就是这样的环境,配合着唐风的模样,才显得唐风尤其的无赖和可恶。
可唐风似乎还嫌对唐凌的刺激不深一样,一边悠闲的转悠,一边说道:“我是你老子,你是我儿子。不要在我面前装X,是现在的姑娘喜欢冷酷型的男人?你老子我又不是姑娘!”
听到这些话,唐凌一口气憋在了胸口,是谁让这家伙那么理所当然的?就是提供了一颗携带有基因组的X子,就觉得了不起?
唐凌就是这样想的,要耍嘴皮子,唐凌也不在怕的!只是快要气炸的唐凌,连嘴皮子都懒得耍了,他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将唐风赶出去。
这个爹,一辈子不见,不,几辈子都不要见,唐凌也没有任何遗憾。
可唐凌还没有将他的想法付诸于实现,唐风已经停下了脚步,他伸出一只手,手指遥指着一个方向,事实上那个方向就是唐凌在观想世界中目光所在之处,然后唐风那看着让唐风讨厌的笑容更深了,却带上了一丝让人看不透的深不可测:“你是不是还想赶走我?不然你试试看?”
这语气带着五分挑衅,五分不屑,一向冷静的唐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被唐风刺激到不行,要是别人对他那么说,唐凌一定会想,既然这样说一定会有依仗,在行动之前务必会先思考,先观察。
可是到了唐风这里,他二话不说,就开始努力的观想,想要关上这被唐风强行弄出来的观想世界的大门…
结果可想而知,无论唐凌如何的努力,不要说关上这扇大门,就是让唐风的虚影动摇一分都做不到。
“如何?”唐风很爽的样子,一挥手,一块石头莫名的出现在了他的脚下,他一条腿踩着石头,身子前倾,那模样非常的得意。
唐凌沉默了,他发现轮起犯贱这种事情,他只怕会输给唐风。可就算沉默着,唐凌的内心还是升起了浓重的挫败感,自己的观想世界被别人为所欲为,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这是一种彻底失败的表现。
要知道,如果侵入的人不是唐风,这个生理学的父亲,而是心怀恶意的别人,唐凌会死上一百次,而且死法绝对能花样百出。
观想世界被控制,相当于精神被控制,整个人成为傀儡….这是根本无法反抗的一种终极力量碾压。
“你老子还是你老子。”唐风盘膝坐在了石头上,嘴角叼起了一根香烟:“你是第二个完美基因链拥有者,结果还是那么弱鸡,一点儿挑战性都没有。”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唐凌终于忍不住了,见过贱人千百个,但没有见过唐风那么贱的:“妈的,你到底要干嘛?”
“你是不是爱呆在这里?你是不是寂寞如雪?那好,你就在这里一直寂寞着吧,我陪你耗,反正我…”
唐凌想要表达的是,从下一秒开始他就会完全的无视唐风,随便他做什么说什么,比贱唐凌也不差,而厉害的是唐凌还聪明,对付贱人的绝招不就是无视他吗?
可是唐风却立刻跳了起来,歪着头看向了唐凌目光所在之地:“你刚才骂啥?妈的?你是在骂你妈吗?”
唐凌在现实中盘坐着的脸,一下子憋得通红,母亲这个词语无疑是唐凌心中最柔软的珍藏,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也不曾感受过来自于母亲的温暖,可是…他对母亲的想象在童年时,却一直没有中断过。
母亲一定是拥有婆婆一般的慈爱,拥有死去的婶婶一般的温柔,在听多了关于唐风的事迹,却从来没有自己母亲任何一丝痕迹之后。
唐凌还坚信着一点,那就是冒着不被唐风在意的冷淡,还坚持将自己生下来,一定是对自己怀着极大的爱意。
唐风这个辜负了自己母亲的人,有什么资格提起她?这种提及都是一种玷污!不,他不仅辜负了自己的母亲,也辜负了唐龙的母亲,他就是一个人渣。
唐凌原本决定无论如何,都不会再理会唐风,却不想这么一句话,就让唐凌有一种骂唐风一百遍啊一百遍的冲动,他甚至都想到了最犀利的措辞,在这方面唐凌没有任何的顾虑,他根本就不将唐风放在自己父亲的位置上,对于唐凌来说,唐风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但又一次,唐凌的打算落空了。因为唐风在说完那一句话以后,那让人讨厌的笑容就立刻消失了,他的眼神变得严厉,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他看似轻松的向上吹了一口气,额前显得有些散碎的头发飘起。
“你知道身为老子有一个权力是什么吗?就是儿子不听话的时候,可以痛揍他。”
唐凌完全被气笑了,倒是想起了古华夏的一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自己那句妈的,是在骂母亲吗?这人就是找个理由想要揍自己吧。
可惜的是,在观想世界里,一切都是观想,就算唐风观想出了揍自己的场面,但也不过是形式主义而已,这家伙是不是疯了?还是太天真?
不过就像应了唐风的话,老子就是老子,收拾儿子不是天经地义?!
