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冒險屋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冒險屋
医院五楼是重症病区,窗户外面装着防护栏,病房门也被专门加固过。
“现在是凌晨十二点半,我们的治疗会在凌晨十二点四十四分开始。”高医生打开了桌子上的药瓶:“治疗开始之前,请每位病人服用一粒药。”
高医生的药瓶里只有四粒药片,去掉两位医生不需要服用药剂外,正好到陈歌这里还差了一粒。
将空药瓶放到地上,高医生又从口袋里取出了一瓶新药。
从外观上来看,两瓶药没有任何区别。
在高医生拆开包装的时候,坐在陈歌旁边的孙医生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一瓶药:“我这里还剩有一些。”
他从自己的药瓶里倒出了一粒药片,药片表面是纯白色的,但药片当中隐约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黑色细线。
高医生看到这一幕后,伸手阻拦:“陈歌病情已经有所好转,他只需要吃半片就可以了。”
“半片?”孙医生疑惑的看了高医生一眼,他应该提前知道治疗步骤。
“对,只需要半片。”高医生似乎心中有所顾虑。
“这跟院长的要求可不一样。”孙医生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虽然你是他的主治医生,但有些事情还是院长说了算。”
他起身将药片塞向陈歌嘴巴,陈歌能感受到那药片在他的嘴唇上蹭了一下,但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孙医生并没有喂他吃下那一粒药,只是用手挡住了他的嘴,那粒药还夹在孙医生的指缝当中。
孙医生收回手掌,陈歌下意识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带有黑色细线的药物能够让人疯狂,丧失理智,陈歌清楚知道这一点,现在孙医生不想喂他吃药,还偷偷骗过了高医生和其他病人。
这一点让陈歌颇为在意,坐在他身边的孙医生似乎没有伤害他的打算。
“从我进入医院开始,每晚都会有人来敲门,那个敲门声正好对应着我在医院度过的天数,对方就像是担心我会迷失一样,每晚都过来提醒。”
“昨天敲了五下,今天敲门人应该会敲六下,巧的是这位孙医生进入屋内的时候,正好就敲了六下房门。”
“他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他就是敲门人?”
窗外电闪雷鸣,病房里却安静的吓人,七个人围坐一圈,除了陈歌和两位医生外,其他病人都低垂着头,好像睡着了一样。
“他们服用的应该是正常的白色药剂,高医生现在放在桌子上的那瓶药,是替换过的藏有黑色细线的药。”治疗还未开始,陈歌已经觉察不对。
按照高医生之前所说,如果有病人犯病,其他人要合力喂他桌子上药剂。
可很明显桌子上那瓶药不是正常的白色药片,而是掺杂了黑色丝线的药,那种药越吃病人会越失控。
这么治疗下去,最终结果很可能是那位疯狂吃药的病人,将这屋内的所有人都给杀死。
陈歌眼睛眯起,他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高医生进入病室的时候,随手将钥匙挂在了病房门旁边,这简直就像是在鼓励病人去取一样。
“大量吞食带有黑色细线的药剂,彻底失控的病人在杀掉病室所有人之后,会拿着门边的钥匙离开……”
陈歌越想越觉得可怕,如果说孙医生没有阻拦,高医生一开始喂给自己的就是带有黑色细线的药物,但他肯定会是第一个失控的人。
第一个失控,失控之后再被病人控制住,喂食更多的带有黑色丝线的药物,然后会更加癫狂。
最终的结果就是陈歌会杀掉屋内所有病人,然后拿着钥匙开始疯狂猎杀病人。
如果陈歌真的这样做了,那他的人性会被彻底磨灭,所有的坚持都会成为他身上无法洗脱的罪,他也将变得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自己了。
“所有病人都服用过药物了,接下来请你们记住自己椅子上的号码,编号就是你们的名字。”高医生将自己的手表取下,放在了药瓶旁边:“凌晨十二点四十四分四十四秒开始治疗。”
所有病人和医院全部看着金属表盘,屋内非常安静,逐渐只剩下指针走动的声音。
“滴答、滴答……”
在指针划过某个数字的瞬间,陈歌感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困意涌上脑海。
眼皮变得沉重,他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现在绝对不能睡着,必须要保持清醒。
眼睛刚闭上,他就又睁开了眼睛,整个过程连一秒钟都不到。
可就是这一秒钟的时间,病室里好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自己也说不出来到底哪里变得不同,只是隐约觉得不舒服,仿佛他们现在所在的这间病室和之前的病室不是同一间病室一样。
“现在是凌晨十二点四十四分四十四秒,治疗正式开始。”高医生的声音跟刚才比好像变得不太一样了,僵硬冰冷,仿佛一具没有感情的尸体。
“你们几个全都是患有严重的妄想症,我今天把你们叫过来,是想要统一为你们进行治疗。”
“不要紧张,接下来我会和你们玩一个小游戏,你们只需要按照自己内心真实所想去做出选择就可以了。”
高医生的声音里没有包含任何情绪,他首先看向了坐在一号的方医生:“四月一日,你在新海中心医院值夜班,这几天你都心神不宁,总感觉有人在看着你。晚上十二点四十五分的时候,你第十七次起身来到窗户旁边,朝外面看去。”
高医生突然停顿了下来,间隔了好久,他指着病室的窗户:“你去看看窗户外面有什么?”
