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uof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玉虛天尊》-第六百一十八章偷襲媧皇的理由讀書-1hhln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任鸿赶来玉虚宫,任魁、白寿等人连忙上前迎接。
“父亲/义父。”
“他们两个呢?”任鸿随意看了看,玉虚宫这边的仙家数量不少,好些九州同道都赶到此地。而不远处,隐仙七峰连成一片,暗合北辰七星之势演化七座小世界护持凡人。
“师弟和师妹正在小世界中看顾凡人。”白寿:“我们下手快,在人间庇护几十万人族。还弄了许多飞禽走兽。待洪水退去,就让他们回归人间。”
任鸿点头:“甚好,暂时养在昆仑,避开道劫之力。”
随后,任鸿升起大罗天。八重道天各在昆仑一角,演化先天六合大道镇住道劫。
他传音人间““凡同道入昆仑者,可避劫数。”
人间十五洲可不仅仅是九州遭劫。其他大洲或多或少也受到牵连,那些修士受劫数侵蚀,仙体破败。
听闻任鸿之言,他们不加犹豫,以元神遁入大罗天,借任鸿之力暂避道劫。
很快,女娲界中的修士所剩无几。
除却昆仑之外,唯有九天彩云间、东海金鳌岛、北辰山麓、华胥山以及骊山胜境存留一些仙家。
这些胜境有教主级道韵加持,自然不惧天地道劫。
……
骊山,后土娘娘在玄灵宫饮茶。姑射仙子等人在一旁随侍。
看到昆仑方向展开的八重道天,后土手中动作一顿:“小勾陈着实不简单,这么快就开辟八重道天?看来他真有望把道业体系走到圆满。”
“哼。八重而已?”共工满不在乎:“等他走完十二罗天再说吧。”
三天真皇境圆满十二罗天,才有资格去冲击教主级别的天道圣境。
不过共工对此不报太大希望。
“后土,他仅仅是新人。而且这一劫才诞生。遥想咱们这些人,哪个不是先天而生的神圣?哪个不是历经无数宇宙量劫才走到这一步?他凭借一个宇宙纪元就想赶超,你以为他是谁?”
強娶昊奪 月如眉love
伏羲帝子,正经持有伏羲神性,有过教主感悟的人。
后土心中腹议:你知道什么?就凭他受天皇磋磨一遭,这一劫便有一道教主机缘。端看他能不能把握与否。
她目光瞥见共工豪饮香茗,一脸嫌弃:“罢了,人间修士避托昆仑,道劫可以加速。你去催一催洪水,本宫将十五洲的先天阵法开启。尽快转入下一劫。”
共工将茶杯一扔,化作人头蟒身的古神钻入洪水,下一刻洪水暴涨,淹没整个九州世界。继而通过海域,把十五洲大半疆域统统淹没。
后土敲了敲玉几,彩色涟漪从她指尖荡漾,顺着骊山涌向十五洲。
海外十洲率先升起玄黄气,犹如十根擎天柱镇住道劫。然后四大部洲亦有玄黄之气升腾,化作古神形象把道劫之力拔除。
最后,玄黄大潮推着道劫涌入九州。
玉虚宫,任鸿将人间诸仙招呼大罗天避难。
忽然有感,抬头看向外界。
“原来后土娘娘操持布局,在人间立下十五洲,是为了缓解道劫之厄?”
