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w9te扣人心弦的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第一三八二章,野蠻暴徒閲讀-d0xzn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幻术。
很夸张的幻术。
不止欺骗人的眼睛,还能让人念念不忘。
秦昆深知秘门中人定力深厚,而他更是佼佼者。
定力,就是定住心神之力。
不因心猿而心念窜动,不因意马而思绪驰骋。
但这只母狐狸只是狐形,就让秦昆心神摇曳,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秦昆索性不再抵挡,伸手摸向狐狸柔软的肚皮,然后缓缓向下。
灵玉怪谈
蓬——
啪——
狐狸消失,化作一个女子,顺带出现蜃界,蜃界中,女子扬手一巴掌抽在秦昆脸上。
“色中恶鬼,无耻下流!”
我都化成雾气了你还能打到我?
秦昆捂着脸颊,一脸无辜,你撩我,我回应,多正常啊!
“摸摸肚子有错吗?”
秦昆诧异。
“龌龊!”
秦昆没法跟她交流了,大骂起来:“你勾引我嫌我龌龊?要点脸啊!”
“我堂堂青丘狐皇,会勾引你?青丘山没家教的吗?”
“我……”
——————
秦昆张口结舌,今晚还准备跟你从狐朋狗友上升到管鲍之交呢,你给我来这一套,靠。
“爱咋咋地!”
秦昆拂袖而去。
不过走到半山腰,怀里又出现母狐狸。
雪白的皮毛,柔软的肚子,懒散地伸出一条腿搭在秦昆手臂上,幻境再次出现。
秦昆看见脑海中更加血脉喷张的画面,鄙夷道:“又想勾引我?有完没完啊!”
这一刻,狐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才若有所思道:“等等!我好像误会你了。”
误会你个鬼!
这画面让妙善看了都得破戒,你是误会我?你这是考验我。
见秦昆不说话,狐皇开口道:“你应该中了魅术。”
“……”
“别生气,狐族魅术不是我们催发的,而是中术者自己催发的。你们看到的,都是想看到的画面。当然,只限于情爱。”
“还有这种术法?别开……”秦昆想回嘴,忽然一怔。
等等,似乎真有这种术法。
嫁衣鬼!
嫁衣鬼的鬼术,除了挪移鬼术外,还有一招压箱底,但凡男子看向她,都不会看到她本来模样,而是把她们看成自己最难忘的女人。
狐族……和嫁衣鬼有关系?
秦昆思考片刻,忽然摇了摇头。
他确定嫁衣鬼不是狐狸,妖兽成精再怎样都会有痕迹,相处这么久,嫁衣鬼可从没露出妖兽的痕迹。
“秦昆?”
脑海中,美艳女子在呼唤,秦昆耳朵痒痒的,回过神来:“你们什么时候被放逐的?”
这一问,幻境都消失了。
狐狸一言不吭地躺在臂弯,秦昆动它的耳朵,它也没回应。
我问错了吗?
……
从神罚天城下来,已经见到十死城的宿主扫平了山脚。
又多了一地不能复活的尸体,他们身上飘出因果线,比灵魂出窍还诡异。数百条因果线从体内钻出,汇集到天空,天空变得晶莹,秦昆摇了摇头,何必呢。
“杀上去!”
人群中,一个金发男子大吼,汗水沁湿额头,他从前往后捋了捋头发,旁边是几个好友。
一个木乃伊模样的宿主,一个半蝎的大胡子宿主,一个半蛇猛男,四人并肩作战,斗志高昂。
秦昆远远地看了他们一眼。
黄金王,沙僵,黑蝎酒馆的拉耶夫公爵,白屠的老师森蚺。
老一代宿主从坐镇后方的主将变成了先锋军,看来炮灰死的差不多了,秦昆唏嘘,很想上前帮帮他们,但忍了忍,转头离开。
背后,森蚺朝着山上大叫:“白屠!不要再执迷不悟,神罚天城、冥王要塞即将被破,现在效力十死城还来得及!”
秦昆转头,眼睛一眯,半山腰,一个浴血的白毛青年大吼道:“老师,你们赢不了的!”
能不能赢,已经不是首先考虑的问题了。
所有宿主都杀红了眼,这是一次豪赌,无论最后哪方赢了,都会有巨大的收获!
效死的人会被复活,撑到最后的人会得到不可思议的力量,整个十死城的格局都会被改写。
没人能主宰局势,但每个人都决定着局势的走向。
秦昆看了一会,还是离开了。
十死城的血液源源不断,但后备力量没有成长起来,之前有名有姓的宿主被城外两大势力拉拢的太多,虽然他知道结果,但他也不知道战时的走势,也不想插手。
黄金王他们恐怕也想不到,最终出局的是他们吧?
