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
“真是天火岛……”早在灵犀喊冤之际,林阡就已心里有底:龌龊事,只能出自夔王府的手笔。
在刚过去不久的十月上旬里,以林陌和战狼为首的曹王府,始终着眼于与抗金联盟的战场较量,既能真刀实枪,也会暗度陈仓,上下齐心,给林阡带来了“棋逢对手”的快意——
毕竟韩侂胄真的在林阡手里脱缰过,林陌差点就能如愿派精锐去狙击南宋王师,要么打败他们引林阡去救和被绊,要么直接俘虏他们进而逼林阡放过山东;
这般的智谋和格局,也迫使林阡遇强则强、随机应变,一招攻心术激得林陌按捺不住、赶在了韩侂胄动身前匆促出手。行动过早,搬石砸脚,终于错失了林陌自己原本打造完美的绑架南宋官军的机会,哪怕一支……
是的哪怕一支。
一只不剩——中旬这几日,趁着曹王府的残兵败将们忙于休整的间隙,林阡轻松就把后方那群鸭子们给打发走了。林陌费尽心思去宋廷给他林阡请神,临了,也只能无奈望着他不费吹灰之力送神。
战后的曹王府精疲力竭,眼看连山东大本营都难以守住,显然更加不具备反向入侵南宋的能力。如此看来,抗金联盟依托于红袄寨的连番胜仗,正是为南宋家国以攻代守,可谓一劳永逸、彪炳千秋的大好事;
这还没完,林阡的智谋水平就和翻番一样,继上回“兄弟过招”险胜后,他又马不停蹄地打出连击——借海上升明月的战报,林阡瞧准“小曹王正在打压林陌而完颜永琏还没来得及调控”的空档,从战场和心理双管齐下地对曹王府和林陌分别加大攻势,强行将他们一同压在了“内外交困、一蹶不振、泥足深陷”的最低状态……
不错,小曹王不再胡来、相反还礼贤下士了,是最有可能将林陌打压住的;而且上一战是“林陌失策而小曹王率众翻盘”,最适合林阡以战养战。无论林陌和战狼怎样阻遏,曹王府都会产生出渐渐平衡的两派,最势均力敌的时候,就是马耆山金军最羸弱的一刻。唉,曾几何时,林陌的命脉竟就是曹王府、马耆山金军、乃至整个大金的……
“弟弟,我本来是险胜,后面优势可要拉大了啊”——对于林阡来说,前次的交手一旦结束,自己立刻采取“压制林陌”和“加紧对金军攻势”两手抓,将马耆山的大环境控制成现在这般,既是“保持对手还是曹王府”,也是“有利于盟军和红袄寨”,何乐而不为。
值得一提的是,八月末林阡曾对杨叶说“蒙古在侧,曹王府不宜内乱”,然而九月底的几场战斗却令他有所动摇“差的那口气还是没捋顺,所以战法还要再摸索”。十月了,他觉得“摸索归摸索,林陌务必先移开”,所以不介意这样计算。
阵营不停重排的曹王府,虽然因为林陌的退让、完颜瞻的懂事而不至于大乱,但由于上层一直变动,内部难免不安,故而和外部宋军的对峙屡遭惨败。现实和林阡设定的如出一辙:十月下旬将至,虽然曹王府铁骨直追襄阳赵淳,但马耆山金军的士气还在稳步下滑……
總裁禁獵區:寵妻十八
综上,林阡有理由相信,节骨眼上盟军后方出事,是夔王府在暗地里搞鬼——当曹王府时运不济,而夔王府时来运转,这两家真是此起彼伏地来和林阡斗。
“这就是战场的事。”林阡哪能不重视。从昔年入驻短刀谷开始,他和徐辕就发现了,大局会被暗处搞鬼的边角小人物耽误。
何况,能到林阡帐边偷饮恨刀如探囊取物的,论武功世间屈指可数,哪可能是小人物?
此外,夔王府本就擅长这种肮脏战术,若真是他们的策划那就必有恶毒的图谋!
林阡到宁可是冲着他一个人来的,希望是天火岛之所以偷刀是在为将来围殴他铺路,可今夜发生的不是饮恨刀丢失这一件事。
饮恨刀丢,杨若熙死,苦主分别是林阡和杨致诚。后者是林阡大后方的最高指挥官,没有之一。两件事不排除真有联系,真是公事。
“她不光是一个小姑娘。”杨妙真的这句话犹在耳边,当时就直击林阡内心,眼下还回响不断——歹人们指不定是一门心思搅乱莒县后方,好在,致诚他铁石心肠完全不为所动!悄无声息地,便为盟军杜绝了一场大乱。
铁石心肠?父亲难当而主帅职责更重。杨致诚没有执意先找凶手,甚至执剑转身背对那个方向,那一刻,林阡仿佛能听到他心里在说什么:
熙儿,莒县的军民不曾对不起爹,所以这局面再垮,爹也一定撑起来。
林阡既然给了致诚共同面对的承诺,自然不会辜负了这位最好的战友,一有闲暇,循循善诱:“百里灵犀,你静下心来,从睡醒开始仔细回忆。你说你是听见帐外有风吹草动觉得耳熟才跟过来,耳熟?鼻子可熟?”
