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wrw7都市言情 首輔嬌娘 txt-369 一更看書-3kxjd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顾娇与顾承风在朱雀大街分道扬镳,顾承风走长安大街去清和书院,顾娇则去了翰林院。
翰林院近日公务繁忙,萧六郎总是下值很晚,顾娇去给他送点吃的。
顾娇从仁寿宫带了几盒御膳房做的小点心,给姚氏和小净空三人留了几盒,另外一盒是给萧六郎的。
她揣上点心来到翰林院附近,恰巧萧六郎从翰林馆出来。
醫香嫡女:世子請閃開 作者:素衣染香
翰林馆是庶吉士们学习的地方,虽隶属翰林院,不过并不在翰林院内部,而是与翰林院在同一条街上。
顾娇远远地看见了那个年轻俊美的少年郎,说少年郎其实不大合适,他除了脸嫩,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实则格外沉稳。
只不过昭国男子二十及冠,在那之前都得叫一声少年郎。
暮光落在他精致的面庞上,好似都多了几分温柔。
顾娇双手抱怀,倚在巷口的墙壁上定定地看着他,唇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萧修撰!”
一个庶吉士从翰林馆追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本册子,从成色上看俨然是翻过无数遍了。
萧六郎停住脚步,转身看向他:“周公子有事吗?”
被唤作周公子的庶吉士讪讪地挠了挠头:“萧修撰记得我啊。”
萧六郎道:“殿试的时候你坐在我前面,我听见杜若寒叫过你。”
周公子这回是真信萧六郎记得他了,他简直受宠若惊,瞪大了眸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那那……那什么,啊……我……”
他激动得结巴了。
或许在不少人眼中,萧六郎是个凭借不良手段上位的状元郎,不过他听了萧六郎这么多次课,深深地感受到了萧六郎的学识渊博,这个新科状元萧六郎是当之无愧的。
“我……我和杜兄是朋友……不是,我……”他担心萧六郎认为自己是借着杜若寒的关系来找萧六郎套近乎,越说越紧张。
萧六郎看了眼他手中的书,问道:“是有什么题没听明白吗?”
杨侍读养伤期间,萧六郎与安郡王分别代替他给翰林馆的庶吉士们上了几节课,杨侍读归来后他们便不再去翰林馆了。
今日是邓侍讲临时有事,让他去替自己上了一节本朝的律法课。
周公子手中拿的正是课上所学的《昭国律令》。
周公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萧修撰讲的我都懂了,真的,你讲得特别好!一点儿也不枯燥!我不喜欢律法,从前上律法课总是走神,以至于……落下许多。”
他不是在拍萧六郎的马屁,他是真的听懂了萧六郎的课,他从不知道律法课可以这么上。
萧六郎没有一上来便照本宣科地为他们诵读各大律令,而是先说了一起前朝的五脏杀人案,一下子把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学生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这堂课的精妙之处就在于所有学生都忘了自己是在上课,他们感觉自己真真切切地在破一桩惊天悬案,猜凶手猜得他们差点儿打起来!
萧六郎说,如果是在本朝,那么这桩案子的凶手并不会获罪,他们就迷了,一连杀了五个人,如此残暴的凶手竟然不获罪?怎么会这样!
他们不信邪,纷纷反驳萧六郎的话,认为萧六郎是在信口开河。
萧六郎倒也没恼,只是云淡风轻地看了众人一眼,说道:“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在信口开河?”
“杀人偿命!”一个学生说。
萧六郎淡定地说道:“杀人偿命是一句道理,不是昭国的律令,刽子手杀人,剿匪杀人,自卫杀人,过失杀人,蓄意杀人……每一种情况都各不相同,不可一概而论。”
课上到这里就结束了。
所有人都意犹未尽,倒不是他们有多喜欢萧六郎,而是他们觉得吵架没吵赢,如果再来一次,他们一定能发挥得更好。
唉,吃了不懂律法的亏!