十五洲演化的三重先天阵法驱散道劫,让外部十四洲存留许多生灵,不足以伤筋动骨。
至于赤县神州……
后土将道劫全部推入此地,原本洪水转眼变成墨色,一尊尊凶戾的魔神若隐若现,从这场洪水中不断诞生。
“小勾陈,这些小魔头便交给你应对。”
云空传来后土的话,任鸿招来净世天火剑扔入洪水,瞬间净世天火点燃洪水,消弭道劫之力。
九天九夜之后,道劫洪水散去,只留下一丝丝劫运残渣埋入大地。
任鸿掐指一算,暗暗摇头:还是我修为不到,不足以彻底炼化劫数。仍有一部分劫数留在人间,下一劫轩辕帝纪开始,怕是余波难消,要屡次洪灾了。
不错。
这场道劫余波在轩辕帝纪时频发发作。自帝尧开始,洪水肆虐人间,直至大禹时期才彻底解决。
任鸿在人间炼化道劫,眼看洪水退去,天地恢复清明,对任魁道:“尔等继续留在昆仑。待大罗天开辟后,你们再出去。”
“还有你们……”任鸿也安排勾陈诸神留守昆仑,庇护凡人。
将一切重新安顿后,他带纪清媛前往三清境拜见玉清教主。
拐个丫头来养成
毕竟纪清媛出关,已然证了大罗道果,有资格前往三清境正式入门。
……
玉清境,教主讲道结束后,自己在莲池钓鱼打发时间。
情燒 弦斷相思
灵寿子在旁随侍。等了一会儿,他忍不住道:“此番老师用心良苦。但师弟未必理解老师苦心,归来后恐有争执。不若我带他闭关,先让他冷静冷静?”
霸道戀人:校草的拽丫頭 清雨初默
虽然教主为任鸿好,抢先下手帮他了结因果。但活生生逼死他半身,万一任鸿想不开,大闹玉虚宫可如何是好?
“徒儿,人间男女相恋,被长辈棒打鸳鸯后带回家中禁闭。难道,他们敢对长辈喊打喊杀吗?小年轻,无非闹一闹。冷静下来,自然知道长辈是为他们好。”
灵寿子欲言又止。这种事有可比性吗?
教主盯着池水,将上钩的龙鱼重新扔回池中,笑道:“他已经回来,而且那丫头跟着上来。”
随后,他有所感:“那小子人缘挺不错的。”
在玉虚宫门口,广成子和青玄亲自拦下任鸿,还有一众同门轮流劝说,不让他去寻玉清教主。
甚至天宝君亲自发话,命玉柱道君持灵宝赶来。若任鸿敢闯玉虚宫,直接拿去天宝宫,受他发落。
灵寿子心中腹议:是不错。这些年在玉虚宫交际,好些同门跟他结下情谊,自然不想他出事。
任鸿拉着纪清媛在门口,被一众仙家围堵,只能无奈道:“诸位师兄未免太看轻我。难道我是那等不知好歹之辈?师尊为我考量,我如何不知?”
“如今师妹得道出关,我只是带着她上来拜见恩师罢了。”
“你不打算做什么?”青玄第一个不信:“师弟,你的脾气我如何不知?你跟老师脾气相似,要是在玉虚宫闹起来,两人互不相让,惹老师大怒,断然讨不了好。”
教主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辜负他的好意。
或许对旁人来说,教主行事残酷。但作为当事人,任鸿受此恩惠,绝对不能质疑教主。
不然……
任鸿苦笑,又在诸位同门面前屡次保证。
最后,纪清媛缓缓开口:“青玄师兄,我知师兄品行。他敬重师长,断然不会在玉虚宫放肆。而且……”
她看向任鸿。
任鸿笑了笑,轻拍她的手:“没错。比起报仇,我更在乎,那傻弟弟能不能复活。”
诸仙将信将疑,放他入宫。不过青玄和广成犹不敢相信,默默在后面跟着。万一出事,他们好出面圆场。
任鸿带纪清媛走入莲池,对教主行礼。
然后,任鸿提及人间道劫,讲述自己解决之法。
“如今弟子让诸仙暂避昆仑。待大罗天开辟后,再遣返离开。”
“可。”
教主欣然同意,并对纪清媛道:“你既证道,便入主太元宫,传承圣母道统。”
钓竿一垂,从莲池钓上来一朵九品白莲花:“此乃大道灵宝,太元一脉传承,赐你护身。”
“多谢老师。”
纪清媛收下灵宝,看着身边任鸿,不曾离去。
阴阳巡察使 一念佛魔
“怎么,还有事?”
