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塵道途
小說推薦玄塵道途
“噼、啪、”熊熊篝火不时发出沉闷的爆裂声,商队在莹风草原上行进小半天后,人困驼乏,便决定暂且休整。
歇歇脚吃些东西好继续赶路,将驼鹿聚至一块,商队护卫与伙计则三、五人一组,于驼鹿身旁升起篝火。
篝火的燃料除了从周边收集的枯草败叶外,主要是烘干了的驼鹿粪饼,这种粪饼火大烟少,经久耐烧,且轻烟透着一种淡淡的青草香,乃是商队行走地底的必备之物。
“滋、滋、”刘玉独坐于一处篝火旁,篝火上架着一头出手打来的野兔,正冒着油滋,这草原上除了洞穴鼠多外,兔子也多。
另外从远处空旷草原中断断续续传来的狼嚎,表明此地狼也不少。
“嗯!”刘玉正翻动篝火上的烤兔时,突然感到身后如芒刺背,猛地转身,身后不远篝火旁围坐着的那几名陌生北地人,正看这边窃窃私语,见刘玉转身,忙侧过了身。
从小镇出发后不久,一路上刘玉就发现有人在暗中偷瞄他,留意后,发现正是身后篝火旁的那几人。
这些人皆是生面孔,从他们的举止行迹来看,应是那支粮商雇佣的冒险佣工,与他一样,是临时护卫。
刘玉眉头紧皱,他确定这几人他从没见过,不知这几人有何意图?
难道是幽鲨角斗场的人?刘玉心头不由蒙上了一层阴霾,常言道事出反常必有妖,自己怕是被人盯上了,接下来需小心应对。
“好香啊!”正当刘玉陷入沉思时,一壮如狗熊的北地男子,商队的护卫队长“赤熊”走了过来,望着火中滋滋作响,油光逞亮的焦黄兔肉,咽着口水,一屁股坐下说道。
“火候差不多,一会就好!”刘玉翻了翻烤兔,撒上一把盐巴与香料,再翻烤了片刻,撕下兔子的一条后腿,递了过去,让对方尝尝。
“那兄弟我就不客气了!”赤熊接过后腿就是一大口,就一个字“香”,没想到这中州道人的手艺不错,一点不比酒馆里的差。
“好肉怎能少了好酒,来,道长喝一些!”吃了肉,赤熊笑着取出了一壶好酒递了出去,这中州道人是护卫队中除了他之外的筑基修士。
一路上赤熊有意交好,其实无非就是希望若商队真遇到点什么事,此人能伸手出些力,而不是拍拍屁股开溜。
赤熊知道东家给的那点报酬,这位主肯定是看不上的,能接下这趟护送任务。
无非就是顺路,这样的情况,对他这种常年在地下闯荡的老手来说,一看便知,每支商队都有自己的正式护卫,而赤熊成为这支商队的护卫队长已有多年。
来往地底的商队,除了自已的护卫人员外,出发前一般都会从冒险工会,低价雇佣一些冒险佣工充当临时护卫。
出价不高,但总能招到一些人手,因为不少顺路的冒险佣工,报着能赚一块灵石是一块灵石的心态,大多愿成为临时护卫。
再说随商队一同出行,最少吃喝不愁不是。
“呼~!”正当刘玉与这护卫长有一句没一句闲聊时,两名提着一铁笼的北地人,正施展御风之术由远至近飞奔而来。
这一突变,引得三支商队的人员,纷纷起身站起,这莫不遇到劫道的了,但又不对,来的只有两个人。
这两人靠近后,停下了脚步,就在商队外圈随便寻了一空地坐下,这两人气喘吁吁,显然赶了很长一段路。
一坐下,两人便服了回灵丹药,旁若无人的开始运功调气,两人中间放着一盖着黑布的铁笼,神神秘秘的。
“嗷呜!”见这两人乃是过往的赶路人,应是看这边有篝火,便赶过来歇歇脚,商队便没有多加理会。
但一柱香,众人便感到有些不对劲,从远处传来的狼嚎,越来越急,且越来越响亮,显然这是有狼群再快速接近。
而这一变化是这两陌生人来到后不久发生的,商队正要质问这两人时,这两人一言不发,起身抬起铁笼,就向前飞奔而去,身影几息就消失在了昏暗的草原上。
“此地不宜久留,咱们也走!”情况有些不对,赤熊脸色凝重地大声喊道,三支商队皆开始动身收拾,熄灭篝火,捆绑行具,拉起已喂饱的驼鹿,准备开始上路。
“什么人!”商队才上路不久,前方便又出现两道狂奔的身影,细看不就是方才那抬着黑布铁笼的两人,去而复返。
“嗷!”已不用这两人回答,众人便知发生了何事,因为紧跟这两人身后,冲出了两头体型壮实的凶狼。
一黑一白,较壮的那头一身黑色鬃毛,龇牙咧嘴,长相狰狞,而稍娇小的那头,一身雪色狼毛,身形修长,透着一股灵动。
从这两头巨型灵狼所散出的灵威来看,竟皆已达筑基期,赤熊心中暗叫不好,这怕不是遇到了两头“荒原狼王”?
