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你们是什么人…!”
魏王府,苏宁宝一马当先,手中龙泉剑往前一横道:“虎贲苏宁宝,奉秦王长殿下钧令,带魏王李泰入宫,拦阻者,杀无赦!”
此话一出,魏王府的侍卫全部纷纷的退到两边,一个也不敢造次。
其中李战的名头很吓人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虎贲军乃是刚刚从西域杀回来的军队,这些王府侍卫可不敢拦这样的拥有杀气的士兵。
所以除了在门口遇到了点阻拦之外,苏宁宝等人是在魏王府中畅通无阻,等见到魏王李泰之后,李泰那是大怒,指着苏宁宝的鼻子就骂道:“你们混蛋…这里是本王的内宅,你们敢闯入,就不怕本王上表陛下,灭你们九族吗?”
看着依旧很嚣张的李泰。
苏宁宝直接将龙泉剑给亮了出来道:“魏王殿下…秦王长殿下的龙泉剑在此,请魏王殿下自重,穿好衣服随我们走。
不然,要是动起粗来,你我都不好看。”
“哈哈…!”李泰大声的笑了起来:“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本王不管怎么说,也是父皇的嫡子,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回来的野种,也敢在本王面前造次、
真真是太可笑了…来…今天本王就在这里,本王倒是要看看,谁敢动本王。”
一句野种,让虎贲军的所有人本来有些就不好的脸色更加的阴郁了起来,苏宁宝更是面沉似水的看着李泰道:“魏王殿下请自重…您是秦王长殿下的弟弟,我等已经好言相劝,就请各自退让一步,如果魏王殿下非要试探我等的底线。
我等虎贲军也会奉陪到底。”
“呸…!”李泰很是不爽的‘啐’了苏宁宝一口道:“别废话了…有本事你们就动本王…!”
无奈…李泰不配合,苏宁宝只好拿起龙泉剑道:“东西拿上来…!”
跟着李泰就见虎贲军抬上一个轿子,轿子的椅子上还有绳索,就像那种捆精神病人的绳索一样,接着…在苏宁宝的命令下,三下五除二的就将李泰给困了起来。
“你们这群混蛋,你们居然敢这么对本王,来人呀,快点过来救本王…!”李泰是一边骂苏宁宝等人,一边向着自己的侍卫求救。
可是任凭李泰喊破自己的喉咙,李泰的那些侍卫硬是一个都不敢动,谁敢动呀,那把龙泉剑还有李战的大名,这些侍卫哪一位没有听过。
李战玄武门血战莲花军,上百里救驾九成宫,李战那是声名赫赫,跟着辞授天策上将军,右邻军大都督,简在帝心,权势滔天…!
輪回覓情:智亂帝王心 S小笙
长孙无忌,太子,长孙皇后…全部都是李战最坚定的支持者,龙泉剑上斩皇子,下斩平民、
这个时候,别说李泰喊救命没用,就是亲爹亲娘喊救命,也不能动,所以…魏王府的侍卫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泰被抬走,谁也不敢阻止。
…………………………………
李泰被捆在轿子上,就这么被抬进了武德殿,很多人都看到了李泰的狼狈样,可以说这脸是丢到了家,所以等李泰在武德殿中看到李战之后,轿子还没有放下来,李泰就开始破口大骂了起来。
“李战…你这个混蛋,你敢这么对本王,本王势必杀你…!”
一句势必杀你,让李战的眼睛眯了一眯,而这一眯眼睛是真的将身边的李承乾给吓到了,因为李承乾很了解李战,李战的性格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你要是敢提前暴露出自己杀人的意图。
那李战绝对是会将你这个人给扼杀在萌芽之中,李战眯眼睛就是动了杀意。
所以李承乾连忙慌张的看着李战帮自己的弟弟解释:“大哥…青雀他只是一时口快,他怎么可能敢杀大哥呢…!”
李承乾那焦急的样子,让李战微微的放松了表情,跟着就见李战看着站在两排的皇子皇女们问道:“你们觉的魏王是真的想要杀我,还是一时口快?”