服用了药物,眼神有些不太正常的方医生从一号位上起身,他扶着墙壁来到了窗户旁边。
在他拉开窗户的瞬间,一道闪电划过他的脸颊,照亮了病房内部,也照亮了医院楼下。
“啊!”方医生惊叫了一声,他双手死死的抓着窗台边缘,似乎是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跳下去。
“你第十七次起身来到窗户旁边,然后你看到了什么?”高医生的语调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具混在活人当中的尸体。
“楼下有个一直在笑的疯子,他在向我招手!他想要让我跳下去!”方医生声音不大,他说话的时候有种快要喘不上气的感觉。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跳下去找他?还是让他上来找你?”高医生所说的两个选择在陈歌看来根本就没得选,这里是五楼,跳下去必死无疑,想要活命那就只能选择让对方上来。
根本不用犹豫的问题,方医生却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一滴滴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他身体不断的打颤,直到最后他也没有做出选择,而是瘫坐在了地上。
高医生没有开口,直到方医生重新爬起,躲在窗帘后面朝外面看的时候,他才又问了一句:“那个人还在楼下吗?”
“不见了,他不见了。”方医生表情惊恐,他重新坐到了一号椅子上。
没人知道楼下那个怪物去了哪,高医生也没有再问方医生问题,但是方医生却死死的盯着病房门,似乎过会那个疯子就会敲门。
目光移动,高医生又看向了二号病人:“晚上十二点四十六分,你为了调查一起陈年旧案来到了新海中心医院,这几天你都在寻找线索,最后所有的信息都指向了这座医院。你确信凶手就躲藏在医院当中,当你站在楼下向高处看去时,你看到一位医生慌慌张张的拉上了窗帘。”
高医生的目光在方医生和二号病人之间徘徊:“你仔细看看,那位医生的脸是不是和他长得一样。”
坐在二号椅子上的病人抬起了头,他脸色苍白,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
二号病人凝视着方医生,看了很久之后,他摇了摇头。
病室内重新恢复平静,机械表指针走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高医生又一次对二号病人说道:“晚上十二点四十七分,你医院大楼外面捡到了一封求救信,一个男孩的的姐姐被病人刺伤,那位病人就躲在某间病房当中。信中的描述和你一直追查的那起案子有些相似,你拿着信件进入了医院。”
二号病人的病情不是太稳定,他机械般的摇着头,似乎什么都不愿意去相信。
“你把手伸进袖子,看看那封信还在不在?”高医生的声音在指针交错中响起,二号中年男病人下意识的把手伸进自己袖子,他摸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白纸。
看着白纸上的内容,二号病人狠狠的抓住了自己的头发,他双眼逐渐变红,似乎随时可能失控。
“信上写着什么?”高医生并不在乎二号病人的状态,他说话语气都没有发生变化。
双眼通红的二号病人将信纸放在了桌上,整张纸上歪歪斜斜写满了救救我三个字。
那些字应该全都是一个小孩书写的,在看到那些文字的时候,陈歌心底又产生了那种熟悉的感觉,仿佛这文字就是他小时候书写的一样。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进入医院救他,或者进入医院杀了他。”
高医生说完这句话后,就没有再去关注二号病人。
他自己坐在三号椅子上,现在他又看向了四号椅子上的病人。
四号椅子上坐着一个女病人,她看起来很瘦弱,病号服穿在她的身上显得非常宽松。
“晚上十二点四十九分,你在自己弟弟的病房里被一位病人攻击,他勒住了你的脖子。”高医生将四号病人手中用纸巾折叠成的蝴蝶拿走,捏住了纸蝴蝶的翅膀。
他双手慢慢用力,纸蝴蝶的身体被慢慢撕裂开。
看着高医生手中被一点点撕开的蝴蝶,四号病人仿佛快要窒息一样,似乎高医生此时不是在撕扯蝴蝶,而是在撕扯她的脖颈。
脸上血色全无,四号病人喉咙中发出垂死者挣扎的声音,她拼命的朝高医生摆手,但是却不敢从高医生手中抢走那个纸做成的蝴蝶。
“你很痛苦,你渴望有人能够来救你,但是你却不敢求救,因为凶手说只要你开口说话,就杀了你和你的弟弟。”高医生将快要被撕扯开的纸蝴蝶放在桌上:“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主动撞向凶手的尖刀,让弟弟逃出去求救;或者将弟弟推到刀尖之上,自己趁乱跑出病房。”
四号病人呼吸变得急促,她似乎真的陷入了这个问题当中,此时无比的痛苦和难受。
手指抚摸着纸蝴蝶的翅膀,高医生又看向了五号病人:“晚上十二点五十分,你站在一间病室门外,病房里住着你最爱的人,还有她的弟弟。”
五号病人年龄和陈歌差不多,他不爱说话,双手满是老茧,似乎很擅长制作道具。
“你纠结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要进入病房见一见她,可当你推开病房门的时候,你看见一个疯子手持尖刀想要杀死你最爱之人的弟弟,而你最爱的那个人正在苦苦哀求着疯子。”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拉开你最爱的人,带她离开;或者冲过去和疯子搏斗,替她的弟弟而死。”
高医生观察着五号病人表情变化,在他准备移开目光的时候,五号病人突然开口:“我选择冲过去和疯子搏斗。”
几位病人当中,五号病人是唯一一个真正做出选择的人。
“确定吗?你可能真的会死。”
“我确定,以前我好像这么做过一次。”五号病人说完后,就又开始沉默,他双手牢牢的抓在一起,手掌上一道道细小的伤口正在渗血。
高医生最后看向了陈歌:“十二点五十二分,你手持尖刀刺入了五号的心口,杀死了五号之后,你又杀死了四号和她的弟弟。”
手指用力,高医生将桌上的纸蝴蝶撕成了两半:“接着你握紧了滴血的刀冲出病房,看到了楼道里的二号,杀掉二号之后,你在夜班医生值班室里看到了一号。”
机械表嘀嗒嘀嗒的声音缭绕在耳边,陈歌的视线慢慢变得模糊,他双手死死按着桌子,身体却控制不住的站了起来。
桌上的机械表还在不断走动,表盘上的时间是零点五十一分四十四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