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黄昏下,高成找到之前去探望立原东马的一个少女家,在门口问起了东马的情况。
少女家不在玩雪节露营会场那侧,而是位于左侧田地边,靠近东边的森林,和右边的村落隔着一条峡谷,中间是横跨峡谷的几座桥还有峡谷悬崖边的县道。
明天早上观看日出的活动就在这边,附近甚至还有村道能够开车去泽尻湖下游,往常很多钓鱼客来往,不过这个季节几乎没什么人,雪地健走也有固定的路线,这也是冰川会从湖畔走的缘故。
根据山尾的口供,下午他和冰川两个就是在旁边的森林里各自散步,其实根本就是穿过森林一起去了湖畔,然后再沿着湖畔去同样人迹罕至的雪原,绕了个大圈秘密前往武藤的山林小屋。
“你说东马啊,”少女好奇打量高成道,“因为上午见面的时候,他好像不太适应,所以我想明天再找机会和他聊聊……”
少女扎着两根麻花辫搭在身前,围着粉色围巾,虽然年纪不大,但对比东马却要成熟许多,大姐姐一般,难怪上午探望的时候立原冬马接受不了。
“关于8年前的事情,你们知道东马早上出去的原因吗?”高成询问道,“我总觉得东马没理由会在那种时候一个人去看天鹅,看你们的样子,以前关系应该很好才对。”
“是啊,”少女点头道,“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要是去看天鹅的话一定不会一个人去的,所以我们都觉得他当时应该是想去找天还没亮就去山下医院的妈妈。”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他会带着望远镜?”
“因为这就是东马的标志。”
少女进屋拿出一张和立原冬马的合影,是8年前在小学校的照片。
“就是这个,外出的时候东马一定会带着望远镜。”
“原来如此。”
高成想起立原冬马刚醒过来时的情况,见到冬美小姐的时候,这孩子第一句话说的是终于找到妈妈。
这样的话,少女说得没错,8年前立原冬马是沿着县道下山去找冬美小姐,很可能刚好撞见了车祸。
可惜立原冬马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不知道这孩子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立原冬马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比如山尾是东京逃逸抢匪的证据,应该不会轻易被放过。
但山尾好像完全没在意东马,来村子的时候一直在找老家位置,看到东马苏醒后似乎也没什么特别反应。
一张关系图在高成脑海迅速构建成型。
以8年前的车祸为节点,山尾、水树小姐的妹妹、还有立原冬马……这些人的关联性实在太强了,很值得探究。
山尾没有想到自首后也会判刑那么严重,坐了8年牢,祖母因此受到打击,还没迁村就去世。
水树小姐的妹妹出事后,双亲受不了打击离开村子,只有水树小姐留了下来,在村庄旅馆前台工作。
立原冬马昏睡8年,身为未婚妈妈的冬美小姐也因此痛苦了8年……
等一下,还有一点,村庄旅馆就在立原家前面,直接就能看到立原冬马房间窗户,东马苏醒的时候,水树小姐也是第一个到场,看起来比其他人都要关心立原冬马。
以水树小姐和冬美小姐的关系,这样似乎没什么问题,但现在想来,还是存在疑点。
“那个,”少女看到高成陷入思索,忍不住问道,“冬马的事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高成回过神,摇头笑道,“总之谢谢你了,可以把这张相片借我一下吗?”
“可以。”
少女安静看着高成拿出手机对相片拍照,顿了顿,又拿出一张小孩的涂鸦画说道。
“对了,可以麻烦你把这个交给东马吗?这张图是东马画给我的,我本来是想明天带着相片还有图画跟他聊一聊,可是又怕他会不适应……”
“小黑?”高成接过涂鸦画,上面是条抽象的黑狗,旁边写了狗的名字。
“对,东马很疼小黑,看到这张画也许能好受一点。”少女点头道。
“我明天早上正好要去找东马,到时候帮你给他吧。”高成答应下来。
天色已经黯淡,周围雪地路灯亮起,散开淡淡光晕,高成和少女告辞后抄近路走向村道,经过一棵树下时,被鼓起的坟包吸引住了目光。
不是因为看到了什么幽灵鬼怪,而是注意到坟包上支起的木头上写着“小黑之墓”。
狗的寿命不长,看来这里埋的应该就是8年前救了东马的小黑。
这种情况下把涂鸦画交给东马,会不会不太妥当?
才苏醒过来的立原冬马身体还不是很好,今天上午的检查过后,一下午几乎都是在睡觉,走路也还需要借助拐杖。
不过……
适度的刺激的确对恢复记忆有帮助,原本他也是打算等水库的事情结束后带冬马去坠崖现场看看。
8年前的事件很可能还有其他真相。
“城户,”高木突然打来电话联络道,“我现在在水库大坝这边,真的要守一晚吗?这边好冷……”
“不只是一晚,到明天祭典结束前都要守着,”高成鼓励道,“放心好了,高木警官,一定会有收获的,一旦抓到犯人,你就是头功。”
“我知道了,我会暗中守住大坝!”高木振作起来,干劲十足地继续巡视大坝,目光锐利。
“那就这样吧,我这边也会继续调查。”高成也放下心来。
不管立原冬马坠崖有什么内情,和山尾又有什么关系,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水库这边,山尾一定会想办法对水库下手。
没有专业设备与人员很难在被淹没的旧村落里找回宝石,按照山尾爆破东都线的行为来看,炸毁大坝的可能性很大。
还好有高木帮忙打下手,不然他就要受罪了。
……
第二天就是祭典日,因为天气很好,天还没亮就有不少人去村子东侧看日出,听说没下雪的时候,日出时会出现梦幻般的钻石星尘景观。
“钻石星尘?”
“就是大气中的水蒸气因为低温凝结成细小冰晶的现象,”小哀解释一句,朝高成问道,“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过去吗?”
“太冷了,我等会再过去。”
高成冷得直打哆嗦。
这种山中村落,早上反倒是最冷的时候。
“我们本来就已经有点晚了,”小哀塌下眼皮道,“高木警官守了一晚上水坝都没说什么,要我告诉他你舒服地睡了一晚吗?”
“我去就是了。”
高成跟到小哀后面走出旅馆,一阵冷风吹来,瞬间打了个冷颤,连忙缩起身子。
园子也和他差不多,不停搓着手,只有几个小孩依旧兴冲冲的模样。
“城户,”柯南落在最后,和高成走在一起,沉思出声道,“关于杀害冰川的凶手,你怎么看?如果是武藤的话,从那道鞋印判断,当时他应该不在山林小屋,而是先走到雪原中等待,行凶完毕后再朝湖边倒退,
但我不明白,冰川为什么要挑人烟稀少的湖畔和雪原行走,就算是武藤的要求也会觉得很不自然才对……”
高成瞥了喃喃出声的柯南一眼。
这家伙真厉害,这种时候还挂念着案件,一点都不觉得冷。
“你想多了,”高成没什么精神开口打断道,“凶手不是武藤,那场雪很突然,所以犯人不可能一开始就想到犯罪手法,更何况,如果犯人是武藤,也不会选择那里杀人,这样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是哦,”柯南愣了下,抬头看向高成,“奇怪,怎么感觉你已经知道犯人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