谁也没有想到,李战突然会为自己这样的问题。
李恪率先的躬身道:“大哥…魏王应该是口快,他一定没有伤害大哥的心…!”
只是李恪说完,谁料一边的李泰却大声的骂道:“李恪…我们斗了多长的时间,什么时候你这么没胆了,叫一个野种大哥?
哈哈…哈哈…真的是可笑,本王说要杀了这个混蛋,就一定会杀了这个混蛋,今天你们都可以为本王作证,不杀此獠,本王誓不为人。”
“噗…!”李承乾都快要疯了,这个李泰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这次他是真的扛不下来了,你可以看到李承乾的头上有冷汗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掉落下来。
不但是李承乾,一边的李恪,李佑,李愔全部都被震撼到了,因为他们已经看见李战的脸变得越来越阴冷了。
倒是那些没有见过李战发飙的皇子皇女们正准备看李战的笑话,特别是高阳,这个时候高阳的小嘴都快乐疯了,本来她还觉得这个皇家礼仪班没有意思,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皇家礼仪班还真的是很有意思。
可是就在高阳准备看李战吃瘪的时候,后面的一切则是高阳想也没有想过的。
只见李战慢慢的起身,一边的影老立即扶住了李战,李承乾看着李战欲言又止,他很想再帮自己的这位亲弟弟说些软话。
可是李承乾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可以让自己的大哥消火,而且如果一个弄的不好,自己还要搭进去,所以李承乾是想说又不敢说。
李恪和李承乾的想法是一样,李佑还有李愔则是不敢触怒李站,至于其他的皇子皇女,那是纯粹的看热闹。
李战站好伸了一个懒腰,跟着看着向李泰道:“李泰你想杀我…可以…不过,你再杀我之前,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吊刑。
这是为了告诉你李泰,有些话不是你想说,就可以说出口的。
还有就是有些人也不是你现在可以得罪的起的。”
李战说完,一挥手,苏宁宝等虎贲军士兵出现,只见这群士兵在武德殿中间竖起了一根高约五米的木头柱子,然后慢慢的将李泰捆上,跟着吊在了柱子上。
“啊…!”因为直接吊的是手,李泰的身体重量又那么大,所以李泰的双手那是火辣辣的疼了起来,李泰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苦,这样的疼痛让李泰第一时间惨叫了起来。
这一下准备看好戏的人都惊呆了,因为他们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自己的大哥居然是玩真的,是真的将李泰给吊了起来。
要知道李泰可是很受宠,怎么可能真的将李泰给吊起来呀。
就在所有的皇子皇女都诧异不已的时候,李泰被吊在空中骂道:“李战,我定和你势不两立,父皇和母后一定会为本王做主的,一定会为本王做主的,到时候,本王定杀光你全家,要你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大哥…!”
仙師無敵
这话一出,李战的火蹭一声冒了起来,李承乾连忙的挡在李战的面前喊道:“请大哥高抬贵手,青雀…!”
契約萌妻 幾米
只是李承乾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战一脚给踹到了一边,李恪眼疾手快的将李承乾给扶住,李承乾虽然被踹的很疼,但是却依旧高声的喊道:“大哥…大哥…高抬贵手呀…高抬贵手呀…!”
可是李战却露出了阴狠的脸色的道:“想要杀我家人者,他必须要付出代价,即使他只是一时口快。”
说完,李战道:“鞭子…!”
李义连忙的拿了一条沾了盐水的鞭子过来,李战将鞭子拿在手中,对着李泰就是一鞭子。
“啪…!”的一声。
“啊…!”李泰被打的惨叫起来。
这个时候,李战则是站在下面对着李泰喊道:“你有什么可嚣张的,李泰,你所拥有的全部都是父皇母后给的,如果没有父皇母后,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你想和我比,你也配?
我的东西都是我一手一脚拼出来的,没有靠父皇,没有靠母后。
你靠着父皇和母后想要和我叫板?