“主公……”经林阡再三提醒,灵犀总算把案情重组——身为吃货,鼻子当然更灵敏!
“按肉香来推断,那人应是小瑞,但是,不确定……”她蹙眉说,种种迹象一起指向了,那个在青潍小树林里靠镜面反弹的巫术打伤林阡的小胖子。
这倒是能解释为什么能探囊取物,常人眼中,那不过就是个没什么威胁的孩子。
君須憐我 席絹
絕品女王之驚宮
“哼。一浪压一浪,就没个消停。”案情愈发清晰了。
陰山鬼 曲
林阡哪会不想念吟儿,最近做梦都在吃锯浪顶她亲手做的虾。山涧里活蹦乱跳的小鱼虾们,他想着,待他回川蜀了,正好可以带着小牛犊去捉。而不是现在归期遥遥,非得跟个小胖子捉迷藏。
青春·祭 李濤
那么,协同小胖子偷刀杀人的,是百里灵犀?是江星衍?
从心理上说,是他俩的任意一个都好过是又一个叛徒!但直觉告诉林阡,他俩都只是那叛徒的盾。
“一人多盾”。先前林阡和李全对质时,提过这个词。不得不教林阡想起李全。
灵犀、星衍,这两个盾偏偏一起系在百里飘云的身上——明摆着,歹人的矛头齐心协力指向飘云身后的林阡!但是,歹人们不是用自己的矛指向林阡的,他们必须要按住某人的手来控制好那人的刀去指着林阡……于是一出事,那个叫杨鞍的某人就来了,被指引来!
999個短篇鬼故事 yoko雅萱
正是这几日杨鞍身体复原、重新做回红袄寨二当家,时间这么巧,林阡有理由相信,歹人们的终极目的,是想在杨鞍心里给李全排除嫌疑,放那小人出囹圄、重新和林阡抗争!
“难怪李全沉得住气。”林阡回忆上次李全伏法、没有想象中那么绝望,终于懂了,当时的李全在掩护另一个内鬼,且对那个叛徒的立场深信不疑……
而小胖子也好,叛徒也罢,天火岛所有人和鬼的谋主都是一个,名叫仙卿。神人也,不需要沟通,就了解李全的需求。
“林阡刀再狠,砍得了杨鞍?可杨鞍刀再蠢,安能砍林阡?仙卿知道,短时间内别指望,还是先混淆视听,制造假象,把李全放出杨鞍的心锁为上。其余再慢慢来。”
恭喜林阡推断正确,饮恨刀的丢失,确实就是仙卿为李全做的第一步——
“江星衍,心回而身难回,符合‘混淆视听,制造假象’”。上一战不了了之的时候,范殿臣看到江星衍遥望百里飘云和林阡时的恋恋不舍就曾感慨说“仙卿神算”,不错,那时起,仙卿就已经在为今夜的事超前布局。
搭配灵犀这剂猛药,强烈朝着杨鞍灌胃:百里灵犀有问题,金宋之分太烦恼;江星衍也在场吗,百里飘云似乎有问题?对,他既娶金国妖女,又同江星衍的上级移剌蒲阿眉来眼去……胜南固然是善良的,可是,就怕和我一样多情反被无情误,麾下变节他还懵然无知;太蠢了,自己的刀都能丢,遑论被百里飘云、莫非、段亦心之流欺瞒!最关键的是,李全早就被关了,现在却还纷乱不断,这反而说明李全是清白的!?
被仙卿料中、活在夔王府剧本里的杨鞍,虽然对金宋的融合还在尝试接受,虽然偏向于林阡是没变的、美好的,但却对囚禁李全的决定有了疑惑,萌生出一丝要不要给李全机会的心思。可叹,杨鞍心中,刘二祖等假想敌的症结都根治,江星衍这个隔阂却从未消除……
对自己一手带出来的李全优柔寡断,对黑(谐)道会出身的江星衍却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这好像也是人之常情?不过,杨鞍最恨江星衍的那一点,在于杨妙真那张被炸毁的俏脸!
其实杨鞍也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妹妹,反而对她不利——若不是前阵子自己非要和胜南决裂,就不会害得宋贤重伤,也不会耽误妙真病情。毕竟,妙真体内的余毒,是需要有林阡的内气一点点清理出去的。可那段时间泾渭分明,林阡连妙真的面都见不到……
恶性循环的是,也正是妙真的病情反复,影响了杨鞍本就不行的判断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