“弟子有一问,想请教老师。”
不好!
橫掃萬古 銘家二少
不远处青玄、广成心中一沉,差点赶过来阻拦。
教主扫了他们一眼,挥手把灵寿子、青玄、纪清媛、广成子统统送走,单单留下任鸿一人。
“怎么,你要为宿钧的事情讨个说法?”
重生之商界腹黑千金 小欣仔
任鸿眨巴眼睛:“诸位师兄都说,弟子和老师性格相似。那么老师以为,我是为此事寻您吗?”
“你尊师重道,纵然心中怨我,但也不会露于明面。”教主沉吟道:“比起寻我抱怨,你更应该思索复活宿钧之策。”
任鸿点头。
他再怨恨也清楚,玉清教主这一番苦心。
不惜落下以大欺小的名目,更亲自出手压制人间群仙晋升数百年,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轻轻松松脱劫。
自己根本不用脏手,大罗道业便更进一步。
若换成旁人,怕不是早就感恩戴德了。
“我知老师如此谋算,全是为我考量。故而我没办法向老师寻仇,我能做的就是设法复活宿钧。至于他……”
教主笑了,轻慢道:“要是他能来寻我报仇,贫道等着他。”
“说吧,你既然不是为此事,到底为何?”教主不由好奇起来。
在宿钧死后,任鸿不寻自己求取复活宿钧的法子,到底想要问什么?
“弟子好奇,老师为何要对女娲氏下杀手?”
啪打——
一尾龙鱼跃上水面,但感到外面的严肃气氛,默默潜入水中。
玉清教主为什么偷袭女娲?
这件事可不仅仅是任鸿的疑问,而是三清境所有人的疑问。
在三清境中,他们能清楚看到女娲真身背后的玉清道痕。
当年女娲娘娘是玉清教主下的杀手。
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当面质问教主。
教主脸上的笑容缓缓淡去,上下审视任鸿:“你可知,当初定光知道此事,直接抹掉自己的记忆。”
“知道。”
“你可知,这些年来没有一位仙人敢当面质问为师。”
“知道。”
“那你还敢问?”
“他们都说,弟子性格肖像师尊。但将心比心,以弟子自身考量,弟子绝对不会平白无故对一位同道,而且是一位圣德尊崇的女神下手。”
“弟子认为,师尊这么做必然有所考量。”
顿了顿,任鸿又道:“刚才来的路上,弟子隐约有一个猜测。”
“说来听听。”教主转过身,将道袍抖平。
傻瓜王爷睿智王妃 枫儿婷
“弟子在路上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倘若为复活宿钧,或许弟子会冒险走这一遭吧?”
“弟子斗胆猜测,师尊所为,莫非是为太元老师?”
任鸿死死盯着教主的神情。
如果教主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太元圣母复活,那么或许就能说得通。
“你猜我偷袭女娲,是为复活太元?可你有没有想过,太元仅仅是女娲界的一个女仙。她诞生在为师偷袭女娲之后。”
“这……”任鸿一怔。
也是,太元老师似乎仅仅是女娲界中的天骄,似乎仅仅是自己想多了?
“罢了,告诉你也无妨。”教主眺望莲池水面的波光,悠悠长叹:“你去过混沌海,见过劫碑,应该知晓宇宙劫数。”
“宇宙内的劫数不损大罗本相。成就大罗后,只需躲在大罗天内,便可度过一次次宇宙浩劫。但是,倘若有朝一日宇宙再不得开辟。浩劫重重递进,纵是大罗真身也要消亡。此等劫数,我们称呼无量量劫。”
教主一言出,任鸿眼前轰隆爆炸,地火风水……无穷尽的毁灭力量将他大道冲垮,元神摇摇欲坠,几乎不存。
一道玉清仙光亮起,将他拉出毁灭界限。
眼前,仍是静谧优雅的莲池。
任鸿骇然:“仅仅提及名字,就能让我陷入劫数?”