异常夸张的,唐风一条腿儿再次踩在了那块石头上,与此同时,在他的腿上出现了一个娃娃,那娃娃一看就是随便观想出来的,或者说唐风根本就没有什么是精美的布娃娃的概念,总之那头上飘着几根毛,两个6就代表眼睛,一根线就代表了嘴。
要做啥?唐凌已经无力吐槽那巨丑的娃娃,而是完全搞不懂唐风的套路了。
而唐风很贱的样子,吐出了一口烟,然后夸张的,高高的举起了手,扬起了巴掌…
干嘛…唐凌心里陡然发冷,即便知道在观想的世界里,唐风可以杀死自己,控制自己,却并不能揍自己…
而就算再讨厌唐风,唐凌内心还是清醒的,他笃定唐风是不会害自己的,他…
唐凌脑子里忽然有些乱,这些想法还没有想完,就听见夸张的‘啪’的一声,唐风的巴掌拍在了那娃娃的屁股上。
有病?唐凌完全傻眼,脑子里只冒出了这两个字,可接下来唐凌羞辱,震惊又愤怒的发现,自己的屁股传来了非常清楚的疼痛感!就像唐风那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屁股上!
要知道观想世界中,身体的五感几乎都是关闭了的啊!为什么会传来如此清晰的痛感?
可现在这些疑惑统统都不重要了,唐凌的耻辱和愤怒已经快冲破头顶了,但同时也悲哀的发现,他根本毫无办法,只能怒吼到:“打屁股这么小儿科?有种给我一个沉痛的教训啊。”
不得不说,唐凌非常聪明,他在故意激怒唐风,事实上对于一个小小男子汉来说,就算被捅上几刀,也比被打屁股强吧?这根本就不是一种惩罚,而是一种彻头彻尾的羞辱。
唐凌只是忽略了一个事实,眼前这个男人是他父亲,而一个父亲做出这样的行为是算不得羞辱的。
当然,唐凌也是故意忽略这个事实的。
“我没种?没种你怎么来的?笑话。”既然唐凌是儿子,他的套路唐风又怎么可能上当?他一边说着,一边‘啪’的一声,又拍了下去。
毫无疑问,唐凌的屁股诚实的,再一次的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唐凌快要爆炸了,可他还无法结束这该死的观想。
“对了,我就是喜欢小儿科的打屁股。据说,当爹的都喜欢如此,对不听话的熊孩子尤其有教育作用。”
‘啪,啪,啪’,唐风说话间,毫不留情的几巴掌又下去了。
唐凌气疯了,开始口不择言的怒骂。
“我活到你这岁数,是绝对不会打我儿子屁股的!我丢不起这脸。”
“我儿子会羞耻的想,不就这点儿本事吗?”
“也是,你这个岁数的时候在干嘛?玩泥巴?我可比你强多了,你要真是我爸,估计是被老天掉馅饼砸中了吧?”
唐风扬眉,嘴角扬起了笑容,虽然在唐凌眼中一样的‘贱’,但不知道为什么多了几分危险的意味。
果然唐凌的预感是对的,唐风在这个时候忽然抛起了腿上的娃娃,一脚踢在了娃娃的屁股上。
妈的,被踢屁股了!!
骄傲如唐凌,现在彻底变成了一头愤怒的小狮子,如果是在现实,他估计要和唐风拼命了。
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是被彻底压制,没有办法的无奈,他只能继续口不择言的大骂:“要是我活到了你这岁数,和你修的一样久,看我不收拾你。”
“我可没有把你当过爹。”
与此同时,看着被唐风踢飞的娃娃,唐凌也感觉到了机会,他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是瞬间就观想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
一出现,他就开始毫不犹豫的冲向了那个飞起来的娃娃,想要把它抢到手。
或许,唐风能够这样收拾自己,与这个观想出来的娃娃有关?
反正想不出来原因,唐凌会猜测任何有疑点的可能。
但唐凌的打算到底落空了,因为他失望的发现,就算在这个自由的观想世界,他原本应该是绝对王者的,属于他的观想世界,他依旧抢不过唐风。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唐风的大手抓住了娃娃腿儿,然后在他面前扬起,摇晃着:“你想要这个?”
唐凌咬牙!
这算是他们父子第一次面对?可是气氛不对劲,该有的情绪全部没有,但似乎也并不生疏,很自然的陷入了对峙,也就没人在意这个的样子。
“给你吧。”唐风很好心的样子。
唐凌有些不敢相信,可是唐风却带着真诚的样子,把娃娃递到了唐凌面前:“毕竟,你还是我儿子。”
唐凌狐疑,但被打屁股踢屁股的耻辱却让他试探的伸出了手…
果然唐风将娃娃塞到了他的手中。
就这样了?