再次回到冥王要塞,这里已经空了,宿主的鬼仆们在徘徊,有些鬼仆被劝说后也加入了战争,似乎只要他们赢了,主人就能被复活,于是他们非常卖力。
不过仍有一大批鬼仆不愿参与,毕竟现在自由了,虽然孤单,但并不想继续卷入乱局。
街上,尸体腐化很快,没有异味,这里的尸体直接焦化,慢慢变成焦土,秦昆踩过焦土,拾阶而上,怀里的狐狸忽然开了口。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一族被禹皇流放了。当年洪水肆虐,狐族之间也不断倾轧,其中势力最大的就是涂山狐族和青丘云狐。最终,我们败了,涂山狐族胜出,同时他们在洪水肆虐时投奔了禹皇,得到的胜利果实比狐族胜出时预想的还要大。”
夏禹?
三皇五帝之一,秦昆想起嫁衣鬼的挪移鬼术禹步,又想起她的自报切口。
沉思片刻问道:“那是五帝,为什么叫禹皇?”
守护甜心之残落樱花 怡悦舞蝶
“皇是最崇高的称呼,都这么叫。”
秦昆觉得自己问了个特别白痴的问题,殡仪馆工作时火化楼的副主任老周,都喜欢别人叫周主任,谁喜欢低半阶的称呼啊。
“所以说,涂山狐族赢了,你们输了,然后被放逐?”
“是。”
神话故事已经不可考,秦昆记得商以前有人皇,至周之后才称天子。
有人说是断了仙缘,毕竟曾经人皇本应和天帝并立,掌管世界不同而已。
但秦昆没工夫细想,因为玻璃窗内,一个人影被打了出来。
白屠受伤了,在车轮战的攻势下,白毛开始变得黯然无光,应该是灵力消耗的表现,狐皇看见了他,秦昆也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秦昆。
“秦昆,敢不敢和我一对一斗一场!”
秦昆当然敢,甚至求之不得,不过白袍鬼一众并没给白屠机会。
只是白屠虚弱之际,看见了狐皇的八条尾巴。
细密洁白的尾巴,毛发晶莹如丝,这么纯正的因果,让他硬挨了一堆鬼差的攻势,直接冲了过来。
猛扑,接膝撞。
这一击奔着秦昆来的,秦昆挡下对方扑来的攻势,发现白屠膝盖撞来,立即变招,强行用手臂抵挡。
格拉一声,臂骨发出响声,秦昆整条胳膊一麻,眼中惊愕。
好强的力道!
现在的白屠犹如困兽之斗,已经用出最后的底牌。
身上因果丝如香烛一般在燃烧,每一次撞击,似乎都是因果线的全部力道。
那因果中,包含了什么,这一撞,就有什么威力。
神力!
神是天地万物的创造者和主宰者,从古至今对神的解释不计其数,但归根结底,神都代表着超越人的能力。
《礼记·祭法》有云:山林川谷丘陵,能出云为风雨,见怪物,皆曰‘神’。
神是莫测的,甚至可能是气态生命,但秦昆知道,普罗大众的神,并不仅仅指存在的形态,而是能运用的能力。
这一击,才是白屠的真正实力!
他在运用因果线的力量!
白毛在减少,开始燃烧。
所以这些因果丝用掉后就不能重生、不能恢复了。
所以这些因果丝与暗淡的毛发本质一样,用途却不同。
原来白屠领悟的因果丝……是这么用的!
白屠再次扑来,一拳瞄准秦昆面门,他在计算着抢夺那只狐狸最佳的时机,只要夺取他的八条尾巴,自己立即就能补回损失的因果线,但现在还不能直接抢,那狐狸本事如何他不知道,可是有秦昆在,就是一道阻碍,他必须要先放倒秦昆,才有机会抢到狐狸。
秦昆眯起眼睛,退后半步,八只临身鬼如衣服般穿到了身上。
犄角争天,几乎拳头奔脸的一瞬间,秦昆破掉白屠的拳路,一肘砸在白屠脖子上,白屠脖子骨骼作响,反身提膝撞在牛魔腰间。
第二回合,一触即分,然后又迅速扑打在一起。
蛮力!
蛮力!
还是蛮力!
二人已经没空去想怎么施展法术了,攻击频率太快,任谁慢一步都要陷入被动。
拳拳到肉,几乎是互换招式,二人拳头擦出音爆,激起涟漪,周围形成一团灵力旋涡,然后变成旋风。
打打打打打打打!
拳头,肘子,膝盖,头顶,鞭腿,脚跟。
奔脸,封喉,撩阴,撞钟,横斩,下劈。
拳拳到肉,招招见血,秦昆和白屠都是杀招,没有一丁点放过对手的心思,旁边的狐狸头一次见这么野蛮的争斗,完全想不通是这个级别的宿主用出的。
那个白毛人……也好强啊!
白袍鬼、封一刀张布、四个鬼差在旁边,发现自己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
太快了!
太吓人了!
没一点场面话,上来就是死斗,阳间杀伐,这么凶残?