我李战想要问你,你凭什么…我有虎贲军,鳩虎军…你想杀我和我的家人,你还真的是天真的可以,今天我要抽你三鞭子,让你记住你和我的差距。
人間苦
还有就是本来只要吊你到下午的刑罚,现在改了,要掉到你改口对我说对不起,否则就一直给我在上面吊着,吊到你死为止。”
说完之后,李战又毫不客气的抽了李泰两鞭子,不过,李战抽的也是有水平的,很疼,但是却只是皮肉伤,没有伤到筋骨。
“啊…啊…!”两鞭子抽的李泰惨叫连连。
这个时候,李战将鞭子放下道:“好了…李泰就这么吊着,我要亲耳听到他向我道歉,至于你们…呵呵…!”李战笑了起来道:“看到前面的那块空地了没有?”
李战一指,跟着众位皇子皇女们看到了一块大约有五亩的在武德殿中的空地。
跟着就听李战继续道:“你们要做的就是今天将这块空地给我犁出来…!”
“犁…犁…犁地…?”所有的皇子皇女们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说真的,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李战会他们犁地。
“怎么了…你们放心好了,我会派人教你们的…李恪和李承乾是你们的哥哥…他们两个今天会带你们一起犁地的…还有就是我妹妹李倖会一些,她会教给你们。”
“可是大哥…!”高阳走出来道:“我们不是来学习礼仪的吗?”
看着高阳,李战呵呵的笑了起来:“是呀…你们是来学习礼仪的,不过,学习礼仪我们要先从平民的生活开始学起。
好了…你们快点开始吧,日落如果你们犁不完那块地的话,那你们今天晚上就会挨饿…谁也别想吃一粒米…!”
说完,李战靠在了摇椅上。
这边李承乾和李恪连忙焦急的道:“走了…走了…我们去犁地…李倖妹妹,快点来告诉我们,这地该怎么犁呀…?”
……………………………
甘露殿中,李世民,长孙无忌,房玄龄,魏征,高士廉,宇文士及等李世民的心腹都在其中,此时李君羡则是将刚刚在武德殿发生的事情当成了一些谈资给说了出来。
重生之神才風流
等听到李战将李泰给吊了起来实施了吊刑之后,众人都默默的观察者李世民的表情,因为毕竟李泰曾经是李世民最宠溺的儿子。
只是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李世民露出了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这一幕被宇文士及捕捉到,只见宇文士及马上出言道:“魏王有些过了…那可是自己的大哥…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果然,就在宇文士及说完之后,李世民连忙的颔首道:“朕是太宠溺青雀了,战儿说青雀才华是有,但是却恃才傲物,这样是不行的,想要做好一位王爷,恃才傲物不懂得虚心纳谏,那是一个错误。
而朕就是将这个错误放大的人,朕对青雀的宠溺,让青雀越来越肆无忌惮,朕应该检讨呀…!”
逼婚99天:大叔我們不約
终于,在场的人算是都清楚了李世民向着谁了,所以很快就听房玄龄点点头道:“陛下请勿自责,自己的儿子有才华喜欢是应该的,现在由他大哥教导,陛下应该高枕无忧了。”
“只是吊刑是不是有些重了?”高士廉有些担心,因为高士廉也是很喜欢李泰的。
等高士廉说完,一边的长孙无忌笑道:“不用担心,战儿是青雀的亲大哥,他不会对青雀下死手的…!”
“对的…!”李世民微微的道:“战儿会拿捏好分寸的,这一点不用担心,朕也知道,战儿对自己的这些弟弟妹妹都会一视同仁,这一点毋庸置疑。”
“对了…!”李君羡忽然道:“这个时候,皇子皇女们正在犁地呢…?”
“犁地?”在场的大臣们全部都微微的露出了讶异的神色。
这边李世民笑着解释道:“呵呵…农为国本,战儿说,要想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你就要亲自的体验一下,只有自己亲自体验了,你才会知道农的心酸。
皇子皇女们才会知道,他们的吃穿用度都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战儿是想告诉皇子皇女们…他们的幸福生活是农人的税收来的,应该珍惜,不应该奢靡无度…!”
“好…!”李世民说完之后,魏征那是第一个跳起来为李战击节赞叹。
因为这一番话简直是说到了魏征的心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