唐凌还来不及反应,唐风却突然爆退,瞬间就远离了唐凌的几十米,随着他的远离,观想的世界也跟着变大,就像有着无限的空间。
唐凌抓着娃娃,再一次习惯性的搞不懂唐风。
而唐风则在下一秒停下了脚步,一扬手手中又多了一个娃娃:“可惜我认你是儿子,你不认我是爹啊。所以…”
唐凌知道被耍了。
唐风则带着恶趣味的笑容,屈起了手指,然后朝着唐凌的胯下轻轻的一弹。
“我X!”尽管是在观想的世界中,唐凌还是忍不住捂住了某部位,几乎是声嘶力竭的怒吼了一句。
唐风则一瞬间,又出现在了唐凌的面前,蹲下来一脸关切:“疼吗?儿子?”
“呵呵,无所谓。”唐凌忽然笑了:“不然你就废了我吧,也好,因为不管你废不废我,我都决定让你断子绝孙了。”
“你这家伙的基因怎么能流传下去呢?在我这儿绝了吧,我也算造福世界了。”
“你这是在断绝世界的希望。”出奇的,这一次唐风却没有和唐凌开玩笑了,他似乎被威胁到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郑重起来。
唐凌趴在地上,只管冷笑。他当然也不是这样决定,这种事情多少也得彼岸同意吧?只是…眼下能怎么打击这个流氓唐风,就怎么打击,以唐凌的聪明,自然能想到这关键的一点。
“我给你一个机会。”唐风沉吟着,看了唐凌半天,似乎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
唐凌不接茬。
“想要在观想世界里,和我公平的对决吗?”唐风一挥手,两个娃娃都散去了:“我唐风从来都是一言九鼎,这个机会你可以要,当然也可以不要。我只给你三秒考虑时间。”
“一。”
“二。”
“什么机会?”唐凌不想再被羞辱了,无论是被打屁股,还是被弹XX,那都是绝对的耻辱,就算之后唐凌也绝不打算对任何一个人提起,彼岸也不能提!
那这个机会,他也必须要。谁能保证不答应,唐风又会想出什么损招?
唐凌的妥协让唐风笑了,那笑容唐凌一看就讨厌,自然的就扭过了头,所以也错过了唐风眼里一闪而逝的温情。
他的身体被唐风强行拉了起来,然后强行摁在了一块唐风观想出来的石头上。
至于唐风则盘坐在和唐凌相对的一块石头上,开始不疾不徐的说道:“观想世界是虚无的,它的本质来自于人的精神力。”
“就所谓,所想既所得。彻底脱离物质。”
“可你有没有想过?即便如此,观想世界的区别也极大?就像有的人想象力丰富,所观所想美轮美奂,对其心其思其人还有巨大的帮助,继而反馈到自身身体。有的人观想世界却无比贫瘠,没有核心依托之点,所观所想…”
唐凌故作心不在焉,但出于对力量本能的渴望,对很多知识若渴的追求,他不由自主的认真了。
也不得不说,唐风是一个很有见解,而且还厉害的老师,三言两语已经引人思考。
“那为什么会如此?其关键还是在精神力,剖析深层一些,则在于精神力的本源之一——自我意志。”
“自我意志是可以锤炼的!被锤炼过自我意志这个核心的精神力,就像被牢固了根基的大树,不会轻易被狂风所吹走,变成无根之源,最后散去。”
“这自我意志会附着在每一丝精神力之上,只要给精神力一点依托,精神力就会无比强大。”
“我的依托在小种身上。你是我儿子,现在你应该能想到,为什么在你的观想世界,依旧被我压制了吗?”唐风很认真的看着唐凌,忽然一声喝呼。
“因为你的自我意志经过了锤炼,压制了我的意志。”唐凌当然想到了关键,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回答了一句。
“不止如此!因为它的强大,我的精神力还能鞭笞你的精神力,对你的精神产生巨大的影响,就好像,我想打你屁股,你屁股就一定会疼。”说话间,唐风又屈起了手指。
唐凌猛地捂住,恶狠狠的:“断子绝孙啊。”
唐风好像真的会被这个威胁到,讪讪的笑道:“开个玩笑,男人要有幽默感。”
“现在,我教你锤炼自我意志的办法。”唐风郑重:“机会就是这个,你要学吗?”
说话间,唐风取下了嘴角的烟,似乎有些感慨:“最重要的是,有了自我意志的精神力,就像有了根浮萍,不会轻易的迷失。”
“什么意思?”精神力不会迷失?精神力是属于自我的,原本就不会迷失啊,唐凌有些不解。
“要学吗?”唐风则根本不回答唐凌。
“学,难道我会怕,只要能够…”唐凌当然想学,可跟着唐风学,他总是有些别扭,所以也就别扭的找着理由。
“别废话,要学我现在就教你。然后会给你一个时间来锤炼。之后,我会压制我的自我意志到了一定的水平,来抢夺这个观想世界的控制权。”唐风说到这里,忽然又笑了。
唐凌觉得对于这贱笑,似乎也有些习惯了。
“你抢赢了,就可以同样收拾我了。”
“讲真?”唐凌忽然无比的兴奋。
“我唐风一言九鼎,你难道没听说过?!”唐风很明显的不满:“但是,你别以为容易。锤炼到什么程度,看天赋。而怎么去应用,看悟性。两者你要不是顶级,你没赢的可能。你不认我这爹,我是有气的。所以,你也别指望我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