张布已经看不清两人的身影了,这种速度,让一个鬼王看的都应接不暇,他额头流着冷汗。
一来吃惊于刚刚那个白毛蛮子居然没用全力,不,看情况刚刚连八成实力都没用。
二来吃惊于自家主子。
这是怎么个情况?
论应变、时机、力量、身法,完全不输于对方!
主子成长的速度,他已经看不透了。
是八鬼临身的作用吗?
张布心中电转,似乎不像,他早就发现,主子的临身鬼都是鬼将,他从不挑鬼王临身,可能是为了保持意识清醒,但八鬼的提升着实有限。
最多可能供给更多的灵力,和一些被动术法,仅此而已。
而主动的鬼术,这种战局根本用不到。
“主子很强!”封心鬼王言简意赅。
张布点点头,但也客观道:“那个白毛家伙更强!”
前期被消耗,还和秦昆打成平手,不得不说,白毛蛮子的实力,可能比他们见过的任何一个上师都厉害。
致命男神:宠妻请自觉
二人斗在一起,白毛蛮子没有鬼临身,居然还隐隐占优,谁能小看他的实力?
“不错,但也未必。马烈没上场!”
现在虽然是八鬼临身,但秦昆只用了七鬼的实力!
马烈站在旁边,根本用不到。
封一刀觉得,如果秦昆习惯了骑马的话,可能战局并不会这么僵,最少也能扳回一筹。
步战和骑战,还是有距离的。
“呵呵,你可能说错了。”白袍鬼淡淡开口,“我相信事发突然,秦上师是本能选择了步战。因为那个白毛蛮子的目的是那只狐狸!”
封一刀立即明白了过来。
是啊,如果是单挑,马烈上场绝对没问题,但如果是保护那只狐狸,自然是步战最合适。
灵活!
超级神武学 有缺
场中,二人根本不知道旁观者在想什么,他们现在都提着一口气,生怕落后于对方。
近战,高频甚至超频的打斗,拼的就是这一口气。
犬夜叉同人之战国妖娆
白屠浑身白毛再次充血,越打越狂,身上的因果丝也燃烧的越快。
明明已经燃烧了因果丝,还拿不下秦昆,他已经吃不准鬼临身这种原始又粗陋的术法潜力有多强了。
悍妃驾到:王爷请温柔 灰色云
反观秦昆,也是应接不暇,但他锤炼过本能,几乎放任身体自由。
对方怎么打,自己就怎么打,对方怎么变招,自己却以不变应万变。
近战斗法,花样繁多,看起来花里胡哨的,但真正用起来,打架的套路就那么多,谁会按照你的套路走?都是想到哪打到哪,在实力达到一种可怕的高度后,没人会盘算这一招怎么应对,利弊如何,谁都想不到那么远,因为这种实力之下,胜败就是一念之间的事。
逮到空隙,秦昆一肘打在白屠胸口,白屠弯腰,脑袋被秦昆抱住,一个反摔砸在地上,杀招封喉,白屠根本不防,喉骨硬接秦昆杀招,他则趁势抬腿锁在秦昆腰间,反身将秦昆压在身下。
战局不断反转,动作太快了,牛魔浑身冒出白烟,和过载的蒸汽机一样,白屠身上则燃起火焰,毛发大批燃烧起来。
旁边观战的一群人几次抓住机会想要上前,全都被瞬间扭转的战局束缚住手脚。
可恶!
还真是单挑啊!
狐狸漫步在旁,看着却很悠哉,它静静地卧在地上,似乎也在盘算着什么。
忽然间,两方因为胸腹要害都被对方重创一击后分开片刻,一只狐狸窜到白屠面前。
此刻,白屠失神了一刹那。
深夜幽冥 苏静璇
但是秦昆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机会,踏蹄,地裂,奔袭,锁喉,借着惯性,让白屠失去平衡,往下一顿。
碧玉摔!
2米6的身高,一记恐怖的碧玉摔后,秦昆抡圆了拳头,径直砸在白屠的面门。
砰——
周围焦土被打裂,碎石和泥土四溅,白屠的脑袋被一拳砸进了地里。
“论打架,你赢不了我!”
秦昆站起,仿佛暴徒一样,俯身朝着白屠大声叫嚣。
此时此刻,白屠狂叫一声,背上一片因果线燃烧殆尽,汹涌澎湃的力道再次灌注身体,他十指直接插入秦昆的胸口,狂暴地将秦昆举起。
“凭你?!”
空中,白屠爆喝,将秦昆撕成两半!
草屑飞扬,被一分为二的稻草人还粘在白屠的手上。
人皮傀儡!
秦昆出现,一只手搭在白屠肩膀,撕拉——
白屠整个人从中裂开,如同刚刚被撕裂的秦昆一样,裂成两半!
反死术!
“凭我!!!”
浑身铁链摇曳,背后佛月当空,秦昆满身鲜血,朝着白屠的尸首大声咆哮。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