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孙悟空仔细观看,原来是太上李老君,慌得近前施礼道,“老官儿,那里去?”
那老祖急升玉局宝座,九霄空里佇立,叫,“孙悟空,还我宝贝,葫芦是我盛丹的,净瓶是我盛水的,宝剑是我炼魔的,扇子是我搧火的,绳子是我一根勒袍的带;那两个怪:一个是我看金炉的童子,一个是我看银炉的童子,只因他偷了我的宝贝,走下界来,正无觅处,却是你今拿住,得了功绩。”
孙悟空道,“你这老官儿,着实无礼,纵放家属为邪,该问个钤束不严的罪名。”
老君解释,“不干我事,不可错怪了人。此乃海上菩萨问我借了三次,送他在此托化妖魔,看你师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
沈隆笑笑将葫芦还给他,那老君收得五件宝贝,揭开葫芦与净瓶盖口,倒出两股仙气,用手一指,仍化为金、银二童子,相随左右,然后返回离恨天兜率宫去了。
等太上老君走后,沈隆心里嘀咕,若不是认知改变器,估计他已经猜出些什么来了,旋即把手伸到随身空间中,只见用复制镜复制出来的紫金红葫芦等宝贝还在那里呢,这些东西在《西游记》的世界虽然不好再用,不过等到了其它世界却能派上用场。
几人收拾了其余小妖怪,继续西行,径下高山前进,说不尽那水宿风餐,披霜冒露,师徒们行罢多时,前又一山阻路,看那山势崔巍,恐又有魔障侵身。
等金轮西坠,玉兔东升之时,众人看见山凹里有楼台迭迭,殿阁重重,到得跟前,只见牌匾上写着敕建宝林寺五个大字,只是匾额蒙尘已久。
进到寺庙里面,却被寺中僧人嫌弃,问起缘由方才得知,原来是昔日寺中收留了游方僧人,谁料这些僧人竟赖着不走,把寺庙祸害了个够呛。
沈隆倒是明白,所谓敕建便是皇家下旨修建的,方丈有些势利眼也是难免的,而且现如今乌鸡国被狮子精占据,狮子精乃是道士,自然会冷落佛寺,搞得寺中僧人想找朝廷撑腰都不行,只能抗拒接待一切外来僧人。
这番惹得悟空火大,直接砸了门外的石狮子,才镇住这些和尚,进到里面安生休息,睡到半夜有鬼魂来寻,问了方知,这鬼魂原是乌鸡国的国王,五年前,天年干旱,正都在危急之处,忽然终南山来了一个全真,能呼风唤雨,求雨解了乌鸡国的旱灾。
于是乌鸡国国王便和他结为兄弟,却不想这道士趁着一起游览御花园之际,将他推入井中,占了他的江山,如今已经三年矣。
沈隆冷笑道,“你却不知,此事早有缘由,当初你好善斋僧,佛祖差遣文殊来度你归西,早证金身罗汉,因是不可原身相见,变做一种凡僧,问你化些斋供;你却被他几句言语相难,不识菩萨真身,把他一条绳捆了,送在那御水河中,浸了三日三夜,如今他让坐下狮子推你下井,浸你三年,以报三日水灾之恨,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这相当于啥呢?就好比一个公司基层员工,一直兢兢业业,领导看在眼里,就让人事专员去检查一番,好提拔他,谁知道和人事专员产生了一点儿误会,便被冷藏了三年。
要说这乌鸡国王有错,那的确有点小错,可就因为这点小事就害了人家性命,丢进井里三年,这也有点太过分了吧?这佛门中人还真是小气啊!
“啊?这可如何是好?”乌鸡国王听闻后直接慌了,原本以为只是妖怪,谁知道却是菩萨在后面撑腰。
“不妨事,如今三年之期已到,我让徒弟去离恨天兜率宫借一枚九转金丹救你复活,再带你一同上殿和那狮子精对峙便可!”这下非得给那菩萨一个好看不可。
“如此宝丹,太上老君如何肯给?”乌鸡国王摇头道。
“若是其它人,老君或许不给,奈何先前那狮子精化作道士,坏了道家的名号,老君定然看不过眼!”要不这么宝贵的丹药人家为啥就给孙悟空了呢?总不是孙悟空的面子大吧?“你若是内心有愧,便在乌鸡国多修一座道观,无论佛道平等对待便是!”
沈隆处事公道,道家做得好了便给道家好处,原先乌鸡国一心崇佛,却遭遇如此下场,那便引进道教好了。
第二日醒来,沈隆便让孙悟空去求药,到了离恨天兜率宫,老君虽然嘴上有所不舍,但最后还是让孙悟空把丹药拿走了。
又让猪八戒去井里背了乌鸡国王的尸首上来,安在那皇帝唇里,两手扳开牙齿,用一口清水,把金丹冲灌下肚,又给国王渡了一口清气,那国王便活了回来。
之后的事情倒是简单,和小说里一样,孙悟空找到乌鸡国王的太子,变成小人,假托知道来世今生,向他说明真相,又通过太子跟王后沟通,为除妖做好铺垫。
等到上朝倒换关文的当口,悟空面对假王高唱一曲,揭露了假王的种种劣迹,那狮子精还想变成沈隆的样子糊弄过去,却被沈隆轻松破解,在悟空正要打的时候,被文殊菩萨擒住,原来是文殊菩萨的坐骑青毛狮子下凡。
文殊菩萨用照妖镜定住狮子精,说明了此事的缘由,并解释道,“它是奉佛旨来的…..不曾害人,自他到后,这三年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何害人之有?”
孙悟空道,“固然如此,但只三宫娘娘,与他同眠同起,点污了他的身体,坏了多少纲常伦理,还叫做不曾害人?”
菩萨解释,“点污不得,他是个骗了的狮子。”
八戒闻言,走近前,就摸了一把,笑道,“这妖精真个是糟鼻子不吃酒——枉担其名了!”
说罢菩萨就要带狮子精走,沈隆却出声道,“且慢,这狮子没了卵子,你我知道,然乌鸡国百姓不晓得,今日发生此事,已经惊动了宫中,若是传出去,对后妃名声有碍,照我看,不如让这狮子在城中走上一圈儿,给百姓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