火影之我的老婆是佐助 电磁炮百合子
“不错,那个劫数便是如此可怕。那是无数个宇宙毁灭的浩劫聚合在一起,大罗亦难逃劫数。唯有更进一步,如我辈之尊才可避劫。”
甚至教主们避劫,有时候也会因为伤势严重而永眠。
不过教主们大道已经永恒不灭,纵然陷入长眠。但只要有朝一日复苏,便可卷土重来。
“当年为师就是从一次无量量劫存活下来,重新开辟大道,培养门徒,号称元始天尊。”
“你那两位师伯、师叔也是如此,自无量劫残留,广开道统培养门徒。”
提及此,教主脸上带着一丝悲凉:“而太元,她是上一个无量量劫时随为师一起建立仙道的圣母。那个无量量劫,仙道以我二人为尊。”
“但是上个无量劫最后,她伤势太重陷入永眠。”
“你在女娲界所见的太元,不过是她映射在世间的一抹幻影。”
如此一来,任鸿豁然开朗。
难怪,一个女娲界的土著女仙能解开娲皇的造化大秘,能闯过泰皇的天梯帝棺。因为她本身就是一尊永恒不灭的教主。
“所以,师尊偷袭娲皇还是为了她?”
“这一切源于我当年的一个梦。”教主悠悠道:“太昊帝纪时,我有一日做梦。梦见自己和太元在一个世界中相会。醒来后仔细体悟,明白那个梦中世界乃娲皇开辟。”
“而想要让一位教主的道影映射在人间,必然是最上等世界。所以,为师只能逼迫娲皇,以她的真身来开辟女娲界。”
“所以,整个太昊帝纪的毁灭,乃至娲皇的陨落,甚至女娲界的诞生。仅仅是老师您为了再见一次梦中的太元老师?”
“不错。”
教主大大方方承认。
这芸芸众生的苦难,乃至整个宇宙万年坎坷,仅仅是为他的一己私欲。
“……”
任鸿无言以对。
“怎么,你要代替众生讨伐为师?”
教主看着任鸿的神色,不以为然。
或者说,他早就淡然了。
一次次的无量劫度过,真正陪伴他走下去的。只有这些同为教主级别的同伴。其余人等,仅仅只是过客。
“老师,对您而言,我们这些弟子到底算什么?”
很显然,性格与教主相似的任鸿,很快理解教主的想法:“对您而言,我们仅仅是一次无量劫中的过客,一片浮云吗?”
“我们这些教主培养大罗仙神,开辟道统。不仅仅是为了印证自己,也是为了多一些同道,共同应对劫数。”
“对我们而言,教主级别的存在才是真正的同伴。”
“上上个无量劫,你师伯和师叔陷入永眠。在上个无量劫,都是我点化成道。”
教主们永生不灭,但在无量劫中会陷入永眠。三清教主同气连枝,哪怕两位教主陷入沉眠,也会被剩下的教主点化唤醒。
只要一个人存在,其他两个人就会在这个无量劫的漫长时光中复苏,然后携手面对无量浩劫。
“三清、娲皇、伏羲、泰皇……徒儿,你看到的教主数量比起当年最巅峰时期,可是少了太多太多。”
玉清教主回忆往昔:“当年最繁荣的一个无量劫纪,有三十八位教主驻世。那个无量量劫纪,三十八位教主轮流坐庄,操持一个又一个宇宙生灭。但最终,所有宇宙的破灭浩劫连成一片,所有教主全部打入沉眠。之后三个无量劫,都不曾复原。”
“五个无量量劫后,才有一位教主返还本相,然后把娲皇拉出来。由娲皇将我们一一唤醒。”
“你问我,我们培养弟子的目的是什么?很简单,在无量劫后,我们需要清醒的同伴在下一个无量劫把我们唤醒。”
“仅此而已。”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