他心中的猜想很快就一目了然,因为从商队四周远处的漆黑中,正不断冒出一双又一双绿幽幽的狼瞳,一声声压抑的低吼声,令商队所有人心生寒气,这一双双如鬼灯的绿眼,密密麻麻,数量也忒多了。
“将所有驼鹿聚在一块起来,快!”不做多想,经验丰厚的赤熊,立马喊道。
三支商队动作很快,皆是行走地底多年的老驮队,很快就将近百年驼鹿赶到了一块,并用麻布蒙上了驼鹿的双眼,同时掏出“寂音符”贴在驼鹿的脑门,令这些驼鹿暂时失聪。
这样一来驼鹿就不会因听到狼嚎而恐慌乱跑,货丢了到是小事,若这些驼鹿跑丢了,或被这些洞穴狼咬死,那可就损失大了。
这些驼鹿聚在一起,同时也能腾出更多人手,防御接下来的狼群袭击。
“再靠近就宰了你们!”那两名抬着铁笼的北地人,也想进入防御圈,但还未靠近,几道剑气便拦下了这两人,出手的正是方才偷偷注视刘玉的那伙人。
“笼子里是不久前,我们兄弟俩冒死从狼窟偷出的两头狼王崽子,皆是变异的五阶“月狼”,可是好东西,若放我们进去,保我们兄弟平安,等狼崽出手,灵石分你们一份。”见进退两难,其中一人突然掀开盖着铁笼的黑布,指着笼内两头昏睡的白毛狼崽说道。
原来包括这两人在内的一队冒险佣工,偶然发现一狼窟巢穴,发现狼王生下的两头狼崽,竟是血统更高的五阶“月狼”,这样两头狼崽,对兽修来说,可是不可多得的伴修灵兽,定能卖出好价钱。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人也是不要命,竟敢躲在狼窟不远处,偷偷盯着狼穴的一举一动,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被这帮人等到了机会。
就在今天,两头狼王意一同外出了,这伙人喜出望外,待两头狼王走远后,竟强攻狼窟,虽付出了惨重代价,但成功捕捉到了两头狼崽。
只不过这伙人的好运也到头了,逃走时,正好遇上了暴怒赶回的两头狼王,这伙人一路受狼群追杀,一队人如今便只剩下这两人了。
“老大,要不…”显然有人心动了,两头五阶“月狼”幼崽,若顺利带回白鲸港,每头幼崽的售价怕不会下百万。
也不知这两头幼崽是如何落入这两人手中,不只偷偷注视刘玉的那伙人心动了,就连商队的其他人也有些意动。
“嗷!”正当众人犹豫之际,原本忌惮商队众多修士,止步不前的黑鬃狼王发出了一声怒吼,它等不急了,下令狼群展开攻击,显然在狼王的眼中,商队与两名偷窃贼是一伙的。
狼王一声令下,四周的“洞穴狼”便如离弦之箭,向围成圆阵的商队冲来,黑压压一片,宛如浪潮,怕是有数百头,刘玉不由手心冒汗,这真是祸从天降,运气背到家了。
“准备迎战,守住阵线!”面对四面八方冲过的“洞穴狼”,几名护卫队长大声怒喊助威,给手下的护卫与冒险佣工们打气。
这么多的“洞穴狼”,就他们这点人,只能死守圆阵了,若圆阵被攻破,商队被狼群冲散,那一切就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