“以往下了课大家就都走了,可今天……”周公子笑了笑,说道,“大家都留在课室里讨论,说萧修撰说的不对,然后都去翻书找证据去了。”
为了推翻萧六郎,庶吉士们也是拼了。
“我没见大家这么认真过。”周公子笑着说。
萧六郎的神色很平静,波澜不惊,他看向周公子:“你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
離我遠點好嗎 文熙05
“啊……不是!不是!我是……”周公子挠头,脸都红了,却半天没说出所以然来。
“行了,旭儿,还是我来说吧!”
魂帝武神 小小八
一名身材魁梧、五官刚毅的男子自街道的另一头阔步走来。
“舅舅。”周公子转身冲他行了个晚辈的礼。
萧六郎微愕地看了看对方:“行尚书?”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刑部尚书行允。
行尚书笑了笑,说道:“萧修撰,别来无恙啊。”
萧六郎拱手行了一礼。
萧六郎曾帮助刑部破获了一桩杀人案,行尚书对萧六郎颇为赏识,他笑道:“没想到你还是旭儿的老师,我看你年纪比旭儿还小,真是年少有为!”
“行尚书谬赞了。”萧六郎客气道。
“你去马车上等我。”行尚书对周旭说。
周旭脸皮薄,得了此话如临大赦,冲萧六郎作了一揖后便飞快地奔上了马车。
行尚书笑道:“我让旭儿来找你其实是为了两件事,第一件事,不知你可有兴趣来刑部?你有断案之才,亦有鸿鹄之志,行事磊落,高风峻节,刑部最缺你这样的优秀人才。况且刑部并不是庄家的地盘,庄太傅的手还伸不到这里来。”
咒枣记 邓志谟
能说出这种事足见行尚书是做了一番功课的,至少将萧六郎在翰林院的遭遇打探得明明白白了。
行尚书笑了笑,说道:“你不用着急答复我,慢慢儿考虑,有什么想法可以随时来刑部找我,或者让旭儿告诉我,我去见你也可。”
一直到听到这里,顾娇都是挺开心的,她就说嘛,她相公很能干的。
萧六郎未置可否,问道:“那第二件事……”
“这第二件事嘛……”行尚书摸了摸鼻梁,笑道,“我膝下有一女,与你年纪相仿,未曾婚配。”
顾娇的小脸唰的一下黑了。
萧六郎听懂了行尚书的意思,拱了拱手,客气而疏离地说道:“承蒙行尚书抬爱,但下官已有妻室。”
已有妻室。
这几个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好听呢?
——————
顾娇晃了晃小脑袋。
行尚书一脸惊愕,讪讪地说道:“啊……是我唐突了,萧修撰不要把方才的话放在心上。”
二人又说了会儿话,行尚书才乘坐马车离开。
“他没答应吧?”
马车上,周旭问舅舅。
行尚书摇头:“拒绝得那叫一个干脆啊。”
周旭毫不意外地道:“我就说嘛,萧大人是正人君子,金榜题名那日他连花酒都没去喝,听说是回去陪家中的小娘子了。他娘子出身乡野,相貌平平,可他从不嫌弃,糟糠之妻不下堂,舅舅,这种人你是拐不回家做女婿的!”
武道至尊
行尚书搓了搓手,遗憾地叹了口气。
行尚书刚走,萧六郎便看见了顾娇。
顾娇心情不错地看着他,一双清泉般的眸子弯成两道小月牙儿。
萧六郎愣了一下,他没料到她会过来,也没料到自己会看见她笑。
她平日里也笑:在他面前乖巧的笑,被人逗乐时哈哈大笑,与小净空玩耍时温柔的笑……但没一种是如眼前这般透着一丝甜甜的缱绻。
她自己似乎并不知道。
她一双眸子亮若火明,看他时眼底会有光。
萧六郎心底那些隐隐暗暗的角落,好似突然就迎来了一盏灯火。
“嗯?”顾娇歪了歪头,似在问他怎么不走了。
萧六郎觉得自己大概是病了,她这副呆呆的小样子傻到冒泡,可他竟然觉得挺可爱。
想抓。
夢境守夜人
闻言夜笙 莫爱枭
想抱。
想揉一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